极品败家仙人

第31章 七星追魂针

第三十一章 七星追魂针

陆渊这个时候手指径直朝女孩的小腹下摸去,眼角余光见李天语一脸好奇,目光中更是带着几分深信不疑的神色,对他意图不轨的禄山之爪视而不见。

自己脸上却微微一红,虽有一丝不好意思,但更多的却是哭笑不得。

要是这死丫头不在面前,他可以直接施展仙法,将女孩身上插着的七星追魂针给全取出来。好死不死的是这丫头就在面前,而且更是张大嘴巴全神贯注地看着,故此只好退而求其次,以玄奥的手法拔出女孩身上的金针。

不至于闹出什么灵异事件。

只不过眼前这桩事情果然古怪的很,好像这个女孩正在跟人斗法一般,估计是自知不敌,所以施展出针灸术中失传多年的玄妙心法,用七星追魂针钉住三魂七魄,不让对方摄去。

只不过手法有少许偏差,导致三魂七魄失去主宰,混沌一片,只有一丝清明在苦苦支持。

要是换成其他任何人遇到,女孩都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若是不拔针,则七日内受尽煎熬而死;要是拔针,不仅魂魄全部被人摄去,且人也气绝当场。

要不是他刚才一记太清符印封住了女孩的命门,不仅破解了对方的摄魂术,更能安魂宁魄。他现在做的,仅仅是解决这女孩自己造成的问题。

棘手的是,如今其中一根针是插在任督二脉交替的要穴上,更是女孩子的最隐秘之处。现在这样子动手,大概绝对成为一生的污点,被死丫头嘲笑一辈子。

陆渊灵机一动,连忙对李天语道:“傻在这儿干什么,快去叫人啊!”

李天语呆呆地望着手中的几根模样古怪、精致异常的金针,愣头愣脑地道:“你……她身上这多针,叫人送她进医院真的好吗?”

陆渊没好气地道:“你没有看见我正在动手取出来吗?快去叫人帮忙……”

李天语依然是一副好奇心大炽的八卦模样,“你不需要我帮你照亮吗?”

陆渊只好伸出手掌,抓着她的肩膀一推,急匆匆地道:“快去找人叫救护车!”

就在李天语转身的刹那间,手掌一下从女孩隐私的地方,用两根指头拔出一根七寸长短的八棱金针。

触手处更是光滑冰冷,丝毫不带一点生气。

原来是这根针手法出了问题!

正在沉吟间,突然几米外再次刮来一团阴冷气息,劈头盖脸地朝他和女孩二人笼罩过来。

七煞阴风?!

这是要赶尽杀绝!

究竟是为了什么缘故,要施展出这样凶险凌厉的手法,强行夺人魂魄?

杀人不过点头落地,收魂摄魄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是其心可诛。

今天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陆渊心头一下子决定了来人的生死。

心念一动手,手掌迅速探了出去,抓住正在朝楼门跑去的李天语,道:“雪儿给你的手链呢?”

李天语这次倒没有多问什么,手忙脚乱地从左手腕上褪下那条十分精美的项链,递了过来,一脸好奇地问道:“这是法器还是护身符?你拿来干什么用?准备斗法吗?”

望着李天语百发百中的乌鸦嘴,陆渊不由得骂道:“是不是《倩女幽魂》看多了?满脑袋胡思乱想!还斗法?要不要我开坛做场法事给你看看啊。”

说话间,有意无意地将手链对着那团阴风扬了一杨,一团冰寒的气息立刻飞入手链中。

心头更是冷笑一声,你们要夺人魂魄,我就让你们害人终害己。

这团阴气,正好用来补益女孩受损的元气。

李天语见陆渊将那条手链套在了那个披头散发的女孩手腕上,隐约间觉得女孩身上好似出现了一丝奇怪的变化,倒是越发深信罗雪琴口中郑重其事的手镯和手链果然大有问题。

不然的话,一直对鬼神之道嗤之以鼻的雪儿,非要让她一直戴着这两件玩意儿,刚才手腕上两股暖洋洋的感觉更是真实无误!

哼,姑奶奶就知道你们两个家伙大有问题!

只要抓住把柄,不怕雪儿不乖乖招来。不管你们是变异人还是玩都市修仙,姑奶奶一定奉陪到底。

陆渊猛然将女孩的身躯朝李天语胸前一靠,道:“抱住她!”

李天语依言照做,不过在眼前这个当头,却不忘记八卦一下,“我见过这女孩,她外号叫‘空谷幽兰’,是中文系的大美女,去年才进校的。”

陆渊一手抓起女孩修长白皙的**,抬手在她的脚板心抽出一根一公分长短,细如牛毛的金针。

李天语激淋淋地打了一个寒颤,问道:“你怎么知道她脚底板有针?”

陆渊也不回答,抓起另外一只渐渐恢复了一丝暖气的玉足,取下另外一根同样大小的金针,冲着李天语晃动了一下,道:“再多问一个字,我就钉在你嘴巴上。”

李天语紧紧闭着嘴巴,让女孩靠在自己身上,随后伸出两只手掌,用熟练的手语询问道:“现在是送她进医院还是寝室?”

陆渊立刻被她华丽地打败了,这才想起由于之前罗雪琴不会说话,他们几个的手语早过了四级。想了一想,陆渊道:“当然是要送医院了,不过我们先统一一下口径,我可不想被你们学校领导发朵大红花。”

李天语继续用手语道:“陆大侠,尽管放心,你说了算。”

陆渊将这些大大小小,长短样式完全不一样的金针全部递交给了她,才开口道:“不要闹了,等下我们就说回来的时候看见她昏迷在地上,左边太阳穴上插着最小的这根针,其他的针散落了一地,然后就送医院了。”

李天语犹豫道:“可是她太阳穴现在没有针啊!”

陆渊手掌一动,手起针落,立刻将那牛毛细的金针插在了女孩的太阳穴上。

李天语嘴巴动了两下,最后道:“要让我替你圆谎也可以,可是得先告诉我这是什么回事情?”

陆渊将女孩抱了起来,道:“其实告诉你也可以……不过,我不相信你的大嘴巴,所以至少现在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赶快带路,我不知道你们学校医院在哪里……”

李天语气呼呼地道:“不说就不说,姑奶奶我还不稀罕呢,我去问雪儿就是了。算了,我也不欺负你,你不说可以,让我看热闹总可以了吧?不然我就告诉学校领导她是跳楼自杀,你舍身救人,在千钧一发间将她接住了。”

拿出手机,进入校园网,搜索了两下,马上道:“她叫周紫欣,住在七一三寝室,是中文系一年级三班的……我马上打电话给她的班主任。”

陆渊笑了一笑,道:“你就当她修炼葵花宝典走火入魔好了。”

李天语盯着陆渊望了两眼,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道:“不要拿我当什么都不懂的傻瓜,不然,我就告诉雪儿,你刚才非礼姑奶奶!”

话一出口,李天语脸上隐隐有些发红,胸口又传来一阵熟悉而温暖有力的气息。

陆渊瞪眼道:“是我错了好不好……你就活该被人家砸成肉饼……好心没好报,下次你有什么事情,我就当没看见。”

李天语晃动了右手上那个晶莹剔透的手镯,道:“你当费爷爷给我的宝贝是假的?说不定我带着这手镯,从教学楼顶跳下来都摔不死。”

陆渊连连点头道:“好主意,你不如马上去试验一下!”

李天语停了下来,上下扫视陆渊一番,道:“这下你终于露陷儿了。不过姑奶奶现在有事情,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你好生反省一下是哪里露陷儿了。”

冷哼一声,大步朝林荫道中走去。

陆渊望着她的背影,不禁**了一声。

死丫头说的一点儿都不错,他是露出了一点小小的马脚,就是他和雪儿都从来不会拿爷爷的东西开玩笑。

他刚才故意附和激将,从而让李天语知道她的手镯大有玄虚。至于用跳楼来当实验,死丫头永远都不会这么干的。

十多分钟后,两人赶到燕京大学附属医院。

值班医生一看陆渊怀中女孩的穿着,脸色一下阴沉下来。现在的大学生,玩疯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现在急匆匆地送医院,多半是沾染上毒.品什么的了。

嗨!接下来等待她的,就是被学校开除的命运。

“她怎么了?说实话!”

值班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医生,一边扳着脸询问,一边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电筒,走了过来。

李天语连忙道:“我们也不知道,在宿舍门口发现她的时候,她就昏迷在地上,脑袋上还插着一根银针,所以我们马上送她到医院了。”

陆渊也将女孩披散的头发拔开,露出一张清秀宁静的俏脸。

女孩除了太阳穴上触目惊心,依然在微微颤动的金针外,倒是一副香甜酣睡的模样。

李天语为了增加可信程度,立刻将握在手里的剩下六根形式各异,造型别致的金针全部呈现在女医生的面前,开口道:“这是我们在她身边找到的。”

女医生一看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尽管她不是中医,但也知道这几根精致无比的金针,绝对大有来头。尤其女孩的太阳穴上还扎着一根,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这带着几分诡异的情况,比起女孩吸.毒溜冰还要棘手一点。

女医生连忙伸出手指,按在了女孩左边脖颈主动脉上,脸更是凑了过来,看着那根比牛毛还细,金光灿灿的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