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2章 准备敲竹杠

第三十二章 准备敲竹杠

?鼻息正常,脉搏正常。

女医生翻开女孩的眼皮,用光线照了一下,瞳孔反应稍微有点儿迟钝,但还属于正常范围。

“把她放在**,注意千万不要动那根针。”

女医生一边吩咐,一边用两只手托着女孩的额头,将女孩放在了病**,拖过一张床单,盖住了女孩婀娜多姿的身躯。然后叫过两位护士看好病人,就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李天语和陆渊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小声对陆渊道:“要是弄出人命来,你可不要指望我帮你说话。”不过,她的目光却一直注视着手掌中那几根奇形怪状的金针,最长的那根有她的大半个手臂长,通体三棱形,很细很柔软,也不知道插在身体的什么地方?

记得陆渊第一下就是取出的这根,是从周紫欣的脑门上取下来的,看看这针的长度,至少也穿透在了她的胸口位置。

“这针是干什么用的,是她自己刺进去的吗?”李天语一肚子的疑问和后怕,但好奇心却占据了绝对上风。

这么诡异的事情,足以成为校园中一个传奇或者鬼怪故事了。

陆渊这个时候已经想好了说辞,道:“这叫七星追魂针,我在青城山的道藏书卷中看到过,据说死人扎满七针,都可以活上三年。至于是谁扎的,我怎么知道?但我们在下面呆了半天,都不见有人下来,多半是她自己扎的。”

想了一下,陆渊又故作神秘地道:“你进去看看她的左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要是有针孔,就一定是她自己扎的。顺道,请李大小姐将针放在里面的桌子上好不好?针拿在你手上,我为什么心头总是发毛呢?”

李天语满意地点了一下头,道:“知道害怕了吧?我就信你这一次,进去看看。”

走了进去,先将针放在了桌子上,装作探望女孩的模样,将女孩的左手塞进了被单中。这才走了出来,对陆渊道:

“你说错了一件事情,是大拇指、中指和小指有针孔,而不是食指和无名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陆渊面色变了一变,道:“三星聚会!她不是自保,而是在拼命!你先别多说了,小心言多必失……等我们出去了我再告诉你,医生过来了,切记,我们一定要一问三不知。”

三个医生小跑着过来。

刚一进门,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医生一见桌上的几根金针,就失声道:“果然是七星针?!这不可能!”

两步抢在女孩的病床边,扫视了两眼,这才松了一口大气,大声道:“谁送她过来的?你们过来之前,她身上还扎得有其他针没有?你们取下过她身上的针吗?”

大声疾呼的样子,让李天语觉得有犯错误的感觉。等他问完,才委委屈屈地回答道:“是我们两个送她过来的,见到她的时候,她只有头上一根针,其他的针都是落在地上的。”

年轻医生立刻又紧张起来,“唰”地一下扯开了被单,弯下身体朝女孩光滑如玉的肌肤上找了起来,转眼脸色就难看起来,最后正要伸手朝女孩小腹间摸去的时候,这才察觉到什么,慌忙停下手来,对女医生道:“你检查一下,看看下面双腿中间有没有针孔。”

另外一个中年医生有些好奇地问道:“情况很严重?”

年轻医生点头道:“要是下面有针孔,就算让我老师过来,也没有办法!一切都只好听天由命了。刚才我听廖医生一说那几根古怪的针,就猜测到了这个可能,马上打电话给我老师,我老师就让我专门注意一下,有没有七个针眼。”

女医生拉开布帘,单独留在病床边,转眼就走了出来,对他点了点头,不过有些不解地问道:“小张,她的一切生理状况都十分正常啊……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小张医生道:“我再问下我老师吧!七星针几百年来,一直都是针灸学上的一个传说,现在也只确定了四根针的形式。至于手法更是无从谈起,从历代名医的记载推测看,也是只有一个大概的模糊理论。”

才说了两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匆匆忙忙跑了过来,道:“我是周紫欣的班主任,她人怎么样了?”

三个医生面面相觑,有些尴尬地道:“这个我们也不好说,张医生正在找他的老师咨询情况,你先等一下吧。”

在一片鸡飞狗跳的忙碌中,李天语享受了一次三堂会审的待遇,扯了一个瞒天大谎,这才应付过去医生和老师的追问。

连她自己都觉得十分奇怪,陆渊一句话就让她心甘情愿地说话骗人,弄得她一颗心都怦怦乱跳,却对陆渊的话深信不疑。

在班主任打电话通知周紫欣家长的时候,更发生了一件怪事,一提到她身边的金针时,话筒中的声音立刻高了八度,“我们连夜赶飞机过来,你们千万不要动她太阳穴上的摇光金针。你们能不能看一下,她指甲上的淤血是什么颜色,变黑没有?”

小张医生摇头道:“她指甲上没有淤血,所有生理状况良好。除了深度昏迷外,没有出现其他任何状况。”

“真的?你再看看!尤其仔细看一下指甲上的半月颜色。”电话中传来了惊喜万分的声音。

小张医生道:“我们将照片发给你好了,不知道你们手机能不能接收视频图像?现在周紫欣的指甲没有任何异样,月牙饱满,颜色和平常人几乎没有两样,没有异色和血丝。”

“那就好,那就好!视频图片可以发在我的邮箱中,我是老式手机,接收不了照片。我们马上带着电脑出门,去找她爷爷一道过来,紫欣就麻烦您们多多照顾了。”电话中的声音急匆匆地道。

李天语见情况安定下来,这才鼓起勇气,道:“老师,等下我们还要去迎接欧洲过来的国际交换生,明天再过来看周紫欣同学。”

等走出医院,李天语将红扑扑的脸蛋凑在陆渊的肩膀上,恶狠狠地道:“你害得我一晚上都在撒谎骗人,要是不告诉我原委,我就去找我老妈告状,让你死得很难看!”

陆渊胸有成竹地道:“你才不会这么笨呢!想不想看一次灵异事件,见见真正的鬼魂是什么模样?”

李天语眼睛一下子鼓得大大的,道:“又想拿鬼故事吓唬我?姑奶奶才不怕呢!”

陆渊笑着道:“其实刚才你已经感觉到了一点儿!你说冷的时候,就是那位针神周紫欣将身上的阴气用金针给逼了出来。不过针法出了一点问题,人也有些不清醒,才从顶楼上栽了下来,差点砸死你这个倒霉鬼!”

见她一脸白痴状,陆渊马上又解释道:“你放心好了,大部分的鬼魂,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看不到摸不着的。信就有,不信也就没有了,何况,你现在有正宗青城山的护身法器,百邪不侵,就算天上掉美女,都有我这个倒霉蛋救你。”

李天语此时倒没有心思跟他斗口,继续追问道:“刚才你说周美女跟人家拼命,用针灸怎么能跟鬼斗?”

陆渊道:“人死了,不就变成鬼了吗?金针不能跟鬼斗,但金针上凝聚的精神力和周同学下针前的决心和毅力,比鬼更强大,更厉害,所以最后她赢了……从古至今,儒家都是不信鬼神,佛道两家也说装神弄鬼是邪门歪道,就是如此。”

李天语左右望了一眼,道:“少给我讲这些玩意儿,我从小就听了无数回了!不过今天可是大不一样……告诉我,接下来还要发生什么事情?你将雪儿的手链给了她,又有什么作用?”

陆渊笑着道:“这个你最多一两天就知道了,到时候必然有人过来叫你姑奶奶,磕头作揖让你放过他,你就准备着大大敲上一笔竹杠好了。你只用告诉人家,那根手链是开过光的法器就是了,其他都推在我头上。”

李天语跟着两个从小在道观中长大的伙伴久了,自然也知道其中一些说法和规矩。何况,陆渊还是正宗的道士出身,能画几手桃符的。既然发生了灵异事件,可是揭破这家伙老底的好时机。

想了一想,李天语问道:“你是不是准备开坛做法,抓鬼收妖了?我记得你可是会请二郎神上身的!每次青城山开法会,你都要上去跳上一场的。”

陆渊瞪眼道:“你不是一样也会?难道你就跳少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私房钱是从哪里攒下来的。要不,你来跳大神好了!出场费我给青城山的三倍,一千元一场!”

李天语反驳道:“跳就跳,谁怕谁啊!明天我就去订做道袍去!我还可以叫我两个表妹过来一起跳!正好拿来给她们交学费!”

转眼面色一变,一脸奉承的样子,轻声细语道:“我跟你说正经的,竹杠怎么个敲法?能敲到什么东西来?究竟找谁敲?”

死财迷,一听到敲竹杠,什么都忘记了。

陆渊暗中鄙夷了她一下,笑着道:“这个我怎么知道?要等人过来了才明白……不过至少也能给你敲半辆劳斯莱斯幻影下来。”

李天语嘴巴一下张得老大,转眼反驳道:“人家直接叫几个亡命徒过来砍人不是还更实惠?”

陆渊老神在在地道:“要是他敢这么想,死得更快!害人的法子都是这样的,只要输了,就没有多少翻身的余地了。就算将手镯和人一起抢过去,主动权依然在我们这里,除了乖乖过来讲条件,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当然,实际情况并非这样,要是双方势均力敌的话,对方还是有无数花样可以玩的,只不过从对方刚才表现出的水准来看,害人的顶多是一个稍微会几手茅山法术的人间修行者,而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九流神仙,

差距之大,简直没有任何可比性,故此他不怕对方玩任何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