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3章 有钱就是任性

第三十三章 有钱就是任性

出了这么一档子灵异事件,起码耽误了一个多小时。

李天语自然不会给陆渊参观她闺阁的机会,径直跑回了楼上换衣服,让陆渊单独对付战斗力爆表的守门大妈。

因为现在已经是九月一号的凌晨,回校的学生已经多起来了,宿舍也是二十四小时对外开放。就算平日连一只公耗子都不让进入女生寝室的看门大妈,也是睁只眼闭只眼,陆渊要是厚着脸皮跟上去也是大有机会的。

陆渊老老实实站在门外,心头忍不住有一丝激荡。

今天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世俗中的法术神通,说起来也是可伶……在青城山下当了二十来年的冒牌道士,还真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法术。真正有道行的高人,也不会在世人面前展示这样的能力。

不过就刚才的情况看,对方施展的道法性价比简直是低得不能再低了,直接动用武力绑票什么的更直接一些。

大概尘世间流传的道法,最高明的能够达到空手接一两颗子弹,上机关枪就一定会被打成筛子,绝对不会出现第二个可能。

想想所有史书上的记载,道法出现在战场上都通常是被人拿来打脸的。要是真能起效果,黄巾军和白莲教早就江山一统,万世长存了。

尘世间流传的,都是一些装神弄鬼的小术而已。

真正的道法神通,都不会随意传人的。就如同道长爷爷也算是大半个仙家正宗传人,但除了最基本的练气功夫外,什么都不会。要是没有勘破这套练气功夫的奥秘,根本就无法接触到真正的仙法神通。

正在思考着这些令人头疼的大道理的时候,换上一条白色连衣裙的李天语从宿舍楼里走了出来,脸蛋上也上了一点儿淡妆,对陆渊道:

“气死人了,打电话给雪儿,她居然关机,我老娘还帮着她说话,训得我好像是后妈生的一样。”

陆渊耸了耸鼻子,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道:“居然还喷香水,打扮了,差点儿认不出来了。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准备去相亲呢!”

李天语理直气壮地道:“这是政治任务,你的狗鼻子难道没有闻出来是廉价香水吗?不是雪儿送给我老妈的‘第凡内’!我老妈也真是的,一瓶香水就给收买得死心塌地了。雪儿这个笨蛋,说谎都不会,我老娘已经第十一次打电话问我价格了。”

陆渊笑着道:“杜阿姨不会去问她身边的两个小尾巴?”

李天语一下唉声叹气起来,摇摇头道:“别提了,那两个小叛徒,早就被雪儿给彻底收买了,现在正抱着雪儿送她们的苹果笔记本电脑睡觉呢。”

两人说说笑笑,来到外语系的办公大楼前,见楼前已经停放着两辆豪华大巴,十多位大学生正站在大楼门口,正议论纷纷。

“听说华纳公司已经派人过来,准备招揽天籁女神为旗下歌手。你们谁在音乐学院有同学朋友,去帮忙打听一下情况啊!”

“嗨,这样的三无新闻,你也相信?还不如问班上的学习狂人,她也是青城山出来的,说不定认识人家呢。”

“她过来了,你们谁去问?”

两个同样打扮了一下的女孩子走了过来,亲昵地道:“天语,他们都说你和罗雪琴是老乡,你们认识,是不是啊?”

李天语叹了一口气,道:“读小学的时候,她在一班,我在三班;读初中的时候,她在二班,我在一班;等上了高中,她读理科,我读文科。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在于天涯海角,而是站在我面前,我却视而不见……不要提我的伤心事了。”

周围十多个同学一下轰然大笑。

两个女孩一脸无语地道:“你真是天大的悲剧啊!要不要我们拥抱安慰下?”

李天语这个时候却庆幸不已,要不是高昂那个花花公子被陆渊当面打脸,结下了仇恨,恐怕高昂早就四下宣扬,顺着杆子爬过来了。

现在哪怕是为了他的面子,他也绝对不敢提半个字。要是说出去,全班的口水都够他这个二世祖喝上一壶了。

周围的同学立刻来了兴趣。

就算不认识,但两人是老乡,更是同校的,一定有些印象,光是这层关系,也足够拉近距离,打听到许多内幕消息了。

李天语见四周同学眼中开始冒起了绿光,连忙道:“你们不要继续追问了,华纳公司签约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我还没有听到消息呢。现在可以告诉大家的是,等过了这阵子,我说不定能将她邀请过来,唱两首歌,演奏两种乐器。这点儿面子,我还是有的。”

四周顿时欢呼雷动!

身边两个女孩小声道:“老实交代,视频是不是你发上去的?”

李天语坚定不移地睁着眼睛说瞎话,“不是!我的水货三星手机,没有那么高的像素!”

陆渊在旁边恨不得施展出五雷天心术,一霹雳打死这丫头。

当时罗雪琴为了这事情,埋怨了他好几天。明显是偏心眼儿,不讲道理,还理直气壮地威胁道:“我和天语都是女孩子,都是可以不讲道理的。你不服气也马上变成女孩子好了。”

在旁边听着的李天语,立刻对某女神的好感度由“崇拜”变成了“膜拜”,忠心度上升一千点。

“好了,好了,大家安静一下,都上车去机场接外国同学了。”

一个矮胖中年人走了出来,冲着大楼外兴高采烈的学生道。

上车的时候,李天语抓着正要离开的陆渊,对负责登记的同学道:“我老乡,过去帮忙的。”

不知道是看在罗雪琴的面子上,还是看在李天语是美女的份儿上,没有人说什么,就让陆渊上了车,几个女孩子还热情地跟他打招呼,递过饮料和零食,摆出一副促膝谈心的架势。

望着几个女孩目光中的八卦之光,陆渊连忙打手势,指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再指了一下嘴巴,用手语表示自己是聋哑人,却不料适得其反,车上四五个女孩子立刻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他也不会说话,一定认识罗雪琴!”

“说不定视频就是他放上去的。”

“蛮英俊的,说不定是某人的男朋友。”

……

李天语翻了一个白眼,没声好气地道:“人家既不是哑巴,也不是聋子。你们说得这么大声,人又这么笨,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几个女孩子一下闭口不语,然后笑成一团,不知道谁施展了一个眼色,就一起动手,收拾了李天语几下。

到了机场,从过道口走下七八位外国学生。

透过灯火通明的二号航站楼,一架着色十分拉风梦幻的中型商务客机正缓缓朝机库那边掉头过去。

一个女同学忍不住道:“好漂亮啊,真像一只凤凰啊。”

一条闪烁着七彩光芒的色带从客机的机翼横贯而过,以一条柔美写意的线条围绕机身整整一圈,仿佛一只五彩缤纷的凤凰正展翼欲飞。

但最引人瞩目的是,在飞机尾部的机翼上,色带一分为三,化为了三圈犹如孔雀翎的雨滴形斑点,折射出不同的光晕。

远远望去,既简洁大气,却又色彩缤纷,活灵活现。

“这是国外最奢华、最新款式的湾流g300喷气机,看上去不大,但贵得要死,少了上亿美元是买不到。”

另外一个男生点评道。

李天语用脚轻轻踢了陆渊一下,目光中充满了阶级仇恨,也不说话,两道寒光就足以将他撕成碎片了。

陆渊拉着她走开两步,将嘴巴凑在她散发着香气的耳朵边,小声道:“恨我干嘛?我又不是亿万富翁,我也是穷光蛋。要鄙视,尽管冲着雪儿发气好了。”

李天语小声道:“这就是你们乘坐回来的那架飞机?果然是有钱就是任性啊!”

陆渊马上强调主人究竟是谁,“是,不过不是我的!是雪儿的!”

见李天语目光中的仇恨越发冰寒了几分,知道马上就要被迁怒当替罪羊了,陆渊连忙转移话题道:“老外来了,快笑一笑,不要替国家、替学校丢脸。”

李天语刹那间变成了一个落落大方的淑女,嘴角还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不过依然不忘记在转身面对客人之际,将一只穿着水晶凉鞋的脚尖踩在了某人的脚掌上,还不着痕迹地碾了几下。

这是赤果果的仇富心理啊!

陆渊在心头哀嚎一声,盯着玻璃窗外的“朱雀”号座机,却带着几分愕然。难道飞机的各种繁复手续办理下来了?可以起飞了?不然这飞机不会再半夜三更在机场跑道溜达啊?

就在惊疑不定的时候,陆渊发现座机滑翔到了最靠近航站楼西侧的一座巨大的机库,位置十分靠近航站楼,这才恍然大悟,应该是手续办理完毕了,所以飞机从临时机库转到了租用的私人飞机机库。

身边响起了一阵叽里呱啦的鸟语,才从过道中走出来的外国交换生在两名官员的带领下,与接机的学生愉快地交谈着。

不到几句话的功夫,就熟络起来。

在八位交换生中,有一个全身上下散发着西方古典气息的靓丽女孩,正用结结巴巴的英语和李天语交流着,不时还从口中蹦出一串没有人听得懂的语言,说了不到十句话,李天语的眉头就扭成了一团。

那位有着蔚蓝深邃大眼睛的女孩,脸上也浮现出苦笑,干脆停口不说。

带队的两位官员也是脸上带着几分无奈,小声地对李天语的带队老师说着她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