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4章 针神的怒火

第三十四章 针神的怒火

在场的老师同学精通英、法、德、荷兰、西班牙、意大利等十三国语言,却依然不会女孩的语言。

看到连带队过来的官员都是交流困难,无计可施之下,最后带队老师又将任务直接交给了开始就和女孩接触的李天语,吩咐她尽量耐心地接待客人。

陆渊对“强颜欢笑”的李天语道“她说的是挪威语,要不要我帮你一下,临时充当下翻译?”

李天语十分不信任地道“好吧,不要告诉你只会几句日常用语?”

陆渊道“别忘记了我和雪儿在那里呆了几个月,你别看不起人好不好?至少我的挪威语也是过了八级专业水平的。”

李天语摆出一个“你上”的手势,存心看他丢脸。

陆渊笑了笑,用熟练的挪威语对女孩道“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

女孩蔚蓝色的大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惊呼一声道“噢,真是太好了,不用说那该死的英语了!终于有人听懂我的话了。能不能带我去药店,我的喷雾剂给弄丢了,哮喘又要开始了……该死的法国人和德国人,居然认为我要吃晕机药。”

女孩又急又快地蹦出一大堆话来,李天语用可怜的目光盯着他。

陆渊转头对李天语和正望着他的两位老师道“她想买治疗哮喘的药剂,并且小小的吐槽了一下法国人和德国人弄错了她的意思。”

带队的老师对他道;“你们带她去吧,药就先替她买了,不要让她付钱。”

等走出几步,李天语小声对陆渊道“你听对没有?要是等下弄错了,姑奶奶可是被你害死了。”

陆渊瞪眼过去,“你不要忘记刚才在宿舍楼前你就差点儿被你同学给砸死了……哪怕是弄错了,大家扯平而已。不用谢我!”

来到机场内设的药店,女孩在一大堆喷雾剂面,皱起了眉头。

陆渊见女孩衣着打扮十分精致,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贵族的气息。他在国外的时候,可是见识过这些西方贵族的派头。

想了一想,随手拿起一瓶从英国进口的喷雾剂,笑着道“小姐就先用用这个吧,坚持两天再说。要是不合适,再打电话让家里用专机将药送过来好了。”

女孩目光越发明亮起来,接过陆渊递过的药剂,道“你是福尔摩斯不成?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陆渊指着她背上背着的那个有些陈旧的小提琴盒子,道

“能背着十六世纪雪松木制作的琴盒满世界跑的,全世界还真没有几个。我敢打赌,这盒子中的小提琴应该全世界只剩三把了,任何一把都是那种无价之宝,随便卖几千万欧元没有问题。”

女孩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轻声道“你也是学音乐的?”

陆渊笑着道“我有个朋友是学音乐的,她也懂一点儿挪威语,说不定你们能成为朋友。”

女孩一下站直了身体,伸出手掌,对他道“我叫弗丽嘉,弗丽嘉·罗兰德。很高兴认识你,有趣的东方人。”

陆渊笑着道“我叫陆渊,她叫李天语。入乡随俗,你就先试着熟悉一下我们东方文化,记住我们的名字吧。”

回头对李天语道“别忙着鄙视雪儿了,面前这个才是真正的亿万富翁兼贵族,身上的那把小提琴比你的劳斯莱斯还要昂贵!人家正忙着玩体验生活,微服私访呢!”

李天语嘴巴阖动了两下,道“不会吧?这也能让你给遇上了?”

弗丽嘉左右望了一眼,吐了一下舌头,道“罗……能不能不要将我的情况告诉其他人,好吗?”

陆渊耸耸肩膀,道“如你所愿,爱神小姐!”

不过心头也对这位明显接受过贵族礼仪教育,却不会说英语、法语的女孩有些好奇起来。基本上西方所有的贵族,英语都是必须掌握的通用语,很少见到不会英语或者法语的贵族。

但转眼陆渊就猜测出了一点儿原因,弗丽嘉十指十分灵活,且指头间都留下长期训练小提琴的痕迹,生成了几块老茧。看来,眼前的女孩也和罗雪琴一样,是位醉心于音乐的狂热者。

回到学校,陆渊找了一个借口,再次探望了一下昏迷不醒的周紫欣。

女孩这个时候的状况比起原来好了许多,一团团充满阳和之气的勃勃生机,从左手的手链上冒了出来,朝她的全身各处涌去。

最让陆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周紫欣的眉心正中,泛起了一团祥和明媚的气团。对于普通常人根本无法看到,但对于拥有天听地视能力的陆渊,却是再清晰不过了。

“原来她一直修炼有禅宗的定慧法门!怪不得气质出众,比起雪儿都差不了多少。更能察觉到那些歪门邪道的暗算,从而奋起自保!这次更是因祸得福,从生死关头走了一趟,魂固魄坚,下次再遇到类似的摄魂术,也难以撼动她的灵台方寸了。”

陆渊在心头暗自惊叹了一声,更发现女孩的根骨禀赋绝佳,要是换成在古代,必然有绝世高人哭喊着收她当徒弟了。

只可惜时代变迁,尘世间已经没有了修仙求道的人物,她也只能修炼一点儿佛门的粗浅法门。不过她的爷爷应该是位医学大家,能施展七星针的,怎么都可以算得上是神医之流了。

就不知道是世仇还是其他未知原因,让人用这么歹毒的法门对付她?

沉吟了一下,陆渊最后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弄清楚原委再说。无论出手者是谁,最后都必然现身来找女孩,否则,连鬼都做不成了。

接下来的一天,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人找上门来,向女孩谈条件。

周紫欣的家人,在第二天的晚上就赶了过来。她爷爷周平是位一脸皱纹的老人,刚一看见孙女太阳穴上依然插着的金针,面色就陡然大变,全身一下颤抖起来。

病房中另外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医生见状,也是大为奇怪,问道“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周平长长地舒了一口大气,满是皱纹的老脸犹如焕发了青春一般,用坚定不移的口吻道“这针不是我孙女自己插的,能不能让我见见插这针的人?”

老医生一听,露出了苦笑,解释道“是两位路过的学生将她送过来的,根据两位同学描述,在发现她的时候,头上就有这根金针了……能不能请老先生解释一下,这针究竟有什么玄妙?我姓孙,也是学针灸的,已经琢磨了十多个小时了,依然是满头雾水。”

周平慈祥地望了病**安详的孙女一眼,全身上下好似再也没有多少力气,对跟在身边的儿子媳妇道“丫头没事!丫头没事了!两天后自己就醒过来!给我点儿水,让我歇口气再说!”

旁边的中年人连忙搬过凳子,让老头子坐下来。

周平喝了两口水,这才解释道“这一针单独插在丫头太阳穴上,并没有多少作用。但要是配合她身上的七处追魂针,就是寒家苦苦寻找了两百多年的定魄针法。我还以为一辈子都看不到这紫薇神针了。”

孙医生点头道“七星追魂,阎王无策。这套针法素来有这个说法,但从来没有听说定魄针法之说,还请周老先生指教。”

周平苦笑道“寒家的七星针,其实已经失传百年。我这个糟老头能学会,还是十三年前祖屋垮塌,重新起新房的时候,才从地基下找到了那卷老祖宗留下来的针书和七星金针。不过我人老了,手已经发抖,没法使用,才将这套针法教给了我孙女,其实我自己懂得并不多。”

双目缓缓闭上,好似在回想什么事情,隔了片刻,周平才接着道“寒家乾隆年间留下的那本针书,最后说了这套针法,最为玄妙的是将七针融汇为一针,又叫天罡针、定魄针、北斗针或者紫薇针。能改写生死簿,连飘散的魂魄都给全部收回来,死人都能再活七年。”

孙医生道“这个说法,倒是从来没有听闻过。难道周老先生说这套针法还有最为紧要的一部分没有传下来?”

周平摇头道“我也琢磨了许久,最后认为是靠个人针灸手法的精进,去繁就简,一针扎下,就具备七针的作用。我孙女此时太阳穴上插的是那根摇光针,仅仅入肉一分二厘,绝对不会多出一豪一丝,所以我能肯定不是我孙女自己插的。”

说话间,又有一男一女走了过来,见房间中有人,就停在了门口。旁边的护士笑着道“孙老,昨天晚上就是他们两个送周紫欣过来的,不如你亲自问问他们吧。”

过来的正是陆渊和李天语。

听护士这么一说,李天语先瞪了陆渊一眼,这才道“我们只是路过碰巧遇到了,可是什么都没有做!这个时候只是过来看看她醒过来没有!”

话刚说我,突然就听病**一声惊呼,“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多叶……”

周紫欣在病**挣扎两下,下意识地飞快念起了佛家的经文,双眸依然闭得紧紧的,但扭动的身躯慢慢平静下来,两只雪白犹如莲藕的胳膊也从床单中探了出来,在胸口两侧搭成了一个佛门的“观音法印”。

经文头几句还有些急促,但转眼就慢慢平和下来,声音也渐渐细沉,一股平和庄严的吟唱声,飘荡在了整个房间中。

屋子中的几位老医生倒没有多少惊讶,反是那对中年父母面色有些尴尬起来。这里可是国内最高的学府,女儿在昏迷中念诵经文,要是传出去,影响一定不好!

陆渊伸手挠了一下额头,暗自叫苦“针神周紫欣小姐,你眼下这么干,绝对是要闹出大事情的!”

要是没有他制作的带有“太清法印”的手链,周大小姐就算是施展出“观音手印”,念诵经文,都是清心宁神,没有多少作用。但现在多了他的太清法器,周大小姐一心一意全力反抗,所有的意念都会凝聚在手镯上,反击对方。

暗中加害她的倒霉蛋,不得不接受太清仙法和佛门莲花手印的双重怒火,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嗨,要是女孩会大日如来的忿怒尊印法的话,倒霉蛋马上就要上演的场面了。

女孩能以最粗浅的定慧心法催动他的法器,简直就是天才啊,比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某乌鸦嘴高明了无数倍。

ps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