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5章 斗法

第三十五章 斗法

啪!啪!啪!

三道犹如莲花的莹白光华,从三面皂黄色的小旗上亮了起来。

“轰”的一声,同时在三面犹如戏曲中武将背后插着的旗帜上燃烧起来,没有一丝烟火气息,反在空中飘荡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檀香的味道。

血红色的小旗杆,则是从三只红彤彤的雄鸡鸡冠上穿透直下,钉入脑袋之中。

这三只趾高气昂的大雄鸡,足足有一米高下,分别站在三张尺许方圆的低矮小桌上。神情生动,两只眼睛还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全身却是纹丝不动,很形象地阐述了“呆如木鸡”这四字的含义。

但从头顶贯穿在钢喙中清晰可见的血红旗杆,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诡异万分。小桌上左右还有两只没有点燃的橙黄色大蜡烛,蜡身上绘有奇怪的符咒,高度刚好和雄鸡的脑袋持平。

在三张低矮香案的中间,则绘制着一幅奇怪的八卦图,只有“坎”“离”两个卦象。中间的太极图也是稍微有点儿怪异,不是常见的黑、白二色或者红黑色,而是紫青之色。

一个二十左右的俊秀青年,此时面如白纸,赤身**地躺在太极图中。头顶坎卦,脚抵离卦,胸口正中有一盏样式古雅的油灯。两只手正抱着这盏油灯,两只赤红的眼睛则是呆呆地盯着油灯上那点黄豆大小的灯火。

房间很大很宽阔,四四方方。

太极图正位于房间的正中,天花板则是一个巨大的苍穹玻璃顶,洁白的月光透过玻璃顶照了下来,洒在这位赤身**的男子身上。

在房间的东北角上,摆放着一个香案法坛。

法坛正中供奉着一个奇怪的神牌,有点儿像北斗七星,又有点儿像一位身形模糊的女子,仔细一看,却什么都不像。

左朱砂,右丹笔。

上香炉,下黄符。

香案前的蒲团上,则盘膝坐着一位秃顶老人,左眼冰寒一片,不带任何活人气息。右眼则是多了一点灵动生气。双手挽出一个古怪的印诀,放在小腹上,膝盖上还搭着一根陈旧的木剑,上面绘制着山川鬼怪的形状。

在秃顶老人身边,则站着一个四十上下、一身富贵相的女子,正满脸惊恐地盯着小旗上腾起的那团犹如莲花的白色火焰。

“啪——”

就在莲花火焰即将成型的刹那间,秃顶老人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艳丽女子的脸上,用牙缝中挤出一丝森寒的声音,道:“普度青莲!这叫小麻烦?你是不是想让我们韩家再遭遇一次灭门之灾?”

“三叔,我错了,你要救救凯儿啊……他可是我们冯家长房的独苗啊!我施展换魂符咒,也是凯儿真正喜欢那个女孩,准备把她娶回我们韩家来啊!我施展符咒前,祖师面前的卦象也显示这个女孩关系本门的兴衰,才不得已动手的……”

那位风韵犹存艳丽女子争辩道。s173言情小说吧

又一巴掌重重抽在了她的脸上,秃顶老人厉声道:“说得轻巧,关系本门兴衰!韩家上上下下死绝了,延承五百八十四年的排教元气大伤,不衰也不成了!”

艳丽女子嘴角逸出血丝,猛然抬起头来,凄声道:“五叔,这祸是我闯出来的,要是他们敢下杀手,就让我和凯儿跟她同归于尽好了,我自会用‘金刀分尸’,‘七魂消散’的自裁之术,向天下谢罪!”

“无可救药!”

老人手中的木剑重重抽在了她的脖颈上,将她抽飞三四米外,“砰”的一声撞在地板上。

三只雄鸡头顶旗杆的白色莲花光焰忽然光华大盛,旗杆一下“哧”的一声燃了个干干净净!

最为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团圣洁的白光顺着旗杆而下,犹如一个虚影般透过雄鸡的鸡冠和头颅,最后凝聚在雄鸡的口中。

原本旗杆穿透的血洞,自然还原。

咯咯咯!

三声高昂嘹亮的鸡鸣响起,一动不动的“木鸡”一下子窜下了法台香案,在房间里乱飞乱窜。

其中一头更是飞在了赤身**的男子身上,一阵扑腾,一脚踢飞了他手中抱着的那盏油灯,还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了七八个口子。

转眼间,神秘肃穆的法坛静室,就变成了鸡飞狗跳的场所!三张矮桌上的香烛也全部跌倒在地,断折了三根。

倒在地上的女人刚一抬起头来,一头雄鸡就飞在了她头上,扑窜而过。女人此时再没有刚才的狠辣无情气势,一张脸庞在刹那间变成了一张白纸,不可置信的望着三只原本应该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雄鸡。

这本是她用来“移形代禁”的法物,任凭对方的法力再神奇,有这三只雄鸡作为替身,也难易伤害凯儿分毫!

原本以为那三团普度青莲火焰,将三只雄鸡全数烧为灰烬,也自消散。但此等起死回生,不向凯儿报复,反救三只无关紧要的雄鸡,犹如儿戏,说明人家的道法已经是地行仙之流,根本不在意她的任何花样。

秃顶老人脸上也现出几分惊骇,就在茫然之间,只见一只乱窜的大公鸡,一下子跳上了他背后的神坛,翅膀一扇,就将祖师灵牌扫去!

“找死!”

秃顶老人手中木剑劈下,正斩在雄鸡的脖颈上,一股血箭笔直喷了出来,正洒在神牌上。

一团赤红的光华从神牌上飞起,七点绿豆大小的紫青光华如龙走射,于灵牌上连闪两下就电射飞出,朝房间中四下飞腾的其他两只大公鸡追去,只一闪,“砰”“砰”两声,满空血雨飞溅,鸡毛乱飞。

七点绿豆大小的光华一下变得血红一片,犹如酒杯大小,彼此一缠一绕,旋转了两个圈子,只听“噗”的一声脆响,就失去了踪影。

一团凌厉无匹的气浪狂涌过来,将老人一下子掀起两米多高,然后重重地砸在了法坛上。

秃顶老人再次挣扎起身的时候,手中的神牌已经碎裂成了七块,通体犹如烧红的烙铁般,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老人全身上下散发着地狱的气息,抬起一脚,重重踩在躺在太极图中的青年**上,嘴角缝隙中挤出一丝冰寒无比的声音,“要是我韩家能躲过灭门之祸,我韩三会让你后悔投生在我们韩家!”

话音一落,碎裂的神牌再次“咔”的一声,合成原样,稳稳当当地站立在他的手掌中,只不过少了七点星光。

秃顶老人一下子面如土灰,笔直犹如磐石的身体瞬间变成了一堆软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双眼一片空洞,再也没有刚才凌厉的气势。

就几乎在同一时间,燕京大学以住院部三座大楼为中心,方圆一公里内包括马路上的路灯一起灯光全灭,就是应急灯也不剩一盏。

天地间陷入了绝对的黑暗!

就在一刹那间,李天语只觉一团冰寒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耳中好似听到了无数凄厉惨烈的声音,心头一下子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好似过了无尽悠久的时光,又好似只在不到一秒钟。右手手腕上的手镯犹如太阳般,送来了亿万道炽热的光芒,犹如日行中天般的将她全身笼罩在中间,暖洋洋的十分舒畅。

“舍利子……”

房间中女孩好似也觉察到了危险一般,细微的吟唱声一下急促起来,好似微微带着一丝颤抖,但依然坚定不移的念诵中经文。

李天语茫然失措间,却见身边的陆渊,右手突然张开,朝外一扬一抓,指头尖好似飞出了五道筷子长短的气柱,朝空中陡然出现的几团酒杯大小的东西抓去,一下就稳稳地抓去。

然后脸上好似露出一股冰寒杀气,嘴巴中用细微得不能再细微的声音自言自语道:“要自寻死路,那就怨不得我了。”

右手随手朝外一甩,那几团无形的气团,就缩小成一团,朝周紫欣的手镯上飞去。等飞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针点大小的微尘,一下就附着在手链上。

啪!

一声细微的爆炸声从女孩手链上闪烁而起,一团蓝莹莹的静电光华刹那间亮了起来。

还不等蓝光飞起多高,房间中的电灯又亮了起来。

躺在病**的女孩一下子弹身坐了起来,正与众人望过去的目光打了一个照面。

“爷爷!”

周平伸出颤抖的手掌,朝她额头上探去,欢天喜地地道:“孩子,别动,我取针!”

李天语的注意力倒根本没有在病人身上,而是再次感觉到她身上那团暖洋洋的气息,犹如潮水般地退回了手镯上。

尤其在刚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她不仅能清晰无误地看到陆渊的举动,还能看到房间中所有人的容貌神态。

这难道是都市聊斋?

还是校园鬼故事?

望着犹如没事人般的陆渊,李天语的心头涌起了无数古怪的念头。知道在这个偶然的机会中,无意中窥见了陆渊刻意隐藏的秘密!

这家伙还说去了西伯利亚?骗鬼吧!十有八九去寻找氪星飞船或者去挖古墓去了,眼前就算是他变成超人或者奥特曼都没有任何好奇怪的。

病**的周紫欣目光一下扫到了陆渊的脸上,不禁惊呼一声:“是你!”

李天语望着陆渊一脸紧张着急的模样,心头涌起了无边的快意。盈盈一笑,跑了过去,一下将女孩拥抱在一起,大声道:“你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

就在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李天语嘴巴凑在了周紫欣的耳边,轻声道:“帮我们隐瞒一下,就说你什么都记不得了。”

女孩脑海中浮现起当时的情况,她身不由己地从走廊的阳台滚落下楼,以为万无幸理。结果却被人接着,还帮她取下了足以再次让她送命的七星针,更驱散了意图加害她的诡异东西。

在这个场合,周紫色欣当然是不会宣扬出来了。

这个时候,周紫欣心头更是浮起一阵阵后怕,用力拥着李天语的身躯,全身颤抖成一团,泪水不由自主地滴落在了李天语的白色连衣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