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6章 金山银海

第三十六章 金山银海(冲榜求收藏 推荐

房间中的孙老教授、小张医生见女孩突然醒转过来,大为欣慰,对望一眼,起身道:“我们先去看看其他病人,等下过来再带她去检查一下。”

转眼房间中就剩下周家祖孙三代、陆渊和李天语。

一时间屋子里寂静一片,周紫欣就那么紧紧地抱着李天语,也不说话,不时滴落颗颗泪珠。

周平知道孙女动用七星针,绝对是出了天大的事情。

但现在碍于有两个外人在旁边,不好追问,对儿子媳妇施展了一个眼色,坐在旁边等候女孩恢复过来。

过了好半天,女孩才恢复平静,颤抖的身躯也渐渐平复过来。

周紫欣的母亲走了过去,坐在床边,用手理着她有些散乱的鬓发,道:“还不好生谢谢这两位同学,要不是他们将你送过来,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女孩一下呜咽起来,连连点头道:“我知道,要不是他们接着我,我早从七楼上摔下了跌死了。”

话音刚落,周紫欣的母亲和爷爷还未惊呼出声,门外走进一位西装革履,发丝一根不乱的富态中年人,恭恭敬敬地道:

“周小姐,我是天桥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吕润。替人带一句话,恳请周小姐高抬贵手,放过韩家上下老幼,就算小姐要的是金山银海,也莫敢不从,只求保住一百二十七口人的性命。”

这话一出,房间中各人面面相觑。

周紫欣一听,面色骤然变得冰寒起来,冷冷问道:“是韩凯让你过来的?”

吕润叹了一口气,苦笑道:“韩老太爷已经发下话来,那畜生冒犯小姐,任凭小姐处置,就算是千刀万剐,也请小姐发下话来,韩家莫敢不遵。刚才韩老太爷已经打断了他的手脚和惹祸的根源,还请小姐过目!”

随后,吕润从随身携带的黑色公文包中取出了一台平板电脑,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李天语这个时候已经知道对方就是陆渊说的那送上门来的竹杠,一把接过平板电脑,放在了周紫欣和她母亲的面前,点了开来,然后好奇地侧头望去。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李天语差点儿将手中的平板电脑给甩了出去。

画面中一个赤身**的青年,被一根血红的木棒,硬生生地打断了手脚的骨头,平日英俊不凡的脸庞,则是扭曲成了恶魔形状。

不过这不是最凄惨的,最让两个女孩子触目心惊的是,那个青年下身的小兄弟和两个蛋蛋已经彻底和大哥哥告别,正式宣告分家。

整个过程只有不到一分钟,只听见呼呼的棍棒声和骨折声,出奇的没有半点儿叫唤声。

李天语素来都是胆大包天,这个时候也觉得下身有些凉飕飕的。好吧,就算没有这玩意儿,但也从心头泛起了感同身受的感觉。

一脸冰寒的周紫欣震惊得瞪大了眼睛,既解气又感到恐惧,最后就是觉得是不是有些太过……残忍了。

周平周老爷子一下子站了起来,颤巍巍地道:“是你们!原来是你们用邪门歪道的手段加害我家丫头……”

陆渊轻轻按了一下老爷子的肩膀,示意他息怒,然后走在吕润面前对这位大律师道:

“你过来讨价还价,想必韩老太爷已经准备妥当了。能不能打个电话给老爷子,我跟他说两句话!”

吕律师再次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放在胸口前,越发恭敬地道:“先生请直接说就是了。”

电脑屏幕上现出一位老态龙钟的老人,穿着一件紫红色的唐装,坐在一把古旧的太师椅上,正在闭目养神。两只洁白的手掌捧着笔记本,送到了他的身前,用粤语轻声道:“老太爷,吕律师的电话。”

老人一下子睁开眼睛,对屏幕上年轻得不像话的陆渊并没有多少惊讶,用苍老的声音道:“冤有头,债有主。我韩霄管教不严,生出几个不肖子孙,我会按照江湖规矩,给大家一个交代。金山银海,就权当赔罪之礼,还请阁下手下留情,老朽感激不尽。”

陆渊叹了一口气,道:“原来还有一尊邪神在手,怪不得不死心。不过这是你自保之策,也无可厚非,我就权当没看见。不过看你这模样,充其量能设置一个‘九天十地天星催命’死局,准备临死拉周老伯一家陪葬……既然你们致死不悔,我也无话可说。。”

随后转头对李天语道:“将你给周同学的手链,取下来给吕律师带回去。我们惹不起总躲得起,反正神不是我们请的,送神的事情也和我们无关,不用劳烦你穿着道装跳大神,省省力气吧!”

跟着回头过来,陆渊淡淡一笑,对着屏幕说道:“现在我们两清了,老爷子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屏幕上的唐装老人冷哼一声,屏幕“啪”的一声就暗了下来。

李天语从周紫欣的手腕上解下那个十分沉重的手链,递给收好平板和笔记本电脑,依然一副和气生财模样的吕律师。

吕润对屋子中微微一鞠躬,道:“打扰诸位了!”

陆渊一脸笑容地道:“有事情尽管打我电话,合作愉快!”

吕律师身形微微一抖,满脸堆笑地道:“一定一定。”

随后人就走了出去,房间中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周平老爷子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足以塞入一个鸭蛋进去。

陆渊耸耸肩膀道:“这个难题顺利解决了,我还以为要拖到明后天呢。现在韩老爷子已经开出条件了,我们总得给人家一点儿面子!周老先生尽管放心好了,有我们几个青城山的嫡传弟子在这里,他们玩不出多少花样来。就算我们没有法子,我们的师门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目光一转,对李天语道:“将你的手镯给你同学戴几天,免得那些人又玩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我们也该回去了,就不打扰几位了……哦对了,刚才的事情,还请几位暂时隐瞒一下,免得大家都不方便。”

不理会依然没有回过神来的周家一大家子,陆渊就扯着李天语走出了病房。

走出医院大门一截后,李天语回头望了一下,问道:“什么是金山银海啊?”

陆渊苦着脸道:“我怎么知道?不过光听到这个霸气侧漏的名字,应该是一座金子堆砌的山或者是银子填充的海吧……算了,不想了,最多两天就知道是什么了。”

李天语依然有些不放心,问道:“你刚才朝那手链中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直接将手链给了人家,不怕人家戏耍你一把?还有,现在我可是两手空空,遇到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怎么办?”

陆渊笑着道:“我们可是正宗青城山弟子,怕什么怕?我们背后还有师伯、师叔、师姐、师妹、师兄、师弟呢,一大家子人,要斗法谁怕谁。”

李天语“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灿烂如霞,没声好气地道:

“你将他们一家四口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人家居然深信不疑,也算是本事了。对了,你害得我也变成了小道姑,真是亏大了,要是传出去,我饶不了你!等下我回去告诉雪儿,你将她的手镯拿去泡我们学校的大美女,玩英雄救美去了。”

陆渊拍了脑袋一下,道:“说不定雪儿知道什么是金山银海,我们干脆一起过去问问她好了……还有啊,这两天你多去看看你同学,她可是你的衣食父母。不过这里我可要说清楚,金山银海的钱没有你我的份儿,你们女孩子更沾不得,只有你同学能收下,百无禁忌。”

李天语拍拍胸口,打包票道:“你也太小看我了,就算弄几吨黄金过来,也没有雪儿有钱嘛,我能稀罕那点儿小钱?”

“还有,别拿我当什么都不懂的笨蛋,我也知道那就是道教所谓的‘买命钱’,不能轻易伸手的。”

转眼就替医院中的几人担心起来,道:“你不怕所谓的韩老爷子下毒什么的,他们待在医院里安全吗?”

陆渊笑着道:“你将这个社会想得太险恶了吧。”

李天语振振有词道:“前几天还发生恐怖袭击了呢,难道我的担心没有道理?”

陆渊冷笑道:“他们要对付的就是我们这几个正宗青城传人,尤其是我们背后的神秘师伯还没有出现,他们不会这么愚蠢玩花样的。他们现在正自身难保呢。”

李天语十分好奇地问道:“我还正想问你呢,你刚才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陆渊笑着道:“其实很简单,就是他们请出了什么类似五通神、黄大仙之类的邪神,准备找回场子,结果却被爷爷留下来的法器给收了……法器关不了邪神多久,只要放出来就会反噬施法者,正应了‘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老话。”

李天语一下子跳起来,大声道:“那你还将东西送给人家?”

陆渊摇头道:“笨蛋,爷爷留下来的都是属于仙物的宝贝,重意不重形,拿去了也没有多少作用。所以,你手上的手链手镯都不在了,但心中的手链手镯还在,你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就说明爷爷没有看错人。”

李天语停下脚步,直勾勾地盯着陆渊,开口道:“为什么我觉得你们从回来开始,就跟在做梦一样……现在你们是不是准备告诉我,你们是神仙?”

陆渊重重敲了她的脑袋一下,道:“坐飞机的神仙?你觉得可能吗?”

李天语肯定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当了神仙,所以过来度化我!”

陆渊顿时默然无语。

李天语发出一串得意的笑声,犹如银铃般飘荡在林荫大道上,“你这个笨蛋,骗了我这么多次,总该被我骗一次了!你鬼主意多,快点儿想法子再留我老妈住上两天,让我家老头子先带两个丫头回去读书。”

陆渊笑着道:“笨蛋,何必送她们两个回去?这里一样可以读书。有她们的雪儿姐姐出面,还怕找不到学校吗?”

李天语瞪大了眼睛,随即摇了摇头:“这主意太……不好了!”

最后焉巴下来,道:“有她们在这里,我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陆渊歪着头道:“这个是你老妈应该操心的事情……雪儿现在红透半边天,今后说不定还会更红,所以她想买套房子搬出学校,暂时让你妈过来照看,那最好不过了。

李天语点头道:“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不过我们可得先斩后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