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40章 好人难做

第四十章 好人难做

就在范晓燕走下楼梯的时候,罗雪琴跑了过来,将她叫住:

“范姐,你明天能不能帮我在这附近找一处房子,我想尽快搬过去。房间要大一点儿,要能住七八个人的那种。”

范晓燕笑了一笑,道:“我刚才还准备跟你提下这个事情,结果一打岔就忘记了。我已经找到了三处,明天我带你过去看一下吧。”

罗雪琴苦笑道:“我怕是去不了,让小语跟你过去看吧。”

范晓燕迟疑了一下,开口道:“小雪,你也应该在国内银行开个户头了,至少能节约不少手续费,也更方便一点儿。”

罗雪琴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红彤彤的舌头,道:“在国外办理各种手续,听着各种听不懂的语言说个不停,我现在都有些害怕进银行了。这样吧,明天我让陆渊和你过去,将存款转一部分过来,要不要叫上律师?”

范晓燕道:“最好叫上律师,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当场解决。”

罗雪琴笑着道:“那就不用了,我跟着一起过去就是了。”

就在两人在楼梯口说话的时候,李天语也在房间中审问陆渊,“你是不是中招了?被人暗算了?”

陆渊骂道:“睁大你的狗眼好生看看,我哪里像中招的样子?你当我这个二郎显圣真君的嫡传弟子是假的不成?”

李天语抽了他肩膀一下,道:“你难道以为是真的啊?还不是你瞎编出来的……唉,要是你中招了,我们也就死定了!”

陆渊左右一望,见人都走光了,从脖颈上取下一个古旧的石头,放在了她的手心,道:“这是我从小佩戴的护身符,要是中招了,护身符早就碎了。”

李天语摸了两下那个熟悉的石头,一丝冰冷夹带着一团暖意浮现在掌心中,和从小触摸上去的感觉一模一样。看了两眼,李天语将信将疑地道:“要是真这么灵光,你们的二郎庙就不会烧起来了。”

见陆渊面色沉了下来,李天语连忙道歉:“我不是有心的,你别生气啊。”

陆渊吸了一口大气,道:“要是真放在心上,我恐怕早就被你气死了。实话告诉你吧,刚才是差点儿中招,不过有这个护身符,所以没事了,还给了韩家一点儿颜色看看,现在他们连底牌都输光了。”

“你尽管放心好了,就算真出事了,雪儿现在这么有钱,用钱也砸死人家了。”

就算明明知道陆渊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面对这样的怪异事情,李天语也是无计可施。不过现在能给她安慰的,就是雪儿并没有多少担心。就是在这混球一头载在地上的时候,雪儿也只是吃了一惊,然后很快就镇定下来,跟这家伙一样说瞎话骗人。

要是这家伙真的是受到什么威胁或者危险,雪儿的担心是瞒不过她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死党的。

“好了,好了,别瞎担心了。我还正准备将我的这颗翡翠西瓜上交国家呢。”

陆渊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了那个犹如一个微小版本西瓜的翡翠球,呵呵笑道。

“我和雪儿去接我老妈,你回房间去看看那两个丫头,将她们的笔记本给收缴了。已经窝在寝室中一天了,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屏幕,看来应该送去给杨教授电击治疗一下。”

李天语交代了一下任务,就走出房门。

陆渊望着手掌心那个晶莹苍翠的小西瓜,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小西瓜也神奇地开始慢慢长大,最后变成了足球大小。

死丫头就是大咧咧惯了,根本没有看出他手中可是货真价实的国宝!

翡翠西瓜可是一对,他上次送宝的的时候,只给了一个,现在是上缴另外一个的时候了,今天晚上开始播放的《国宝传奇》一天只有一集,一集介绍一件国宝,说不定他的这个西瓜还能赶上,再次让剧组重新拍摄一次。

但用什么方式送过去,现在可是天大的难题。

再摸进故宫是绝对不可能了的,说不定人还没有走进去,人家埋伏在旁边的五百刀斧手就冲了出来,列队欢迎了。

用什么法子送过去呢?

西瓜渐渐变小,又变成了刚才的模样。

“陆渊,汽车钥匙给我,我和范姐出去看房子。范姐的车子被人借走了。”

罗雪琴出现在了房门边,冲着陆渊道。

陆渊将钥匙丢了过去,道:“你会开车?”

罗雪琴白了他一眼,道:“范姐会就可以了……我们在外面随便转转,望两眼就回来。”随后压低了声音,小声警告:“是不是等下又准备去故宫当贼?小心一点儿,可千万别露陷了。”

陆渊气恼地道:“你别以为我这么笨?哪里有千日做贼的道理?这次我快递过去!叫他们付托运费。”

罗雪琴扑哧轻笑了一声,道:“是不是刚才遇到对手了,法力消耗不少,不敢过去装神弄鬼了?”

陆渊手掌一翻,掌心中现出一团朱红色的光霞,道:“对手在这里,不入流的小毛神,对上我这个下九流的神仙,还是我占据一点上风。”

罗雪琴看了一眼,释然地点点头:“这下我就放心了!”

几分钟后,一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从宾馆的旁门驾驶出来。罗雪琴和李天语挤在了一张座位上,这跑车拉风是拉风了,唯一的遗憾就是只有两个座位。

李天语嚷嚷道:“陆渊那个混球,不知道把幻影弄到哪里去了,害得我都快挤成肉饼了。”

范晓燕连忙道:“不怪陆渊,幻影我送去维护了。明天我就叫司机将那辆奔驰越野开过来,这样也方便一点儿。”

说话间,范晓燕才发现一件怪事。

如同陆渊这样的大男孩,突然拥有了世界上最顶级的豪车,应该四处开着兜风卖弄一下才是,但这几天却发现陆渊很少去碰这两架豪车,宁可呆在房间中雕刻木头都不愿意开车上街。

罗雪琴双手紧紧搂住李天语的腰,道:“你非要过来添堵,和我挤在一起有什么好?我这个肉垫都没有叫嚷,你叫嚷什么。”

李天语马上送上马屁:“你功夫好练得比我好,再重两百斤你也不怕,当然是坐在你身上了。”

范晓燕也有些惊奇地道:“小雪会功夫?”

李天语点头道:“小雪原来每天都要练半小时的剑法,风雨无阻。只是这几天被吓得躲了起来,改在房间中练了,还抓着我一起练,倒霉死了,我明天就搬回学校,就此脱离魔掌。”

罗雪琴望着路边几群人都朝她这车盯了过来,有些不解:“怎么大家都朝这里望啊?”

范晓燕道:“大概音乐学院的大部分学生,都知道这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是你的,尤其你这车还挂着外国车牌。”

罗雪琴一皱眉头,道:“是不是太招摇了一点儿?”

范晓燕摇头道:“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稍微招摇一点,拉开和其他同学的距离。一辆价值几百万的超级跑车可以吓退无数追求者。另外一个就是陷入粉丝的疯狂包围中,每天还有许多麻烦要应付。”

她心底还有另外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就是罗雪琴这种倾国倾城级的妖孽,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祸患,命运都是无法由自己掌控的。

幸亏罗雪琴在海外继承了天文数字的遗产,有了自保的力量。不然,就算是放在美女如云的京城,像罗雪琴这种级别的美女,都是稀缺资源。有无数人在暗中觊觎呢,京城的权贵子弟,可是绝对不放过这口肥肉的。

范晓燕之所以毫不犹豫地辞去长城传媒音乐总监的职位,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罗雪琴的身家丰厚到了足以能替她遮风挡雨的地步。

李天语连连点头道:“范姐说得对,大部分花花大少爷没有你有钱,都会少当一点绿头大苍蝇。”

几句话功夫,车身就消逝在街道的尽头。

玉兔西沉,金乌东起,笼罩在一层雾霭中的首都又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张雨婷!你的快递!”

故宫博物院的侧门口,副研究员徐飞望着桌子上裹得严严实实的沉重包裹,心头微微叹息了一声。才来的那个张雨婷,能干是能干,就是有些太新潮了一点,居然连模型都邮寄在单位上来了。

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大概是要被当成典型被保安处给大肆宣扬一番了。

转眼门口就出现了一位染了几缕秀发的高挑女孩子,睁着一双大眼睛,问道:“什么快递?”

“鸟巢的六万分之一仿真模型。”

徐飞瞟了订单上的名字,念了出来。凡是送在这里的快递,已经是经过了门口的几处检测,应该没有多少问题。

张雨婷越发奇怪了,道:“我买这个干什么?”

望着女孩惊愕的表情,徐飞心中一凛,马上对旁边的保安小宋道:“打开包裹。”

纸盒子眨眼就被打开,露出一个丑陋到了极点的石膏像,好似一个巨大的脸盆倒扣在地上,从上面根本看不到一点鸟巢的形状,从凹凸不平的石膏中,透出几丝苍翠的光华。

张雨婷的目光正好透过石膏中的一处裂缝,看到了里面一团绿白相交的晶莹光华,脱口而出道:“翡翠西瓜!”

话音刚落,正伸手去敲石膏像的小宋手指刚毅碰上石膏,就听“叮当”几声,石膏外壳一下碎裂开来,露出一个这几天大家看了无数遍的国宝来。

一个苍翠剔透的碧玉西瓜躺在石膏像中,下面还压着一张小小的便签,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四个苍劲大字——“好人难做!”

女孩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这些天闹得沸沸扬扬的传言居然是真的!

那位传说中的绝世神偷居然知道她的名字,大概会成为她生命中最为靓丽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