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41章 不速之客

第四十一章 不速之客

“哇!大裤衩!还真没有进来过哦!”

迎着朝阳,刚一下车的李天语就嚷嚷道,没有半点儿淑女的形象。

充当司机的陆渊提醒道:“大小姐,注意下形象好不好?你好歹也是个大美女,不要变成女流.氓啊!”

李天语亲昵地挽着罗雪琴的胳膊,道:“有雪儿在旁边,大美女这三个字永远都安不到我头上,你就不要拍马屁了。说实话,今天雪儿被范姐打扮得真漂亮,连女孩子都要多盯两眼。”

其实两个女孩子都被职业化妆师精心打扮了一下。

罗雪琴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乌黑雪亮的秀发在额头前挑出了一个刘海,左右梳出了两根小辫子,权当是丝带,将一头黑发在束在脑后,挽出一个小小的发髻,再垂落在背上。

犹如明玉般的俏脸,几乎是没有任何化妆,耳垂上挂着由七颗由小到大串起来的银白珍珠,最大的一颗只有绿豆大小,最小的则是比芝麻大不了多。被朝阳一照,闪烁出一团团皎洁明亮的光团,更为罗雪琴增添了几分清丽高华的气息。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李天语则是一副休闲装打扮的大学生,上身是一件宽大的T恤,下身是一条淡黄色的长裙,明媚的脸蛋光彩照人,全身散发着一团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

和罗雪琴走在一起,并不逊色多少。

至于两个女孩身后的司机和两个秘书,自然就被大众忽视了。

范晓燕带着两个女孩走进央视办公大楼的时候,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早在入口大厅等候,笑着道:

“欢迎欢迎,小范,你可是迟到了十分钟了哦,弄得我们两个开始提心吊胆起来,生怕你被其他电视台给抢走了。”

范晓燕道:“路上交通管制,我也没有办法,只好绕道过来了。”

接着就替罗雪琴一行三人介绍了两人,男的是节目组的副导演,女的则是音乐监制人,寒暄几句,两人就领着五人朝电梯走去。

电梯中已经先走进了两人,也是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男的接近五十,双鬓已经有几根白发,女的风韵尤其,流露出一股学者气息。

范晓燕一见两人,好似愣了一下,首先招呼道:“孙老师,你怎么也在这里?”

那位有些沧桑的中年男子道:“还不是为了手头的那点儿事情……央视这边帮我们联系了两个投资人,让我过来洽谈一下。我昨天才去了一趟长城传媒,听说你辞职了,难道跳槽到央视了?”

范晓燕轻笑一声,道:“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孙老师太会说笑了。我们到了,现在忙着录制一个节目,等下再联系吧。孙老师过来了,我好歹也要一尽地主之谊的!”

录制节目并不是如同陆渊和李天语想象的那么轻松,一个一小时的节目,足足折腾了四五小时才完工。

不过对于演播大厅的观众兼罗雪琴的粉丝来说,能看到他们的偶像尽情的展现各种才艺,简直就是天大的幸福。

就算陆渊和李天语再迟钝,在折腾了两小时之后,都看出节目组简直是存心压榨罗雪琴,追求尽善尽美,精益求精。

尤其范晓燕更是推波助澜,对女孩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

就算罗雪琴已经是“先天级”的高手,但也被折腾得灰头土脸,最后指头都有些酸麻了。节目组这才心满意足的放过她。

场下的粉丝们更是双眼冒着小星星,彻底被天籁女神征服,一结束录制,就将女孩包围在中间,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陆渊和李天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加上范晓燕许下了无数空头支票,才将罗雪琴给抢救出来。

等一行五人再次走出央视大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

在门口的大厅,又遇到了那位孙老师正同几个人从另外一架电梯走了出来。

范晓燕对罗雪琴小声道:“这位孙长平老师是浦江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很有本事的一个人,算是我的半个老师,我们一起去吃顿饭好了,今天我请客。”

李天语点头道:“雪儿,今天范姐折腾你了一天,一定要吃最贵的,不吃最好的,好好报复她一下才对。”

范晓燕嫣然笑道:“大老板提前支付了一半工资,只要不吃满汉全席,我还是请得起的。不过小语是不是针对错了人,你刚才应该对那位本家大主持人提出这个要求才是啊。”

李天语瘪嘴道:“我脸皮没有范姐厚,和人家又不熟,哪里好意思开口。对了,范姐,雪儿来录制节目,有没有报酬?”

罗雪琴“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道:“死财迷,从小到大都在计较这个。”

陆渊歪着脑袋,盯着李天语若有所思道:“说起来,好像你还没有请我们吃过东西,应该是你请客才是。”

李天语马上振振有词道:“那天全聚德不是我请的?”

陆渊哈哈笑道:“你还好意思说……那天是全聚德请的,你还拿了人家一大堆代餐劵。”

这边拌嘴的时候,范晓燕向着前面一行人迎了上去,道:“孙老师,赵总,正好遇上了,去外面吃顿便饭可好?”

跟着孙老师出来的两人正要拒绝,突然见到了范晓燕身后的罗雪琴,立刻改变主意道:“范女士请客,我们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范晓燕请客的地点不是什么星级酒店,而是在一家狭窄小巷中的四合院。

“这里的涮羊肉是燕京最地道的,不过就是位置偏僻了一点儿,还请赵总,唐经理见谅啊!”

坐在有些狭窄的包间中,范晓燕笑着谦虚了两句,又替彼此介绍。

很有几分董事长架势的赵总笑呵呵地道:“没有范女士这个识途老马领路,我们这些外地人还真找不到这个地方。正好朋友送我两瓶白葡萄酒,也借这个机会拿出来凑个分子。”

陆渊目光中闪过一丝鄙夷的目光,也开口道:“说起葡萄酒,我车上也有两瓶,好像是八二年的拉菲,我去拿过来一起消灭了。”

李天语瞪了陆渊一眼,那瓶从燕京饭店打包走的拉菲,早就被她和雪儿、黄婷婷三个瓜分光了。陆渊手头哪里还有葡萄酒?要是他开的是幻影过来,壁柜中可能还拎得出两瓶好酒,不过今天开出来的是奔驰越野车,上面连矿泉水都没有一瓶。

“八二年的拉菲,好酒啊!”

瘦瘦的唐经理发出一片爽朗的笑容。

范晓燕脸上笑容越发灿烂起来,道:“年轻人嘛,有两瓶好酒当然要炫耀一下了。”

对这两位打蛇随棍上的家伙,她既然开了口,当然不好意思不让人家跟过来了。不过你们跟过来也就算了,大家吃顿饭而已,你也用不着在吃羊肉的时候卖弄葡萄酒啊。

在罗雪琴面前玩老孔雀开屏,不被陆渊抽得你昏头转向才怪。

转眼陆渊就回来了,手中还提着两瓶包装精致的葡萄酒,牌子也是拉菲的。只不过落在对面的赵总唐经理眼中,却是哭笑不得。就是罗雪琴和李天语也觉得这包装和样式有些不一样。

“之前在淘宝网上高价买的正宗八二年拉菲!八万八一瓶!”

摆出典型暴发户兼纨绔子弟嘴脸的陆渊,举着他手中的假酒晃荡了两下。毛手毛脚地打开盖子,对前面的三位成功人士斟得满满的,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大杯。

范晓燕见李天语在下面忍不住掐了一下罗雪琴,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最后只好别过脸去。

知道陆渊是存心跟人家过意不去,而且还缺德的戏弄人家,范晓燕也有点儿为难起来。吃她这一行饭的,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这两人好歹也是有几分能量的大拿,过于得罪人家就不好了。

罗雪琴及时出口解围道:“李伯伯以前买的假酒你也好意思拿出来?也不怕人家笑话?国外带来的葡萄酒在后备箱中,你再找一找,不要出洋相了。”

说完,将桌上的另外一瓶酒给放在了背后的窗台上。

陆渊愣头楞脑地道:“字母看上去都一样咯,我怎么认得清楚?我又不是大学生,别对我要求太高了。”

说完,陆渊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李天语一脸灿烂地道:“三位大叔不要介意啊,他是我和小雪的老乡,才读过小学,没有多少文化,就爱摆显!”

范晓燕才让服务员将四个杯子中的假酒撤了下去。

赵总和唐经理脸色有几分难看,但却又无可奈何。罗雪琴的底细他们还是了解一些的,谁叫她这几天在全世界刷声望呢。何况,他们跟了过来,根本目的就是将这个女孩子弄成他们网站的品牌代言人。

至于葡萄酒,则是为了表示诚意和分量,也没多少卖弄的意思。只不过招惹了陆渊的不快,也算是活该。再者说了,那个愣头青还是人家的老乡,没有多少文化的年轻人卖弄,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好意思计较?

转眼陆渊拎着一瓶一千五百毫升的洋酒进来了,这次包装倒内敛了许多,看上去还有些陈旧。

八一年的拉图,国内很少见的品牌。

赵总和唐经理也是八面玲珑的成功商人,一刹那就明白了他们当这个不速之客,人家有些意见,尤其还弄巧成拙,拿出来的诚意被人家误会,然后被打脸了,也是自己做的差了一点。

这顿饭当然吃不下去了,两人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离席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