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43章 触目“金”心

第四十三章 触目“金”心

陆渊并没有在第二天去参观孙长平的曙光工作室,而是当晚就过去了。

最根本的原因,是飞机开得太快了一点儿,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了。甚至让陆渊和李天语同时都对那位不到四十岁的机长多看了两眼,怀疑他是存心测试这架湾流飞机的飞行性能,放开胆子狂飙。

要说的在飞机上都说得差不多了,孙长平在他占据了整整一个楼层的工作室,仅仅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就由陆渊自己参观。工作室中还有七八个员工,正在忙碌着给一家企业做一个广告,陆渊仔细了看了近一个钟头,就带着三个叽叽喳喳的丫头走人了。

孙长平倒是没有挽留招待的意思,心头却充满了期望,知道很有可能他的这个工作室将会起死回生。

走出大楼外,陆渊摸了摸额头,道:“几位是继续逛大街呢,还是找地方休息一下?”

李天语望着两位表妹有些土气的衣服,道:“当然是去逛街,吃点儿东西,再给她们买几套衣服。不然帝都的学生很势利的,就算是装门面也得硬撑一下。”

李天语的两个表妹小声道:“婶娘会不高兴的,更不许你们乱花钱。”

陆渊笑着道:“就算陆哥哥送给你们的礼物好了。不过我是穷光蛋,可没有你们雪儿姐姐那么有钱。“

揉了揉两个小丫头的脑袋,就带着她们去市中心逛了一下夜市,买了几套衣服。第二天又让三个女孩子去迪尼斯乐园玩了一个痛快,下午六点才赶飞机回去。

第二天中午,才回燕京大学当了半天好学生的李天语,就打电话过来,说吕润大律师请他见过面,要求他务必赏光。

陆渊放下电话,对身边的罗雪琴道:“看来,我们青城派的名头,已经威震江湖,霸气四射了。至少从今以后,没有人敢对你施展什么稀奇古怪的术法阴招,你该怎么谢我?”

说完,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嘴唇。

要是大美女能送上香吻一个,那就是最理想不过了。

罗雪琴看着他带着几分猥琐的动作,俏脸微红,拿起手中的笔记本,就朝他打去。

“你们这两个孩子,有钱了也不要这么奢华,那可是好几万的电脑!你们的手又重,打烂了怎么办?!”

刚从外面拿着一篮子水果的杜梅走进门来,看到这副景象立即就开始数落起来。

罗雪琴白了陆渊一眼,连忙转移话题道:“阿姨,小云和小琪的转学手续办好了吗?”

杜梅的脸一下板了下来,道:“老实告诉我,你们究竟花了多少钱?我听外面的家长说,一个转学生的赞助费至少都是二十多万,而且没有门路人家学校都还不收呢。”

陆渊连忙义正词严地道:“阿姨,你难道没有看新闻,现在正在打击腐.败。电视中更是天天都在说解决农民工的孩子入学就读问题,哪家学校敢乱收钱?这里不是我们老家,可是天子脚下,无数双眼睛盯着呢。”

杜梅尽管比其他乡亲多了不少见识,但吃陆渊这么一忽悠,也是有几分相信了。何况,在外面询问的那位求爹爹告奶奶的家长,也是拿着钱无处塞,说差的就是没有关系和门路。

海淀区十三中学,据说是首都排名前五的中学,升学率是百分之百。

刚才的转学手续是范姐跟着过去帮忙办理,总共交了两千多的书本费、学杂费,贵是贵得吓人,但这里可是首都,就算是转学到省城都不止这个价钱。

回去后,足以让弟妹对她感恩戴德一辈子。

这次还真欠了那位精明能干得离谱的范晓燕一个天大的人情。就是不知道这么厉害的女强人,为什么会对雪儿死心塌地?难道是看上了她继承的财产?又或者是对雪儿有什么其它想法?

一想到这个问题,杜梅就有些害怕。不过听丫头说,雪儿准备买房子,让她帮忙照看,这个可是太好不过了,有她在旁边盯着,雪儿和小语也十分精明,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乱子吧。

陆渊就算是神仙,也不知道杜梅的担心。拿过她剥好的一瓣石榴,就大声道:“姨,我还有点事情,先出去了。”

杜梅等陆渊走出房门后,对罗雪琴突然道:“刚才是不是他欺负你,告诉阿姨,我等下收拾他!”

罗雪琴当然看出阿姨眼中“欺负”二字的意思,有些发窘地道:“阿姨,你想什么呢!”

见罗雪琴如此反应,杜梅心头松了一口大气,笑呵呵地道:“是我老糊涂了,他哪里舍得欺负你,欺负下我家丫头倒还差不多。”

等陆渊赶到燕京大学的时候,周家三代和李天语,在校门外的一个咖啡厅等候半天了,旁边依然只有吕润大律师一个人。

和前日不卑不亢的神态相比,今天的吕大律师明显有一丝很不自然的拘束,望着陆渊和李天语的神色都变得十分古怪,令陆渊一下想起了“敬而远之”这个说法。

不过,这个说法还真的无比贴切,读书人对鬼神的态度不就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陆渊看了一眼旁边的周紫欣,两日不见,身上更多了几分圣洁的气息,“空谷幽兰”这个名号,放在女孩身上真是很形象。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周紫欣在周家三代中,神色是最自然的,面前的咖啡喝了大半,一脸平静地坐在那里。

反是李天语却带着几分激动,甚至还有一丝不安,面前的咖啡已经被她搅得没有半点水汽了,却浑然不知。

陆渊走了进门,笑着问道:“吕律师过来,又有什么贵干?”

吕大律师脸上挤出了一个诚恳的笑容,道:“我们这些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当然是过来跑跑腿,请两位和周女士、周先生、周老先生去看一样东西。”

周平老先生知道他在这个古怪的灵异事件中,已经彻底丧失了发言权。不过在前夜见识了人家狠辣的作风,然后稍微了解了一下被太监了的韩凯的身份和背景后,满腔的怒火早就没有了。

以人家几百亿资产的身份地位,居然低三下四的求饶,还将家族中的独丁斩断了子孙根,宁愿绝后也要保命,说明了陆渊和李天语是他们绝对招惹不起的。

在国内,能直接碾压几百亿资产大富豪的,就只有权贵子弟了。任何歪门邪道的玩意儿,在专政的铁拳下都是死路一条。

现在是“神仙斗法”,他们仅仅是一个看客,或者是传统评书中路见不平的路人而已。起因是他家孙女,但决定权却不在他们手上。

光是陆渊展露的“天罡针法”,就足以让他闭嘴,事情有轻重缓急,这个粗浅的道理他活了几十岁,哪里会不明白?

“好啊!”

陆渊满口答应。

前后四辆奔驰商务用车,前面一辆奔驰s600,中间两辆加长林肯轿车,浩浩荡荡地拥着一行人从大学后校门出发了,很有领导出行的架势。

周老爷子和儿子儿媳单独坐一辆林肯,吕大律师陪和两个女孩和陆渊坐在前面的林肯车上。

四人安静得有些沉闷,李天语只好拉着周紫欣的手掌,小声问道:“你为什么不去读医学院?你的针灸技术那么高明,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我看着那些亮晃晃的针尖,心头就发毛。”

吕大律师再次暗叹一口大气,这是人家表示不满,一心要替这位美女同学出头了。看来他夹在中间,还真有些难做啊。

周紫欣倒是十分亲昵地道:“习惯了就好。我小时候也一样怕这些东西,难道你从小就没有扎过银针?”

李天语肯定地点头道:“我宁愿吃药也不打针,小时候打针把针尖都弄弯了几根,还没有打进去。所以还真没有扎过针。”

吕大律师抬腕望了一下表,道:“东西在津塘市,大概有一小时的路程,还请三位见谅。这也是韩老能做到的极限了,毕竟这些贵重金属是受管制的。”

车队在津塘市一个安静的港口厂房片区停了下来,一个巨大的库房的侧门口,正有五个人相侯。

最前面的是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正是陆渊视频上见到的韩霄,一件紫色的大褂紧紧贴在干瘪的身躯上。神色比起视频上憔悴了无数,看上去已经一两百岁了。身后则是站在一位年轻的女孩,推着轮椅。

韩霄旁边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秃顶老人,边缘的头发也有荒漠化的趋势,毕恭毕敬地站在韩霄的背后。

在这三人的旁边三米外,则是两位童颜鹤发的老道人,见一行人走了过来,仅仅是对陆渊和李天语举手一礼,也不说话。

韩霄缓缓开口道:“里面就是寒家对周姑娘的赔罪之礼,我排帮四宗败得干干净净,自然无话可说。还请两位小道友转告令师伯,我等任凭听候处罚,绝无怨言。”

说话间,就带着几人走进了那座宽大的库房。

秃顶老人拍了一下手掌,悬挂在空中的巨大帷幕一下拉开,金光万丈,直接亮瞎了众人的眼珠。

一座四米高的金山出现在眼前,整个金山全部都是用金砖搭建而起。方圆也是四四方方的四米左右,构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金字塔。尽管是中空的,但也是金山不是?

金砖间的缝隙很大,但一股富贵气息逼人而来。

不过这还不是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方,在金山的后面,满满地摆放着一地的同样大小的银砖,远远望去,足足有三四百米方圆。

陆渊笑着对李天语道:“掐我一下,我是不是眼花了?”

早已经瞎了氪金狗眼的李天语傻傻呆呆地掐了陆渊的胳膊一下,犹如一个木偶。

当然,一同傻掉的还有吕大律师和周家四口。

但转眼周紫欣就恢复过来,反转过身,朝韩霄老人盯了过来,目光中满是难以言表的神色,既带着几分仇恨,还带着一丝鄙夷,当然还有几分震撼。

陆渊从怀中掏出手机,唉声叹气地道:“可惜没有带摄影机过来,只好照几张照片回去炫耀了。”

举着手掌晃动了几下,然后径直将手机塞在了李天语的手中,道:“你是专业的,你来拍。”

然后犹如一只大猴子般,就朝那座金山爬了上去,从最顶上取下两件东西,然后站直身体,大声道:“快照两张照片当纪念,要是今后网上有人炫耀谁有钱,我就用这照片抽脸!”

李天语此时望了一下随时都可能踩垮的金山,摇头道:“你自己拍,不要扯上我!”

陆渊在上面大呼小叫道:“手机丢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