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44章 卖艺

第四十四章 卖艺

?韩霄和旁边两个老道士一言不发,却知道这个耍宝一般的小子,其实根本不将这点儿财富放在眼中,所以才谈笑自如。

不过只要他不反悔,接受这赔礼,后面的事情也不会继续赶尽杀绝了。

连两位“护法真灵”都一起被降服,再加上白云观展露的那一手仙家神通,他们排帮四宗已经没有任何能和那背后的陆地仙人抗衡了。

到现在为止,他们都看不透这两位年轻人,倒是周紫欣这个受害者灵气十足,已经是属于天生的通灵者了,身上也透露出一点佛门心法的印迹。

大概和施展出“普度青莲”的佛门高人有很大渊源。

转眼陆渊就从金山上面跳了下来,将手中断成两节的手链晃动了一下,对韩霄道:“物归原主,看在这么多金子的份儿上,就不跟你计较损毁的事情了。”

跟着将手中另外一张金色的银行卡塞在了犹如事外人一般的周紫欣手中,道:“金山银海我就替周紫欣姑娘收下了,彼此两清,互不亏欠。不过一事不劳二主,还请将这笔巨大的财富折算成现金,成立一个慈善资金会……至于这张卡片上的六十四万,就算是赔偿的医疗费用。”

目光一下转为冰寒,陆渊又道:“看在你还守规矩的份儿上,这个慈善基金会就挂在你们的名头上,由我师妹和周紫欣姑娘担任监督,你们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韩霄一阵愕然,转眼微笑道:“好!这个慈善基金就叫紫天基金,我让我重孙女韩绛专职打理。”

老狐狸说不定连李天语和他们的祖孙三代都知道得差不多了,当然会将这个虚名安在她们头上了。

陆渊走到金山银海边,一手拿起一块金砖,一块银砖,塞在了周紫欣的父母手中,道:“这两样东西你们必须收下,就彼此两清了。”

站直身体,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情,陆渊对旁边的两位老道士道:“两位道长既是证人,酬劳是必须支付的。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将这手链当酬金支付给两位老师傅吧,还请两位师傅不要嫌弃简陋。”

白云观的玉阳、玉真道人同声谢礼道:“多谢小友!”随即毫不客气地收下了那个手链。现在这手链上带着那位陆地仙人的真灵之气,可以为他们的修行指明前进的方向。对他们二人而言,价值之大,远远超过眼前的金山银海。

转眼一行人就打道回府,不过这次吕大律师留了下来,周家四口和和陆渊两人坐在了一辆车中。

周紫欣将手中的金卡递到了陆渊的手中,道:“陆大哥,这次你帮了我天大的忙,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因此,这张银行卡我不会要,请陆大哥收起来吧。”

陆渊将目光瞟向了周平老先生,道:“老先生应该知道这方面的事情,就请说明一下吧。”

周平神色恍惚地叹了一口气,道:“你陆大哥已经将天文数字的巨款全部推让出去了,这剩下的一点儿东西,我们周家必须收下,不然就会破坏规矩,他们韩家将永无宁日,我们周家也会厄运缠身……就算是你陆大哥,李小姐也是一样会惹到无数麻烦。”

陆渊笑着道:“这卡我不能收你的,不过你可以用卡上的钱请我大吃一顿,这样就不算违背了规矩。”

李天语在旁边奇怪地道:“你怎么知道卡上有六十四万?”

陆渊黑着脸,盯着她望了两眼,冷冰冰地道:“规矩是这样的……赔罪的对象是女孩子,所以不能用八十一这个数字,只能用六十四了。”

听陆渊这么一胡编,李天语也就信了。转头盯着对面椅子上的金砖,道:“我能不能拿一下?天,这么重!至少有十多斤吧。”

周紫欣的老爸笑着道;“足足二十斤,不然怎么说金子是最重的?”

李天语点头道:“要是拿来当板砖抽人,应该是最拉风的吧。”

陆渊瞪大了眼睛,哑然失笑:“我现在就想拿这块最贵重的板砖抽死你。”

李天语倒是不跟他拌嘴,拍拍胸口道:“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有钱人!我一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都睡不着觉了,天天晚上都会梦到这一幕!天啊,这究竟有多少钱啊!”

陆渊鄙夷地道:“亏你前天还带两个丫头去看《霍比特人》呢!矮人王国堆了一山洞的金币,真正的金山,也才六百多亿美金。现在这点儿小意思,金山还是空心的,最多十来亿就顶天了,还是软妹子,不是美金。”

周老爷子好奇地问道:“什么叫软妹子?”

周紫欣“扑哧”笑了出来,道:“爷爷,那就是人民币啊。是年轻人的说法。”

李天语一下趾高气昂起来,道:“去,我还以为有多少呢?还没有雪儿有……”

最后一个“钱”字却一下吞在肚子里,做贼心虚地瞟了陆渊一眼。

但对于人老成精的周老爷子并没有多少意外,陆渊想都不想就将那么多烫手的钱全推掉了,同时李天语也是有些好奇而已,背后还站着一个神秘莫测的人物,人家手头哪里会缺钱?

回到燕京大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

陆渊从加长林肯车走了下来,身边还陪伴着两位如花似玉的大美女,顿时引来了刚放学的大学生们的注意。

望着犹如春兰秋菊,难分高下的两个大美女,陆渊揉着一下鼻子,道:“看来我也享受了一下富二代的待遇,左拥右抱的来读书……嗨,我真是冤枉啊!两位大美女自己回去吧,我这边就不送了。”

李天语嘻嘻笑道:“你不是说想见识一下我们食堂的厨师手艺吗?今天我们两个请客,不要客气啊!”

跟着目光一转,瞟了周紫欣两眼,打趣道:“说不定我们的周大美女会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准备以身相许呢!”

说话间,突然校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李!罗!………”

一个打扮得十分典雅得体的金发大美女,从旁边小跑着过来,对三人招呼道。

“弗丽嘉!”

李天语热情地招呼了一声,然后装模作样拉起裙角,双腿交叉,微微对过来的西方大美女见礼。

金发大美女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做出了一个同样的动作,姿势优雅高贵,充满了美感,比起某人毛手毛脚的姿势,简直高明了无数倍。

过往的大学生大部分都停下了脚步,看着三位赏心悦目的大美女们互动。

一个优雅高贵、一个冷艳逼人、一个青春活泼。三种迥然不同的气质碰撞在一起,构成了一副和谐的画面。

来自挪威的弗丽嘉用同样的姿势对着周紫欣和陆渊见礼,周紫欣有些措手不及,陆渊只好笑了一笑。

弗丽嘉的宫廷礼仪表演完毕,立刻毫无风度的“咯咯”娇笑起来,然后拿出手机,指着上面的一个人像,对陆渊道:

“罗,你要介绍给我的朋友是她吗?我知道李是她的好朋友,我专程来中国,一个目的就是想见见她,能替我引见一下吗?”

声音说得又急又快,一脸迫切。

陆渊不知道她是怎么在这短短两天内打听到这些消息的,心头更是涌起了奇怪的感觉,好像弗丽嘉并非是追星族或者狂热的粉丝那么简单。

李天语尽管听不懂这位西方贵族大小姐在说什么,但望见罗雪琴的照片,基本也猜测出了她的意图。

陆渊耸了耸肩膀,道:“大概今天不可以,今天她有事情。改天吧!”

弗丽嘉脸上先是闪过一丝失望,但转眼又高兴起来,道:“OK!”

李天语对陆渊道:“问她吃饭没有?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陆渊转达李天语的言语道:“李邀请你共进晚餐,请务必赏光。”

弗丽嘉再次竖起手掌,打了一个“OK”的手势。

来了个国外的大美女,李天语自然就不好意思拿学校食堂来忽悠人了,有些为难地对陆渊道:“请她吃什么好呢?你拿个主意好了。”

陆渊双手一摊,道:“我怎么知道?”

弗丽嘉突然开口道:“我听说你们国家的臭豆腐很好吃,能不被带我去尝尝?”

尽管说的全是挪威语,但“臭豆腐”三个字却表达得很清楚。

李天语翻了一个白眼,大概又是那些外国学生给推荐的吧?那些老外忽悠新来的外国新生去吃臭豆腐已经是外语系的一个传统了。大概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老外会喜欢,有一半的老外是吃了一口,就一辈子都不会沾了。

“算了,我们去吃烧烤吧!”

李天语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提议。

周紫欣突然开口道:“去我们老乡开的兰.州饭店吧,就在前面不远,味道十分不错的,臭豆腐也很正宗。”

四人就沿着街道走去,经过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在吹笛子,身边放着一口袋的长短不一的笛子。在小女孩的右手手腕手臂上,有一个紫红色的疤痕,看上去很丑陋。

望着这个小女孩,陆渊和李天语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李天语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百元钞票,递了过去,道:“你笛子多少一支,我们准备买五只,不,准备买七只。”

小女孩浅浅一笑,道:“长的十五元,短的十元。”

陆渊随手取出一支长笛,凑在嘴边。

一声悠扬清越的笛声飞扬而起,犹如利剑般地刺破有些喧杂的街市,吹奏的正是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我心永恒》。

周紫欣微微一笑,也拿过一根短笛,放在了樱红的嘴唇边,伴随着陆渊的节拍,飘出了一丝清幽的声音。

弗丽嘉转身将小女孩手中的笛子口袋递给了李天语,然后长长呼吸了两口大气,站在了陆渊和周紫欣的前面,摆出演唱的架势。

在优美的前奏之后,弗丽嘉开口就用不逊色迪翁姐姐的腔调,演绎这首世界经典名曲。

三位回头率很高的女孩走在任何地方,人们都要多看两眼,现在又联手表演歌曲,就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们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等一曲演唱完毕,四周掌声雷动,没有人吝啬他们的赞美之情。

李天语则是马上化身为推销员,将一口袋的笛子分发在四个女孩子手中。弗丽嘉手中塞得最多,更是脆生生地道:“长的十五元,短的十元。谢谢捧场。”

光是三个大美女的票价都不止这个数,大部分行人都解囊相助,片刻女孩的笛子就卖了个精光。

李天语细心地将一叠钞票理好放在了小女孩的笛子口袋中,然后又写了一个号码给她,道:“记得打电话给我,我们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三个姐姐有份礼物送给你。”

弗丽嘉这个时候则是盯着陆渊道:“我听出你的声音了,你吹……竖笛的声音更好听。”

大小姐,那叫洞箫,不叫竖笛。

陆渊对这位没有文化的老外美女腹诽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