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45章 女雷神

第四十五章 女雷神

周紫欣介绍的饭店就在前面不远,生意十分火爆,连门口的街道边也摆满了简陋的桌子,几乎是人山人海。

不知道是看在三位赏心悦目的大美女联袂而来的份儿上,还是时机碰巧,忙得团团转的老板娘将他们四个安置到了一张才收拾好的桌子旁。

望着油腻腻的餐桌,周紫欣和李天语都有些不好意思,连忙用手巾在桌子上仔细擦了几遍,一脸歉意地用英语道:“人太多了,收拾不过来。”

弗丽嘉并没有多少惊讶,点头道:“没事,我也想见识一下你们平常的真正生活方式。”

尽管卫生和服务都是三流水平,但味道却是一流。唯一遗憾的是,令弗丽嘉兴致勃勃的臭豆腐,只尝了一口就彻底放弃了,然后继续对各种美食发起进攻,且根本不考虑高热量和脂肪的问题。

又是一个吃货!

陆渊在这位进食都是无比优雅的西方贵女消灭临时添加的两个冷盘后,立刻得出了这个结论。

望着周紫欣付钱结账的时候,陆渊明显感到四周射来无数鄙夷的目光,让他差点儿有自绝于人民的感慨。

从赤果果的目光中,更觉察到无数的愤怒——“你妹,邀请三个大美女出来吃饭就丧心病狂了,居然还要人家付账,是不是男人?”

陆渊小声对李天语道:“我突然间感到压力山大,好像跟美女出来吃饭不付账是天大的罪过一样。”

李天语鄙视地道:“切,就算你付账,钱也是雪儿的。在我面前,就不用充这个面子好了。”

结过账,三位美女手牵手并肩走在一起,越发显得熟络。

其实弗丽嘉的英语听力还是很不错的,仅仅是口语不行,故此,基本能听懂两个女孩的英语。

一辆奔驰s500在街道边靠了过来,车窗打开,露出一张充满阳光气息的笑脸,大声道:“三位美女同学,要不要搭个便车?”

三位言笑正欢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人转头朝那边望去,依然充耳不闻地继续朝前走着。

稍微落后三个女孩半步的陆渊发现,其实最先注意旁边动静的是弗丽嘉,然后才是李天语,最后才是周紫欣。

弗丽嘉从头到尾,目光都没有任何改变,李天语则是从眼神中闪过一丝鄙视,周紫欣则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但三个女孩子都对这样的搭讪,具有强大的免疫能力和丰富的经验,然后不约而同地采取了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无视。

能背着价值几千万美刀的小提琴满世界乱逛的主儿,自然可以无视一切豪车、豪华游艇和私人飞机。这个才是真正的贵族范儿,连最基本的感觉都没有。

至于李天语和周紫欣无视,仅仅是女孩的自尊,出发点根本就不一样。

陆渊在一转眼就分析出了这个奇怪的结论,然后不禁哑然失笑,他这不是闲得蛋疼吗?

大奔上模样很俊俏的大男孩再次招呼了一声,依然没有任何回应。于是就启动车子,朝前面缓缓开去。

“小样!奔驰这样的破车,还敢在姐面前炫耀!”

车子刚一走,李天语就气焰熏天地道。大概是今天被人家的“金山银海”震撼了一把,信心也是越发见长。

周紫欣这几天已经摸清李天语的脾气,就是属于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孩子,还有些喜欢胡闹,也跟着笑了起来,“要不是那块金砖太重了,说不定你马上会抽出来砸人家的玻璃吧。”

李天语一听,悠然神往地道:“大概真要砸了人家玻璃,大概也要上次全国的头条新闻了吧?打脸砸豪车的段子多了去,但掏出金砖来砸车的,大概还没有出现过。不管了,姑奶奶也要去买车,免得天天被绿头苍蝇骚扰。”

弗丽嘉见两个女孩神色有些激动起来,对陆渊问道:“罗,她们在说什么?”

陆渊咳嗽了一声,道:“你发音错了,我不叫‘罗’啊!”

弗丽嘉冲着他笑了一笑,道:“我读不准你的那个音,就请你原谅一下吧?发挥一下绅士风度好了。你还没有告诉她们在说什么?”

陆渊斟酌了一下词句,道:“她们在讨论用什么工具砸名牌汽车最有震撼力。”

弗丽嘉蔚蓝色的大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道:“当然是用‘雷神之锤’效果最好,在牛津大学的时候,我就砸过三辆车,然后再也没有人敢来骚扰我练小提琴了,从此我多了一个‘女雷神’的外号。”

陆渊无语地将她的话翻译给了旁边两个女孩。

李天语立刻双眼放光的追问道:“砸的什么车?”

弗丽嘉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好像是罗尔斯·罗伊斯吧,记不清了,我不怎么熟悉汽车。我只认识世爵和双罗的几个家中有的型号。”

这次是用英语说的,说得吞吞吐吐,三个旁听者连蒙带猜才弄清楚。李天语当然清楚她口中的罗尔斯·罗伊斯就是雪儿的劳斯莱斯。

再次受到一次打击的李天语气鼓鼓地道:“等下我们去看车展,我要买车!”

这话是用英语说的,弗丽嘉没有任何困难就听懂了,也点了点头道:“我也过去看下。”

罗雪琴盯着李天语道:“你会开车么?”

李天语犹如漏气的气球般瘪了下来,但鸭子死了依然可以嘴壳硬,“我过去看美女行不行?”

陆渊笑着道:“看电影还差不多,车展等我们过去都关门了!”

李天语瞪眼道:“想我们三个大美女陪你看电影,做梦吧!”

一语成谶,转眼李天语和是弗丽嘉都接到学校电话,让她们回去参加迎新晚会。几分钟后,就剩下周紫欣和陆渊走在人行道上。

“陆大哥,我一直还没有对你说声谢谢,你不会生气吧?”

隔了半天,周紫欣有些害羞地对陆渊道,两只清澈得犹如万丈寒潭的双眸,直直盯了过来。

陆渊扳着脸道:“我很生气,所以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请你帮忙。”

周紫欣眼睛睁得大大的,道:“我能帮什么忙?”

陆渊一脚踢飞一片枯黄的落叶,道:“我想请你这五十天内都戴着你手腕上的这个手镯,无论干什么都不要取下来。要是条件许可的话,你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专心专意的念诵三遍你从小就念诵的《波罗多罗心经》,默念也可以。”

周紫欣犹豫了一下,道:“这个手镯可是天语的,现在给了我,她不是有危险了吗?”

陆渊笑着道:“她有其它的护身符,你就不用替她操心了。其实这次事情能让我们阴差阳错的碰上,让你逢凶化吉,你也算和我们有缘分。”

“至于真正出手算计你的那个人,韩家已经动用家法处置了,她和那个变成太监的韩凯,大概永远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你尽管放心好了。”

周紫欣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算知道是他们害我,但见到他们这样血淋淋的下场,总高兴不起来。陆大哥,你说的那位真凶,到底怎么样了?”

陆渊冷哼一声,道:“你放心好了,他们只是受一点儿活罪,死不了的。至于那个基金会的事情,你高兴就过去看看,不高兴不用管就是了。你的针灸术很高明,要是继续持续下去,自然会领悟出其中的奥秘。也请转告令祖,针灸再高明,也会被现代医学赶超,藏而不宣没有多少意义。”

周紫欣奇怪地问道:“陆大哥针灸比我高明百倍,为什么不将它发扬光大呢?”

陆渊笑着道:“其实针灸就如同汽车中的劳斯莱斯,全部都是手工打造,不仅需要技术,产量还很低,很多零件普通学徒还做不起。而生产线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全部都是机械化生产,简单实用,普及度更广。”

说到这里,陆渊意犹未尽地继续道:“所谓的道法神通,其实也是如此。所以西方和中东的宗教领袖,都认为现代武器更有杀伤力。就如同韩家用‘夺魂术’对付你,你都能用自己最擅长的针灸术抵御,要不是你针法出了一点问题,早在你七针扎完的时候,他们就知难而退了。”

扬扬手,陆渊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你比我更有主见,一切你自己拿主意好了。我还事情,就先走了。”走出几步,陆渊就跳上了一辆看到他手势停下的出租,返回音乐学院去了。

现在周紫欣的事情基本搞定,就算给韩家十个胆子,也不敢追问两尊魔神邪灵的下落,陆渊觉得自己也该继续布局搜寻仇人的下落了。

回到宾馆,陆渊才发现范晓燕包下的整个楼层冷冷轻轻,就算是李军夫妇都不在,诧异之下打电话一问,才知道两位正在侄女的学校替她们收拾床铺,要晚一点儿才会回来。

至于罗雪琴,更是被央视临时改变主意,再次将她弄回了演播室,进行现场直播。音乐学院的几位老师也过去捧场去了。

一时间,陆渊自己倒变成了无事可干的闲人。

现在,他们的翡翠手镯已经在京城的珠宝界出了一次风头,若是再出现几件来路不明白的奇珍异宝,当年向他动手的老仇人一定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中间会有问题。

所以,他不能以任何手段任何方式在这里出手文物,只能换一个方式,让那些文物贩子自己动手去挖,他才能在旁边洗得干干净净。

对了,悬赏缉拿凶手的广告一定要打出去,表示他们这两只小菜鸟是明目张胆地过来报仇的,现在正在用钱来开路,寻找仇家的下落。以那幕后黑手的心机和势力,当然会隐藏不露,摸清他的底细后再出手。

明天再过去金石斋一趟,这次当然是用本来面目当冤大头的。

至于博物院的那个礼物,就不知道他们猜测出那个哑谜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