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46章 登台亮相

第四十六章 登台亮相

转眼陆渊发现自己无事可干,随手打开电视,观看罗雪琴的第一场个人秀。

电视中传来了震天的掌声。

穿着一件天蓝色连衣裙,发髻高高挽在头顶,高贵得犹如一位女神般的罗雪琴,正抬手取下蒙在眼睛上的紫色丝巾。

陆渊有些愕然,这也太倒霉了吧,阴差阳错之下居然错过了雪儿的表演,现在只能看主持人耍嘴皮子了。

不过这次的主持人却不是李天语的本家,而是另外一位著名的女主持人梁丹,正一脸震撼地盯着才取下丝巾的罗雪琴。

尽管看了前天的录像,知道罗雪琴这个女孩很厉害,但却依然没有料到她居然厉害到了这个地步。

沉吟一下,梁丹开口道:“刚才的这首钢琴曲很短,才三分多种就结束了。可能电视机前和台下的很多人斗不知道,罗雪琴闭着眼睛演奏的钢琴曲是什么名字。”

“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这首纯以黑键演奏的钢琴曲名字叫《无穷动》,几乎可以说是钢琴指法技巧的巅峰试金石,只有极少数人可以用双手完成这个双钢琴曲的演奏,”

“但闭着眼睛演奏,难度至少再翻几倍,光是这样出神入化的指法技巧,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了。”

罗雪琴好像也有些脱力,喘息了几口粗气,才缓缓道:“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弹错了五六个音符,不过总算弹完了,大概这就是我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尝试了吧。”

梁丹由衷地赞叹道:“大概也是人类指法的极致了,我想,地球上恐怕很难找出第二个钢琴家能闭着眼睛演奏这首钢琴曲。”

“这里有人提了一个非常专业性的问题,就是最后八个小节的时候,你使用指甲扫在黑键上来代替指头弹奏,是不是古琴琵琶中的‘十二拂扫’指法?”

罗雪琴点了点头,道:“是的,那时候我的手都快酸麻了,为了继续下去,只好取巧,用指甲去按键盘,节省一点儿力气。”

梁丹笑着道:“你能介绍一下十二拂扫指法吗?刚才那位专业人士说,他非常想见识一下这从元末之后,就成为绝响的这种指法。”

罗雪琴暗中伸了一下小舌头,知道这下事情大条了。这些失传的指法和曲谱,其中一部分都是属于仙技范畴,人间鲜有流传,都是陆渊在养伤这些天拿来给她看了学会的,她有些炫耀过头了。

幸好十二拂扫的指法是属于古代流传的东西,不是仙技。

当下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个说法并不正确,这套指法,在敦煌壁画和龙门石窟的壁画上,都有少许记载描绘。我们学院的两位老师,还专门撰写过关于这套指法的文章,并且整理出了一些相应的技巧,我只是学会了一点皮毛,贻笑大方而已。”

至于下面的乐器表演,当然是要有选择性地挑选一下,不要再继续暴露了。最好的法子,就是能推就推了。

想了一想,罗雪琴又道:“我的双手大概一时片刻间是恢复不过来了,大概最后还能给大家表演另外一种乐器,实在对不起啊。”

梁丹宽慰道:“没有关系,你双手没有恢复,但天籁一般的歌声让全世界印象深刻。能不能告诉大家,当你第一次听见你的歌声时,你是怎么想的?”

罗雪琴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道:“其实我第一次唱歌,是跟两个好朋友在一起,在他们的要求下,才唱了一首最喜欢的歌曲,基本也算是过得去,当时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梁丹笑着道:“据说你唱歌前的几个小时,你才再次开口说话,所以在唱歌这一块上,你是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的训练?但那个时候你却能唱出那样婉转动听的声音,音线音色都完美无缺,震撼了整个世界,我想,这也是你的视频在网络上居高不下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罗雪琴点了点头道:“其实我已经在学校中说过这事情,认为这是一个奇迹。”

梁丹笑着道:“那就让我们再次见证一下奇迹。这次你要表演的歌曲也是三首,也是大众都熟悉的。请欣赏罗雪琴为我们演唱的影视歌曲《女儿情》,本来想请你自己伴奏的,不过我看你的手指头都还在发抖,就免了这个小小要求了。”

在电视机前的陆渊忍不住笑骂道:“小妖精!骗起人来果然是不偿命的!明明是不想弹了,所以开始手抖了。”

只有他最清楚罗雪琴的状况,就算是她用手指头在琴弦上弹一天,指头都不会磨破皮的,何况是按钢琴键了。

电视中传来熟悉的电视剧《西游记》的插曲旋律。

罗雪琴拿着话筒,站在舞台上,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然后和着旋律,一缕天籁飘荡而起。

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

女儿美不美

………

开始的几个小节,罗雪琴的表情还有几分生涩做作。但唱在一半的时候,就化身为情根深种,凤仪威严的女儿国王,将那种天之骄女的气质神态,演绎得活灵活现。将心头的万般柔情深藏在心头,尽显女王风范。

台下的观众,无论男女,都有石化的感觉。

可恶的摄像师更捕捉到了三四个男子不同神态的痴呆模样,倒是让陆渊真正领悟到了什么叫“倾国祸水”的根本含义。

陆渊的电话一下子响了起来,接通后李天语的声音偷偷摸摸地小声传了过来,“迎新会已经变成了集体手机观看雪儿的电视演唱会,没有人在听领导讲话,我们系领导都快哭出来了。早知道我应该请假过去看雪儿唱歌的。”

陆渊笑着道:“你不怕你老娘打断你的腿?”

李天语小声笑道:“居然有人口水都流出来了,哈,这下不出名都难了。你这家伙,明天准备哭鼻子吧!”

陆渊不以为意地道:“怕什么?明天雪儿都准备搬家了。你老娘下了死命令,明天下午到雪儿的新家吃饭,你老娘不回去了,哭鼻子的应该是你才对。”

李天语急匆匆地道:“不跟你说了,领导过来收手机了。”

这一打岔,陆渊倒没有留意屏幕上雪儿和女主持人说了什么。

第二首歌曲是翻唱的粤语歌曲《千千阙歌》,这首传唱度很高的流行歌曲,几乎在卡拉ok是必备节目。

但在电视台的音乐选秀节目中,却很少有人选择这首歌,主要原因是没有任何人能演绎出原唱歌手陈慧娴的水平,就如同国外没有任何歌手能把《我心永恒》唱得比席琳迪翁更出色,能把《斯卡布罗集市》唱得比莎拉更有空灵的味道。

对于罗雪琴来说,对这首歌的表现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仅仅是没有搞砸而已。

望着台上台下都有人不约而同的疏了一口大气的模样,陆渊也在屏幕前松了一口大气。

刚才雪儿明显是没有用心唱的,大概也是为了不想表现得像个妖孽。

不过最让陆渊奇怪的是,罗雪琴好似对粤语有一丝丝抗拒的味道,好像不想开口说这样的地方语言,这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难道罗雪琴幼年时候受到的伤害,是发生在南方?

爷爷就是从南方将她带回来的,据说当时她正在一座都市的广场上乞讨,衣服都淋湿了,脸色冻得通红。爷爷当场就收拾了躲在幕后的人贩子,将她带了回来。

当时,杜阿姨照顾了好几个月,才慢慢走出了自闭,和小天语接触。直到五岁的时候,她这个小师妹才愿意和自家这个大师兄一起玩耍。

看来,她还有心头的最后一道门槛没有跨过去,尽管大门完全打开了,但还留了一个小尾巴。至于当年的事情,大概只有彼此功力进步之后,或者能以仙法找寻出彼此的身世来历。

尽管罗雪琴的第二首歌曲没有给大家带来多少惊喜,也没有多少失望。但接下来的第三首歌曲,却是让所有人耳目一新。

因为,这首歌曲是《三国演义》的主题曲,浑厚、大气、沧桑,根本一点儿都不适合女歌手演唱。

但当第一句“滚滚长江东逝水”从罗雪琴的樱口中奔腾而出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惊艳之感顿时浮现在舞台下和电视机前观众的心目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就如同在08年奥运会上的那首童声版的《我的祖国》一样。

同样是大气磅礴,却又别具风情,一股飒飒英气和雄浑韵味,跃然众人心田之中。

一曲终了,出奇地没有任何掌声。隔了尽十秒,才有人拍了一下,然后是第二记掌声,稀稀拉拉的掌声最后汇聚成了山呼海啸的巨响,所有观众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女孩给予最热烈的赞誉。

梁丹也不吝啬赞美之词,最后笑着道:“其实,这里我也要顺道打一个广告,给全国所有的歌迷乐迷一个喜讯。十月一日,罗雪琴将登台国家大剧院,与中国民族乐团的众多演奏家一道,为大家献上最为震撼人心的表演,欢迎大家到时去领略她大师级别的琴瑟技艺。”

陆渊坐在沙发上,不禁有些默然。

今天的现场直播,明显可以看出范晓燕这个经理人在中间穿针引线的痕迹,不过收获也是巨大的。

今天晚上一过,罗雪琴就是不折不扣的一线当红歌手和民族器乐演奏大师,大概代言费用至少是几百万那档次的了。

ps:谢谢77白熊、孔雀颈龙、一线生机大大的打赏!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