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52章 弄巧成拙

第五十二章 弄巧成拙

?望着犹如老小孩一般的苏老先生,雷岳才知道,这次送宝事件,其实只是人家斗气而已。这么奇葩的理由,传了出去,大概没有任何人会相信。

苏秉的话却不无道理,一件古董死物,除了展现历史的辉煌外,对现实社会还真没有多大帮助。

陆渊跛着脚走了出去,心头有些好笑起来。

整个宾馆的上下楼层,都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至少有二三十位专业人士冒充成服务员守候在外面。

要是他光光捐献的是国宝古董,可是得不到这个待遇的。而是他送回的技术资料,才让有关部门如临大敌,四面设防保障他的安全。

走到门口,招呼了一声,一辆奔驰商务车驶了过来。

一位精干的壮年人跳了出来,打开了车门。

陆渊钻了进去,嘀咕道:“我可是去机场,不准备去其他任何奇奇怪怪的地方做客,更不喜欢喝免费的咖啡。”

坐在他旁边的壮年人连忙道:“老先生的腿脚有些不方便,我是专职开车送老先生上飞机的。至于喝免费的咖啡什么的,我们不提供这项服务,老先生尽管放心好了,我这细胳膊细腿的,老先生举手就将我放翻了。”

陆渊自言自语道:“什么时候流行男护士了?想调戏一下女孩子的乐趣都没有了。”

壮年人脸一下苦了起来。

雷岳站在包间的玻璃窗前,盯着商务车缓缓离去,最后对身边的行动大队长张楷道:“让你的人撤了,我们去趟音乐学院,将这件事情给落实了。现在你派人二十四小时暗中保护那两个孩子的安全,出了什么问题,唯你是问。”

张楷古里古怪地盯了老领导一眼,问道:“就这样?”

雷岳反问道:“你还想怎么样?”

张楷嘴巴动了两下,最后道:“我总觉得太简单了一点儿,也太过儿戏了一点……”

雷岳伸手朝口袋中摸去,原本放香烟的地方,却变成一个冰冷的盒子。掏出来一看,却是一个开着的手机。

冲着张楷晃动了两下,笑着道:“回去写份检讨,明天早上交上来!少了两万字,我就让你去扫一个月的厕所!”

张楷一面手忙脚乱地朝身上摸去,一面苦着脸道:“雷局,你这也太狠了吧!”

转眼手中就多了一盒香烟和几颗子弹。

雷岳有些无语地道:“再加一份丢枪报告。”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石磊也朝口袋摸了过去,手伸出来的时候,一手握着一只手枪。

雷岳拍了拍手下爱将的肩膀,道:“你别不服气,人家隔着你最近的距离都是一张桌子,告诉我一下,他是怎么偷了你的枪的?”

张楷坐在了陆渊刚才的位置,让老搭档坐在他原来的位置,先在桌子底下望了几眼,最后比划了两下,肯定地道:“是用脚偷的,怪不得他有两次夹菜的动作有些奇怪。”

雷岳轻笑一声,道:“要是苏老没有这个技术,就不可能直接从几个保安措施最严密的博物馆偷梁换柱了,更不用说那份绝密资料。我们过去吧!”

张楷迟疑了一下,道:“石局,我还有两万字的检讨。”

雷岳摆了摆手:“边走边写!”

几乎在同一时间,陆渊和罗雪琴并肩走在音乐学院的林荫道上。

罗雪琴头上挽起了一个发髻,穿着一身职业女性的西装,脸上还带着一个大口罩,看上去好像足足有三十多岁。

罗雪琴望着陆渊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小声问道:“你脸色好难看啊……又怎么了?”

陆渊小声回答:“现在我的替身正在机场上飞机,控制起来很费力气,当然脸色难看了。”

罗雪琴有些担忧:“不会露陷吧?”

陆渊摇摇头:“绝对不可能露陷的,除非是有人破法。不然,这个法术足以维持三四个钟头的活动自如,就算被人五马分尸,也会血流一地的。”

罗雪琴轻轻捶了他一下:“你别说得这么恶心好不好?还有,为什么现在就暴露我们和那位子虚乌有的苏老先生的关系?”

陆渊一把将她的手握住,笑着道:“傻瓜,我们做了这么多的好人好事,总该收点儿报酬。何况,多了一个大靠山哪里不好?至少你不用再担心各种麻烦了,今后就算我们在长安街打架,只要不闹出人命,也会有人给我们兜着。”

罗雪琴任凭他牵着自己的手掌走出一段路,笑着道:“天语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你也没有开车去接她,她会不会骂你言而无信啊?”

陆渊道:“范姐不是派人过去了吗,还需要我过去干什么?要是等下再去,阿姨一定会猜测出我是专门过去搅局的。”

罗雪琴嫣然一笑:“难道范姐派人过去,阿姨就不会猜到你身上了?”

陆渊点头道:“范姐派人过去,阿姨绝对没有什么话可说,只当是你关心他们而已。”

罗雪琴好像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范姐可是派过去的加长林肯车和你的兰博基尼,存心当暴发户啊。不过我怕是适得其反,人家更要铁了心思追天语怎么办?”

陆渊大笑道:“你当我刚才去干什么的?要是他们铁了心追天语,我就让苏老爷子将他们弄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管理水利。”

罗雪琴摇头道:“那阿姨他们非要让天语和人家在一起,你能怎么办?”

陆渊得意洋洋地说:“明天就让阿姨他们坐私人专机全国旅游一周。一是为了测试飞机的性能,二是为了让阿姨挑挑机组人员的毛病,三则是让阿姨看看眼界,增长下见识,第四嘛,当然是让那几个开着高额工资的机组人员做做事情。”

罗雪琴想了一想,道:“要是阿姨逼着天语嫁给那些亿万富翁的子女怎么办?你可别忘记了,水涨船高之后,阿姨挑女婿的眼光也会更高。”

陆渊双眼一翻,一本正经地道:“你和天语去登记结婚不就成了?而且这又是一个爆炸性新闻,足以让你的人气再翻一倍。”

罗雪琴正要伸手抽他几下,手刚在半空,突然停了下来:“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陆渊瞪着她,表示不理解。

罗雪琴叹了一口气,道:“明年我和天语就要毕业了,我这边学校已经告诉我了,让我继续读研究生,大概准备让我一直读到博士后。但天语可是准备出国留学的,难道我们将她拴在身边一辈子啊?”

陆渊双目清澈地盯着她,徐徐道:“你是不是准备告诉她,我们的秘密?”

罗雪琴丝毫不让地盯了过来,道:“这几天她已经追问了我无数次了,你觉得她会那么轻易相信你这几天弄出来的事情吗?就算我们不说,她也可以猜测出一部分,不要认为她平时大咧咧的惯了,其实她可细心着呢。”

陆渊想了一想,道:“这个由你决定,你认为可以告诉她就告诉她好了,我没有多少意见。”

罗雪琴皱着眉头道:“什么叫没有意见?难道你以为告诉她就完事了吗。”

陆渊伸出手掌,接住了一片飘落下来的梧桐叶,缓缓道:“你可以先将我传授给你的口诀教给她,要是一年之后她突破不了第一个关口,就说明和我们没有多大的缘分。要是能突破第一个关口,就享受和你一样的待遇好了。”

手掌一翻,陆渊任凭梧桐叶继续朝地面落了下去:“其实天语已经算是我们门中的半个弟子,不然你以为她会这么容易读大学?还轻轻松松的当了学霸?她的底子打得很牢固,就算不如你,但比起其他人来说,好了无数倍。就算和周紫欣相比,她差的也仅仅是态度而已。”

罗雪琴一听他说起这事情,问道:“为什么这两天韩家没有动静了?难道是准备赖账?”

陆渊指着西北方的山脉,笑着说:“要是他们过得了白云观那一关,尽管赖账好了!还不用我们师伯出手收拾他。”

罗雪琴见他越扯越远了,连忙道:“其他事情我不管,我只管天语。你可要说话算话?”

陆渊双手一摊,无奈地说:“我能说话不算话吗?”

罗雪琴点了点头:“那好!这下我可以安安心心排练节目了。”

陆渊笑着道:“怕是你天天逃课的借口吧!”

罗雪琴哼了一声:“我和天语毕业的学分都够了,只差最后两门课程的学分就可以拿双学位。现在学校已经允许我不用去上课!不过排练节目比上课还惨,我看了一下安排,每天至少要排练七八个小时。”

说话间,对面突然走来三四个女孩,打扮得最漂亮的那个,正是罗雪琴的老对头薛丹。

薛丹一眼也认出了打扮得十分老气的罗雪琴,口中蹦出一句话来:“罗雪琴,他是你男朋友啊?”

陆渊一听,马上咳嗽起来。

罗雪琴上前一步,紧紧盯着薛丹,拉下口罩,道:“我更喜欢你!”

这话一出,四周的几个人一下傻眼了。

薛丹也不是省油灯,针锋相对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明天下午,我们去约会好了!”

鼻子中哼了一声,摆出谁怕谁的架势,就扬长而去。

陆渊忍着笑意道:“天语教你的?”

“怎么这招没效啊?”罗雪琴恨恨地道:“不是她还有谁!居然害我出丑,等下非要收拾她一顿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