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53章 找到组织了

第五十三章 找到组织了

陆渊难得见罗雪琴学某位疯丫头般的做出惊人之举,尤其自以为是十拿九稳的神来之笔被人家坦然接受,还反将一军,大大出乎罗雪琴的意料。望着罗雪琴清丽无匹的俏脸上的表情生动极了,陆渊忍不住打趣道:“第一次表白居然就成功了,你是不是弄错了对象?”

罗雪琴脸上露出调皮的神色,道:“试验一次难道不行吗?”话才说完,就听见薛丹和身边的三个女孩子发出一阵爆笑,也吧不由觉得脸上有一丝燥热。更知道薛丹肯定会拿这个事情来大做文章,但现在已经是木已成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伸出手掌,使劲掐了陆渊的胳膊上两下,罗雪琴稍微觉得解了一点气,恨恨道:“还不走快一点儿,不然等人家找上门来,我们一定会露陷的。”

陆渊摇头道:“你以为人家会直接找上我们哦?绝对不可能的,当然是会找你们领导一道过来,至少还要耽误半小时以上。等他们过来,我们这边早已经说完了。”

丝毫不理会四周过往学生对两人投来诧异的目光,罗雪琴扯着陆渊,朝前面的家属院跑去。几分钟后,两人出现在了她的导师萧长野的家中。

“小罗,怎么有时间过来看望我这个糟老头子?难道还有什么没有交出来的古曲谱要让我看一下?”

萧老头让两人坐了下来,就开口挪揄道。

为了罗雪琴上缴的古籍乐谱,他已经熬了好几天的夜了,眼珠都有些发红。

“师母还没有回来啊?老师,看着你这个样子,我真有些后悔将《广陵散》给你了。”罗雪琴在这位十分顽固的老头子的家中,倒是没有半点拘束,有什么就说师母。

萧长野笑了两声道:“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下星期这首古曲的改编初稿就要定稿,上面不给我时间啊。所以,你要是没有事,我可要让你走人了。”

罗雪琴有些惊讶地问道:“为什么这么急?”

萧长野拍了拍沙发的护手,道:“这首琴谱的指法难度很大,就算是你,少了一百个小时的练习,也不能掌握其中的意境。所以我向学校建议,由十二张古琴合奏变成你一个人独奏,先看看效果。”

罗雪琴望了陆渊一眼,道:“那好吧,老师,我就直说了,我过来还真有一点儿事情要再次麻烦你一下。”

萧长野端起茶杯,道:“说吧。”

陆渊四下望了萧长野的房间一眼,有些神秘兮兮的道:“萧老师家中还有其他人吗?”

萧长野呵呵笑了一笑“屋子中就我们三个,你有话就放心说好了。”

陆渊望了罗雪琴一眼,这才吞吞吐吐的道:“我们想请萧老师帮我们找到故宫博物院的负责人,我们想上交一件东西。”

萧长野倒是没有多少意外,笑着说:“什么东西啊?书画还是器皿?或者是你们找到了焦尾琴不成?要是怕东西烫手,尽量朝我老头子这里塞就是了,我可是来者不拒的。”

罗雪琴没声好气地道:“要是我们真要是找到焦尾琴了,第一就是绝对不能给你。”

萧长野放下手中的茶杯,点头道:“那这样好了,明后天我替你们联系一下,两三天就答复你们。要是你们手中有什么国宝的话,先放在我这里,我帮你们鉴定一下。要是价值连城的话,我也跟着沾点儿光,在其他老家伙面前出出风头。”

话刚说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罗雪琴连忙站起身来,去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三个人,敲门的正是音乐学院的陈园林院长,后面还跟着两个中年人。

罗雪琴心头“咯噔”跳了一下,知道这后面两人就是陆渊口中的正主儿了。

“小罗在这里,真是太好不过了!”陈园林院长笑呵呵地道。

萧长野站起身,一脸无奈地道:“现在还没有到年关,黄世仁就过来了,我家可没有喜儿还账。”

陈园林喧宾夺主地道:‘雷局,你们坐,这老顽固现在正跟我唱对台戏,就不用指望他给我好脸色了。你们喝点儿什么?这里只有铁观音和白开水。“

穿着笔挺西装,很有学者风度的陈院长在饮水机前取了两个纸杯子,倒了两杯白开水递在跟过来的雷局长面前。

罗雪琴冲着陆渊施了一个眼色,道:“老师,陈院长,我们先走了。”

陈园林开口阻止道:“我们可是专门过来找你的,还准备让这个老顽固帮着说两句好话。雷局,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可知道您时间宝贵。”

雷岳接过纸杯子,面露难色地道:“这话我也不知道如何说起……或者这样说吧,有位老朋友托我过来跟你们打个招呼,你们两个就是费老先生收养的孤儿陆渊和罗雪琴吧?你们要是遇到什么麻烦或者无法解决的事情,尽管过来找我。我叫雷岳,是国家安全总局的副局长。”

陆渊和罗雪琴互相对望一眼,都是一脸惊讶,但心头都发现对方很有演戏的天赋,居然能做到恰如其分。

萧长野当然知道这个身份的分量,不觉有些奇怪。现在全城都是外松内紧,戒备森严的时候,国安局的副局长过来找这个两个孩子,拍着胸口大包大揽,究竟是在搞什么名堂?想了想,萧长野连忙开口问道:“是找你雷局还是找总局?”

雷岳不动声色地回答:“找总局其实也一样,最后消息也会传到我耳中。萧老师尽管放心好了,我过来仅仅是表示一下问候,没有什么其他意思。”

一肚子疑问的萧长野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我还以为他们危害国家安全了,要接受你们的调查什么的。”

雷岳哈哈笑道:“幸好我拖着陈院长一道过来了,不然可就是天大的误会了。”

萧长野小声嘀咕道:“他们两个才交给我几卷古代书籍乐谱,见你们这个衙门的过来,我当然有些担惊受怕的,还当是东窗事发了呢。”

雷岳见老头子将他们两个护得紧紧的,也是有些好笑,更有一种异常的感觉浮现心头。面前这个女孩子果然是比电视上更有魅力和气质,简直可以说是对男女老少都是通杀的妖孽啊!

嘴巴上却笑着道:“文物古籍可不关我的事情,何况,陆渊和罗雪琴上缴古籍,也是好事啊,国家也会给予适当的奖励。这样好了,我认识故宫博物院的几个院长,改天让他们过来,将他们上缴的古籍送进博物院,在年底的时候与两岸国宝一起进行展览。”

这话一出,旁边的陈园林也奇怪起来了。

和一心扑在音乐上的萧长野不同的是,他可知道全国的大小博物馆,可是为了这个名额挣破脑袋。

但现在雷局一口就将名额给定下来了,这事情蹊跷得很啊!他不是管文物的,送人情也不会将手伸这么长的。

萧长野这个时候才彻底放下心来,灵机一动道:“刚才他们两个过来找我,也说有件文物准备上缴故宫,求我设法找个合适的人。现在你雷局开口了,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帮忙好了,你说一句话可比我抵用无数。”

雷岳这下心头一下笑开了花,知道苏秉说的一点儿不错。就算他们口中所谓的国宝并没有发现,以苏秉的性格,也绝对为了争这一口气,为国家提供难以想象的好处。

对于苏老先生这样的人物,金钱对他没有多大的意义,名声也是毫不在意。不然就不会偷偷摸摸送国宝到故宫了。他唯一在意的,就是人情而已。

现在他的软肋已经暴露在眼前,就是这两个孩子。

当下点了点头,雷岳朗声道:“那好,明天我就让人将他们送到博物院。”

陆渊抬起眼冲着罗雪琴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开口说话。

罗雪琴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们只是知道一个大概的地址,究竟有没有文物,可是说不一定。”

雷局一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道:“明天你准备好资料,再告诉故宫的专家好了,对我说这些,我可是双眼一抹黑。”

官威一露,那种生死予夺的气势扑面而来。

罗雪琴马上知趣地闭上嘴。

陈园林和萧长野当然也不想搅合在这事情中去。要是罗雪琴在这里前脚说出地址,转眼发现文物已经被其他人给挖走了,那他们两个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屋子中坐着的,可是最神秘莫测的相关部门的头头。

就算找不到证据,大概监视他们一辈子也是大有可能。

略微寒暄两句,雷岳就起身告退。

陈院长和萧长野又叮嘱了罗雪琴一番,才让他们离开。

陆渊和罗雪琴走在回去的路上,罗雪琴左右望了一眼,问道:“你不是说有人过来当保镖什么的嘛?”

陆渊笑着道:“要是让你都看出来了,人不都白活了?最多让人暗中远远守着我们几天,然后再找两个合适的人到你身边。这里又不是美国,难道非要前呼后拥的弄两个贴身保镖在身边?”

罗雪琴皱着眉头道:“那可惨了,整天都有人看着!”

陆渊肯定地道:“等东西挖出来,人家自然就会走了。要是你身边突然出现两个中南海保镖,那才是欲盖弥彰,让天下都知道你有问题。不动声色,才是最好的法子,也是对你是最安全的。”

才走出家属院,陆渊望着罗雪琴抬腿朝她的宿舍走了过去,奇怪地道:“你难道敢回宿舍?”

罗雪琴点了点头,道:“不回宿舍可就是更特殊了,反正我朋友没有几个,这几天我和薛丹的任务都安排下来了,不会有人过来骚扰我的。”

说完,推了陆渊一下:“今天阿姨还说我们一起在我买的房子里吃饭,结果又去不成了,你过去看看。等下他们要回来了。”

陆渊伸了一下脖子,道:“我总有不好的预感,回去就要被阿姨狠狠骂一顿!当然是不回去啦!继续住你们的宾馆。就算现在找到组织了,也是扛不住阿姨的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