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57章 紫天基金

第五十七章 紫天基金

?出乎李天语意料的是,对面的韩绛对和她同一个级别的大美女的嘲讽,竟然充耳不闻,目光瞟都没有瞟薛丹一眼,嘴角依然带着一丝礼节性的笑容,彬彬有礼地望着前面的三人。

罗雪琴见李天语一副心头窃喜的得意模样,便明白她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邀请求之不得,更清楚她要在薛丹面前卖弄一下,好压压人家的嚣张气焰。

现在最好笑的是,才来的这个女孩子派头比薛丹更大,那种藐视众生的神态,可是薛丹最常见的表情。罗雪琴立即感受到薛丹被眼前的女孩无视后,立马激发起心头的傲气,在刹那间摆出同一个神态。

一场风暴立刻在两个女孩子中间酝酿,强大的气场可以清晰无误地感觉到正从她们两人身上散发出来,就如同两只骄傲的孔雀碰到一起,彼此开始比拼气势。

这样的场面,实在太有趣了。

罗雪琴这个时候的胳膊当然是朝里拐,盈盈一笑,道:“要是耽误不太久的话,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不过我还有几位朋友,就不知道韩小姐欢迎不欢迎?”

目光朝薛丹、弗丽嘉三人扫了一眼,示意就是她们,美眸中更送出一道征求意见的表情。

韩绛见眼前这个女孩给足了她面子,好似根本不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胜利一方,可以完全无视她的任何意见,当下心头也对罗雪琴生出几分好感来,浅浅一笑道:“要是罗小姐能赏脸,那是我们韩家的荣幸,我们紫仓集团欢迎还来不及呢!”

见旁边神秘莫测的陆渊也摆出一副唯罗雪琴马首是瞻的神情,没有任何意见,韩绛跟着解释道:

“其实成立仪式的时间很短,最多不超过半小时。我们紫仓集团用不着挂羊头卖狗肉,召集几百记者来昭告天下。”

陆渊差点儿没笑出声来,这个女孩果然太有趣了,简直和薛丹就是一个模子中塑出来的,这话当然是为了回敬薛丹的讥讽。当下陆渊转头对身边的两个金发女孩道:“弗丽嘉小姐,有没有兴趣去凑个热闹?参加一个小型典礼,最多一小时我们就回来。”

弗丽嘉点头道:“没有问题!不过能不能等我先换件衣服?”

陆渊被这话差点给呛住了,不换衣服你们女孩子就无法出去见人了?

但转眼才想到这是西方的礼节问题,对于明显是西方名门贵族的弗丽嘉来说,换上礼服是为了表示对主人的尊敬。

笑了一笑,道:“衣服就不用了,我们只是过去看下热闹,可不是出席什么晚会或者皇家庆典。”

两人都是用挪威语交谈,除了旁边的女翻译外,其他几个女孩都是听得一头雾水,但从神情上也可以推测出陆渊是在邀请这个不知道是来自哪个国家的老外美女。

罗雪琴存心让李天语秀一下优越,对自家的老对头兼老对手道:“薛丹,能陪我们一道过去吗?回来后我们再开始排练好了。”

薛丹轻描淡写地道:“好吧,我们就过去支持一下慈善活动。”

当七个气质迥异的女孩子上车的时候,陆渊觉得四周望过来的眼光都有些变得奇怪起来,没有了妒忌羡慕,只剩下最后一种表情——“恨”!

而且还是苦大仇深的那种阶级仇恨。

开着名车,在校园门口接美女,是任何一所大学每天都在上演的剧本。

但同时接走六个校花级别的大美女,大概是百年都不会发生一次了。

就算陆渊是超脱凡俗的蹩脚仙人,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都不好意思厚着脸皮跟七个女孩坐在后面的豪华车厢中,而是乖乖选择了坐副驾驶座。

紫天慈善基金会的成立典礼,选择在燕京大学的天一阁举行。

七个女孩子刚走下车来,立刻引来无数道目光。不过来这里的,都是那种很有身份地位的,没有记者,就连横幅都没有悬挂一个。

陆渊还以为是韩家因为输得不明不白,所以不好意思大肆宣扬。

毕竟,被人逼着拿钱买命的事情,说出来可是十分丢脸的,尤其是这钱还被人家给捐献了出来。

但转眼陆渊就知道他错了,而且错得有些离谱。

两位礼仪小姐走在了周紫欣、李天语和韩绛的面前,道:“六小姐,你们还有七分钟的时间换衣服,衣服都准备好了。”

陆渊暗中运用天听地视的法术查看了一下参加的人数规模,没有发现任何拥有道术的宾客,韩家的老太爷和那功力十分深厚的秃顶老人并没有出现。就算白云观的道士,也一个没有现身。

主持这次成立仪式的,是位十分和蔼的中年人。所谓的成立典礼,也就是在这座古色古香的景观楼邀请了不到四十人的一个茶话会。

等礼仪小姐将罗雪琴他们五人带到不大的大厅中时,罗雪琴和薛丹同时楞了一愣,在她们旁边一桌上坐着的,正是她们的院长陈园林。

陈院长倒没有看见进来的几个女孩子,正和桌边的几位明显是领导的中年人小声谈论着什么。

薛丹面色微微变了一下,小声问道:“雪儿,这个紫仓集团是干什么的?能量还蛮大的,居然来的人级别都不低。”

罗雪琴当然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韩家究竟是干什么的。就算是陆渊,也不知道这家人的底细,唯一知道的,就是很有钱。

望着旁边正在谈笑风生的陈院长,罗雪琴伸出指头指了指,小声道:“我们逃课偷跑过来,被院长抓到了,回去一定惨了。”

薛丹倒是一点儿都不害怕,道:“怕什么?不就是逃课吗?怕老陈同志干什么?”

说完,大大方方的走过去,装出好学生的模样道:“院长好!”

陈园林好似也愣了愣,然后笑骂道:“成天就到处乱跑凑热闹,你陈伯伯被利用完了就直接丢一边了!怎么不好生学学人家罗雪琴,安心在学校学习?”

陆渊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笑着对罗雪琴小声道:“要不要我把你遮挡住?要是他看见你这个好学生也在这里,说不定马上心脏病都气发了。”

罗雪琴也没有想到院长居然会用自家当例子教训薛丹,但却隐隐明白了薛丹处处跟自己较劲的起源是什么了。

薛丹脸上的表情要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最后却没有揭穿罗雪琴也在这里,说了两句,就一溜烟跑了回来。

转眼一脸和气的中年人就走上布置得十分简陋的主席台,敲了一下话筒,道:“诸位能在百忙之际,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这个小小的基金会成立仪式,不胜荣幸。我这里就长话短说,不耽误诸位的时间了。”

随后朝旁边让开一步,道:“现在有请紫天基金的总负责人韩绛小姐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基金会的情况。”

穿着一件紫色低胸礼服的韩绛迈着轻盈的步伐从门口走了上来,脸上画了一点儿淡妆,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冷艳的韵味。

在台上站定后,韩绛云淡风轻地道:“紫仓集团在今天成立这个基金会,目的十分简单,就是用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为社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不求闻达于世,只求踏实做事,故此,我们紫仓集团会采取一些特殊的运作方式。”

薛丹在台下取出手机,将女孩的发言直接录了下来。

旁边的礼仪小姐正要走过来阻挡,却见韩绛在上面微微一摆手示意无妨,这才退了回去。

韩绛举起手中的一张清单,扬了一扬,道:“为此,紫仓集团总共捐赠资金四十亿,作为整个基金会的运作资金。基金会分为两个板块,一个是人文基金会,负责慈善事业,总资金十五亿;另外一个则是科技基金,将与高校合作,建立一个大型实验室,总资金为二十五亿。”

台下的来宾并没有多少意外和激动,基本所有的基金会都是这么说法,至于多少钱花了出去,那就是人家自己的事情而已。

韩绛嘴角露出一个微笑,道:“至于基金会的各种运作章程,我就不需要在这里一一给大家介绍了。不过为了确保我们基金会不变质成为敛财或者逃税的工具,我们基金会设置了两个独立审查员的职位,他们对整个基金会的所有资金具有审核权和建议权。”

顿了一顿,韩绛接着道:“同时,我们也会成立专门的网站,即时公布我们人文慈善基金每一笔款项的用途,就算一分一毫都会有详细的记载。至于科技基金部分,可能涉及的内容比较多,我们随后将与合作单位商议后,拿出一个具体的条款。”

罗雪琴在旁边小声对陆渊道:“为什么会这样?”

陆渊知道她问的是为什么会突然多出了一个科技基金来。当然心知肚明是人家借着这个机会刷声望,趁机给集团捞取好处,但他也无可奈何,人家能将那价值十亿左右的“金山银海”全部捐献给慈善事业,不为自己打算根本是不可能的。

薛丹微微瘪了一下嘴,道:“所有基金会都是这么运作的,说白了就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能拿出几千万出来装装门面就是了,你还能指望什么?”

韩绛对陆渊这边望了一眼,然后笑着道:“现在有请我们紫天基金选定的两位独立审查员,来自燕京大学外语系四年级的李天语同学,以及中文系二年级的周紫欣同学,来公布我们现阶段我们基金会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