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58章 众口铄金

第五十八章 众口铄金

?说到这里,薛丹又补充了一句:“因为成立这个基金会,主要是我爷爷和叔伯的意思,为了显示既和紫仓集团有关系,又有所区别,所以命名为紫天基金。由于这个缘故,我们特意聘请了两位名字暗合基金名字的大学生,来担任独立审查员这个职位。”

双手一摊,薛丹开了一个小玩笑,道:“基金会的任何职位,都是聘任制,只有这两个独立审查员的职位,是我爷爷动用特权确定的,是世袭罔替。只要紫仓集团不破产,紫天基金就会运作下去,两位女士就将继续担任这个吃力不讨好的职位。”

这话一说出来,下面都响起了一片轻笑声。

罗雪琴听到这里,不禁用脚尖在桌下踢了陆渊一下,冰雪聪明的她,当然可以听出韩绛语气中隐含着一丝不甘和怨恨。

但人家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说了出来,毫无疑问这话就是说给他们两个听的。至于其他人怎么想,认为是暗箱操作也好,利益交换也罢,都和她们韩家没有多少关系了。

弗丽嘉身边的翻译小声地将台上的言语翻译给这位千金大小姐。

转眼陆渊和罗雪琴就望见李天语穿着一件雪白的礼服走上主席台,用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道:

“紫天基金人文基金现阶段将进行三项任务:一,‘千校一楼’,在全国一千所中学修建一所图书试验大楼,两年内全部完工。”

陆渊见素来胆大包天的李天语居然战战栗栗的,不由奇怪地问罗雪琴:“她在怕什么?”

罗雪琴望着李天语的目光一直在回避的某一张桌子,笑着道:“领导在下面。”

陆渊越发奇怪了,道:“她又不是没有对着领导发过言,怕什么?”

罗雪琴笑盈盈地道:“被领导赋予厚望了,当然是这个模样。”

陆渊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经验丰富得很一样,你被多少领导赋予厚望过?”

罗雪琴瞪了他一眼,道:“两年前第一次让我上台演奏的时候,我可是比她还要害怕。”

两人小声议论,倒没有注意到台上的李天语到底在说什么。

等到李天语发言完毕轮在周紫欣上台的时候,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一身盛装的周紫欣才走到门边,就不敢上台了,羞红着一张脸,垂着脑袋,再也迈不动步伐。

韩绛善解人意地道:“下面关于科技基金的方面,我们还在筹划中,就不在这里介绍了。下面进入第二个议程……”

转眼几十分协议书分发在了十多张桌子上,陆渊稍微瞟了一眼,发现协议的内容大同小异,都是请各所高校代为发放各种奖学金和助学金。

只不过对于燕京大学和中央音乐学院稍微有些厚待,紫天基金在燕京大学捐赠了一所现代化的图书大楼,造价接近一亿两千元。在音乐学院则是捐赠了一所现代化的琴楼,造价是一亿元。

陆渊顿时明白为什么罗雪琴和李天语的校领导会出现在这里,燕京大学为什么会提供场地了。

尽管两所大学的领导不差钱,但面对上亿元的免费赠送,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会推脱在一边,过来捧场了。

韩家的两个老头子果然是十分会做事,捐赠这两幢大楼,分明是表示,他们是真心做慈善兼赔罪,不是花他们已经送出去的“金山银海”的钱财。

尤其他们没有去捐赠青城山的道观寺庙,而是摆出支援教育的姿态,不仅表明了态度,更博取了好名声,里外都讨好。

不到一个小时,这个简易的基金会成立仪式就结束了。不过大家都没有散去,而是进入了自由交流的模式。

周紫欣脸上的羞涩依然没有褪去,李天语一走出房门,就恢复了活泼好动的秉性,开口对陆渊道:“我们两个被你害死了!”

不过眉宇间的得意却清晰可见,一点没有悲剧的模样。

倒是薛丹望着韩绛的神色有些变了。在场没有任何报道,没有任何鞭炮,更没有任何仪式,这个基金会难道真是准备做慈善?

陆渊无奈地道:“你又哪里有要死的样子?”

李天语恨恨地道:“中文系人人都知道有个姓韩的富二代在追求周紫欣同学,现在我们两个都成了人家打工的,你说说看,大家会怎么想?一定是认为我们是靠潜规则选出来的。”

陆渊对她的奇葩思维简直难以理解,最后道:“要不这样好了,我们将某位太监的蛋蛋展示出来,让大家看看好了。”

李天语举脚就要踢过来。

周紫欣拉着李天语的胳膊道:“他们要说尽管说好了!怕什么怕,我们反正又不是管事的,仅仅是一个幌子,最多几天大家就忘记了。”

薛丹走了过来,突然对李天语道:“天语,恭喜了!你穿着这件白色的礼服还真是很配,比原来漂亮多了。”

李天语没有跟这位傲娇女勾心斗角的心思,恨恨地道:“紫欣,等下还有宴会,我们先走了吧!”

罗雪琴倒是举手赞成道:“就是,我还要回去排练!”

周紫欣望着身上优雅华丽的礼服,犹豫了一下:“我们穿成这个样子,怎么走?”

李天语一把将她拖着,朝化妆室跑去。

陆渊笑着道,“我们先去外面等她们两个。”

才走出门口,就和送客出去的韩绛碰了个正着。

陆渊对额头已经现出一点汗珠的精明女孩道:“能不能再次派车送我们回去?我师妹和她同学还要回去排练!麻烦了。”

韩绛露出一个职业化的笑容,道:“陆先生的要求,我们绝对会尽量满足的。”

再次坐上林肯车,薛丹冲着陆渊问道:“她跟你有仇啊?是不是始乱终弃?”

正在喝水的李天语“扑哧”一声,将陆渊喷得满头满脸都是。

弗丽嘉小声问了翻译两句,脸上的神色也是怪怪的。

正在手忙脚乱擦脸的陆渊对着笑成一团的几个女孩子道:“笑什么,不许笑!”

李天语点头道:“薛丹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刚才韩大小姐的表情就是被始乱终弃的怨妇模样!陆渊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罗雪琴这个时候也加入了打击队伍,笑着道:“就是就是!你就老实交代好了。”

周紫欣见陆渊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也是捂嘴轻笑道:“你们不说我还不觉得,一说我是越看越像!”

弗丽嘉此时站出来为陆渊出头道:“不就是分手了吗?罗,你最多付一点分手费就好了!”

翻译忍着笑将这话说了出来。

几个女孩子越发笑得厉害了。

陆渊不禁对这位帮倒忙的外国美女恨得牙痒痒,最令他郁闷的是,他还分辨不出人家是真误会了呢,还是故意加入了调.戏的队伍。

望着五个女孩子的八卦之火开始熊熊燃烧,陆渊苦着脸道:“你们是不是准备发动联合技能‘众口铄金’,来屈打成招啊!”

李天语笑着道:“屈打成招是我老娘的拿手本事,你要是不交代个清楚的话,我和雪儿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妈的厉害。”

陆渊举着手掌,道:“以如来和上帝的名誉发誓,我和人家可是清清白白的,绝对没有你们想象中的任何事情。”

不过薛丹更暴出一句更惊心动魄的话,“刚才我说错了,应该是人家韩大小姐有斯德哥尔摩症,被抛弃了也是一种享受,故此才会欲求不满地对你表达不满。”

这下不消说罗雪琴了,就算是李天语都觉得这话从薛丹的口中说出来十分古怪。

这可是那位眼睛素来长在头顶上的薛大小姐,居然现在会调.戏陆渊,比起陆渊始乱终弃韩绛更为离谱。

罗雪琴饶有深意地盯了陆渊一下,更是让他的心一下加快了少许。十分熟悉薛丹的罗雪琴果然看出他们两个之间有问题了,要是不打消这个误会的话,罗雪琴施展出手段收拾自己,才是最恐怖的,那才是真正的屈打成招。

弗丽嘉再次说了一句公道话,“背后说其他人的坏话是不对的。”

不过转眼盯着陆渊,这洋妞就用挪威语问道:“罗,老实告诉我,那个女孩为什么会看着你的眼神不对劲?”

翻译将她的话翻译出来,几个女孩子一下停住了笑声,静静地凝视着这位外国来的女福尔摩斯审问犯人。

陆渊只好实话实说,道:“我前几天打劫了她一亿欧元,她看我的眼神能对吗?”

弗丽嘉摇摇头道,“要是你打劫了她这么多钱,她绝对会请杀手对付你的!不过你分明是在说谎,逃避我的问题。”

知道事实真相的周紫欣、罗雪琴和李天语见这个外国女孩紧追着陆渊不放,更是存心看他吃瘪发窘,没有一个出言劝阻。

陆渊笑着道:“好吧,我们是世仇,正在上演中国版本的罗密欧和朱丽叶。”

弗丽嘉一听这个说法,脸上反露出深思的神色,不再继续追问下去。

但转眼间望见周围几个女孩子诡异的目光,一下子明白过来,弗丽嘉用挪威语气愤地道:“你们中国人很喜欢说谎,怪不得我来的时候,无数人告诉我需要重视这个问题。”

外国女孩的打击面太广,已经属于全体无差别攻击技能。翻译脸上立刻露出为难的神色,灵机一动,就给翻译成了,“罗,你是个谎话精。”

这句精巧的翻译,立刻得到了其他几个女孩子的衷心拥护。

陆渊见几个女孩子联合起来存心让他出丑,哪里还敢继续辨白,只好举手投降。

转眼轿车就到了了中央音乐学院门口,六个女孩联合在一起,浩浩荡荡地朝下一个目的地——琴房出发。

所到之处,更是望者披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回头率高达百分之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