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59章 追根究底

第五十九章 追根究底

还没有到琴房门口,三个牛高马大的外国人出现在了几个女孩的面前。

清一色的黑西装,要是脸上再戴上墨镜,就是典型的特工打扮。若不是在光天化日的众目睽睽之下,突然从旁边闪出这样几个面无表情的家伙,几个女孩子铁定会尖叫出声的。

但就算如此,几个女孩子一下放慢了脚步,罗雪琴和周紫欣还露出警惕的神色。

“小姐,你的小提琴!”

最前面犹如一个石头模样的白人大汉,从背上取下那个有些陈旧的小提琴琴盒,递了过来。

弗丽嘉冲着这位肌肉十分发达的家伙浅浅一笑,就将小提琴盒给接了过来,冲着他摆摆手,三位白人大汉就钻回停放在旁边的一辆黑色商务车中,还升起了车窗。

这样的做派,立刻引来其他几个女孩子的关注,尤其薛丹的鼻子中更传来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

她当然知道这位外国女孩子并非是炫耀摆排场,而是习以为常的普通举动。比起韩绛的故意低调,弗丽嘉应该才是西方真正的贵族派头。

李天语望着前面的琴房,一下子有些胆怯了,与其在里面被薛丹嘲讽打击,还不如先找个借口逃之夭夭。

目光一转,李天语就对罗雪琴道:“差点儿忘记了,我妈刚才叫我和陆渊过去收拾东西,就不陪你们了。”然后对陆渊道:“我们快点过去吧。”

周紫欣望着罗雪琴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对李天语道:“我也过去帮忙!”

李天语笑着道:“你就帮雪儿她们看场子好了,我们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不等周紫欣开口,又对罗雪琴道:“雪儿,你帮我招呼下我同学啊。”

罗雪琴一把扯住周紫欣的手掌,不让她跟着两人,笑着道:“你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和我们一起好了。”

周紫欣手掌稍微挣扎了几下,结果发现罗雪琴的力气比她练过“养生功”的还大,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身不由己地就被罗雪琴给扯了过去。

转眼周紫欣就暗骂自己糊涂,罗雪琴可是陆大哥的师妹,当然差不到什么地方去。且心中也想看看罗雪琴亲自上场表演练习,也就跟着过去了。

陆渊和李天语走出百余米外,陆渊才笑着问道:“你老爹老娘马上就要去海南旅游了,你过去收拾什么东西?又在玩什么花样?”

李天语停下脚步,对陆渊道:“我能玩什么花样?再玩也没有你的花样多。我故意拖你过来,就是想问问你……我和周紫欣真要要担任紫天基金的监督员吗?不做行不行?”

陆渊见她很有一些抵触情绪,有些奇怪起来,打趣道:“怎么啦?难道觉得很有压力?”

李天语点了点头,道:“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早上我们班主任,系主任找我谈了足足两个小时,让我做好这份工作,连学习委员都不让我当了。最离谱的是,还告诉我已经保送研究生了。”

陆渊笑着说:“这样不好吗?雪儿也是保送研究生,你和她同等待遇了哦。”

李天语嘀咕道:“我……好吧!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跟着她一下子发现其中的语病,气愤地舞动了一下小拳头,气势汹汹地说:

“不许想歪了!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凭什么本事让人家掏出这么多钱出来做慈善?你凭什么认为人家不对付你或者收拾你?姓韩的那丫头恨不得弄死你,就算是瞎子都能感觉得到!”

陆渊知道这疯丫头果然起了疑心,要是不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事情还真有些说不过去了。

想了一想,陆渊道:“你真想知道?”

李天语鼓着两只乌黑闪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道,一字一顿地说:“当然!不然我晚上睡觉都提心吊胆的,既害怕床下冒出一个厉鬼来,更害怕出门就给车撞死了。”

陆渊也一脸诚恳地望着她,道:“好吧,你跟我去一个地方,我全部告诉你好了。不过你先答应我,不许透露给其他任何人知道!就算阿姨和伯伯都不可以。”

李天语突然给了他两拳头:“你是不是准备在路上现编借口?这会儿还没有想好如何忽悠我?”

陆渊咳嗽了两声,道:“李大小姐,注意下形象好不好?这里可是大庭广众下哦。”

李天语用牙齿咬着下嘴唇,恶狠狠地说:“要是月黑风高,我早就将你打得满地找牙了。这已经是我最注意形象的表现了。要是你不说老实话,我就告诉我娘,雪儿已经有了!”

陆渊差点儿没一头栽倒在地上,这……这死丫头也太会联想和栽赃陷害人了吧?

“你觉得我是不是要将这话转告给雪儿?然后看你如何死的?”

面对李天语毫无凭证的陷害,陆渊当然只好奋起反抗!

李天语健康红润的脸庞上突然泛起一丝红霞,继续打击陆渊脆弱的自信心,摆出一副法官的表情道:

“雪儿这个月的老朋友没有来,每次我追问,她都不敢正面回答我!要不是有问题,你觉得雪儿会说谎骗我?上两个月你们可是孤男寡女在一起,做出点什么离谱的事情来也是很正常的。”

陆渊嘴巴犹如塞入了一个大鸭蛋,这死丫头居然连这个都注意到了,还不如直接一棒子将他敲翻在地好了!

这个问题,是他们两个可以讨论的?

死丫头,既然要打破罗锅问到底,就让你死得很难看!

一下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情,陆渊干咳一声,道:“你想好没有,真想知道这个秘密?我们先说好,不许过后找麻烦!”

李天语伸出青葱般的小指头,递在他面前,道:“我们打钩钩!”

陆渊伸出指头,和她使劲拉了两下。

李天语这才一理额头的发丝,道:“现在去哪里?是不是应该就在这里告诉我?”

陆渊阴沉着脸道:“这里有些不方便……不过,要是你想在这里知道,我也不会太介意。”

望着陆渊存心坑人让她上当的神情,李天语一时间有些发憷。她可是十分熟悉陆渊这样的表情,从小到大都被他整治了无数次了,吃亏的总是自己。不过,这丫头嘴上却不肯认输:“过去就过去,谁怕谁!”

等两人坐上陆渊的兰博基尼,驶出大门,陆渊故意报复道:“昨天相亲的结果怎么样了?”

李天语脸上现出几分得意,然后马上摆出冷冰冰的样子:“要你管!你看好你家雪儿就是了!要是你真弄出人命来,现在吃药还来得及!”

陆渊咬牙切齿地说:“你放心好了,你会跟着陪葬的!而且是你求爹爹告奶奶地来求我,将你一脚踢在殉葬坑中去!”

李天语反驳道:“要是我不呢?”

陆渊脸上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道:“要是你不来求我,一切都是你这个姑奶奶说了算,叫我往东不敢往西。不过要是你来求我,那怎么办?”

李天语吹了一声口哨,轻松自如地道:“要是我求你,就是你说了算!”

陆渊突然垂头丧气地道:“可恶,你们这两个死丫头,又联合起来跟我过意不去。不过我会将你刚才的话,原原本本告诉雪儿,让你知道什么叫不做死就不会死。”

李天语脸上露出胜利的得意,笑眯眯地道:“你就醒醒吧!本姑奶奶早就将雪儿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了,才对你下手的。你以为我会这么笨,给你机会告状?不要做梦了!”

陆渊当然知道这事情根本就是雪儿怂恿的,不然李天语不会这么追问到他的头上来。

半小时后,车子就驶入了一座公寓大厦的地下车库中。

李天语跳下车来,左右张望了两眼,道:“来这里干什么?”

陆渊阴森森地道:“这里就是我的秘密基地,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李天语用鄙视的语气道:“不就是金屋藏娇的地方吗?还什么秘密基地,骗谁啊!你放心好了,我早就猜测出你们有这么一个地方了。”

来到那幢复合式的公寓中,李天语用力吸了两口大气,道:“雪儿的气息味道!不过你们也太节俭了吧?居然连家具电器都没有几件。”

大厅中就只有一套沙发和一个长方形的玻璃茶几,其他就空空荡荡,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陆渊在宽敞的大厅中停下脚步,对李天语道:“最后问你一次,真的想知道?不过我可要警告你,要是知道之后,你的人生就会彻底改变……”

李天语叹了一口气道:“电影台词说得满顺溜的……是不是雪儿也是这样被你给骗过去的?我记起来了,这个台词是《黑客帝国》中的,你是不是准备告诉我,我们都是虚拟的数据啊?!”

手掌一摊,李天语伸出手放在陆渊的面前,道:“下面是不是该拿出两颗药丸,让我选择吃哪一颗?”

陆渊面无表情地盯着她,掌心缓缓捏成了拳头,笑盈盈地道:“你说错了一件事,就是药丸只有一颗,没有你选择的权利。”

李天语伸出胳膊抱在胸前,道:“好吧,一颗就一颗,没有选择就没有选择。”

陆渊手掌再次摊开,掌心中现出一颗银光四射的金属珠子,在他的掌心中滴溜溜地转过不停。

珠子只有樱桃大小,但和李天语看到的任何钢珠弹珠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