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60章 剑丸

第六十章 剑丸(求收藏)

李天语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再也没有了刚才开玩笑时的轻松,想了想有些奇怪地问道:

“这是什么?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珠子怪怪的,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一样?”

陆渊也是面色郑重,问道:“你确信?”

李天语脑海中灵光一闪:“我知道了,我没有见过这个珠子,但和费爷爷给我的手镯手链是一样的,应该是什么法器,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陆渊微微一笑:“我和雪儿都有些担心你认不出来,既然你认出来了,那就更好说了。你说得一点儿都不错,这珠子其实就是一个法器,不过却是属于传说中才有的东西。”

说到这里,陆渊手掌微微朝上一扬,银色的珠子突然腾空弹了起来,在空中发出一声清脆悠扬的轻鸣。

犹如卷缩着的钢卷尺一般,突然弹了个笔直,变成了一根还没有小指宽的狭长金属片,大概有一米长短。

通体晶莹,呈现出一种金属板的半透明,看上去好似一把狭长的宝剑。厚度比起钢卷尺还要薄了许多,“薄如蝉翼”这四字可以道尽其详。

一头内收聚集成锋锐无比的尖锋,通体银光闪烁,给人一种寒如冰霜,却又吹毛可断的冰寒感觉。

另外一头则是呈现出一个指头长短的剑柄,微微收拢成圆柱状,好似握手的地方。

还不等这根狭长无比的宝剑落下地来,陆渊闪电般的伸出手掌,抓住剑柄,凌空一抖,剑尖就朝长方形的玻璃茶几划去。

寒光如电,不停颤抖的狭长宝剑再次弹了一个笔直,被陆渊斜指天空。

然后就在李天语满脸震惊之中,前面的玻璃茶几一下“叮叮当当”的跌落在地板上,变成有些不规则的九块。

陆渊右手握了一个剑诀,摆出绝世剑客的架势道:“嗨,还差了一点儿。”跟着一脸肃穆庄重地道:“天语,伸出手指头,让我砍一下!”

李天语情不自禁地将两只手藏在了背后,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陆渊摆出黄鼠狼给鸡拜年的表情,和声细语地道:“想不想要?”

李天语继续摇头,然后好似才回过神来一般,问道:“这是什么?你要给我?!”

陆渊孜孜教诲道:“当然是准备给你的了,不然我拿出来干什么?乖,听话,手指头伸出来,我轻轻砍一下!”

李天语连忙朝后面退了两步,道:“你又不是没有手指头,自己砍自己好了。”

望着那道不停在陆渊手掌中颤抖的锋利无比的宝剑,李天语心头冒出一团团寒气。尽管心知肚明陆渊是跟她开玩笑,但总不敢碰锋快无比的剑身一下。

陆渊冲着她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李天语一声惊叫,掉头就跑!

不过骇人万分的事情发生了,陆渊这个混球居然毫不犹豫地挺剑刺了过来,前后左右都好似被一道银亮森寒的光线所缭绕,李天语连忙停了下来,不敢乱动一下。

陆渊再次停住势子,双手捧着那把狭长锋利的宝剑,对李天语道:“这下就要看你的福分造化了!”

李天语见那把呈水平状的宝剑中,剑尖上多了一颗绿豆大小的血珠,正缓缓朝中轴线上滚动过去。每滚朝前面一分,剑身上就透露出一丝胭脂般的雪红色,从两旁渲染过去。

转眼间血珠子就由大变小,在滚动到剑柄位置的时候,一下镶嵌到了上面。

原来通体冰寒雪亮的剑身,就多出了一抹朱红胭脂色,十分艳丽,更带着无比的玄异光泽,发出一团团暖洋洋的气息。

陆渊痛心疾首地道:“天理不公啊,为什么会这样呢?居然第一次就滴血通灵,直接认主?为什么我要费上七八年才……”

说到这里,陆渊突然停口不说,冷冰冰地盯着李天语,目光好似要杀人一样,凶巴巴地道:“拿去!”

李天语这才回过神来,大呼小叫地道:“你这混蛋,居然用剑刺我?!”

这才慌忙将藏在背后的两只手掌摆在了两只大眼睛面前,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遍,发现完好无缺,只有右手食指尖涌出了一颗米粒大小的血珠。

心头既是震撼,又是不可思议!

陆渊这个混球怎么可能就这么丝毫无误地在她手指头上刺了一下,而不是将整个手掌给废掉了?

陆渊再次冷冷道:“不想要?那你等着变成老奶奶之后再过来拿好了!”

李天语连忙道:“谁说不想要了!”

小心翼翼地将完好的另外一只手朝剑柄位置握了过去,李天语心惊胆颤地说:“你小心一点儿,我可不想划在你身上。”

就在手指头刚一接触到剑柄的时候,指头间突然涌起了一种血肉相连,如臂使指的感觉,好似这锋快无比的宝剑已经和她自身融为一体般,不分你我。

心头更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明悟,知道这把奇怪的宝剑已经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了。

念头刚一转完,就见手指中的宝剑犹如灵蛇般的活了过来,又好似乱弹的钢卷尺般,一下朝她的胳膊卷缠上去。

“啊——”

李天语口中不禁发出一声足以撕裂苍穹的惨叫,两只大大的眼睛也一下闭了起来,不忍心看手臂分家的惨烈状况。

时间好似过了几小时一般,这才偷偷摸摸地眯开一条眼缝,朝右手的手臂望了过去。

手臂上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只见一条银色的金属线围绕着她粉嫩白皙的胳膊绕了七八个圈子,最后延伸到了手掌中。

原本薄如蝉翼,犹如刀片一般的剑锋,此时则卷缩成了一根细长的银线,根本看不出半点锋利的感觉。

站在李天语面前的陆渊,双手捂住耳朵,愤恨万分地盯着她,冷冷道:“你是不是想将所有玻璃全部震碎才安心?”

李天语犹如梦游般地指了一下手臂上的银色金属丝线,语无伦次地说:“这……为什么它会变成这个模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总不会告诉我这是古代剑侠小说中的剑丸吧?”

陆渊冷冰冰地道:“你要是理解成为**机器人也可以!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你口中的剑丸!至于剑诀什么的,你就不要做梦了,我不会告诉你这个俗家记名弟子的。你师姐也不会告诉你的。”

瞟了一眼她胳膊上越锁越紧的金属银丝,陆渊摆出一张扑克脸道:“手伸过来。”

李天语装出一副气呼呼的模样,冲着他翻了个白眼,不过手臂却毫不犹豫地伸了出去,心头更是惊喜交加。

其实她知道,陆渊只是嘴巴说得凶狠,连这样的宝贝都给了出来,还会在意剑诀什么之类的玩意儿吗?于是就跟薛丹一样开始向陆渊傲娇了!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李天语手掌心突然涌来了一股熟悉而陌生的气息,既冰凉透骨,又暖洋洋的十分受用。

跟着只见那根金属细丝一下卷缩成了一颗银色珠子,在她掌心滴溜溜地转动。

“把它吞下去!”

陆渊缩回手掌,面无表情地道。

李天语犹豫了一下,问道:“你确认不是在开玩笑?万一弹开了,我不就是变成了七八块了吗?”

陆渊紧紧盯着她,恨恨地道:“你师姐也有一颗,怎么不见她变成七八块?”

“雪儿也有?”

李天语叫出声来,不过马上改变口吻道:“真的,师姐也吞了一颗在肚子中?”

目光一转,李天语马上没事找事地道:“能不能等检查完身体再吞?万一被X光,B超或者核磁共振查出来了,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陆渊猛然朝她掌心一拍,这个银珠一下就弹了起来,落到她微微张开的嘴里,顺着喉咙一下就滑落下去。

随后这才恨铁不成钢地道:“要是换成韩家两只老狐狸或者替他作证的那两个老杂毛道士,就算让他们上刀山,下油锅,用全部家产来交换,都不会有半点儿犹豫,都会哭爹爹叫奶奶的过来抱大腿!现在我懒得说你!”

李天语苦着一张脸道:“我肚子怪怪的,好难受哦!”

陆渊毫不客气地敲了她的脑袋一下,道:“你以为这仙家宝物是闹着玩的?当然要付出代价了。你现在坐着,等我一下。”

转眼陆渊从房间中取出了一个矿泉水塑料瓶,里面只有浅得见底的一点水,递了过去,道:“全喝下去,七天之中不许吃任何油荤!要是不想被剑丸吸成僵尸的话,每天只能吃水果!”

李天语望着那瓶带着一点碧绿色的矿泉水,怯生生地问道:“这是什么啊?”

陆渊冷冰冰地说:“毒药!”

李天语马上就将这只有一两口的毒药灌进了肚子中,水滴刚一进口,就觉得一股清香生了出来。**到了肚子中凉悠悠的十分舒服,刚才盘绕在心头的燥热和难受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陆渊拿着那个塑料瓶走进了洗漱间,转眼又灌了小半瓶自来水走了出来,上下晃荡了一阵,继续递到她手中:“还不够,这个也喝了。”

李天语装出一副悲凉无助的神色,问道:“你也太吝啬节省了吧?洗瓶子的水也要让我喝下去,这不是虐待学生吗?我要告你侵犯我的人权。”

陆渊淡淡道:“李天语同学,现在你已经没有人权了!你将那剑丸吞在肚子中的时候,已经宣告着彻底和人的身份说再见了,你现在最多是看起来像人而已,要是准确的说,你就是传说中的剑人了!”

李天语对陆渊的调侃根本不放在心上,道:“剑人就剑人,反正不是我一个!你们两个也跑不了这个范畴,联合起来,就叫三剑人好了。”

一口气又将洗瓶子的水给灌了下去,然后自觉地跑到洗漱间,再接了半瓶子水在里面,冲着陆渊道:“现在你满意了吧!”

陆渊的手机一下响了起来,一看正是罗雪琴的来电,随手开成了免提,笑着道:“你不是在排练吗,又有什么事?我和你死党在外面。”

罗雪琴古怪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我刚才遇到我妈妈了,她们看到了我的视频,现在从台湾过来找到我了。”

陆渊和李天语异口同声地道:“什么?”

罗雪琴肯定地道:“你们快过来!我还有一点儿记忆印象,应该错不了的。”

转眼薛丹的声音从电话中响起,“来了好大家子一帮人,现在全乱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