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62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第六十二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两人正在小声议论,范晓燕接了一个电话,随后走了过来:“陆渊,曙光工作室的孙老师打来电话,说已经决定跟你合作,明天就赶过来。”

陆渊连忙道:“不用了,告诉孙老师,我马上就过去!”

李天语笑骂道:“居然要当逃兵,怕什么?哈,我知道了,原来是怕未来的丈母娘,我就不阻挡你跑路了,等下我给你打掩护好了。”

陆渊见范晓燕神色间有一丝恍惚,恨恨地道:“别污蔑我的名声!雪儿连幻影都送你了,以身相许的应该是你!等下见丈母娘的应该是你吧!”

转身就朝楼下匆匆跑去。

李天语在后面大叫道:“谁在做贼心虚?你过去能干什么?”

陆渊头也不回地说:“当然是做暴发户们最喜欢做的事情,拿钱砸人啰!”

范晓燕好奇地问了一句,“你准备砸多少钱过去?”

陆渊回答说:“等下我发个计划书给你,上面有一些我的设想,还请你也帮忙参考一下。至于多少钱就说不准了!”

范晓燕迟疑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连忙道:“不如你明天过去吧,飞机的行程报备书是明天早上的,现在可改不了时间。”

陆渊摆了一下手:“我买飞机票过去!”

望着陆渊雷厉风行的模样,李天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嘀咕道:“明明是怕触景伤情,见雪儿有娘了,自己依然是孤儿一个,不想强颜欢笑,居然还好意思找这么个借口,我呸!”

陆渊这个逃兵足足消失了六天,才再次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

望着穿着一身晚礼服,打扮得十分漂亮的罗雪琴和李天语,陆渊笑着说:“为我接风都这么隆重,搞得像参加国宴一样,我可是愧不敢当啊!”

李天语有些苦恼地横了他一眼,冷声道:“你做梦好了!今天可是雪儿认祖归宗的大好日子。雪儿的爸爸也从美国赶过来了,在燕京饭店吃团圆饭。没有你的份儿!不过我可以将这个位子让给你,你陪雪儿去好了。”

随后,李天语嘴巴朝罗雪琴撇了一下,道:“雪儿的这套晚礼服,可是她二姨送的,我的这件,才是雪儿的妈妈何阿姨送的。不是穿给你看的。”

罗雪琴面色一下子板了下来,对两人道:“天语,我不是告诉你多少次了吗?我们只是过去吃顿饭,就算给我一个面子好了!这几天你不是都看在眼中吗?我可是没有给这些叔叔伯伯阿姨婶婶一点儿好脸色看的!”

陆渊立刻有些头大起来,自言自语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就当我没有出现好了!”

罗雪琴一把揪住他,不容质疑地道:“不许走!今天你也得跟我过去!就当我家的那些亲戚是空气好了。”

这几天时间,陆渊早从罗雪琴和李天语的电话中知道罗家的情况。

罗雪琴的曾祖父是解放前跑去台.湾的少将,到了爷爷这一辈则是下海经商了,几经商海沉浮,也算是有一份基业,在台.湾算是有些地位。

不过罗家经营的是电子产业,到了八九十年代已是日薄西山,大不如前。罗雪琴的父亲罗坤在家中排行老四,更是幺房,分到头上的财产也就不多,所以跑到大陆这边做生意,认识了罗雪琴的母亲何燕妮。

当罗雪琴三岁回台湾见老太爷的时候,遇到了绑票。匪徒勒索了八十万的现金就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罗雪琴的视频红透全球,又上了央视的专访,何燕妮看到电视,才确定罗雪琴就是自己被绑票后生死未卜的女儿。

因为当年罗雪琴失踪的时候,已经会写自己的名字了,而且在音乐上已经表现出了一些天赋。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罗雪琴的模样和她年轻时有七八分相似。

这才匆忙赶了过来认亲。不料跟着过来的几位亲戚和这边发生了不小的矛盾,还差点儿动手打了起来。

陆渊对于这个热情的邀请,可是不敢恭维,一下子苦着脸道:“这样过去,大家都弄得不愉快,你难道开心吗?”

罗雪琴沉默了一下,然后道:“这个你不用管。不过我妈告诉我,当年一天凑齐八十万现金,大部分都是这些亲戚借的,所以我欠他们一个人情。尽管这些人情和钱我妈都早已经还清了,但我的这份还没有还清。”

跟着嫣然一笑,道:“其实我在他们这些叔伯阿姨眼中,就是乡巴佬,你们两个也是!现在他们准备用银弹攻势击垮我,我们总该给他们一个机会不是?”

李天语在旁边道:“雪儿已经说了,人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成功商人,用得着跟我们这些农民计较吗?前天还送了两套衣服给我老爹老娘,我娘都收下了。我们过去,其实就是当花瓶的,他们会当我们两个不存在的。”

陆渊无语道:“都变成职业花瓶了,还这么死心塌地地帮雪儿说话,就不知道她用什么将你收买得服服帖帖?居然就这么心甘情愿地过去打酱油!不,是过去被人无视。你的自尊呢?”

罗雪琴对着陆渊盯了过来,目光中满是期盼,就如同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盯着主人一样。陆渊不得已只好举手投降:“好吧,我也过去,我们两个不说话好了。”

李天语冷哼一声,学着某人的声音道:“你的自尊呢?堂堂太清传人的自尊也被狗吃了!不对,剑人是根本没有自尊的。”

陆渊嘴巴一下张得老大,一下子便知道雪儿将他给出卖了,至少出卖了大部分的隐私,将他的一部分真实身份告诉给了这个成天好吃懒做,但却福缘好得出奇的家伙。

不过陆渊也有法子收拾这位处处跟自己作对的家伙,若无其事地道:“等下你就知道什么叫剑人没有自尊!”

一拍身上有些皱褶的西装,陆渊笑着道:“这身可是名牌,出去不会替你丢脸的。”

罗雪琴过来细心地理了一下他衣服上的皱纹,静静地道:“谢谢!”

等走出门口,就见外面停着两辆奔驰五百,换上了一身蓝色旗袍的何燕妮正坐在车上,一脸幸福地望着走过来的三人,首先开口对李天语道:“天语,你爸爸妈妈呢?怎么没有看见他们?”

罗雪琴笑着道:“妈,李伯伯他们回去收庄稼了,要过一阵子才回来。”

何燕妮答应了一声,就不继续追问了。

陆渊左右望了一眼,小声对李天语道:“你们的车呢?”

李天语忍着笑意,道:“被范姐给没收藏起来了,生怕吓着何阿姨。”

陆渊根本不相信:“骗鬼!”

李天语这才正正经经地道:“范姐把三辆车都借给水利局的顾局长给他侄儿迎亲了,明天还回来。”

陆渊见李天语暗中得意的样子,道:“怕是你的主意吧?你不怕人家顾公子越发纠缠着你不放?”

李天语一甩秀发:“他要是敢过来,姐一脚踩死他。我家老头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那辆兰博基尼的价格,再也没有跟我说顾家的事情了。”

陆渊鄙夷道:“看不出你,玩宫斗还是一把好手啊,明明是让你两个小表妹故意说出去,吓唬你家老头子,还死不承认。”

李天语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我两个表妹才是被你害惨了,摸底考试考了个班上最后两名,结果现在天天晚上看书看到一点。”

陆渊笑着道:“难道不好吗?”

正在小声嘀咕的时候,车上的何夫人和女儿说了两句话,又开口对两人道:“陆渊也回来了,我们就坐一辆车,一起说说话。陆渊,这里我要为几天前的事情向你道歉,你别放在心上啊。”

罗雪琴轻笑道:“妈,你别担心好了,陆师兄可不是小心眼儿的人。他要是放在心上,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赶回来了。”

何夫人笑了一笑,就不说话了。

两辆奔驰刚一行驶进饭店,就见一辆加长版的幻影从旁边开了过来,驾驶位上坐着的正是让陆渊蒙受不白之冤的韩家大小姐韩绛。

女孩也一眼看到车上的几人,面色好似变了一下,转眼立刻露出一个笑容,冲着几人点了点头,然后径直将车子开到一边。

何夫人见车上那位傲气十足的女孩好像正和女儿他们几个打招呼,有些好奇地问:“你们同学?”

李天语嘴角一阵**,刚要开口,罗雪琴连忙瞪了她一下,道:“是天语的同事,我们见过两面。”

陆渊见李天语的表情,当然知道她一定是联想到了“始乱终弃”这四个字,也瞪了她一下。

李天语才活生生的忍住,不将女孩和他们的关系说出来。

罗家的团圆筵摆在燕京饭店东十三楼的明月轩,人没有几个,只有七八个人,却摆了两桌筵席。

除了陆渊当天见到的那五人外,还多了四人,其中三个都是年轻男子,一见罗雪琴走了进来,不禁齐刷刷地眼前一亮,都有些微微失神。

何夫人立刻替双方引见,在听说陆渊是罗雪琴从小一起长大的乡亲后,三位青年一起松了一口大气。

李天语见这个模样,哪里不知道他们是想的是什么,没来由地在心头叹了一口气。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