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63章 丢脸

第六十三章 丢脸

?“表妹!您好……”

站在最前面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从短暂的失神中清醒过来,很有礼貌地招呼罗雪琴。

“娟娟,这是你罗瑜表哥,专程从美国过来看你的。”

何夫人叫着罗雪琴的小名,替女儿介绍面前这位罗家小一辈的领军俊才。和其他二三十个二世祖相比,正在哈佛商学院读MBA的罗瑜,为人处世都透露着一种世故精明,很有几分少年老成的味道。

“您好!”

罗雪琴伸出雪白的手掌,犹如蜻蜓点水般跟这位看上去有几分木讷沉稳的年轻人握了一下,就缩回了手掌。

“这位是宋飞,你二伯母的侄子,正在香江大学读大四,算起来和你一样大。”

“他叫纪元,你七姨家的。”

何夫人跟着介绍了旁边两位年轻人。两位年轻人都是穿着贴身剪裁的衣服,带着名表,发型也是中规中矩,一副青年才俊的模样。

其中纪元穿着一身雪白的燕尾服,无论站在什么地方,都是十分惹眼的存在。

三人都对罗雪琴表现出足够的客气和礼数,对李天语则是更为热情一些。只不过当和陆渊招呼的时候,目光根本没有在他身上过多逗留,虽然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但那种居高临下的味道,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最后,一位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壮年人走到了陆渊的身前,主动伸出手掌,对陆渊道:“您好,我叫罗晋,是娟娟的父亲,很高兴你能过来,参加我们的家宴。”

陆渊才发现罗雪琴的父亲身材很高,足足有一米八几,人也十分魁梧,大概除了身高之外,罗雪琴没有从他身上继承任何东西。

“我也很高兴认识罗叔叔和何阿姨!”

陆渊一脸平静地道,对旁边几位无视他和李天语存在的罗家亲戚也是视而不见。

对于罗雪琴突然冒出来的这些亲戚,让陆渊有些措手不及,除了替雪儿感到高兴之外,他必须做出一点儿调整,让自己的一些事情隐藏得更深一点儿。

这几天他可不是仅仅在浦江和曙光工作室商议合作的事情,更多的时间,是去了一趟国外,以苏秉老先生的身份四处晃荡了一周。

“人都到齐了,就上桌子吃饭吧!反正都是一家人,也没有多少可以客套的。老实说,我可是真有些饿了。”

那位被陆渊凶过的胖太太在桌子上笑呵呵地道。

“就是,老四,招呼孩子们吃饭吧!都等这么久了,孩子们也一定饿了。”

另外一位珠光宝气的女人也帮腔道。

何燕妮心头微微叹息了一口气,更知道为什么女儿不愿意过来了。

她最大的错误,就是当时心情激荡下,带着这几位处处喜欢摆架子讲排场的亲戚过来,结果弄出了一场大误会。女儿对自己的生分是明显可见的,好不容易将双方安抚下来,聚在一起吃顿饭,揭开这个误会,不料弟妹和三婶她们三个,依然在冷嘲热讽。

还真以为闺女她们几个没有见过这顿饭一样?

就算不用眼睛看,都知道犹如水晶般剔透的女儿暗中又在账本上记上了这一笔,这顿团圆饭一定吃得不开心。

咄咄!

门外传来两声敲门声,一张艳如桃李的俏丽脸庞出现在门口,巧笑嫣然地道:“能打扰几位一下吗?”

话虽是这么说,人却径直走了进来,对着何夫人道:“阿姨还记得我吗,我们刚才在外面见过。”

何夫人就在心头一愣的时候,却见座椅上一直巍然不动的三伯罗志一下站了起来,十分客气地道:“韩小姐能屈尊光临,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快请坐,快请坐!”

就在起身之际,旁边的三位阔太太和罗瑜也连忙站了起来。

韩绛浅浅一笑,道:“罗董事长客气了,我过来是替我爷爷招呼一下几位朋友的。”

说话间,只听“蓬”地一声轻响,却是陆渊用牙齿咬开一瓶香槟的盖子,正有些手足无措的按住瓶口,阻止冒起的气泡冲出来。

跟着李天语大惊小怪地道:“离我们远点儿,不要说认识我们两个,我们的脸全被你给丢光了!我早告诉你多少次了,你不知道礼仪规矩就算了,不要乱动东西!”

声音很小,却让整个房间的人全部听得清清楚楚。

罗志的面色一下阴沉了下来,狠狠瞪了弄乖出丑的两个人一眼。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罗家大大小小目瞪口呆。

在东南亚举足轻重的韩家大小姐笑盈盈地走了过去,对正在搞怪的两个人细声细气地道:

“陆先生,罗小姐,我爷爷正在外面,想请你们两个到楼上坐一坐,不知道能否赏脸?”

罗雪琴轻笑道:“韩小姐太客气了,我刚才正和天语商量,准备找个机会去拜会一下韩老太爷,不想韩小姐就先过来了。”

门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古人常说行客需拜坐主,我这个糟老头子突然过来,还真有几分冒昧,所以才让孙女打前站。不过在门口我才知道现在是韩小姐的家宴,我这个老头子可就是恶客了,就不进来了,改日再登门赔罪好了。”

罗雪琴看了拿着酒瓶子的陆渊一眼,微微一笑:“我们几个小辈,累老爷子亲自过来,可真是罪过。等下我们过去给老爷子敬酒就是了。”

韩绛亲昵地拥抱了李天语一下,道:“天语,等下可要替我多敬罗小姐两杯,我和爷爷就不打扰你们了!”

自自然然地取过陆渊手中的香槟,满满斟上一杯,对何燕妮和罗晋道:“我不请自来,就自罚三杯!”

罗雪琴也给自己和李天语斟满了酒,举杯道:“韩小姐太客气了,我和天语就替家父家母陪你喝了吧。不过我们酒量也不好,只能喝香槟了。”

韩绛落落大方地喝了三杯香槟,然后又对桌上众人敬酒一杯,才告辞离开,好似根本不知道香槟曾被某只臭手按在上面一样。

席间的气氛一下子诡异起来,谈笑风生的的场面落针可闻。

人人都没有想到近二十年没有露面的韩家老太爷居然就在门外,人家可是跺跺脚东南亚地皮都要抖三抖的传奇人物。罗家这几年固然大有发展,但遇到老爷子也只能仰望,连见上一面都几乎不可能。

韩老太爷在门外说走就走,罗家各有成就的三兄弟就连出言挽留的资格都没有。

桌子上只是静静的吃饭的声音,才过了七八分钟,陆渊就站起来,对罗晋和何燕妮道:“叔叔,阿姨,我们先过去了。”

罗雪琴跟着站起身来,道:“我们一起过去!”

陆渊笑着道:“人家老爷子都不进来打扰你,我们可要体谅他老人家的用心良苦,你就留下吧。老爷子多半是找李天语这个小员工训话,没你什么事情!”

李天语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发作出来。

罗雪琴犹豫了一下,道:“算你有道理。”

于是罗雪琴改变了主意,坐了下来。心头却知道陆渊和李天语是巴不得找个借口开溜,让她留下来,则是想让她完成承诺。

罗瑜却站了起来,道:“我跟你们过去,我和韩小姐也算是同学,过去给老人家敬酒也是理所应该的。”

跟着陆渊和李天语,就一道走出了房门。

在门外向服务员问了一下,转眼就来到了韩霄老太爷的贵宾包房。

酒桌上只有三个人,显得十分冷清。除了两爷孙之外,还有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看上去威仪十足,正小声对韩绛说着什么。

见他们进门,韩老太爷对着陆渊指了一下,道:“两位坐!”

根本没有招呼韩瑜的意思。

罗瑜见状,连敬酒的勇气都没有了。眼前的罗老太爷没有见过,但那位威风八面的老人却是紫仓集团的掌舵人。

要是还有其他人,他倒可以厚着脸皮上前敬酒,但眼前的人他无论是辈分还是声望资格都不够,尤其陆渊和李天语好似一点儿都不在意,就自自然然地坐了下去,将他晾在了一边。

要是硬要敬酒,更多则是自取其辱而已。

其实,现在的情形已经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倒是那位很有威仪的老人对他道:“你就是罗青的三儿子?现在在美国读书的那个?”

罗瑜点头道:“是的!”

老人就不说话了,韩绛冲着他点头笑了一下,道:“我送你!”

韩瑜才发现屋子中的气氛其实比他们的那个包间还要古怪,陆渊和李天语分明是过来谈什么事情的,只不过不想要他知道,所以韩家大小姐才送他出去。

“我叫韩启,是韩凯的爷爷!你所要求的事情,我们已经全部做到了,我想,陆小友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了吧?”

等罗瑜一走,那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就对陆渊道。

陆渊目光一冷:“四十天之后,自然有人在白云观给诸位一个交代。我想,两位应该已经从周姑娘那里得到这个消息了。无论到时候结果如何,贵教的两尊邪神怨灵都不复存在于尘世间,不是重返本来,就是魂飞魄散,形神俱灭,化为乌有。”

跟着淡然一笑,陆渊道:“无论结果如何,还请贵派做好准备,到时候免得你们少了这两张王牌,被人打个措手不及,可就和我们青城一脉没有任何关系了。”

韩霄脸上露出思索之色,道:“青城神霄、太乙、宣真三宗,小友二人究竟是技出哪一宗门下?”

陆渊摇头道:“一宗都不是,但与贵派还是有几分渊源……你们来自何处,我们就是来自何处,只是路数不同而已。这么说你们两位应该明白了吧。”

韩霄一下站起身来,道:“这不可能!”

陆渊笑了一笑,道:“你老莫要激动。要是过不了九十九这一关,可是功亏一篑了。”

韩启对陆渊道:“小友太过小看我们韩家了,要是我们真靠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根本走不到今天。不过我听说小友在寻找一尊老子骑牛金像,我想听小友亲口说一声,究竟有没有这个事情?”

陆渊长长吐了一口气,道:“一点都不错!“

韩启从口袋中取出一张照片,递了过来,道:“是不是这尊金像?”

和陆渊在金石斋展现的照片微微有些不同的是,就是老子座下的青牛,是一头金牛,而不是青铜制的青牛。

两尊金像镶在一起,紫金光泽隐隐透出,颇有几分玄奥莫测的韵味。

李天语开口问道:“怎么还有一条金牛?”

陆渊对她施了一个眼色,道:“韩老先生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好了。”

韩启缓缓道:“我只有一个孙子,他已经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了。要是我能送回金像,且在周紫欣同学原谅他的份上,此事能否到此为止?”

陆渊双手一摊道:“那件事情在一个多星期前就完结,你们做什么,也和我们没有多少关系!”

PS:谢谢碎月110大大的打赏!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