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64章 比我有钱的女孩子没几个

第六十四章 比我有钱的女孩子没几个

等陆渊和李天语从房间走出来,进了电梯,李天语大为好奇地问道:“难道他有法子将太监给变回来?”

不等陆渊回答,就自言自语说:“雪儿的脸都能变成完好无缺,大概……那玩意儿重新接回去也是可以的。再者说了,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我好像就看见一则报道,说有个男人先做手术变成了女人,又觉得当女人没有意思,没过多久便做手术变回男人了。”

陆渊神色古怪地盯了她两眼,问道:“你是不是准备尝试一下?”

李天语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摇摇头:“她们说我变成男孩子,脸蛋都太像女孩子,最多变成一个伪娘,还是要被人当成是女孩子的。”

说完,才好像想起说漏嘴了,但却无可奈何了。

不过陆渊此时的心思好像根本没有在这里,正盯着电梯门发呆。

李天语不禁愣了一愣,问道:“陆渊,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老家流传的那个传言是真的……你们的二郎庙是被人放火烧起来的,并不是一场意外?”

陆渊冷眼瞪了她一下:“你觉得可能吗?”

李天语就不多问了,不过却知道了那个她一直不敢相信的真正答案。

等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陆渊突然道:“等下你跟我回秘密基地一趟,我教你一套剑法。”

李天语的脸色一下子苦了起来:“改天行不行?”

陆渊阴沉着脸道:“不行!我可不想你死得不明不白!”

回到明月轩,屋子中的气氛还是一样的安静和诡异,除了罗雪琴之外,所有人盯着他们的眼色都十分奇怪,没有了刚才的傲气和蔑视,犹如斗败了的公鸡一般。

等回到学校,罗雪琴才对陆渊和李天语道:“你们没有跟我表哥一道回来,看不见那几个三姑六婆的表情,真是精彩极了。”

陆渊根本没有想到罗雪琴也会八卦,且还是对自己的亲戚,想必这几天是受够了这些所谓“家人”的闲气,才会在背后说风凉话。

望着陆渊似笑非笑的表情,罗雪琴倒是理直气壮地说:“你们才过去的时候,我的三婶和七姑居然认为是韩家大小姐和你们合伙演戏,来替我出气。故意找人假扮韩家老爷子,所以不敢进门。”

李天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表哥是跑过去证实这件事情的?怪不得过去就被两个老头子给轰出来了。”

罗雪琴搂着李天语的肩膀,将脑袋放在上面,咯咯笑道:“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你们跟韩家是大仇家,随时都准备翻脸。我敢打赌,要是韩家跟我们翻脸,他们就是跑不掉的池鱼。”

陆渊见罗雪琴这样子,有些奇怪地问道:“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的态度好像有些不对头啊。”

罗雪琴一脸轻松的说:“刚才我跟我妈、我爸闹翻了,让他们罗家见鬼去吧,姑奶奶不稀罕!还大吵了两句,你们回来的几分钟前才结束的。”

跟着一甩满头黝黑的秀发,罗雪琴十分平静地道:“我和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知道不知道,就算是吃饭夹菜,她们都有要求。我妈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去适应,现在也变成了她们中的一员,我用不着委屈自己。”

李天语反手摸了罗雪琴一下额头:“雪儿,你是不是在发烧说胡话?”

正在说话间,就见何燕妮匆匆忙忙从楼梯跑了过来,看到女儿好似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的模样,正和两个同伴有说有笑,不由愣住了。

陆渊和李天语也觉得有些尴尬,正要找机会溜在一边,让母女俩单独说话。罗雪琴一手揪住一个,抬头对楼梯间的母亲道:“妈,你进来,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望着罗雪琴这副模样,何燕妮越发有种不好的预感,泪水一下涌了出来,呜咽道:“娟娟,我知道她们不对,所以专门过来向你道歉的。你不想见她们,下次就不见好了,我不会对你有任何要求。”

罗雪琴淡淡地道:“妈,你还是叫我雪儿吧,娟娟这个小名,我自己都记不得了……妈,你放心好了,无论我对其他人有什么意见,都无法改变我是你肚子中生出来的事实,我也不会跟你说什么断绝关系的废话。只是有些事情,我想让你知道。”

陆渊和李天语对望一眼,对傻呆着的何夫人道:“阿姨,你别激动,进去吧。”

走进屋子中,罗雪琴关上了房门,一脸平静地道:“妈,你坐,其实你第一眼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是很开心……真的是很开心,几乎是第一眼我就认出你来了。故此那些亲戚在我琴房喧哗,我都没有跟她们计较。因为你不是她们,我真的很想你,只不过我都记不清你的样子了。”

跟着理了一下额头的秀发,罗雪琴指了一下,道:“妈,小时候我受伤的时候重病一场,很多事情都忘记了。这里你已经看过很多次,现在伤全好了,但不表示过去的十八年中,我的伤势不存在。我也告诉过你,那十八年我都是用头发遮着右脸,用手语跟大家说话,情形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何燕妮泪珠在眼眶中打转转,伸手想抱女儿一下,却又怕她拒绝,最后只好痛苦不堪地说:“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对不起你。”

罗雪琴摇头道:“妈,其实你已经尽了你的全力了,我一点儿都不怨恨你。我告诉你这事情,就是想告诉你个铁铮铮的事实。我其实是有一定程度的自闭症的,脾气也是又臭又硬,决定了的事情,就再也拉不回来了。”

跟着罗雪琴指着陆渊和李天语道:“他们两个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也传染了一点儿这个毛病。”

李天语伸手在脸上羞了两下,道:“少吹牛了,谁从你那里传染毛病了?我们传染给你还差不多。”

罗雪琴却不理会她,对母亲道:“妈,你知道跟你的这七天,听得最多的是什么吗?就是罗家如何如何有钱,我能从你手中继承多少多少钱!你们能找到我,是我苦尽甘来,双喜临门的大好事,从此能过上了亿万富翁的生活。”

何燕妮满脸羞愧地道:“娟……雪儿,妈可从来没有说这个事情啊!”

罗雪琴冲着她嫣然一笑,道:“妈,就是你没有说这个事情,我才会继续叫你一声妈,才答应今天跟你过来吃饭。我这里给你看几件东西,除了陆渊和李天语之外,我再也没有跟其他任何人看过。”

望着罗雪琴走进里面的房间,何燕妮才提心吊胆地对李天语道:“天语,雪儿是不是很生我的气?”

李天语摇了摇头,道:“你没有见过她真正生气的样子,她最多是生你一小点气而已。要是她真正生气的时候,连生气的表现都没有了,她会将一切当空气的。”

陆渊也点头道:“阿姨,你放心好了,雪儿肯对你发点儿小脾气,其实是好事!”

罗雪琴转眼走了出来,手中抱着几个小盒子和几叠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先打开最上面的一个盒子,露出一根十分精致的项链,全部都是用大颗钻石镶嵌而成,最正中是一颗巨大的黑色宝石,淡淡道:

“妈,这颗钻石叫‘非洲之光’,市场估价是八百万到一千万欧元,整根项链的价格是一千三百万欧元,是我最贵重的珠宝。”

跟着打开了另外一个盒子,露出一个苍翠欲滴的翡翠手镯,正是陆渊拿出去四处摆显的玩意儿,淡淡道:

“这个手镯是一对,另外一个没有雕好,暂时没有取回来。不过光是这只拥有浮光暗影效果的手镯,在京城的珠宝界估计至少是一亿。”

然后打开了其余两个小盒子,拿出几件耳坠手链,摆在一起,道:“这几样不怎么值钱,大概每件都超过百万。”

不理会愣住不说话的母亲,将下面的几张文件递了过去,道:“这是继承在我名下的财产,纯存款就是五亿三千多万欧元,分别存放在德国银行、瑞士银行和英国汇丰银行等十三家银行。”

接着罗雪琴又取出一张沉甸甸的银行卡递了过去,道:“妈,这是我这几天帮你在汇丰银行办的信用卡,密码就是你找到我那天的日期。上面钱不多,大概也能让那些想给我信用卡、银行卡的叔伯阿姨断了这个想法。”

随后,罗雪琴一脸淡然地道:“妈,至于其他的证据就不必出示给你看了。大概在这个星球上,在这我这年龄,比我有钱的女孩子没几个。这几天我忍得很辛苦,不想继续忍下去了,明天几位亲戚回去,我派私人飞机送她们。”

顿了一顿,罗雪琴又道:“妈,请你等下回去转告她们一句话,要比铜臭排场,她们没有任何人比得过我!”

转头对陆渊和李天语道:“明天我们将藏起来的车子取回来,继续招摇过市,不用遮遮掩掩,害怕人家说我们是暴发户了。”

抱了何燕妮一下,罗雪琴道:“妈,我要去练琴了,就不继续陪你了。”

三人十分默契地走了个干净,就剩下何燕妮对着一堆珠宝和文件发呆。

走出大楼,罗雪琴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转眼就抱着李天语,泪珠犹如泉水般滴落下来。

陆渊自言自语道:“嗨,早知道你是准备用钱震撼你妈,人家都能玩一出金山银海,我们也该准备一个钞票海的,弄一屋子钞票,让他们过来参观一下。”

罗雪琴手掌一下揪住了他的胳膊,在上面掐了两下,呜咽道:“人家正在伤心,你还说风凉话!”

李天语也帮忙追打了某人几下,恨恨道:“等下我让范姐安排一下保安,要是那些人过来,我们就不用跟他们客气了,直接大棍子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