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65章 放美女的鸽子

第六十五章 放美女的鸽子

?雪儿,你说的事情,妈妈知道了,也记下了。妈妈会乘坐你的飞机回去,让所有人统统闭嘴。妈妈知道你这几天忙,就不打扰你了,等国庆的时候,再来看你的演出。

——妈妈

等罗雪琴再回到宾馆的客房时,桌上的东西摆得整整齐齐,只是上面多了张字条,用那张信用卡压着。

其实,罗雪琴更清楚地知道,就在她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母亲才从她的房间离开。毕竟,摆放在房间中的几件珠宝太贵重了!贵重到和罗家所有的资产不相上下。

“陆渊,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啊?”

罗雪琴望着才从燕京大学回来的陆渊,有些情绪低落地问道。

陆渊揉了一下鼻子,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并没有给出一个答复。

罗雪琴一屁股坐在陆渊对面的沙发上,继续郁闷地说:“我们是不是有些太失败了?有这么多的资产,唯一用来打击的,就是我老妈!还是多年失散的那种。”

陆渊心不在焉地道:“你觉得正确的程序是什么?买下父母公司所有的股票,然后将他们全部解雇了?哈,我突然发觉这个套路也不错,要不明天我们就开始试试?”

最后两句,才终于将注意力转移到这里。

罗雪琴没声好气地道:“你当我是网络言情小说里的主角啊?”

陆渊点头道:“现在的女总裁女主角的穿越文不都是这么写的么?”

罗雪琴抬起脚踢了一下桌子上的那些珠宝认证文件,腻声道:“我不想收拾这些东西了,该你动手了。”

陆渊冲着桌子上吹了一口气,那一堆东西就冉冉飘浮起来,朝房间角落的一个小型商务保险柜飞了进去。

跟着陆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气呼呼地道:“刚才教死丫头剑法,简直快要累死人了。这次能完好无缺地回来,已经是侥幸。”

罗雪琴毫无一点儿淑女风度地将整个婀娜多姿的娇躯摆放在沙发上,有些惊讶地问道:“又怎么啦?她的基本功课扎实着呢!”

陆渊苦笑着说:“她扎实,房子不扎实,两根柱子差点儿被她砍成几截,几张沙发全完蛋了,还老是想将宝剑朝我身上扎两下。”

正说间,手机上出现了一条短信提示,随手丢了过去,“你告诉那死丫头,不要打搅我了。”

罗雪琴盯了两眼手机上的内容,神色古怪地道:“晚上十一点,密云水库见?准备跟谁出去幽会啊?是不是这几天在外面找到了意中人?这个号码怎么这么眼熟?”

一下坐直了身体,翻弄着陆渊的电话簿,准备找出这位神秘人物来,嘴巴上依然不忘记嘲笑道:“难道是那位挪威小姐想跟你来一次浪漫的夜晚?”

突然声音一变,提高了两三度,“居然是薛丹?陆大仙人,你果然让我另眼相看啊!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段地下恋情?”

望着罗雪琴似笑非笑的神情,陆渊只好坦白从宽,“前几天在路上遇到她,她的车爆胎了,载了她一段,并且打击了一下她小小的自尊心。所以她邀请我去帮她赛次车,她要当乖乖女,答应了你们院长,演出前不和人比赛车技。”

罗雪琴一下子有了兴趣,道:“一直有传言说她很狂野的,但从来没有听说她喜欢跑车什么的!”

陆渊笑着道:“学校一直还传言你是富家子弟的私生女,现在经过这几天一搅和,你这个白富美的名声可是坐实了,无可辨白。谁知道你今天将你老妈打击得一溃千里,你可比富家女有钱多了。因此,传言是信不得的。”

罗雪琴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半边如云的秀发垂落下来,神态要有多妩媚就有多妩媚,陆渊不禁多看了两眼,最后几句话都忘记说下去了。

“看你的女车手去!怪不得前几天她找我要你的电话,说你帮了她一点儿小忙,想道谢一下。结果原来你们暗中还有勾搭。”

罗雪琴见陆渊的狗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立刻将他的手机丢了过来。

陆渊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奈何家有妒妇,河东狮吼功天下无双,想勾搭什么人,都没有资格了。”

罗雪琴白了他一眼,大嗔道:“有本事你对我妈说去!”

陆渊夸张地道:“难道疯丫头没有告诉你老妈,你都有了我的骨肉了?”

这番话当然要让罗雪琴知晓了,让李天语那个死丫头知道胡言乱语是要付出代价的。

罗雪琴恨恨盯了他两眼,就别过头去不理他。

陆渊知道要是再继续下去,雪儿可是真要生气了,直接发动“无视”技能,那他可就是一个天大的悲剧。当下连忙调转话题:“现在不开玩笑了,我有正事要跟你商量。”

罗雪琴身子动了一动,翻过身躯,将曲线玲珑的后背留给了他。不过转眼就觉得有些不妥,几个枕垫如飞地砸了出去。

陆渊当然只有施展出厚脸皮神功,硬挡了这几下不痒不痛的狂轰滥炸,手掌也没有闲着,将所有的枕垫全抱在手中。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如此诗情画意的事情,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免得在佳人面前失约,我可担当不起。”

罗雪琴用若无其事的口吻道,但陆渊依然可以听出她强忍住的笑意。

陆渊可不敢继续挑拨正在气头上的母老虎,用正经的口吻道:“我这几天去订购一套影像捕捉全息设备,还出重金挖了一个动画小组,和曙光工作室的孙老师他们合作,准备先拿你练练手。时间都商量好了,等你国庆演出后就开始,争取拍摄一两个MTV。”

罗雪琴一下转过头来,道:“我还以为你是说着玩的。”

陆渊举手道:“要是我不动手,你那位助理都会想方设法地游说你出专辑。你认为人家连大有前途的音乐总监都辞退了,目的就是为了你的高额工资啊!反正你都准备在音乐上发展了,我们当然要创造最好的条件。”

罗雪琴见陆渊说正经事,想了一想,道:“这个事情范姐早跟我说过,但却没有多少硬性要求。现在更是让我全力完成眼前的排练,不要我考虑其他的事情。不过我看范姐的意思,是准备把我打造成实力派吧。”

陆渊笑着道:“你永远都当不成实力派,因为你漂亮得过分,无论做什么,人家都是想着你的容貌。知道这几天我在美国听到最多的是什么吗,就是迪尼斯准备跟你签约了,给出的条件跟泰勒差不多,要是不出意外,你就是真人版本的花木兰。”

罗雪琴对这个消息根本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就是消息灵通的范姐都不清楚,当然知道陆渊是用什么法子知道的。甩手又砸出了一个枕头,没声好气地道:“你是不是嫌我不够忙?准备累死我啊!”

“唉——”

陆渊叹息了一口气:“这里我有一个建议,不要继续住宿舍了,搬出来外面住,再过几天房子就装修好了。就算你准备再次打击你老爹老娘,爷爷奶奶,也不会导致家丑外扬,弄得沸沸扬扬!”

罗雪琴站起身来就准备收拾他,但一下子又无精打采地坐了回去,道:“我妈今天真的被我吓着了,还以为我真生气了,刚才都不敢见我。我真的好矛盾啊,又想听她说说话,有时候又不想看见她。”

陆渊走了过去,将怀中堆得满满的枕头坐垫放好,安慰道:“你其实一点儿都没有做错,你不吓吓你家中的那些个自以为有钱的亲戚,她们就会一直在你面前秀优越。今天给你安排穿着打扮,明天就会替你安排终身大事。你就是要强硬一点儿,多给他们一些教训。”

罗雪琴轻轻在他大腿上掐了一下,嗔骂道:“又不是你的亲戚,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怎么不用同样的法子收拾你的亲爹亲妈?!我看你就是不安好心!”

陆渊揉了一下脑袋,“居然被识破了,难道我就这么笨?这么点儿事情都让你给看出来了?”

罗雪琴捶了他两下,“谁让你成天死皮赖脸,跟在人家身边……哼,连又丑又哑的残疾人都不放过。”

望着陆渊一脸感动的模样,罗雪琴话锋一转,“不过我这个笨蛋,现在才看清某人的本来面目,才知道某人赖在我身边,仅仅是为了追求人家薛大美女!”

陆渊脸色一下苦了下来,“好了,好了,今天我带你出去兜风,让薛大美女在旁边喝西北风好了。”

罗雪琴瞥了他两眼,道:“又准备卖弄什么?要兜风去找薛大美女好了。”

陆渊自言自语道:“罗大小姐,你难道是我肚子中的蛔虫不成?我没有说出来,你就知道我要卖弄了?这一点儿都不科学嘛!”

罗雪琴站起身来,道:“今天就给你个面子,将你准备卖弄的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又是什么车?”

陆渊笑着道:“我们太熟悉了的坏处就是什么惊喜都没有了。车子很新颖,是专门给天语准备的。她现在可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最多不到半年,紫天基金就要被韩家几只老狐狸打造成一个标杆,她也会水涨船高,追求者无数,所以需要一辆车来打击追求者。”

罗雪琴鼻子哼了一声,道:“死丫头又变成了你的挡箭牌,明明是自己喜欢摆显,却非要套在我们两个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