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73章 死心塌地

第七十三章 死心塌地

这次小小的骚扰事件,并没有轻易结束。在随后的几天时间中,吕润组织了一个小小的律师团,将周紫欣三个女生打工的远华汽车集团告上了法庭,并联合燕京大学学生处替三位女学生提出了一个数额不大的赔偿。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远华汽车集团就提出和解方案,分别赔偿三位女大学生每人五万多元的各种费用,返还了陆渊支付的所有不正当赔偿金额,并且在当天的《都市日报》正式发表了道歉声明。

但这并不是远华汽车损失最大的地方,来自法院和工商、交通几个相关部门的联合处罚,才是折腾得他们够呛。两百万的返款外加人事整改,让这家能量不小的汽车代理商伤筋动骨,元气大伤。

至于开始那位存了一点儿花花心思的蒋经理,被拘留七天外加行政罚款,和周紫欣过意不去的女人和跟班,则是拘留了半个月,出来之后等待他们的则是被开除的命运。

这样的事件,在首都几乎可以说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几乎连浪花都没有翻腾起一朵,对整个车展没有一丝影响,甚至知晓的人也不多。

但事情过后,陆渊才发现自己被韩家的几只老狐狸大大利用了一把。借着这个机会张牙舞爪地小小露了一下牙齿,拿着周紫欣在紫天基金的那个鸡肋一般的身份小小地做了一下文章,以一种强势而低调的面目,展现了他们韩家深不可测的实力。

当陆渊和罗雪琴谈论起这个事情的时候,恨不得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陆渊口中更是恨恨道:“早知道我就去找你的律师出面,不让吕润那家伙帮着出头了!结果他倒好,存心将事情往大的方向弄,并且还用周同学掌管着五十亿资金审核的权利去威胁人家,要求人家不在报纸道歉的话,就准备将官司打到最高法院。”

罗雪琴此时正拿着一个冰淇淋,一小勺一小勺地朝口中送去,听着陆渊在这里诉苦,没声好气地道:

“你叫人家吕律师的时候,不就是想让韩家帮忙出头吗?明明是你想利用人家,就不要怪人家利用你了。”

陆渊露出一副苦瓜脸道:“我哪里知道过来的警察叔叔这么野蛮,直接就是几顶大帽子扣了上去,抓人就走了,让我这个受害者开口伸冤诉苦的机会都不给一下。弄得我在燕京大学还被误会是权贵子弟,成天开着幻影在学校出出进进!”

罗雪琴歪着头望着他,笑盈盈地道:“为什么我听说的版本不一样?听说是紫天基金的韩大小姐专程派司机,开着劳斯莱斯幻影将三个被欺负的女孩子送回学校?从来不存在什么权贵子弟哦……你只是一个司机而已!”

陆渊的脸色越发苦得厉害了,这话可是自家当时对周紫欣的两位女同学说的,想不到罗雪琴竟然会知道。至于燕京大学那边的谣言,在这个说法出来之后,就基本烟消云散了。

看了一下时间,陆渊对罗雪琴道:“都快半个月了,你的经理人也该回来了吧?我这个司机兼秘书兼接待员兼保镖,可是快累死了,不仅每天要帮你应付各种邀请,处理各类信件甚至情书,而且还要被拉去听噪音,二十四斜无休,总该放天假什么的。”

罗雪琴却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继续说前面的事情,“你不觉得经你这么一闹,你说的那几只老狐狸好像对天语的关系都亲密了许多么?不想和你打交道,却故意和天语拉近关系,昨天韩小姐还送了天语和周紫欣四张演奏会的门票,我看韩老头多半是要去给我捧场了。”

陆渊摇头道:“那只老狐狸早走了,才不会出现在公共诚中呢!大概那位董事长先生是一定要去的。”

罗雪琴翻了一下手中的手写板,看了两眼,有些遗憾地道:“阿姨和李伯伯居然不过来,马上就国庆长假了,那两个小丫头大概要准备翻天了吧?”

陆渊接过她手中的冰淇淋,挖了一大勺,送在口中,口齿不清地道:“阿姨是想让你老妈、老爹多陪陪你,却不知道他们被你打击惨了,陪在你身边都是提心吊胆的。”

一说起这个事情,罗雪琴却不以为意地道:“明天你去机场接我妈,告诉她我去不了。”

陆渊拍拍胸口:“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残忍了一点儿?让我当你的受气筒啊!”

罗雪琴一下紧紧盯着他,俏脸微微红了起来,小声道:“我妈问过我关于你的事了,你猜我是怎么答复她的?”

陆渊一听,故意装疯卖傻道:“你不会将我斜候欺负你的事情全说出来了吧。”

罗雪琴一下气呼呼地抢过他手中的冰淇淋,继续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根本不理会他。

陆渊只好凑过来去,道:“明天我是不是要换套衣服,穿得正式一点儿过去啊?”

罗雪琴扳着脸道:“你就等着被我妈收拾好了。”

陆渊觉得十分冤枉,委委屈屈地道:“我连亲都没有亲过你几次,就要被收拾,是不是太不划算了?”

罗雪琴突然“扑哧”一下,笑了起来:“有色心没色胆,活该!”

认识到自己错误的陆渊,正要修正自己的错误,对面前的红颜实施报复,突然门口传来敲门声。

陆渊只好忍住满腔的怒火,用手掌在空中狠狠劈了几下,才去打开房门。

明显晒黑了一些的范晓燕精神抖擞地走了进来,也不客气,端起桌上的水杯就大大喝了一口,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自言自语道:“终于回来了。下次再让我去这么一趟,我可绝对不干了。”

陆渊故作惊讶地问道:“范姐的效率还真高,这么快就全办理完了?”

范晓燕不理会他拍过来的这记马屁,斜着眼睛,摆出女流氓的架势,“超支了一些,你不会让我掏腰包吧?”

陆渊指了指罗雪琴,狗腿状地道:“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超支的部分,要找你的美女老板。我可是将所有的家底儿全都交给你带走了,现在都是投靠大款,靠救济过日子了。”

罗雪琴连忙放下手中的冰淇淋,拿起手写板,一脸歉意地道:“范姐,究竟差多少,我马上转给你。”

范晓燕无力地揉了一下脸蛋,道:“这你们也信啊,要是我是骗子的话,一定将你们给骗得倾家荡产,连人带财都给扫荡一空。”

罗雪琴才放下手中的手写板,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丢给了陆渊,道:“替范姐削苹果,我去给范姐倒水洗脸。”

范晓燕一把扯着她,不让她起身,摇头道:“我可担当不起啊,是不是你们觉得我鞍前马后还不够忙,非要我死心塌地帮你们做事才过得?”

陆渊笑着道:“我们哪里敢啊!我们更没有这个资格啊。”

范晓燕突然爆了一句粗口,“狗屁!老娘这一辈子也没有白活,终于当了一次亿万富翁,过了几天挥金如土的日子。看着大笔大笔的钱从手中花出去,老娘就知道要给你们两个家伙当牛做马一辈子了。你交代的事情,基本办完了,钱也只剩两百多万,就不交给你了。”

跟着指着罗雪琴道:“我在孙老师那边还留了六百万美元当活动经费。跟我回来了十三个老外,全是技术人员,现在就在浦江那边,还租了一层写字楼当场地。要是节省一点儿的话,都可以弄一部大制作出来了。”

陆渊飞快削好苹果,递了一瓣过去,道:“这个可先别忙,掌握这些设备大概最快也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就让孙老师在那边折腾这些新设备好了。”

范晓燕将苹果拿起,送入嘴巴中,口齿不清地对陆渊道:“现在我基本确信你是穿越回来的了,你给我的那份计划书至少替我们节省了两千万美金,在谈判桌上让那些老外纠结成一团,最后都同意了你给的条件。要是你不是穿越回来的,怎么对那几家公司的内幕底线知道得这么清楚?”

陆渊苦着脸道:“要是我真是穿越回来的,就不会找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花了上百万的资金收集情报了。好吧,这个是我掩人耳目,你就当我是穿越者,拥有主角光环好了。”

范晓燕一下站起身来,道:“现在我可要回房间好好睡一觉,谁也不许过来叫醒我。真是苦命啊,最多只能休息一天就要给你们这两个周扒皮继续打工。所有的资料全部在我提包中,你们自己看吧”

陆渊连忙将炮火对准罗雪琴:“要埋怨就冲着罗大美女好了!”

等范晓燕走出门外,到楼下的房间休息的时候,陆渊也苦着脸道:“下面审计的事情,我们是不是该找个零工来帮忙啊?”

罗雪琴白了他一眼,道:“你分明就是不相信范姐。”

陆渊一本正经地说:“公事公办而已。”

罗雪琴咯笑道:“你要去折腾天语?不要想了,她已经决定跟我们两个划清界限,割袍断交了。”

陆渊舞动了一下手中的一叠纸张,道:“这上面全是外文鸟语,我可看不懂。至于她想跟你断交,我马上再送两张戏票过去就是了。”

罗雪琴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哪里来的票?”

陆渊泪流满面地道:“出高价在票贩子那里买的,明明是你的主角,结果我们都弄不到票,是不是太过火爆了一点儿?最后排的黄牛票都是万元难求了。”

罗雪琴也是无可奈何:“谁叫《都市商报》乱打广告,爆料了部分节目单和特约嘉宾,还写出什么《东西两大古典美女同台献艺、谁领**》的头版报道,弄得我也被领导批评了几句,还认为是我让人故意炒作的。”

陆渊哈哈笑着道:“谁让你认识弗丽嘉呢!不过那家报纸写错了一点,是三大美女同台竞技。只不过最后一个美女权势太大了,人家不敢爆料,不然你觉得连节目单都有了,难道不知道是哪些人出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