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74章 脑残粉

第七十四章 脑残粉

?罗雪琴收拾起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道:“这几天为什么没有见到你去逛珠宝市场和古董市场啊?”

陆渊胸有成竹地道:“我可不是笨蛋……珠宝古董市场本来就是一年半年难得去一次的地方,你让我天天去古董市场上晃悠,只会弄巧成拙。何况,韩家的事情没有解决前,我们只有等了。”

罗雪琴才恍然大悟道:“你要每天凝炼那两只邪神精怪,所以没有多少法力去外面折腾?”

陆渊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但也不是没有去折腾,前两天我就悄悄去了一趟故宫,看到一份文件,已经决定下个月就开始着手去挖掘和氏璧了,但题目居然是汉墓的保护性挖掘,根本没有提及关键内容,主持就是接待我们的那三位专家。”

罗雪琴笑盈盈地道:“什么时候苏秉老先生才回国啊?”

陆渊摇了摇头:“现在人家已经怀疑苏老先生和我们暗中有联系,所以我还得准备上演一次双簧,自己和自己见面,自己叫自己祖爷爷!这是吃果果地侮辱我这个神仙啊!”

为了拉拢某位外语天才,陆渊当然只好低调地送过去两张戏票,进行贿赂收买。

尽管今天才是九月二十九,但因为明天就是星期六,因此国庆长假从明天就正式开始了。

等陆渊坐公交车来到燕京大学外语系七幢的大楼前,见整个女生院都快变成了客运中心,无数衣冠楚楚的男士都无一例外地变成了苦力,忙着搬运各种行李。

除了刚刚结束军训的大一新生外,其他各年级的女大学生至少有一半选择了外出旅游度假。只是苦了那些开着名车过来的男士们,因为无法将车子开进校门,只好进来当帮工了。

等李天语和周紫欣手牵手走下女生宿舍楼的时候,后面还跟着两个小丫头。

尽管是一身老土的中学校服,但身上的土气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两个丫头一见陆渊,就跑过来,齐齐亮出两只手掌,摊在他的面前。

陆渊故意装作不理解的模样,将两个钢镚丢在她们的手心中,笑呵呵地道:“干嘛?我欠你们两个的吗?”

李天语在后面助纣为虐地道:“小云,小霞,给我使劲收拾,让他将国家大剧院的票给交出来!”

这话一出,一部分男士都朝陆渊这边盯了过来,然后也有好几个女孩齐齐朝他望了两眼。

两个丫头一左一右扯着陆渊的胳膊,小声叫嚷道;“小牛鼻子哥哥,我们要票!”

其他望着陆渊的眼神就更为古怪了,陆渊没声好气地道:“连人都不会叫,想要票,门都没有!”

李天语继续煽风点火道:“小云,小霞,叫他交出属于你们大伯的票,他不交就去你们何阿姨面前告他一状,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陆渊对李天语道:“算你狠!不过票总共只有六张,还是分开的,雪儿留了两张,我这里只有四张,现在全给你,你自己分配好了。我发扬风度,留在家里看电视总该对得起你们了吧。”

说完,从口袋中掏出四张票递了过去。

李天语的小表妹李天云一下全抢了过去,递给她们两个的大靠山。年纪略大的李天霞则是扯着陆渊的胳膊,送上了一句马屁,“陆哥哥是好人。”

陆渊见在众多情侣面前被一个小丫头给发了一张好人卡,不由哭笑不得。

但更多的目光则是盯在了李天语手中的四张票上,犹如饿狼看到了肥肉一样,但却没有人好意思开口。

能拥有四张票的,已经是大能了,这首演的票据说只对外出售了不到百张。现在人家都不够,男孩子都主动不去了,哪里还会分人?

李天语得意地笑了一下,看了一下票的号码,收起两张,伸手又将剩下的两张黄牛票递到陆渊的手中,道:“算你运气好,我和紫欣都有票了,只差小云、小霞的,最后排的两张还你,你还可以邀请一个美女和你一起去。”

话才说完,一个女孩立刻跑在李天语的旁边,小心翼翼地道:“李天语,能不能让你朋友将那张剩下的票转让给我,他买成多少,我就给多少!”

李天语一见女孩旁边的男朋友也是同班同学,立刻眼疾手快地将陆渊手中的两张票给收了回来,递在同寝室的女孩手中,道:“你去问他价格就是了,票不用还给他。”

女孩用力地拥抱了李天语一下,道:“你太仗义了,价格我就不问了,以黑市价给你,改天你再还你朋友好了。”

光是这句话就让陆渊对她刮目相看,连黑市价都知道是多少,当然不会在乎那几个钱了。

这几下峰回路转,最后却落得两手空空地陆渊大为不满地道:“我没有准备卖啊!”

李天语十分蔑视地道:“人家是一对儿,你好意思当第三者?你还是回去看你的电视好了!”

这话立刻赢得所有楼下情侣的赞同。

那位有些腼腆的男同学走到陆渊面前,伸出手道:“实在不好意思啊,我叫方宁,就算欠你一个人情好了。”

还不等陆渊答话,犹如小鸟一般偎依在陆渊身边的李天霞小声道:“陆哥哥最喜欢帮助人了,而且他也不懂欣赏什么阳春白雪,这几天一直都在说雪儿姐姐演奏的是噪音。你其实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不让他去受罪,其实应该他感谢你才对。”

李天语的同班同学现在早知道李天语和罗雪琴的关系,所以李天语这里有演奏会的票也不算是很稀罕的事情。但自从罗雪琴在自己学校论坛的帖子上发了一个声明,承认自己只有两张票之后,就没有人过来烦李天语。

现在小丫头故意跟陆渊过意不去,说得陆渊简直泪流满面,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

最气人的是,好像周围罗雪琴的粉丝不少,他只好乖乖闭嘴。

方宁善意地拍了一下陆渊的肩膀,道:“陆同学,你现在是犯了众怒,我也准备收回我的感激,装成不认识你的模样了。”

陆渊摸了一下鼻子,臭着脸道:“你们应该不会是什么粉丝团的成员吧?”

收到票的女士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自我介绍道:“他不是,我是!我叫谢霓,是雪儿女神粉丝团的论坛管理员兼脑残粉,要不是看在你是雪儿老乡的份上,早就叫人狠狠收拾你一顿了。”

陆渊狠狠甩开小丫头的胳膊,痛心疾首地道:“小叛徒,居然将我给出卖了,收了人家什么好处?”

李天霞理直气壮地道:“这半个月都是谢姐姐帮我和小云补习英语,我当然要帮谢姐姐和方哥哥说话了。”

陆渊只好投降道:“这两张票就算她们两个的补习费,我们彼此两清了。”

谢霓笑呵呵地道:“成交!”

陆渊望了两个小丫头一眼,道:“我错了,请你们吃冷饮好了。”

他可是去看过两个丫头,在中学其实过得比较悲惨,成天都在补课。和她们两个学霸姐姐相比,成绩就很拿不出手了。毕竟,城乡差距可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要不是有两个姐姐撑腰,她们大概在这所繁华的大都市中,基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方宁接口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冷饮小吃都挺不错的,这就带你们过去。”

在大学外面,从来都不缺少各种冷饮咖啡小吃店。

当服务员送上冰淇淋和饮料后,吃了一阵,谢霓就将话题转移到了挪威女孩弗丽嘉的身上,“听说那个挪威来的女孩很厉害,十多岁的时候,就连续好几年夺得了各种国际音乐大奖赛的桂冠。她准备上台表现什么节目啊?”

两个小丫头也将目光盯向了陆渊,却不好意思开口。

眼前的这位大姐姐好像很厉害,一上场就成了主角。

陆渊双手一摊,道:“我只听过她唱过一首《我心永恒》,唱得很好,至于其他节目,可是从来没有见识过,我哪里知道啊。”

谢霓笑盈盈地道:“那你总知道我们的女神要上演什么节目了吧。”

陆渊伸手在嘴巴上做出一个拉链的动作,然后换成一个说悄悄话的手势,神秘兮兮地道:“我可是签订了保密条列,不能说的。不过可以保证,绝对会让你们大吃一惊!”

李天云嘟着嘴巴道:“那你还说雪儿姐的坏话?!”

方宁望着他道:“你总该爆点儿料给我们才是,不然我就让我女朋友明天罢课,不给你这两位小表妹补课了。”

陆渊看了这位老老实实的大男孩两眼,最后道:“你厉害!这笔账就记在你们两个丫头名下!”

李天语得意地道:“记就记,反正你们两个也不欠这一笔了。”

陆渊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道:“这可是我冒死从化妆间偷拍的,算不算爆料你们自己衡量吧。”

方宁和几个女孩子的脑袋一下凑了过来,然后不约而同地道:“哇!”

李天语一把抢走陆渊的手机,对谢霓道:“马上在论坛更新!小云小霞,看住那个牛鼻子,不让他过来抢手机!”

陆渊连忙道:“几位要是想要高清像素的全身照,就不要做出这样焚琴煮鹤的事情来!等明天晚上再发吧,不然女神怪罪下来,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谢霓依然不管不顾地道:“先发我邮箱!”

跟着转头对陆渊道:“十张,不,至少要一百张!”

陆渊瞪眼道:“你黄世仁啊!我好像跟你不太熟!”

此时从震撼中惊醒过来的方宁喃喃自语道:“谢霓,明天晚上你的贴吧论坛非要给挤爆不可。妖孽要从故事中跑出来祸害人间了。”

此时身为大美女的周紫欣也由衷地感叹道:“雪儿姐穿古装真是太震撼人心了。现在我也是雪儿姐姐的脑残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