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75章 强吻

第七十五章 强吻

?吃完冷饮,陆渊就带着一群脑残粉,浩浩荡荡地向音乐学院进发。其实更准确地说,是朝罗雪琴在学校附近的新家出发。

两层复合式的公寓前两天才装修完毕,直到今天方正式投入使用。和陆渊在天鸣大厦中那座简单得过分的公寓相比,罗雪琴在布置上还是很花费了一点儿工夫。

简洁大方固然是主题,但却充满了一种古典韵味,无论是宽大客厅中的云椅式复合沙发,还是摆放在角落的大花瓶,都是让人眼前一亮。

其实访客除了周紫欣之外,剩下的三个就是李家三个大大小小的丫头。至于李天语的同学,早就和男朋友去过二人世界了。

一到屋中,李天语就对墙壁上悬挂着的那个大得有些过分的液晶电视表示了巨大的不满,“谁弄出的设计?挂个这么大的电视在墙上,不是破坏整个房间的格调吗?要放,也应该是放在我寝室的墙上。”

对于李天云和李天霞两个丫头,却对角落边上放着的一个巨大的花缸表现了浓厚的兴趣,上下观望了一阵,最后对陆渊询问道:“这个是不是用来放画轴或者竹简的,许多连环画中都是这么画的,为什么不放几幅画轴进去呢?”

陆渊望着周紫欣在旁边也是凝神观望的模样,心头一动,笑着道:“大美女想必是看出是什么了,就告诉这两个小丫头吧。”

周紫欣想不到陆渊会突然对她说话,不禁俏脸微红,小声道:“我可说不准,要是说了,可不要笑话我。”

在周紫欣看来,这间客厅巧妙地将中国古典房屋设计格局和现代风格完美无瑕地结合在了一起,既古色古香,却又带着几分现代气息。

尤其对面壁柜上摆设着的一些饰品,很是精致典雅,且大有来历,就算是出身医学世家的她都不一定能认得全。

陆渊笑着道:“你的盲打很厉害,不如在你手机上,将名字打出来,给这两个小丫头看看。对了,手机要放在背后,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绝学。”

李天云傻傻地道:“盲打我也会,不就是打键盘吗?”

李天语走过来,揉了她脑袋一下,道:“在手机上盲打你会不会?”

两个丫头一下傻眼了。

周紫欣笑了一笑,拿出手机,将两只手背在了后面,开始敲打起来。

两个小丫头也立刻转在周紫欣的背后,睁大眼睛盯着手机屏幕上。只见三四个指头如飞般上下起落,转眼就在屏幕上敲打了一行字出来——“外云龙灵芝宝相花海石榴香草里底龙捧永保万寿边鸾凤宝相花竹叶灵芝如意牡丹花缸。”

每敲打出来一个字,两个小丫头就念一个,站在周紫欣面前的陆渊和李天语也听得清清楚楚。

最后敲打完毕,周紫欣将手机拿了出来,放在两人面前,道:“我只能认出这么多来,还请两位行家指正。”

李天语毫不在意地道:“我可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名字,更不是行家,不过你对面的家伙也不是行家,最多是半桶水而已。”

跟了过来的两个丫头倒是异口同声地道:“这么复杂的名字啊,姐姐好厉害,居然看都不看,没有打错一个字,那么小的键盘,居然一个字母都没有敲打错啊。能不能教我们?”

李天语瞪眼道:“学习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有这个劲头?要想学会,先将五笔打字法给我学好了,再说这一步。”

两个小丫头一下焉了下去,马上转移话题道:“这个花缸是干什么用的?”

陆渊上前一步,一只手提起那个大花缸,轻轻一翻,就朝两个丫头脑袋上盖了过去,恶狠狠地道:“专门用来关你们的。”

两个小丫头倒是不害怕,反有些兴奋地道:“我们蹲下去看看,能不能将我们藏起来。”

不过转眼就发现太狭窄了,只好又站了起来。同时用手一撑,才发现这个花缸其实很轻,好似纸糊的一样,大惊小怪地道:‘姐,你快来试试,这花缸一点儿都不重,一只手就可以举起来。”

说完,身材最矮,年纪最小的李天云犹如示威般一只手平平朝前举起,手掌中正抓着那个大缸的边缘,在屋子中耀武扬威般地晃动了几下。

不要说李天语,就是周紫欣都有些好奇起来,同时伸出手指,朝缸的边缘敲打了几下。指头弹上去,声音十分清脆,倒不是想象中的塑料制品。

陆渊一下将这个花缸抢了过去,大叫道:“你们想学司马光砸缸啊!这可是老古董,国宝级的文物。你们弄碎了,将你们几个全卖了都赔偿不起的。”

“骗人!”

两个小丫头同时反驳道,还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

这个现代科技做出来的塑料瓷,其实很结实,两个小丫头早听雪儿姐姐介绍过。

“去厨房冰箱拿点儿吃的过来。我可不想动了,去的奖励全聚德烤鸭的代餐劵!“

陆渊放下大花缸后,就挥动起了经济大棒,指挥着两个小丫头做这做那。不过两个丫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勤快一点儿,不仅将三个哥哥姐姐伺候得舒舒服服,而且还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

到了十点左右,已经开始打瞌睡的两个丫头被李天语赶到了楼上的卧室休息。大厅中只剩三人看着电视,等候罗雪琴回来。

直到快十二点的时候,罗雪琴才从学校过来,看上去也是精疲力竭的样子,一回来就直接坐在沙发上发牢骚,“没法活了,手指头都快断了,萧老头都不让休息,还在吹毛求疵,要求再来一遍。”

李天语接过罗雪琴的手掌,轻轻在上面按摩揉捏着,口中唯恐天下不乱地道:“不如明天就退学,不干了怎么样?”

罗雪琴鄙夷地道:“要是你做好了和家中父母断绝关系的准备,我没有任何意见!每次都是胡打乱说,我都替你害臊。”

李天语见罗雪琴的火气很大,连忙败退道:“紫欣同学,我们还是先走远一点儿好,免得被人家给迁怒了!”

周紫欣起身道:“那我先去洗澡休息了,雪儿姐,好生收拾天语一下,她今天就是欠收拾!”

李天语从来没有想到周紫欣居然一见面就将自己给彻底卖了,大呼小叫地道:“我才要好生收拾你一顿!”

不过却忘记了罗雪琴的手掌都在她怀中,还没有起身,就被罗雪琴反手一紧,扯在了一起,恨恨地道:“我都快累死了,你还在旁边说风凉话,今天只有打错,没有放过。”

李天语连忙将求助的目光瞟向了陆渊。

陆渊好似根本没有看到她可怜巴巴的模样,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视屏幕,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眼花了,中国男足刚才居然进球了?”

周紫欣一溜烟跑上了二楼,消失在三人的视线中。

房间中顿时只有李天语小声求饶的声音:“姐,我错了行不行!别揪了,你下手可重着呢,你看,胳膊上全是你扭出来的红疙瘩。”

陆渊在旁边煽风点火地道:“多打几下,算在我头上!这些天她最清闲,得了便宜还卖乖,根本就是欠收拾。”

就在说到最后两字的时候,电视屏幕上的时间一下跳到了零点零分零秒。

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罗雪琴的眉心中突然涌现出一团晶莹柔和的白光,跟着电视陡然闪了一下,陆渊在旁边大声道:“雪儿,别出手!让我来!”

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弹了起来,闪电般射至正在打闹的两个女孩身边,伸出白皙有力的手掌,一下按在罗雪琴的眉心上,另外一只手则是朝空中一扬。

凌空虚抓,同时清喝一声,“定!”

原本被罗雪琴整治得全身酥软,有气无力的李天语,也在一刹那间觉得小腹中冒起一团清凉无比的气息,犹如清泉般急冲而上。一下就窜到喉咙位置,一团炽热却又冰冷的气息从口中狂喷而出。

还没有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陆渊突然俯下身体,一口亲吻在了她的嘴唇上。火热的男性气息,笔直地朝她鼻子中冲了过去,但心头清楚明白陆渊此时并非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非礼她,占她便宜。

而是从口中送过一团浩瀚沛然的气息,将嘴巴中冒出来的那团炽热如火,却又寒如冰块的珠子给逼回了肚子中。

陆渊闪电般地松开嘴唇,一脸尴尬地扫视了面前的两个女孩一眼,有些口齿不清地道:“你们别动,调息归元,控制剑丸,不让它们脱体飞出。”

话说得很急,但却有些吞吞吐吐。

等说到最后一字的时候,却又恢复了平日的潇洒自如,人也好似多了一种眉飞色舞,浩瀚无边的气势。

身躯一下挺得笔直,凌空虚抓的掌心,突然多了三个指头大小的黄色小指人。

纸人上都用朱砂写着一个名字,脑袋上还穿着三根长短不等的头发。此时却犹如活过来了一般,站在陆渊的掌心上翩翩起舞,手舞足蹈的模样就像是活生生的人。

李天语眼珠一下瞪得大大的。

肚子中那团其热如火,其寒如冰的剑丸,则是一下就滚落在了小腹内,滴溜溜地转个不停。但冷热气息却消减了无数,还不等她按照雪儿传授的养生气功心法来控制,就一下消逝不见了。

大大的眼珠子赫然发现陆渊手掌中的三个黄色小纸人,正写着他们三个的名字,尤其每个纸人跳动的姿势,更是带有他们的神韵,几乎可以说是他们的替身。

几乎就在一两个呼吸间,那个写着自己名字的小人就一下瘫痪在陆渊的掌心,身上的“李天语”三字则是犹如活了一般,挤成了一团,看样子好似昏迷了过去。

至于其他两个纸人,却是跳动得越发激烈了一些。

脑海中却根本没有时间来考虑,她居然在雪儿的面前被那混球给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