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77章 最毒妇人心

第七十七章 最毒妇人心

周紫欣一听这话,立刻联合李天语对罗雪琴进行了声讨。

不过武力值远远不如,折腾了两下,就被收拾得服服帖帖。老实下来的周大美女才由衷地佩服道:“雪儿姐,你功夫真厉害,我和天语都打不过你。”

某位手下败将立刻表示不服,死鸭子嘴硬道:“我不是看她马上有演出,更是靠手指头吃饭,我出手又重,不然早就收拾她了……你还不是一样,存心让着你的偶像。”

素来聪明灵慧的周紫欣却是死心眼,继续表示仰慕之情,“我可一点儿都没有让着雪儿姐,我手上可是有家传的功夫,力气比普通壮年人都大。刚才雪儿姐被我扣住了麻筋根本都不起效果,捏了她几个穴道都按不下去。大概雪儿姐对付几个特警都是轻轻松松的。”

罗雪琴使劲在她细腻柔嫩的手掌上按了两下,有些气恼地道:“拿我当恐怖分子啊,这么狠心!?”

周紫欣连忙求饶道:“雪儿姐,下次我一定不敢了,我只是想试试雪儿姐会不会真正的功夫。”

罗雪琴越发有些郁闷了,“拿我当女杀手吗!?”

李天语连忙送上马屁道:“我们可是拿你当女侠,不对,是女神。”

罗雪琴不再折腾两个妮子,松开了手掌,道:“现在可是没有时间跟你们墨迹了,明天还有排练呢。”

第二天一大早,三个女孩就去医院看望某梁山好汉,结果见两个小丫头哈欠连天地上来邀功,“姐,我们有什么奖励?”

李天语望着病**面如白纸的陆渊道:“你们的牛鼻子哥哥都成这模样了,你们还好意思要奖励?”

正在读高一的李天霞“砰”地一声将病房门关了起来,神秘兮兮地道:“才不是这副样子呢,刚才陆哥哥去外面给我们买了早餐回来,他一人就吃了两大盒米线,还用冷水泡了半天脸,说锻炼血液,他现在是装给你们看的。”

另外一个小丫头也补充道:“就是,他说昨天晚上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没脸见人了,所以正在用苦肉计。”

一直沉睡不醒,好似随时都要嗝屁的陆渊一下坐起身来,恨恨道:“又出卖我,早知道不带你们两个的早餐回来了。”

李天云刮脸羞道:“谁叫你抢我们两个的米线?却让我们两个吃包子稀饭!”

陆渊一声,重重躺在**,道:“还恶人先告状,明明说好是一人一盒的,你们说不想吃,我帮忙还有错了?”

李天语扯过床单,盖在他身上,哀叹一声道:“演戏就要专业一点儿,你继续装病,我们几个也装成痛心疾首的样子,就不追究你昨天晚上发酒疯的事情了。”

说话的时候,还用手掌朝他的眼皮抹了过去,好似他是电影中的烈士一样。

罗雪琴也不多问,笑盈盈地道:“就是,天语说得对,演戏就专业一点!我们等下送你去重症监护室,就不计较你发酒疯的事情。现在范姐正在给你收拾烂摊子,封锁消息,你就多睡两天再起来。”

跟着一个转身,对身边的几个女孩道:“大家出去的时候,悲伤一点儿。小霞小云,你们也回宾馆休息下,改天再过来看这酒鬼。”

陆渊从被单中伸出三个指头,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脑袋一倒,装出一副重病身亡的架势。

李天云毕竟年纪小,有些担心地问道:“雪姐姐,陆大哥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要不要再检查一下?要是有什么后遗症,可就不好了。”

李天语捏了她的脖颈一下,一脸平淡:“有多高?比起你陆哥哥寺庙后的悬崖差远了,他经常从上面跳下江中去洗澡,早就练出跳楼的本事了,死不了。”

陆渊只好泪流满面地继续躺在**当病人。

等李天语和周紫欣将两个不知道真相的小丫头弄出房间,罗雪琴才一脸凝重地说:“找到是谁动的手了吗?”

陆渊摇了摇头:“施展法术的人在五十里外,我没有法子找到。不过这样也好,苏老先生可以出来溜达一下了。”

罗雪琴皱眉道:“这样是不是有些太急了一点儿?”

陆渊胸有成竹地说:“又不是回国来招摇,在外面招摇罢了。晚一点我就出院,在家中休养,不然人家还以为我是故意制造不在场的证据呢。”

罗雪琴望了他两下,突然幽幽道:“是不是不想去见我妈,所以找个借口?”

陆渊恨不得以头抢地,咬牙切齿地说:“不至于现在就要跟我算账吧?”

罗雪琴俯下身体,凑在他耳边小声道:“我会尽量安排你和天语单独相处的时间,你们都一吻定情了,我就想看看天语怎么收拾你。”

陆渊哭丧着脸:“最毒妇人心。”

罗雪琴脸上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道:“你放心好了,等下你就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今天天语很正常,连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早上还向我咨询了一下你侵犯她的补偿事宜,我只能祝你好运了。”

温柔地理了一下他身上的床单,罗雪琴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望了他片刻,又说出另外一个石破天惊的言语来,“你跳下楼的时候,天语将紫欣的浴巾也给扯下来了。尽管你没有一饱眼福的机会,不过我想这笔账最后周同学会找李同学算清楚的。”

说完,嘴角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会给她们两个清算这笔烂账的机会,等下我就请她们去机场接我妈,给出足够的时间让她们讨价还价。”

陆渊只好坚定不移地闭上眼睛,干脆把自己当成死人算了。

等下午出院后,陆渊被安置到了宾馆,和范姐带来的几个司机、保镖一个待遇。

至于昨天晚上的犯罪现场,其实在中午之前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连陆渊打破的落地玻璃窗都重新换上了新的。

当然,这座公寓也就成为了安置太上皇和皇太后的临时行宫。楼上的六个房间立刻被占用得满满的。

太上皇两口子还专程到宾馆看望了一下陆渊,某位病人只好装出昏迷不醒的模样。

两口子见女儿装修的房间很仿古,但又十分大气,一时赞口不绝。不过最让他们放心的,却是楼上的单间卧室,根本没有陆渊的住所。倒是李天语和她两个妹妹都有自己的房间,按照她们的风格布置。

已经知道女儿究竟多么有钱的罗晋夫妇本来以为,再没有其他事情能震撼到他们两个了。不过在国庆这天,却发现他们错了,而且错得离谱,套用成语就是鼠目寸光,井底之蛙……

今年的国庆不是十年的大庆日子,当然没有阅兵式什么的。但对于整个四九城的民众来说,今天的热闹有两样:

一、故宫博物院正式展示“翡翠西瓜”这几件国宝;二、在国家大剧院将上演名为《唐月》的古典民乐名曲。

罗晋和何燕妮就是作为第一批参观者,进入故宫博物馆的。

两个人也不是没有逛过故宫,不过因为今天的游览是女儿亲自安排,所以就算是再不想去,也得硬着头皮撑一下。

开始两口子还以为是女儿怕他们闷着,同时也是尽一下孝道,最后一个目的则是怕他们两人去参观排练什么的。反正国家大剧院就在故宫的外面,距离很近,在两位靓丽的解说员带领下,步行过去的时候两口子还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

但当解说员将夫妇二人带到明显前面设置得有几层岗哨的乾清宫正殿时,夫妇俩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小型的文物展示会。

出入其间的都是共和国的领导和各方名流,光是他们能认出来的,就包括台北市的几位大佬,尽管都是商界人士,但也是属于他们罗家仰望的存在。至于大陆这边,领头的就是不怎么出现在电视中的总理,还有港澳两地的特别行政长官。

至此,自认见过不少世面的夫妇二人也开始惶恐起来。光是以他们的身份地位,要是遇到大阅兵,就算是他们家过世的老爷子,最多也只能在嘉宾席上捞到一个比较靠后的位置。至于他们两个,大概连列席嘉宾席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这个文物展也是如此,在最为讲究资格身份的港台两地,他们两口子这两个小商人,在南边的城市尚需要看市政府官员脸色的存在,根本不可能获得这个足以值得炫耀的参观邀请。

那剩下的可能,就是女儿有这个资格!

两口子一猜测到这个答案,也越发奇怪了。

固然罗雪琴可以算得上是富可敌国,还有一点儿小小的名气。但在以官本位为根本的大陆,就算女儿的钱再多十倍,也不可能被邀请到这个和她基本不搭边的文物博览会当嘉宾,享受特殊待遇。

不过转眼两人就被引荐到了共和国的二号首长面前,杨总理一脸笑容地道:“令嫒与两位分离多年后,再次团聚,可算是一段佳话,我可要向两位贺喜才是。”

素来精明能干的何燕妮除了致谢之外,一时间找不到任何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