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78章 演奏开始

第七十八章 演奏开始

?等总理带人离开之后,两眼一抹黑的夫妇二人才从解说员的口中知晓,女儿罗雪琴和陆渊为国家上缴了几本古代乐谱,对于研究古代文化,尤其在古典音乐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且今天晚上的音乐会,许多节目都是改编自上面的古曲。

夫妇二人才知道女儿居然是国家的有功之臣,能获得这次邀请也缘由于此。

对于这些罗晋倒没有什么,但对何燕妮来说,更是上了心。原来一直担心女儿既有亿万家财,又有倾国之容,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一块天大的肥肉,天下间没有哪一个男人不会动心。

现在多了国家功臣这个身份,至少在首长心目中挂了号,那可是比亿万资产还要管用得多。在她这个当母亲的心目中,光是罗雪琴的容颜,随便找一个亿万富翁嫁了,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何况女儿现在这么有本事,追求者多不胜数,还怕找不到合适的?

就怕女儿早已经心有所属了。

某人在病**打了一个寒颤,睁开眼发现房间中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一时间憋屈到了极点。其他人都去看罗雪琴的表演去了,只有他成了一个多余的累赘,直接给无视了。

床头边有两袋方便面和几个水果,还有两个小丫头写的纸条,“饿了自己泡方便面!”

一定是罗雪琴故意唆使的!李天语也跑不了!

陆渊恨恨地将方便面丢在床头柜上,然后放出一个替身继续躺在**,本来的真身却消失在房间中。

晚上八点,国家大剧院的灯光一下黯淡下去,台上只剩下悠扬清越的编钟声在半球形的剧院中回荡。伴随着乐队箫瑟和鸣的伴奏,浑厚博大却又庄严肃穆的旋律冲击着台下所有观众的心灵。

好似一切时光都倒流到了千百年前的战国春秋时期,各国的君王正以最宏大的气势,演绎着最为精深浩瀚的乐章。

编钟固然是这首古曲的主旋律,但在一边合奏的众多琴瑟箫笛、钟鼓竽磬却编织出了无比动听的旋律,与钟声相呼应,感动着所有聆听音乐的观众。

相对于大剧院中的现场观众,守候在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更是幸运得多。在节目开始的两分钟后,一个镜头就锁定了古装打扮的罗雪琴。

尽管只有一刹那,但所有人的目光完全被那种拥有东方古典神韵、清丽无匹的俏脸所吸引,还没有看仔细。镜头就一扫而过,屏幕上现出十根青葱般的玉指,此起彼伏地按在一根青翠碧绿的竹箫上,一张樱红圆润的朱唇正轻轻开启,吹奏出清越飘渺的天籁之音。

时间不到一秒,所有观众都认出那位吹奏竹箫的古装女子,正是这些天来风头不减的天籁女神罗雪琴.

不过比起任何一次亮相,都要惊心动魄。

要是原来网络上或者电视上出现的形象是妖孽级的祸水,那么现在出现的形象则是不折不扣的仙女级或者女神级,完全诠释了什么叫祸害众生,什么叫六宫粉黛无颜色。

就是刚才的惊鸿一瞥,已经在亿万观众眼中留下了永世难以磨灭的记忆。

人们才知道,那个在白色钢琴面前曼声轻歌的女孩,仅仅是人家不施胭脂的素颜照,最多只能算是一块璞石,而眼前的这副形象,才是精心雕琢,仔细打磨的无瑕美玉。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此时坐在台上演奏竹箫的罗雪琴,心头也有几分郁闷和压抑,原因很简单,就是不能完全放开手脚,吹奏出动人的箫声,而必须压抑住清越无边的天竹箫的旋律,与乐队的演奏相和,突出编钟的主体音色。

这份活罪,其实并非是从今天的演奏开始的,而是几天前就有些迹象了,不过远远没有今天那么突出。

关键在于陆渊放心不下,所以让她拿着这把属于仙家宝物的竹箫在台上镇场子,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可以用这宝物来暗中化解于无形。

唯一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她自己已经成型的先天真气精进,再加上这仙箫。她吹奏出来的箫音简直就是喧宾夺主,让其它所有乐器,都成为她的绿叶伴奏,由她引导前进。

台上指挥家聂城好似已经有所觉察,拿手势暗中对她招呼了一下,让她控制住自己的节奏。

罗雪琴只觉得心头一片凉飕飕的,不是她想出风头,而是那把天竹箫在作怪,没奈何只好全力“放水”,拿出漫不经心的姿态,撑过这曲开幕表演。

一曲终了,国家大剧院所有观众,在沉默片刻之后,爆发出最为热烈的掌声,其中很大一部分掌声是冲着那位鹤立鸡群,傲然出众的女孩去的。

来欣赏古典民族乐器的,其中很大部分都是具有一定欣赏水平,都能清晰无误地听出这首古曲中那道险些掩盖了金钟玉鼓光华的清越箫声。

虽然台下很昏暗,距离舞台也有些遥远,不一定能看清楚女孩的容貌。但手中的节目单上,却清楚明白地写明了乐队成员的名字。

尤其罗雪琴这个十分惹眼的名字当然不可能被人遗漏了。

“雪姐姐好厉害!”

两个基本属于音乐白痴的脑残疯狂粉丝如此说法。

“雪儿加油!”

另外两个脸蛋红艳艳一片激动莫名的亲友团兼脑残粉也是如此叫嚷。

“所有人都在鼓掌,娟娟这孩子真不容易!”作为父母的罗晋和何燕妮两人,手掌更是拍得通红,比起其他脑残粉卖力多了。

“好像雪儿已经发现我了,大概不会揭穿我吧?”

某位凌空虚坐在半圆形剧场高空的家伙如是说,作为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仙人,用隐身法躲在剧院的高空偷听,更能寻找到所有声音汇聚的中心,聆听到最好的效果。

这个时候台上的灯光黯淡下去,最后只剩下大屏幕上的山水画卷。

悬停在空中的某位偷听者,清晰无误地望见罗雪琴放下手中天竹箫,抬起一双明媚的眸子,朝他停身的虚空望了一眼。

台上的队伍稍微发生一些变化,最为庞大的乐器编钟从正中挪移到了左侧,几种春秋战国时期的乐器退出“历史舞台”,琵琶、扬琴加入了乐队。

琴弦再次拉动,优美轻快的琴瑟同时充盈整个空间,欢快悠扬的旋律舒展开来,从四面八方安抚着众人的心弦。

两三个小节之后,旋律越发空灵飘渺,浩瀚无边。

这是唐代最为出名的靡靡之音——《羽衣霓裳曲》,据说是李隆基为杨玉环所作,导致了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

空灵无边的琴瑟轻音成为了主体,浑厚清越的编钟则是成为其中的点缀,悠扬缠绵的箫声笛声则化身成为了渐渐凝聚成型的仙女,缓缓露出了羞花闭月的容颜。

众人仿佛置身在浩瀚无际的九天之上,四周云雾飘渺,星河灿烂,到处是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一个个仙姿飘渺的仙女,缓缓从九天飘落而下,在空中翩翩起舞,如诗如画,浮想联翩。

尽管以琴瑟为主导的飘渺空灵之声化身成为了无边的云海星辰,但罗雪琴的洞箫则是越发晶莹剔透,穿越了时空般,盘旋在天际云霄之中,引导着一位位的仙女上下起伏,表演着最神奇的舞蹈。

箫声越发激荡,无数仙女曼妙的身姿焕发出无数的云霞彩光,吸引住了过往的仙禽神鸟,与众多仙女一道翩翩起舞。

舞步越来越轻快,到了高.潮之处,好似九天上下,都弥漫着动人的旋律,无数天花飞洒下来,花香满人间。

淋漓畅快之处,更是让人美不胜收,情不自禁竖起耳朵去聆听一切,生怕漏掉一个音符。

坐在空中当免费观众的陆渊不禁苦笑起来,发现他让罗雪琴带着天竹箫上场,简直就是一个愚蠢到极点的主意。

要不是罗雪琴竭尽全力压制箫声中的飘渺仙灵之气,光是这一曲羽衣霓裳,就可以将台上台下变成一个真正的大舞台。

所有的观众和台上的演奏者,都会情不自禁地跟着翩翩起舞,难以控制。

若是罗雪琴的功力再深厚一点儿,天竹箫中更将涌出诸天幻象,可以让所有人清晰无误地欣赏仙女下凡的灵异景象,重现一个月前在白云观后殿出现的仙灵之境。

到时候,就算是罗雪琴声称她是真正的仙女,恐怕也没有任何人怀疑真假,尤其被她“仙音”洗脑的这群观众,则是将成为第一批受害者,生死予夺,变成她最为忠诚贴心的脑残粉。

只要她一个眼神,就算面前是万丈悬崖都会毫不眨眼地跳下去。

羽衣霓裳在最**的部分,就戛然而止,留下无比的震撼和仙灵之音,萦绕众人耳际。

大概过了半分钟,铺天盖地的热烈掌声简直要将屋顶给掀翻,

尤其是在场的许多音乐家,更是惊奇地发现,罗雪琴的演奏已经完全踏入音乐大师的领域,要不是为了和乐队配合的话,还要胜出几分。

现在的罗雪琴,不仅是乐队的灵魂,且更将整个乐队抛开一段距离。

很多时候,乐队彻底沦落成为了陪衬和阻力。

众人不约而同地期待起来,要是女孩独奏的时候,难道效果还要更胜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