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79章 广陵散

第七十九章 广陵散

罗雪琴的独奏,在第六个节目《阳关三叠》上就出现了。

改用琵琶的罗雪琴,正式成为了乐队的灵魂,用铿锵有力的曲调,将那种黄沙万里,激昂高亢的的古代边军生涯展现得淋漓尽致。

所谓三叠,就是重复往返的意思。不过作为古代琵琶名曲之一,这次演奏的曲谱和大家所熟悉的《阳关三叠》大不一样。曲调旋律更为简洁,萧杀荒寒的凄凉气韵更是弥漫在众人心田之中,压抑得沉甸甸的。

当大屏幕上呈现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之时,昂扬迅捷的的琵琶声犹如马蹄般敲打在众人的心田,让人热血沸腾,且充满了那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兮一去不复返的悲壮韵味。

号角战鼓声渐渐远远逝去,荒寒的万里黄沙再次成为永恒不变的主题,只留下一段悲凉的挽歌,缓缓流淌在宽阔的殿堂中。

琵琶声渐渐舒缓低沉,最后无影无踪。

一曲终了,出奇的是没有任何掌声,只有一种沉闷的压抑。

舞台上的灯光越发黯淡下来,乐团也消失殆尽。

一抹灯光从顶上打了下来,照在一具漆黑的古琴上,两位工作人员将一张竹席,一具香炉摆放在了古琴的旁边。

幕布上的大屏幕也呈现出了一片青碧的竹林。

一位身穿古人衣冠的中年男子走上台来,用低缓有力的声音道:“在中国音乐史上,古琴在春秋战国之后,就走上了历史舞台,取代了编钟的王者地位,成为了士子文人的必修技艺,更诞生了无数的古典名曲,影响深远。”

“无论是名流千古的《高山流水》,还是千古绝唱《广陵散》,都对各个时代的音乐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多次绝传,又多次为后代的音乐大师重新创作,可以说是有许多个版本。现在大家将要欣赏到的,则是原版的两首古琴曲,请诸位尽心聆听。”

换上了一件银白色古代宫装的罗雪琴,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乌黑的长发在头上挽成了一个公主髻,一根朱红若火的凤钗斜插上面,凤口垂下的珠链衔着一颗蚕豆大小的银白珍珠。

一张俏丽无匹的秀脸也精心雕琢了一番,修长乌黑的眼睫毛犹如半月,看上去宛若月宫嫦娥般盘膝坐在古琴后。

仪态端庄,神情凝重,就那么静静地坐着,但全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息,容光照人,让人不敢逼视。好似是九天之上的仙女,风华绝代,冷艳出尘,自生威仪。

不要说台下和电视机前的无数观众,就算是李天语这位最熟悉罗雪琴情况的死党,也是不约而同在心头浮现出了“天人之隔”想法,她旁边新晋升的某位脑残粉丝兼大美女,更是眼珠眨也不眨地盯着前面,无限仰慕崇拜之情清晰可见。

坐在另外一边的何燕妮手掌不禁一紧,用力捏着丈夫罗晋的手腕,探过头去,在他耳边小声道:“我都怀疑这孩子不是我亲生的,而是天妃娘娘赐下的九天仙女,说不定哪一天就要回转天上了。”

罗晋小声道:“别胡说八道!”

何燕妮也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么说不是诅咒闺女吗?

但心头总觉得这两天的相处下来,和女儿的距离越拉越远,明明本来不抱多少希望的女儿再次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一如既往地叫她妈妈。但再也无法将女儿抓在手心中,尤其女儿表示了她的不满之后,她这个当母亲的都是战战栗栗,生怕再惹孩子生气。

尤其现在女儿邀请他们这个当父母的参加她的音乐会,本来是拉近母女关系的时候,但现在给她的感觉却是迥然相反。

不由自主地朝旁边不远的座椅看了一下,女儿最好的闺蜜也是一副两眼冒着小星星,恨不得跑过去匍匐在女儿脚下,表示崇敬仰慕之情的姿态。

不禁心头一松,连天语这么漂亮活泼的女孩子都是对雪儿死心塌地,她的那个经理人也是一副恭谨万分的神态。她自己刚才这个奇怪的想法大概不是她一个人才有,所有女儿身边亲近的熟人都是一个想法。

乳白色的灯光照在古琴上,将罗雪琴艳丽不可方物的俏脸隐藏在乳白的光晕中,更为她增添了几分朦胧飘渺的仙灵之气。

犹如白玉般的细指在琴弦上一扫,几道跳跃而动听的徵弦声腾空升起,犹如正月烟花般地绽放开来。

《广陵散》的旋律正式响起,繁复细腻的琴弦声在十指的挥舞中,渐渐勾勒出一曲欢愉博大的妙音。

这曲出自东晋竹林七贤的古琴曲,上半阙欢愉壮丽,下半阙则是转为悲凉苍茫,跨度极大,指法更是要求极高,就算是专业的琴师没有一年半载的时光,也难以掌握。

在国家大剧院的观众隔着舞台很远,不能看清楚罗雪琴在古琴上跳动的玉指,但对于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来说,却没有这个苦恼,能清清楚楚地望见十根飞速跳动,上下翻飞的葱葱玉指。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大部分的音乐爱好者和广大观众来说,飞速跳动翻飞的纤秀玉指,好似超越了人类的极限般,几乎在一秒之中,可以弹奏出三四种不同的琴音。没有任何一次失误,每次都是准确无误地拨划在琴弦上。

最让人骇然的是,十根起伏不定的指头十分自然,潇洒自如,根本没有任何手忙脚乱或者矫揉造作的架势,一根指头弹起,另外一根指头就恰如其分地按了下去,仿佛是妙如天成,练习了千百遍般。

光是上半阙罗雪琴展现出来令人眼花缭乱,犹如蝴蝶翻飞的指法,就让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得目瞪口呆,到了下半阙,罗雪琴的指法一缓,表现欢愉的宫商之音渐渐疏远,颤抖的徵羽变为主旋律,曲调苍凉悠远,足以让人怅然泪下。

无论是上半阙犹如炫耀指法般的宏大欢愉,还是下半阙黯然神伤的悲凉无助,都是一脉相承,转换之间浑然天成。

跳跃的指头和颤鸣的琴弦,都昭显了演奏者真实无误的心灵情感,好似罗雪琴化身成为了千年前的古人,坐在刑台前,用琴音描绘自己的生平际遇。

这种从欢愉到悲凉的转换,尤其是指法变换十分繁复的琴曲中,是最为体现演奏者的功力水平的。

对于知晓真相的陆渊来说,更知道为什么是让罗雪琴来上台表演独奏,而不是出动乐队伴奏或者多琴合奏,而是因为实在难以找出和罗雪琴配合的演奏者来。

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是根本不够的!

民族乐团的成员,大概除了几位民乐大师外,其他都难以跟上罗雪琴的脚步,所以就不画蛇添足,让罗雪琴单独演奏效果更佳。

当最后结束的几个小节来临,琴音若断若继,那种悲凉凄苦的感觉,充盈着所有人的心弦,台下无数人都没有发现眼角已经出现了晶莹的泪珠。

等一曲终了,台下没有任何掌声,而是只有压抑不住的呜咽抽泣声,若不是压抑着心头的情感,大概有许多人想找个无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至于鼓掌欢呼,那就甭用想了。

李天语从口袋中抽出纸巾,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抹着,不过转眼就发觉一大包纸巾就被四周根本不熟悉的观众自然而然地抽了个精光,就算她身边的周紫欣都只好用手掌擦拭眼角的泪珠。

陆渊这个混球,是故意的!

想起纸巾是在探望陆渊,故意嘲笑这混蛋时被他塞进去的,两个小丫头也被一人发了一大包。本来当时还没有想到是用来做什么,这个时候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准备的了。

本来想继续演奏第二首《高山流水》的罗雪琴,这个时候只好停下动作,收敛一下心神,才发现自己好似眼角也有些湿润了。

本来以她的一生经历,是无法完全把握住这首古典名曲的精髓所在,尤其下半阙以拙胜巧,以悲替愉的艺术手法,她就算经历了普通人没有的悲苦凄凉,但也有些浅薄。

现在在台上全心全意演奏这一曲,要是以十分为限,她最多只能打七八分,上半阙无论指法意境,都是臻至完美之境,但后半阙心境还是差了许多,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仅仅让大家领略了悲苦的意境,却没有演奏出嵇康当时淡漠生死,心无障碍的决断韵味。

怪不得无论是萧老师,还是陆渊,或者是自己,甚至是范姐,都要将《高山流水》留在最后,作为自己的压轴作品。

就在罗雪琴自我批评的时候,大剧院中的杂声渐渐平息下去,甚至稀稀拉拉响起了零星的掌声。

不过当罗雪琴左手五指在琴弦上轻轻一扫,发出一串叮咚之声后,所有的掌声立刻停歇下来,观众们凝神屏气,收拾情怀,准备欣赏下一场表演。

罗雪琴左手按住琴弦,右手再次扫出一串碎音,左耳带着的耳机传来了总指挥的声音,“ok,准备好了就开始。”

幕后大屏幕上立刻呈现出了一座座巍巍群山,一条条碧波清流。

ps:大家看得爽就收藏啊!写这种文字是最费神的,速度根本快不起来。为了让更多的读者看到,衷心地期望大家收藏、推荐!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