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80章 高山流水

第八十章 高山流水

调整好心态的罗雪琴双手齐杨,轻轻拂扫在七弦古琴上,一缕浑厚低沉的琴音冲天而起,渐渐扩散到了半球形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首《高山流水》比起刚才的《广陵散》的繁复多变,更显得平和中正,循序渐进。叮叮咚咚的琴音犹如发自身畔,触手可及,却又带着几分飘渺空灵,难以捉摸,让刚才黯然神伤的人们心神为之一振,一股从心灵深处泛起的激流,渐渐充盈心田。

琴音渐渐从雄浑走向轻灵,指法变化越发繁复,比起刚才的《广陵散》上半阙不遑多让,精微之处却更胜三分,没有人人注意那十根纤纤玉指的飞腾变化,而是整个人沉浸在了高山仰止,九天飞瀑的玄妙境界。

巍巍然而小天下,浩浩乎万马奔腾!

动与静,激昂与平缓,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简直可以说是神乎其技,让听者无不巍然动容,侧耳聆听,接受心灵深处最为纯洁浩瀚的洗礼。

尤其当**来临之际,罗雪琴的玉指或挑或扫,或揉或拂,将古琴指法中的七十二滚沸发挥至了通玄化境的地步。

就算是没有屏幕上展现出的黄河飞泻,浩荡无边的景象,也会让人自然而然联想起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奇观。

那种超凡脱俗,高山飞瀑的壮丽景象,随同屏幕上的无数飞溅水珠,化为一道道音符,敲打着观众的心灵,就连罗雪琴清丽无边的俏脸也好似充盈着璀璨无边的光华,让所有人根本无暇顾及她的美貌,全神贯注地沉浸在这曲神乎其技的天籁之中。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琴音停歇下来,更没有几个人注意到罗雪琴已经悄然离场。等灯光一下黯淡下来的时候,剧院中才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欢呼声。罗雪琴超乎水准的表演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

同样,许多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才收转不知道跑到何处的心神,从如痴如醉的神游梦境中清醒过来。

这个时候,就算是再挑剔的评判员和音乐家,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孩,已经正式跻身为音乐大师之列。

什么都不说,光是这一曲《高山流水》就足以成为古琴曲的巅峰之作,天下间无人能出其左。

接下来是短暂的中场休息,后面的节目则是从民族乐器转变到了西洋乐器,中央民族乐团也换成了爱乐乐团。

罗雪琴的身份则是变成了小提琴手,尽管后面一直表现不俗。无论是和弗丽嘉,薛丹三个女孩子同台合奏的《月光曲》,还是与爱乐乐团一同演绎的《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都算是经典之作,收获掌声鲜花无数,但却无法超越她在《高山流水》上的表现。

这是一场音乐的盛宴!

在演奏会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网络上就出现了无数留言,从央视官方网站再到贴吧,几大门户网站更是在一个多小时间收获了无数评论和赞誉。

然后还发生了几起悲剧。

晚上九点,中央音乐学院的校园论坛就被挤爆,宣告阵亡;才过十分钟,央视的在线视频被人挤爆,不到十点,度娘的贴吧也宣告失守完蛋。

在演奏结束之后的半小时中,那些观看过电视直播的观众,马上又挤入各大门户视频网站准备欣赏第二次;至于那些没有观看而闻讯赶来的,当然也是当仁不让地四处寻找视频。

不过这一切的**,对于在后台就被围绕得水泄不通的三个女孩来说,是无关紧要的,罗雪琴、薛丹和弗丽嘉正愁眉苦脸地望着找出各种理由和借口探访的人群,都是感到束手无策。

能在国家大剧院找到各种关系进入后台的,只有两种人,一种人是剧院无法阻止的领导,另外一种人是剧院只能睁只眼闭只眼的同行朋友了。

庆幸的是真正的大领导只是探访了一下两个乐团的演奏者们,表示了一下慰问和祝贺,就扬长而去。剩下的都是那些有点儿能耐的,例如某某大导演,某某音乐家,某某电视台记者之类的家伙。

幸好范晓燕有一些准备,就在正国级分管文教的领导前脚离开,后脚就以卸妆为由,将三个女孩子关在了化妆间,不接受任何采访。

罗雪琴刚一坐下,就听见陆渊的声音从耳边传了过来,“你先把这根针扎上,然后装不舒服,算了,还是我来动手好了,两三分钟后让你直接昏迷。我会打电话告诉针神周同学,让她暂时来背这个黑锅。”

屋子中还有薛丹和挪威女孩,罗雪琴只好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表示明白。

她当然知道陆渊这个时候是隐身在旁边,她可不想弄出什么大的灵异事件来。

就在稍稍一侧身体的时候,只觉脑门微微一凉,一只三寸长短的金针,从头顶的天池穴扎了进去,跟着全身上下立刻有些颤抖起来,额头更是黄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

薛丹和弗丽嘉本来就交流很不方便,尤其是在翻译没有跟进来的情况下,两人都是施展传说中的绝技,用眼神来交流,彼此坐在罗雪琴旁边的椅子上,舒舒服服地躺着歇气。

弗丽嘉最先发现罗雪琴的情况有些糟糕,不仅脸上有汗珠滴落下来,就算是红润的脸庞也变得苍白一片,不禁大声说了一句。不过叫嚷出来的是挪威语,没人能听懂。

薛丹听她一嚷,倒是立刻顺着她的手势目光主意到了罗雪琴的不对,连忙走了过来,摸了摸她有些滚烫的额头,大惊失色地道:“你不舒服?”

罗雪琴谨记陆渊的吩咐,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道:“这几天有点儿头疼,所以让周紫欣给我扎了一针,大概是刚才演奏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针灸不起作用了,有些不舒服……”

手掌更是伸手朝头顶的金针摸去,却发现一只火热的手掌轻轻在她后背按了一下,轻声道:“我可不想你成为带病演出,为国争光的典型,金针我会藏起来的。”罗雪琴心头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嘴角更是一阵**,忍耐得很辛苦。

罗雪琴话才说完,突然就一个倒栽钟,朝薛丹的的怀中扑了过来。

薛丹连忙将她搀扶住,大声道:“快开门,罗雪琴昏倒了。”

外面本来拥堵不可的化妆间立刻燕雀无声,然后守候在门口的范晓燕和几位临时充当保镖守卫的乐团团员,连忙冲进了房间,进行救护。

一阵鸡飞狗跳,等罗雪琴送入最近的医院时,才幽幽醒转过来。望着正在替她输氧的护士和旁边几张急火燎天的熟悉面孔,心头忍不住险些落下泪来。

不过却知道现在陆渊是让她故意演戏,好找出伤害爷爷的幕后真凶,万万不能露出马脚。只好冲着满脸焦急,双眼红肿的母亲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用细微的声音道:“我没事!”

“不许说话!”

何燕妮满脸的焦急和皱纹才消减了无数,但嘴巴上依然恶狠狠地道:“有事没事,医生说了算!”

李天语也是双眼冒出晶莹的泪花,用力握着她的手掌按了两下,安慰何燕妮道:“阿姨,我不是早说了吗,雪儿身体素来是很好的,你看,这不就没事了吗?”

罗雪琴接到李天语的暗号,用指甲也是轻轻在她掌心掐了一下,表示是演戏,不过目光却盯着满脸焦急的父母,表示不要说出去。

李天语一下就明白了这个事情应该就是前夜跳楼事件的后续,陆渊和罗雪琴正在和人斗法,正在挖下一个大坑让敌人自己钻进来,哪里会不明白陆渊和罗雪琴的主意。

双眼眨了几眨,好似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埋怨道:“我这些天叫你悠着点,注意休息,你偏不听,这下好了,弄得我们全部都提心吊胆了。”

话一出口,心头也好笑起来,周围几位罗雪琴的老师面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其中一脸懊悔莫急的就是萧老爷子和陈大院长两人了。

大概要是罗雪琴真是昏迷不醒的话,那他们两位就要成为虐待员工和学生的典型,一身清誉毁于一旦。

罗雪琴也是望着李天语面色一变,苦下脸来,连忙补救道:“大概是前天晚上受了一点儿风寒,一直没有注意,才会闹出今天的事情来,和我休息没有多少关系。”

李天语见陆渊这混球居然躺着也中枪,不禁有些暗爽,连雪儿都让他背这个黑锅,现在不落井下石,更待何时?当下连忙点头道:“就是,要不是陆渊发酒疯,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改天我们找他算账好了。”

在医院折腾了大半晚上,最后的结果倒是让所有人都安心不少。

罗雪琴仅仅是有些感冒,再加上心理压力过大,情绪波动剧烈,所以才导致了这次昏迷事故。她的身体并没有检测到任何疾病,无论是核磁共振还是心电图,脑电波都是表现得十分正常,尤其生理状况更是十分良好,体质可以媲美奥运冠军这样最顶级的运动员。

望着半夜三更请来的几位专家得出这个结论,又有一系列检测数据,所有人才放了心,弗丽嘉这才领着一队老外保镖告辞,其他学院领导也才打道回府,享受成功的喜悦。

偌大的病房里,只有罗晋夫妇和学院留下的一位年轻老师在隔壁守候看望,李天语领着两个小表妹和周紫欣,则是气势汹汹地回到音乐学院,准备向陆渊兴师问罪。

至于苦命的范晓燕,当然是陪伴在大老板的身边,心头考虑的却是如何处理眼前的这桩事件。

若是罗雪琴在舞台上表现出来的是完美无缺的话,那在舞台下的表现就是感人肺腑,评选劳模什么的,绝对够资格。

这样的事迹,其实可以为她加分不少。

不过眼前必须是低调处理,最好能封锁就封锁,能隐藏就隐藏,不然一定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当成是攻击的把柄。

现在网络上已经有人爆料了,尽管后面是一大堆的祝福,没有人拿这个事情当成是炒作的法子,但她这位经理人也要将一切谣言扼杀在摇篮之中。

PS:哇!谢谢77白熊大大慷慨厚赐1888金币,谢谢金沐灿尘大大的连续打赏!下一章会在凌晨零点左右更新,欢迎大家到时候阅读!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