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81章 谋定而后动

第八十一章 谋定而后动

范晓燕的担忧其实是多余的,第二天一早,网络上就基本只剩下一个声音了,或者是一个遗憾了。

女孩要是能开口伴唱,那才是最完美无瑕的!

可惜啊……昨天晚上的音乐会美中不足!

不过这样的说法,却遭受了古典民乐爱好者的一致唾弃,认为古典名曲中真要生硬地套上歌曲,那就是画蛇添足。

能欣赏到罗雪琴超水准的古琴演奏,已经是人生最大的幸事了。

事情的发展更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到了中午的时候,网络上的主要话题已经变成了罗雪琴什么时候开演唱会。

至于报纸和各个电视台,倒是四平八稳地报道了昨晚的音乐会,认为几个女孩的表现都是可圈可点,各有千秋,倒让无数人怀疑报纸和电视台是不是收了人家黑钱,昧着良心说话。

《广陵绝唱显真功,高山流水成宗师》

陆渊望着当天的都市日报上的加粗加红大标题,瞟了两眼,发现居然是传说中的抒情体,通篇报道空洞无物,基本可以说是外行写的,就直接丢垃圾桶中了。

拿着报纸进来的李天语眼睛一下瞪得老大,指挥两个小跟班上来毒打了某位卧病在床的病人一顿,这才气呼呼地道:“好啊,居然认为报纸是放屁,是不是想说雪儿演奏得不好,是十足的噪音?”

陆渊拿起被单,将头缩在里面,瓮声瓮气地道:“你别污蔑好人。”

“挠他脚板心!”

李天语见某人的大光脚露在外面,马上让两个小丫头动手。

“你们两个丫头还在胡闹,还不去换衣服,准备回家。”精神有一丝萎靡的罗雪琴走了进来,风风火火地道。

正在动手的两姐妹马上停了下来,转头朝她们的偶像望了回去,异口同声地叫嚷:“我们不回去!谁让我们回去了?”

罗雪琴扳着脸道:“当然是你们的老爹老妈和大伯大妈!我机票都给你们订好了,快去收拾一下。”

李天云见雪儿姐扳着脸,知道倔强不过,眼珠子一转,哀求道:“那我们能不能坐姐姐的专机啊?”

罗雪琴伸出手掌,轻轻在两个丫头屁股上打了一下,将她们赶下床来,摇头道:“不能,私人飞机的审批在长假期间可是十分严格的,尤其现在又是国庆,至少也要好几天才能批下来。不过姐姐答应你们,回来的时候我派飞机去接你们。”

李天霞毕竟是读高中了,心头有些奇怪,嘴中嘀咕道:“为什么昨天老头子打电话的时候,没有叫我们准备回去?”

李天语没声好气地道:“要是说了,你们还会乖乖地屈服吗,早就躲在同学家去了。我陪你们两个小混蛋回去换衣服,不要想给我中途开溜。”

手掌神了出来,抓起两个丫头的脖颈,就押送她们回雪儿的新家去收拾东西,心头自然明白罗雪琴将她们两个送回家的真正目的。

陪同三姐妹过来的周紫欣也是见机跟了出去,笑盈盈地道:“我陪你们过去,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

李天云、李天霞两姐妹脸庞一下苦得犹如焉了的茄子,大声抗议道:“周姐姐也不是好人,你们这是虐待!是侵犯人权!”

李天语笑呵呵地道:“连身份证都没有的,能有人权吗?想不想尝尝专政的铁拳?!”

现在陆渊和人家斗法大概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当然要排除这两个不稳定的因素。但马上就想到了另外一个更不稳定的因素,罗雪琴的父母怎么办?

不过转眼就知道答案了,刚一到家,就见罗晋和何燕妮两夫妇将收拾好的行李正往楼下搬,好奇地问道,“阿姨,叔叔,你们也要去旅游啊。”

何燕妮笑着道:“我们可是正要去你家做客,欢迎不欢迎?”

李天语愣了一下,马上兴高采烈地道:“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哦,不过条件可远远比不上大城市,阿姨和叔叔可不要嫌弃啊。”

见事情已经成了定局的一对小姐妹这才收起逃跑的心思,继续跟表姐讲条件,“能不能将雪儿姐姐送我们的笔记本电脑带回去,我们好复习功课?”

李天语一脸笑容地道:“谢谢你们提醒!我还差点儿忘记了,你们学习狗屁,明明是想拿着上网!不准!”

最后两个字脸色一下变得冰寒,犹如母老虎要吃人般。

两姐妹这个时候追悔莫及,连忙想法子挽回一点损失,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正在三姐妹勾心斗角的时候,陆渊和罗雪琴也在房间中未雨绸缪,谋定而后动。

罗雪琴在陆渊的床边坐了下来,拉起他头上的被单,大为奇怪地询问:“还没有找到动手的人?”

陆渊露出脑袋,苦笑道:“暂时没有!要不是我大部分精力都用在镇压排帮的妖孽上了,他们第一次出手就追过去了。不过昨天晚上已经有点儿线索了。他们害人的法坛应该设置在船上,施法动手时更是高速在海上航行,所以我无法确定他们的具体位置。”

罗雪琴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道:“你不是说鬼谷一脉的六甲奇术需要我们的生辰八字?会不会是从我妈那里找到的?”

陆渊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一点儿不错,我这几天已经仔细想过了。他们第一个对付的就是我,不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所以只有用我的名字来施展法术,效用远远不如有时辰八字的强,才将不作为替身的纸人烧了起来。”

罗雪琴提醒他道:“你还忘记天语了,她也是一起的。”

陆渊笑着道:“她仅仅是一个添头,能施法成功固然更好,要是失败了也无关紧要。所以,她的情况和我们大不一样。”

罗雪琴皱眉道:“可是……天语的生辰八字是最准的,无论如何应该对付她才是啊。”

陆渊摇头道:“难道你忘记了她所有资料上登记的生日都是错的?这个错误可是她老爹在替她上户口的时候说错的,然后就一直将错就错,日子足足差了一天。所以就算有时辰,也是等于没有。”

罗雪琴眼睛一下盯在了陆渊的脸上,问道:“那昨天晚上为什么还要对付我一次?”

陆渊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当然是得到了你的头发,所以再次施法,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就算拿我没有法子,也足以进可攻,退可守。”

罗雪琴一下恍然大悟,道:“你是说我昨天在国家大剧院换装的时候,有人动了手脚,拿走了我的头发?”

陆渊徐徐道:“一点儿也不错,不过我是故意让他拿走的,等下你注意追问一下范姐,声势一定要造出去,表示我们已经知道了,准备报复中。”

罗雪琴有些忧心忡忡地道:“要是他们早设下了法坛,对我妈我爸下手怎么办?”

陆渊轻轻握着罗雪琴的手,胸有成竹地说:“你以为人人都是我这样?随便弄个法坛,想害谁就害谁啊?能对付我们两个就算是顶天了,要是再多分一点力气出来,不弄得他们七痨八伤才怪,尤其对付我们这种没有具体生辰八字的孤儿,稍微不慎,就是自作自受。”

罗雪琴才放下心来,道:“那现在你得将我爸我妈送的远远的,是不是准备跟他们动手了?”

陆渊摇头道:“现在我可是有一个累赘,就算想动手,至少要等到月底。不过我们两个既然出现了状况,我们是不是也该朝我们师伯求救了?”

罗雪琴眼睛一下亮了起来,道:“你是想引蛇出洞?”

陆渊笑了一笑,道:“你是不是被我昨晚一针给扎傻了?要引蛇出洞,早就引了,还需要等到现在?”

罗雪琴伸手掐了他胳膊上一下,嗔骂道:“被扎傻了也是你害的!”

陆渊顺手将她带着一丝清凉的手掌抓在手心中,笑着道:“你的生辰八字必然是你父母那边泄露的,人家当然也知道你和你家里人的关系不怎么好,所以不会拿你父母来威胁你。下一次动手,基本就是冲着我或者是死丫头来的,只要搞定死丫头,我基本就输了。”

罗雪琴一下缩回手来,道:“所以你想让死丫头当饵?”

陆渊苦着脸道:“要是我这么做,明天就是世界头条新闻了——《李侠女飞剑百里取人首级,神话时代降临人间》,你说我敢吗?当然是我们先躲一边,让死丫头控制住她的宝剑,不要闹出灵异事件。”

罗雪琴明如秋水的双眸一下露出几分欣慰和欢喜,道:“你准备带她回去?”

陆渊有些狠狠地道:“要不是她胡闹,让你一下坐火箭窜红,弄得大家都知道你是谁,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成为活靶子。本来按照我预计,大概你成名也要在公众面前亮相几次,至少也是三几个月后的事情了,那时候死丫头根基也牢固了,不用怕任何人。结果一切太快了一点儿。”

罗雪琴望着他穿着一件大裤衩和一个背心就从**站了起来,倒是脸上一红,连忙转过身去,骂道:“不要脸!”

陆渊飞快地穿起衣服,小声道:“范姐马上过来了。难道我好意思继续躺在**?再者说了,我们今天也要去旅游散心,缓减你的心理压力。”

虚掩的门响起了两声敲门声,陆渊连忙道:“欢迎参观!”

范晓燕抱着一个公文夹走了进来,见陆渊正在穿衣服,罗雪琴站在窗子边看外面,倒不至于误会两人正在做什么年轻人喜欢做的事情。

尤其这一个多月的相处,范晓燕发现凡是他们两个单独在房间中的时候,门都是虚掩着的。作为过来人的音乐总监更看出两个人其实都是纯洁的小绵羊,罗雪琴固然是白璧无瑕的好女孩,陆渊更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大傻瓜。

“肌肉还不错啊,不去当模特可惜了。”

罗雪琴将文件夹递在了罗雪琴的手中,顺口调.戏了陆渊一句。

陆渊脸上立刻臭了下来,嘴硬道:“不然怎么从六楼高的地方跳下来都屁事没有!”

范晓燕立刻满脸笑容地道:“不会有下次了,房子中的所有酒瓶子我全部没收了!”

陆渊十分心疼地道:“你这是抢劫啊!”

范晓燕正大光明地道:“我都劳累了半个月,你这个大老板总该有点儿奖励才是,不然我可准备罢工了哦。”

陆渊摸着额头道:“珍藏六十年的两瓶路易十三可是几十万一瓶啊,还是有价无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