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89章 求助于敌

第八十九章 求助于敌

“陆老弟,又换新车了?”

林胖子满脸笑容地站在门口,饶有兴趣地盯着红色的奔驰打量了一阵子,才用带着几分羡慕的语气恭维道。

死胖子果然是人精啊,拍马屁的功夫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光是这种半真半假的眼神,就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陆渊在心头感叹了一句,口头上却谦虚起来,“从朋友那里借的,帮着测试一下性能,这车现在可还没有定型。”

尽管说得轻描淡写,但眼神中的一丝得色却一闪而隐,让林胖子看得清清楚楚。

“林总大老远跑过来,又有什么好事情想让我见识一下?”

陆渊将车门开得大大的,将车子的内部结构展现在林胖子的面前,其中不无炫耀的意思。

林雷理了一下脖子上的领带,笑呵呵地道:“我哪里有什么新鲜事让老弟开眼?只是下星期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将从美国回来,准备举行一个酒会。老弟是公司的的大客户,所以才冒昧前来邀请老弟和罗大家,参加这次酒会。”

陆渊眼神一变,用手指着他的鼻子道:“我可事先说明,不要得陇望蜀哦,参加酒会没有问题,但要是表演什么才艺,可是要另外收费的!”

林胖子一下哈哈大笑起来,“老弟尽管放心好了,就算是要表演什么,我胖子赤着胳膊亲自上场,也不可能让罗大家对着一群满身铜臭味的家伙,来上一段阳春白雪。”

陆渊才收起警惕的眼神,点了点头,道:“好吧,到时候我们争取过去,不过我可不敢保证罗同学有时间。”

林雷挥挥手,身边一个年轻人马上递过两张烫金的请帖,跟陆渊寒暄两句,笑眯眯地告辞而去。

陆渊盯了一眼请帖,顺手丢在了车上。

他开车送过去的李天语和周紫欣已经回学校了,罗雪琴则是在家中陪父母,就他一个孤家寡人无所事事,当然也不可能跑去罗雪琴那里被两位老人家审讯一番,现在只好趁这个机会,给那位子虚乌有的苏秉老人家一个月后的炫耀出场做点儿准备工作。

就在转身上楼的一刹那,陆渊突然感觉到一丝炽热狂暴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

“果然来了!”

陆渊心头一喜,不过转眼间这股奇异的气息一下消逝无踪,来得快,去得更快,仿佛好似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任凭你老奸巨猾,也吃了我的洗脚水!

陆渊暗骂一句,脚下却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地朝宾馆前窜出两步,然后才一下子站稳身体,转过头用恶狠狠的目光四下一扫。

目光过处,看不到任何可疑人影,通明剔透的先天灵识也觉察不到方圆百米之内有任何古怪,连偷拍监视的都没有出现一个。

但就在目光一扫之间,却一下恍然大悟。无论是宾馆前安置的两个摄像监视镜头,还是对面商店中的几个摄像头,都能将他现在的反应全部记录下来,然后传送到他无法追踪的位置。

这样的手段,还真是高明无比。动用科技力量,来对付他的古老法术,隐蔽性也太强了一些。

心头一动,急匆匆地冲进宾馆自己的房间,马上拨通罗雪琴的电话,“他们来了,你小心一点儿,按照我们说好的去做。”

电话中罗雪琴轻声答应下来,随即挂断电话。

陆渊放下电话,心头盘算起来。

刚才对方又用摄魂术之类的法术向他动手,其实并非是要制他死命,而是为了确定他的位置。

以那些凡人水准的法术,充其量只有几十公里的有效范围,一旦过了这个限制,则是根本发挥不了多少作用。

他消失了六天,对方当然知道他是去搬救兵了,这一步试探的作用就是为了打草惊蛇,逼出他的背后靠山。

他现在要做的,当然是静观其变,拖一天是一天,等十多天解决韩家的两个瘟神之后,再回过头来全力对付害死爷爷的大仇人。不过他现在的力量被韩家的两个恶灵所牵制,但要论人间这些歪门邪道,大概韩家是最有发言权的。

陆渊一想到这里,立刻有了主意,找出一个电话号码,拨打过去。

“请问是韩绛韩小姐吗,我是陆渊。”

对面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响起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我是韩绛,陆先生有什么指教?”

陆渊好像根本没有听出电话中蕴含的敌意,淡淡道:“指教谈不上,不过有两件事情想和韩小姐面谈一下,不知道小姐什么时候有空?”

韩绛冷冰冰地道:“陆先生有事,我们韩家可是二十四小时都有空。陆先生直接过来好了,我在三元大酒店。”

听着这大为不善的语气,陆渊当然不好意思开着拉风的概念车过去拉仇恨,而是钻进一辆出租车,低调上路。

车辆刚转入到长江路,就见一座三楼品立的大酒楼屹立在高楼大厦丛中。大酒店最高六十四层,三座环列的楼层也是错落有致,楼层以七组回廊相接,正中则是一个中空的露天瀑布,顶楼飞泻的泉水形成三道巨大的银帘,十分壮观。

此时正值华灯初上,大酒店外墙张灯结彩,门口车水马龙,好似正在举行什么隆重庆典一般。

陆渊望着崭新的酒店大楼,立刻断定出这定然是韩家的手笔。

光是三座彼此连接的楼层,就暗合三才之数,无论是房间数目,还是楼层高低,更是大有讲究,暗合五行八卦大衍之数,就算是高人云集的京城,大概也只有寥寥几人看得懂其中的文章。

再暗中一算日期时辰,更不禁苦笑连连,知道韩大小姐大为不善的语气究竟来自何处,其他什么都不说,光是那七组回廊,就是为他收服的七煞真灵所准备的,辅以楼层设施,就能变煞为财,生意兴隆,黄金满地了。

现在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是断了女主人的财路,人家自然大有不满了。

才走进几步,就被门童拦了下来,让他出示请帖。望着过往其间的,全部都是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他脸上除了苦笑之外,再无其他任何表情。

想了一想,陆渊就准备转身离开。刚一回头,就和纪元、宋飞两人打了一个照面,此时两人身边各有一位花枝招展的明艳女子,正巧笑嫣然,小声说着什么。

正在一呆间,门来的礼仪小姐顺手塞给他一个红包,俏生生地道:“先生,我们酒店暂时不对外营业,请改天再来吧……这是本酒店的一点小意思,还请先生收下。”

简单的一句话,陆渊就觉得自己成了打秋风的无业游民。

“陆大哥能风尘仆仆地赶过来参加本店的开业典礼,可真是我们酒店的荣幸,里面请,里面请!”

不知道什么时候,韩绛出现在门口,一脸笑容地招呼,一只纤细的手掌更是有意无意地挽在他的胳膊上。

韩绛大小姐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红边的旗袍,将一身火辣性感的身材展现无遗,尤其加上一脸自信,顾盼生威的神情,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倒是十分合格的都市女强人形象。

望着韩大小姐这突如其来的亲昵表现,陆渊不禁在心头暗骂一句三字真言。这不明摆着是做给面前的两位罗家公子哥看的吗,至于目的当然十分简单,就是不动声色地给他制造一点儿麻烦,挑拨一下他和雪儿的关系,上演一场火烧葡萄架的好戏。

我跟你有这么大的仇吗?

陆渊刚吐槽一句,就发现韩大小姐跟他还真有这么大的仇,人家怎么施展手段报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韩小姐可真是太客气了,我突如其来冒昧打扰,还请韩小姐见谅!”晃动一下手中的红包,陆渊满不在乎地道。

望见老板的大老板亲自出来迎接面前这个灰头土脸的男子,给他红包的礼仪小姐不禁脸色一下通红,想讪讪上前取回那张红包,却又不敢。

韩绛显摆式的挽着陆渊的胳膊,故意走上前一步,对一脸神色古怪的纪元、宋飞二人笑盈盈地道:“两位请自便,我和陆大哥还有点儿私事要谈,就先告辞了。”

大大方方地转身就走,根本不招呼其他过往的宾客,尤其半边娇躯,更好似靠在了陆渊的肩膀上。

陆渊微微侧过嘴巴,对着凝如玉脂的脖颈边小声道:“我们好像才见过两次吧?关系就亲密到这个地步了?”

韩绛当然不会将这种小儿科的挑逗放在眼中,柔声细气地道:“我们可是生意人,笑脸喜迎八方嘉宾是最为正常不过的事情,何况陆大哥背景深厚,我们韩家低头服软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并没有选择走进主楼的韩大小姐,直接挽着陆渊朝位列三才人位上的西楼走了进去,转眼就来到顶层四十九楼气势恢弘的董事局主席办公室。

ps:谢谢“77白熊”和“金沐灿尘”大大的打赏!凌晨冲榜要更新一章,欢迎大家到时候阅读!继续求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