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90章 韩大小姐的手段

第九十章 韩大小姐的手段

刚一上楼,韩绛就犹如变脸一般,一下抽出挽在陆渊胳膊上的手掌,巧笑嫣然的俏脸也春去冬来,布上了一层寒霜。

陆渊揉了一下鼻子,苦笑道:“这待遇差距也未免太大了一点儿吧!”

说话间,脑袋中却没有由来的想起薛丹那句“始乱终弃”的评语来,韩家大小姐的这幅神情可是活脱脱地将这个词语演绎得淋漓尽致,连他自家都相信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伤害了这位大小姐。

转眼韩绛的面色恢复了一片淡然的模样,不咸不淡地道:“要是你觉得差距大,我们可以去旁边的总统套房开房间也可以。”

陆渊险些一头撞在一个两米高的大花瓶上,慌忙伸手将摇摇欲坠的景泰蓝大花瓶给搀扶住,苦笑道:“你这样折腾有用吗?”

韩绛昂头道:“我高兴,你管不着!”

盯着女孩要吃人的目光,陆渊只好连忙转移话题:“我不知道今天是你们酒店的开张大典,所以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只有一个小玩意儿相送,也算是物归原主,还请韩小姐笑纳。”

说完,伸手朝怀中一掏,取出一根洁白无瑕的玉尺,放在了玻璃茶几上。

韩绛见那根玉尺晶莹圆润,分明是上好的和田羊脂玉所制,只不过比起普通的玉尺短了一半,上面好似有无数蝇头大小的古篆字浮动,但仔细一看,却又空空无物,望不见任何字迹。

“既然是物归原主,那我也不客气了!不过十二日后若是你不给我们韩家一个交代,别怪我们韩家翻脸不认人。”

韩绛顺手将那玉尺丢在了十多米外的巨大办公桌上,落桌时悄然无声,展现了极高的功夫底子。

陆渊耸耸肩道:“欢迎之极,那我也将话挑明了说,在这十二天内,你们韩家依然受制于我师伯之手,我多提几个条件,也是天经地义,你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这个是不争的事实吧?!”

韩绛将姣好的身躯斜靠在宽厚的沙发上,淡淡道:“你别忘记了一个月前,我们韩家和你就已经两清了,你有再多的要求,我也可以视而不见。”

陆渊轻笑一声,道:“这个说法一点儿不错,不过要是换成紫天基金上的合作,韩小姐是不是也想拒绝?”

韩绛心知肚明韩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欠了眼前这个可恶家伙的一个大人情,但嘴巴上岂能承认?依然一副冷漠的神态,冷冰冰地道:“金山银海所兑换的九亿四千三百万慈善基金,半年内将全部发放完毕。难道陆先生准备自己掏腰包再发放一笔?”

陆渊宛如没有看到韩绛的冷嘲热讽,笑呵呵地道:“昔日的排帮都有如此大的手笔,拿出钱来做慈善,我们这个玄门正宗要是不出一分钱,岂不是被白云观的几个老人家看笑话?你们拿得出金山银海,难道我们就拿不出了?”

笑了一笑,陆渊对一脸不屑的韩绛道:“紫天基金既然是以我们两位俗家弟子命名,故此,我们也会凑出同等的部分,继续做慈善。更不需要什么祈福法坛,长命神牌为两位俗家弟子谋求福祉。”

韩绛面色一下沉了下去,眼神中带有一丝惊慌。

陆渊望着窗外呼啸而下的水帘瀑布,淡淡地道:“不过我们方外之人,的确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只好拿东西出来抵账。因此,恳请韩大小姐借原来装金山的库房用上一用。”

韩绛刹那间恢复了平静,面无表情地道:“这个好办,我直接打电话告诉看守库房的就是了,你想用多久都可以。”

陆渊举起一个手指,缓缓道:“这是我过来的第一个目的,既然是生意往来,那我也给韩小姐透个底……我们拉过去的东西有些见不得光,所以委托韩大小姐替我们变卖一下,佣金以百分之十计算。要是大小姐大公无私,直接上缴国家,那我也会拒绝不承认东西和我有关系。”

韩绛不由得一愣,脱口而出道:“珠宝还是文物?”

话一出口,就慌忙闭嘴,却知道这一开口,其实已经是落了下方。

陆渊神神秘秘地笑了一下,道:“韩小姐明天中午过去,就知道是什么了!”

韩绛坐在沙发的靠背上,公事公办地道:“要是无法变卖,我概不负责!”

陆渊一脸诚恳地道:“无法变卖的,就是家师伯向韩家赔礼道歉之物。家师伯当日行事莽撞,以至于误会越来越深,最后险些不可开交。固然双方斗法,全力以赴是本分,但家师伯事后以潜光照影之术回溯事情经过,才知道其实是一场误会。”

韩绛嘴唇嚅动了两下,最后却不发一言,犹如未听入耳中。但心头却掀起了滔天巨浪,此等“潜光照影”的法术神通,只有创教的祖师爷才有法力施展,但自从祖师改邪归正,道成飞升之后,就无一人有此法力了。

就算是祖师爷留下的两尊护法神明,也是没有此等本事。陆渊的师伯如此厉害,怪不得能轻而易举地能将爷爷和五伯父制服得动弹不得,更让白云观的几位功力通玄之士佩服得五体投地,恨不得投身门下了。

连五伯父这样素来强横霸道桀骜不驯之人,也不得不服软,低声下气向爷爷求助。

韩绛冷笑一声,“区区财物,我韩家还不稀罕!赔罪就免了,我们可承担不起。”

陆渊望着韩大小姐傲娇的神情,发现简直和薛丹是同一个模子中铸出来的,一时间倒是有点儿好笑……明明已经同意了,却偏偏不领这个情!

不过韩绛能同意下来,对他来说十分有利,以后他就用不着全世界乱跑,走各种渠道去交易黄金了。

大小姐既然开始傲娇了,他当然只能低声下气求人,“韩小姐不稀罕,直接丢大街上就是了,人工费我出。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韩小姐帮忙。”

韩绛没声好气地道:“什么事?!”

陆渊见傲娇大小姐一副追悔莫及的眼神从目光中一闪而隐,连忙道:“东南亚最厉害的风水师是谁?”

韩绛目光一下子转得清冷无比,用快要杀死人的声音道:“我爷爷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陆渊干咳两声,道:“那第三和第四呢?路数跟你们韩家不一样的。”

韩绛眼神平和了一点儿,轻描淡写地问道:“你仇家?!”

陆渊念头一转,立刻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不错,要是韩小姐能明言相告,算我欠韩小姐一个人情。”

韩绛站起身来,换上一副巧笑嫣然的神情,笑盈盈地道:“饭局马上开始了,陆先生是不是要先换套衣服再出席啊?”

陆渊从她眼睛中看不到半点儿敌意,不禁一呆,但转眼就明白过来。这位傲娇的大小姐这个时候若不是戏弄他,存心给他难堪的话,那剩下的可能就是跟他打哑谜,他刚才询问的这个问题,说不定筵席上就能找到答案。

至于为什么不正面回答他,大概是敌视心思还没有消退,看着他吃瘪,说不定大小姐心头早就笑开花了。

等等,要是筵席间真有厉害的风水师出现,以他的本事,自然可以发现一点儿什么蛛丝马迹。

尤其是这座三元大酒店,本身就是一幢暗藏风水格局玄机的样板,京城所有的风水行家,都会来这里“取经”。

低头望了一下身上灰扑扑的衣服,陆渊有些惭愧地道:“多谢!”

韩绛伸手挽着他的胳膊,就朝外走去,凑过樱红的嘴唇小声道:“听说陆先生和罗小姐前几天都同时住院了,还真是奇怪啊!”

陆渊一本正经地道:“人有生老病死,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韩绛突然停了下来,望着厚厚的地毯,用细微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道:“东南亚最不干净的风水师出自香江李家。至于你的人情,其实你已经早还了,没有我侄子韩凯这件事情,我绝不可能成为三元大酒店的董事局主席……”

“不过,我欠韩凯一个人情,十二日后,我会替他讨回这笔账。”

陆渊这才知道韩大小姐对他的敌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不过并没有放在心头,云淡风轻地道:“你尽管出手好了,我们生意归生意,私人恩怨归私人恩怨。”

韩绛嫣然一笑:“陆先生快人快语,那我就不客气了!”

陆渊不由莞尔:“这里还请韩小姐帮我一个忙,要是能将姓纪的小子赶出去,我刚才的承诺依然算数。”

韩绛意味深长地瞟了他一眼,淡然问道:“你不是方外之人吗?怎么突然儿女情长起来?”

陆渊苦笑着摇了摇头:“泥菩萨也是有三分火性的。再者说了,现在我可是世俗之人,看什么人不顺眼,也是理所当然的。”

韩绛浅浅一笑,道:“这个要求,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一点儿?现在外面宾客如云,你让我直接赶走我请来的客人,造成的一切不良局面,损失是不是都算在你头上?”

陆渊立刻举手投降,“那就当我没说好了,这么多的损失,就算卖了我也赔付不起。现在我先告辞了!”

韩绛目光一凝,沉声道:“是不是害怕我这儿是鸿门宴?”

陆渊连连点头:“小心为上!”

手臂一甩,陆渊就从韩绛的手掌中脱身而出,一溜烟地跑进电梯,消失得无影无踪。

韩绛望着电梯间上方闪烁的红色数字,目光中射出一丝冰寒。

PS:新的一周到了,求推荐票、会员点击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