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99章 微服私访

第九十九章 微服私访

?没有走出多远的陆渊,就被何燕妮叫了回去,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的未来丈母娘如是说:“我有事要去见两位客户,你帮我陪陪雪儿。”

就算面前是刀山火海,陆渊也只好闭着眼睛跳下去了,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刚卸下浓妆的罗雪琴刚好走出来,见母亲居然连范晓燕都一道带了过去,心头没来由地一阵害羞,却又有几分甜蜜。

分明是老娘昨天晚上查夜了,发现自己和陆渊偷偷跑出去逛街什么的,所以现在故意给自己和陆渊制造机会。

只不过望着有些忐忑不安的陆渊,心头又是一阵着恼,就这么轻松容易地放过他,那是绝对不行的。

目光一转,罗雪琴就想出一个让陆渊有苦说不出的法子。

换上一件T恤和碎花短裙的她,仅有那根绿色静雅的丝带没有取下来,将满头秀发扎成一个马尾。蓬松的发际留得十分宽松,顺着耳边垂落下来出现出一个半月形,遮挡了小半边脸颊。

鼻梁上依然是一副大大的墨镜,只不过却是颜色很浅的淡咖啡色,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正在读书的女大学生。

“陪我去买几件衣服!”

罗雪琴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对陆渊道,还拒绝了公司派车送她的请求,就那么自自然然牵着陆渊的胳膊,犹如情侣般走出了厂房。

来到外面的街道上,罗雪琴才恶狠狠地对陆渊道:“更衣室必须重新装修一下,我一直担心那些老外在外面偷窥什么的……我敢打赌,今天晚上绝对有人去房间中装针孔式摄像头。”

陆渊见罗雪琴居然说这事,连忙狗腿般地道:“今天晚上我们就先安一个摄像机在外面,然后明天拿这事杀鸡儆猴,开除两个老外就是了。”

罗雪琴左右看了一望,道:“那是孙老师的事情,你不用越俎代庖,不然人家不好管理。”

陆渊有些无奈地说:“人家准备偷拍你,你居然还帮他们说话?不知道你这小脑袋怎么想的?是不是准备当圣母啊!”

罗雪琴没声好气地道:“我是让孙老师处理,又不是准备原谅那些家伙,你耳朵长哪里去了?什么时候脑袋一团浆糊了?”

陆渊自鸣得意地道:“当然是被太后她老人家灌了一记蜜汤,所以飘飘然,脑袋短路了。”

罗雪琴咬着嘴唇骂道:“恬不知耻!”随后一下子松开自己的胳膊,急速走上两步。

陆渊在后面大为得意:“这可是太后的谕旨,我哪里敢违背?你别冲着我发火好不好?”

罗雪琴停下脚步,站直身体,扬手就要打过去,陆渊连忙退后两步,让开这来势汹汹的一巴掌。

两人在街道上一打闹,立刻引起路过的几位青年男女围观,其中一个还吹响了一记口哨。

罗雪琴心头微微一惊,见几个路人没有认出自己,才放心下来,不过却不好意思继续追杀陆渊,而是大步朝前面走去。

陆渊追了上去,赔罪道:“等下坐地铁到市中心逛商场,顺道昨天晚上的外景还没有看够呢。再说了,这里的衣服都蛮贵的,我们有钱也不至于去当傻瓜啊!”

罗雪琴嘴角浮现一丝浅笑,道:“不怕又遇到人肉炸弹啊?”

陆渊十分谦虚地咳嗽两声,道:“那正好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危机也是机会嘛。”

罗雪琴伸手想抽他两下,最后却将手掌放在他的胳膊上,将半边身躯靠了过去,小声道:“不要脸!我可饿惨了,先吃点儿东西再去逛街吧!对了,为什么现在是吃饭时间,居然没有人挽留我们两个留下来吃饭?”

陆渊笑着反问:“你说呢?”

罗雪琴一下子明白了出来的时候几个员工盯着他们两人的眼神,当然知道他们不敢打扰大老板的二人世界。

正要开口,发现刚才擦肩而过的那群年轻人又大步走了回来,耳边还听到几人嚷嚷道:“绝对是她!要是我看错了把我眼珠子挖出来!”

“不会吧,她不是在音乐学院读书吗?!”

……

罗雪琴连忙一扯陆渊的胳膊,道:“坏了,他们认出我来了。”

陆渊见前面几十米都没有人,冲着她脸上轻轻吹了一口气,道:“不用害怕,我们换副样子就是了。”

话刚说完,就见一个年轻人从后面奔跑着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道:“罗……”

口中才说了一个字,就望见对面的美女并非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尽管别有一种神采飞扬的青春气息,但却不是那张芳华绝代的俏脸。

陆渊眼中厌恶般地射出两道寒光,胳膊故意一紧,将身边这位恬静淡雅的女孩拉在身后。

“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实在不好意思!”

青年连忙道歉。

后面追过来的几个同伴也同时面带失望,放缓了脚步。

等那对青年转头离开,罗雪琴咯咯笑了起来,“算你机灵!等下就不收拾你了。”

陆渊送上马屁:“女神英明!”

不过爱美素来是女孩子的天性,罗雪琴也十分好奇自己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拿出手机拍摄了两张照片,然后仔细一看,就狠狠锤了陆渊几下。

“看来你是对天语情有独钟啊,心头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她。”

语气听上去醋味冲天,不过目光中却没有什么恼怒。

陆渊愁眉苦脸地道:“大小姐,你讲讲道理好不好!你要让我无中生有的弄副新面孔出来,难度还是蛮大的,当然只好将你变成最熟悉的死丫头的模样了!至于情有独钟,你们不是准备当百合了吗?不要赖在我的头上。”

李天语版的罗雪琴白了他一眼,突然小声骂了一句,“傻瓜!”

陆渊心头微微一颤,但却不敢胡思乱想,眼前要是罗雪琴布置的陷阱,他可是绝对死得非常难看。当下连忙改变话题:“现在趁着前面没人,你赶快想个新面孔出来,不然要是被你妈看见,那就说不清楚了。”

罗雪琴对这个提议也是大有兴趣,一歪脑袋,道:“容我想想……对了,我这里有紫欣大才女绘的两张美女图,你随意挑一张好了。”随后从手机中翻出几幅图像,凑在了陆渊的面前。

陆渊指着一副民国装束的女孩道:“这幅怎么样?和你原来一样,也是一头短发,裙子颜色也和你相配,十足的小清新模样。”

罗雪琴笑盈盈地道:“原来你喜欢短头发的女孩子啊!”

陆渊点头承认:“喜欢了快二十年了。”

“没眼光,一个哑巴丑八怪有什么值得喜欢的!”

罗雪琴似嗔实喜地笑骂道,目光中却是温馨一片。

陆渊脸庞也发生迅捷地变换,皮肤一下子黝黑发亮,转眼就成了一个不起眼的青年,瓮声瓮气地道:

“要是被你妈看见我和其他漂亮女孩子在一起,不活剐了我才怪。现在谁也不认识我们两个了,这下你该放心去逛大街了吧?”

罗雪琴撒娇地道:“先去吃东西,我记得《舌尖上的中国》上介绍了两处地方,我们就去那里吃!不过我们这个样子过去,是不是像古代的微服私访啊?”

陆渊伸手敲了她的脑袋一下,道:“你认为现在过去能找到座位?这么大的浦江,还会欠缺百年老店吗?我们一家一家找过去,挑选一家人少的。”

在一家很出名的私房菜馆吃过下午饭,已经快七点了。剩下的事情当然就是陪女孩去逛商场买衣服。

要是光论商业的繁华程度,浦江比起燕京还要繁荣一些。走进中心地段的嘉华商场,罗雪琴并没有专注自家的衣服,而是留心一些比较素雅的中年人服装。

陆渊才知道罗雪琴并非是给自己买衣服,而是一心讨好太后娘娘。不过说起来,大概是她第一次给母亲挑选服装吧?

在陆渊的陪同下,罗雪琴穿着一件看起来最多二三十块的T恤大摇大摆走进香奈儿的专卖店,立刻招惹到四五位正在挑选服装的时髦女孩诧异的目光。

但更加离谱的是,正在与她们交谈的店长说了一声抱歉,就热情洋溢地对罗雪琴走了过去,笑盈盈地道:“小姐想订制什么款式的服装,总店在十月才推出了几种流行的款式,要不要先看看?”

罗雪琴其实对买衣服并没有多少经验,只是在国外订制过一些衣服,左右一望,道:“我想买几件中年人穿的,颜色稍微要深一点儿。”

转眼店长就招呼服务员送来七八件各种款式的套装,牌子上的标价都是五位数。

罗雪琴一下满脸为难的神色,拿眼睛朝陆渊盯了过来。

店长倒是丝毫不担心面前这位打扮得不伦不类的女孩无法付账,她穿着的那件裙子可是专门订制的,价格不菲。

但最为昂贵的却是头上那条价值八十万的丝带,更是十分罕有的天蚕丝,从来都是供不应求,不对外发售的,除了最高级的VIP客户,看都看不到这东西。

陆渊故意装出打瞌睡的样子,不去看罗雪琴的眼睛。购买衣服这样的事情,只要一开口就是错,不发言是最好的选择。

罗雪琴心头微微一咬牙,知道陆渊这家伙是故意装聋作哑,当下直接挑选出四件比较顺眼的,对店长道:“暂时就这几件好了。”

跟着好似想起什么,对陆渊道:“把卡给我!”

出来的时候忘记带皮夹了,不过有陆渊这个随叫随到人型终端提货柜,不用担心卡片不在身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