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00章 神秘莫测

第一〇〇章 神秘莫测

陆渊变戏法般的从屁股后面摸出一个小小折叠的卡夹,丢了过去。

罗雪琴正在反手放衣服,衣钩一下子打在卡夹上,“啪”的一声,跌出三四张颜色不同的卡片来。

最上面一张卡片上印着白金色的经典罗马百夫长头像,下面两张卡片其中一张是常见的牡丹卡,最后一张却是黑漆漆的。

眼光毒辣的专卖店长见这三张卡片一张比一张有来历,不由在心中倒吸一口凉气。中行的牡丹卡,比起最上面那张美国运通的白金卡来说,虽然逊色不少,但无论持有哪一种卡,都是世界一流的财神。

至于那张传说中的都市装逼利器黑卡,倒是一时间看不出是属于哪个银行发行的。

其余几个时髦女孩一下间眼神就变了,望过来的目光既有羡慕,还有妒忌,甚至还带着几分不甘心。

但头上光是一根丝带就价值几十万的女孩子,同时拥有世界各个银行的顶级信用卡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这样的顾客,从来都不是拿香奈儿当炫耀身份的的工具,仅仅是为了选购合适的衣服而已。

罗雪琴指头微微一迟疑,将牡丹卡递了过去,其他两张卡片都是需要签名的,要是店主看到她的签名和模样大有出入,就纯属多事了。

留下酒店地址,罗雪琴就朝第二家专卖店走去,摆出一副大购物的架势。

陆渊在旁边郁闷地道:“你不如明天带你……”话一出口,就马上停住了,改口道:“衣服我们打包带走,不用送了。”

然后递了一个眼色给罗雪琴,朝她脸上呶了一下嘴。

罗雪琴这才想起他们的尴尬之处,不是用本来面貌出现,要是明天太皇太后觉得衣服不合适,马上回来调换,绝对会发现问题的。

想通这个道理,只好悻悻作罢,离开商场。

陆渊笑着道:“怎么不买了?”

罗雪琴有些着恼地说:“还不是你害的,明天我带我妈过来。”

一手提着两个大口袋的陆渊叮嘱道:“千万不要说是在这里买的!最好换第二家。”

才走出几步,罗雪琴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罗小姐,有空出来喝杯咖啡吗?刚才从你母亲口中得知小姐在竞选国家形象大使,正在录制短片,我想我能替小姐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说话的声音有些耳熟,转眼就想起是昨天晚上认识的那位江总。

罗雪琴微微一愣,声音有些发涩地道:“可以,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来。”

江建华客气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在市中心的伊莎贝拉咖啡厅二楼。”

“好,我知道了!”

说完,重重地挂断了电话,转头见陆渊好似充耳未闻的神情,长长从口中呼出一口大气,有气无力地道:“我妈也真是的,居然把我的号码给一个陌生人。”

陆渊笑呵呵地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当然是想方设法替你拉点儿助力。”

话刚说完,罗雪琴的电话立刻传来何燕妮的声音,“路上小心一点,注意安全。”

罗雪琴盯着电话,却不知道母亲打过来这通电话是什么意思?

陆渊轻轻用肩膀碰了她一下,道:“太皇太后不想你过去,但又不好意思拒绝,所以让你拖延时间,不用客气。”

罗雪琴觉得陆渊说得一点儿都不错。不过那间伊莎贝拉咖啡屋,招牌就在前面不远处,最多百米多一点儿。迟疑了一下,向陆渊问道:“这个样子怎么过去?”

陆渊左右一望,道:“找个灯光暗的地方走过去就是了,没有人注意。这又不是没有遇到过,我们在哥本哈根的时候不也是一样做的吗?”

罗雪琴轻笑一声,道:“要是被抓去解剖,我可不负责任。”

陆渊举着手中的两包服装道:“这个才是大问题!要是等下提上去,可就没有气势了。”

罗雪琴笑盈盈地道:“吃醋了啊?谁的醋坛子打翻了?”

陆渊得意地回答:“天天跟着醋坛子在一起,当然是沾染不少酸气了。”

两人说了几句,就走到一个黑暗的角落,等再次走到灯光下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罗雪琴伸出手掌,和陆渊的五指扣在一起,摆出亲昵的情侣样,和他并肩走在一起。

陆渊只觉罗雪琴的手心微微颤抖,笑着道:“看来我还要感谢一下这位江总,要不是他过来献殷勤,我可没有这个待遇。”

罗雪琴立刻将指尖扣在他手背的肌肉中,若无其事地道:“想得美,现在你只是一个背景道具的待遇。”

陆渊叹了一口气:“你莫要逼我用绝招,弄颗十克拉的大钻石戴在你指头上。”

罗雪琴将左手放在他面前,大大方方地道:“有本事你就戴上。”

陆渊马上打退堂鼓,缩了一下脖子:“现在没带钻石戒指,改天你不要想跑脱。”

两人一走上楼,手牵手,肩并肩走了过去。

刚刚站起身来的江建华一下愣在当地,伸手不是,不伸手也不是。

对面除了何燕妮外,座椅上倒没有其他人。

罗雪琴对江建华淡淡道:“有劳江总费心了。”

说完,坐在何燕妮的身边,亲昵地叫了一声“妈”,然后笑盈盈地道:“我们刚好在旁边逛街,一接到电话就过来了。”

陆渊此刻当然是摆出一副暴发户的嘴脸,一言不发地坐在罗雪琴旁边,一脸蔑视地盯了江建华一眼。双手朝靠背一放,右手一举,招呼服务员道:“来两杯咖啡。”

江建华转眼恢复了刚才从容的神情,根本不理会肆意挑衅的陆渊,将目光望向罗雪琴,面带诚恳地道:

“罗小姐要做形象宣传短片,至少也要找有实力的传媒公司来做,找一家专业做动画的工作室,在竞争起点上就低了一些,只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导致最后落选。”

罗雪琴一脸平静地道:“多谢江总,不过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喜欢其他人插手,落选不落选,对我意义不大。妈,我们走吧!“

陆渊想不到罗雪琴比他更干脆,直接二话不说就走人,小声嘀咕一句:“我才交了咖啡,不喝就走多浪费啊?”

罗雪琴两道明亮的目光马上盯了过来,“你想喝多久就喝多久,我先走了。”

何燕妮苦笑了一下,知道这下女儿干净利落地拒绝人家,已经惹来不少麻烦。不过最多是损失那个利益不错的厂子,反正自己的心思也没有在生意上,更不会继续打理那厂子,得罪就得罪了。

当下有些尴尬地冲着江建华笑了一一笑,道:“江总,真不好意思,我女儿就这个脾气,认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罗雪琴再也没拿正眼望江建华一眼,对陆渊道:“记得将咖啡钱付了。”

陆渊站起身来,对旁边面无表情的服务员道:“多少钱?”

那位小姑娘见这副剑拔弩张的模样,有些忐忑不安地道:“江少今天包场……”

陆渊毛手毛脚地将十多张十元的零钱塞回腰包中,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是自家开的,原来是包场啊!”

江建华坐在咖啡座前,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也不和陆渊做什么口舌之争,还微微举起手中的咖啡杯,冲着陆渊举了一下,示意慢走不送。

光是在风度上,就比李天语的同学高衙内高明了无数倍。

陆渊快步走出楼下,对罗雪琴道:“看来你这下悲剧了,这个国家形象大使的光荣位置一定要落选了。”

罗雪琴露出小狐狸一般的笑容:“要不我们就来赌一下?”

陆渊转身朝后面的咖啡店望了一眼,摇摇头:“不赌!不过我今天牺牲很大,吸引了所有的火力,总该有点儿报酬吧?”

罗雪琴这个时候却不理他,而是拿起电话,抽出其中的电话卡,随手扔在垃圾箱中。

这个举动立刻将何燕妮吓得不轻,知道又惹女儿生气了,但一时间却不好解释。

罗雪琴拿着晶莹的双眸盯着母亲,认真地道:“妈,这两天你小心一点儿,我刚才得罪了人家,他必然找人来报复,让我屈服。”

陆渊笑着道:“他绝对不知道你的情况……你回去应该嘉奖一下范女士,要不是她一直在网络上淡化你的身份和背景,人家江大少就不会有这个胆子找你麻烦了。”

罗雪琴冷笑一声:“他们的手段不外乎就两种,一个是人身威胁,另外一个就是找我妈工厂的麻烦或者给孙老师工作室制造一点儿问题,最有可能采用的就是向我妈名下的工厂施加各种压力!”

何燕妮干脆利落地道:“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我马上将工厂出售就是了。我早就跟你爸商量好了,本来准备年底前就将工厂脱手,安心陪你。现在只是提前了一个月。”

话锋一转,何燕妮有些担忧地道:“我怕他找人流氓来威胁你。”

罗雪琴神秘一笑,将嘴巴凑在母亲耳朵边,小声道:“妈,这个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们上交了一件国宝给故宫博物院,在文物没有出土前,安全部门专门有人担任我们的保卫工作。我飞机上的两位女乘务员都是警察,明天我叫她们两个过来就是了。”

何燕妮一脸惊讶地盯着女儿,开始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转眼又觉得合情合理。两个孩子从海外继承了天文数字般的巨额遗产,拥有一件国宝级的文物也是大有可能,国家对于这样的人,应该会提供一定安全保护。

现在越来越觉得这几个孩子真是神秘莫测。

ps:谢谢“77白熊”大大的打赏!求免费的收藏、推荐票!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