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01章 当街卖艺

第一〇一章 当街卖艺

三个人走到步行街的中央广场,在喧嚣的广场舞音乐伴奏和各种小吃叫卖声中,一丝清雅悠扬的琴声飘入耳中,与节奏感十足的《小苹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好似受到这缕琴音的影响,跳舞的大妈们热情都不是那么高了。

陆渊笑着道:“这人弹得不错,大概可以算得上是民间高人了。走,过去看看。”

罗雪琴点了点头,拉着太皇太后一起走了过去。

在前面的一个小花坛前,已经围拢了不少人,观看中间一位中年人演奏乐器。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张长长的古琴,只不过中年人其实并非是用十指弹奏琴弦,而是用两根竹片做成的小棒槌敲打琴弦,发出清幽飘逸的琴声。

朦胧的霓虹灯照在这位一脸神采飞扬的男子身上,可以看到这中年男子穿着一套浆洗得发白的老式中山服,地上铺着一张黄得发亮的篾席,旁边还放着一根拐杖。

中年男子双手轻缓有序地敲打着琴弦,两只眼睛却紧紧闭上,跃动的音符编织成一曲大家熟悉的歌曲,正是几年前奥运会的主题曲《我和你》。

何燕妮拿不准他演奏的是什么乐曲,小声问罗雪琴:“这是什么琴?怎么用竹片敲打?”

陆渊见罗雪琴此时也闭上了眼睛,露出竖耳倾听的表情,帮着解释:“这是扬琴,不是弹奏的,雪儿小时候第一件乐器就是学的这个,后来才学古琴和古筝。”

就这几句话功夫,中年人演奏的《我和你》已经完结,回味一会儿睁开双眼,从背后摸出一个军用水壶,大大灌了两口,将身子一撑,就坐在花坛上,开始活动手脚。

陆渊伸手摸了两下,才发现卡夹中没有一分钱,何燕妮连忙递过一张五十元的钞票过去。

罗雪琴接过母亲的钱,见她的钱包中也只剩两张十元的,走上前去,将钞票递在堆放着一些零钱的纸盒子上。

中年人见这位靓丽的女孩给的是五十,伸手比划了两下,用手语说了一声“谢谢!”

罗雪琴不禁愣了一下,马上用手语比划:“大叔,能不能让我试一下?”

中年人见她手势十分熟练,人又十分漂亮,只当她是见猎心喜,没有见过这乐器想体验一下,且人也客气大方,就用手势指了一下扬琴,然后挪动一下屁股,让出位置。

罗雪琴开口道:“谢谢!”

说完,连忙又用手语说了一遍,就长坐在竹席上,拿起扬琴边的两个小棒槌,轻轻敲打琴弦两下,一串全阶音符从琴弦上跃起。

随后又稍微移动一下定音的弦柱,再次用两根坚韧柔软的竹棒槌飞快地敲打琴弦几下,再次发出一串音符。

中年人见这位靓丽得过分的女孩手法熟练,居然一下就校正了三个音符,也是大感兴趣,再次挪动一下位置,在旁边盯着女孩表演。

广场上的游人见中年大叔突然换成一位气质绝佳、容颜极美的女孩,看架势好似也有几把刷子的样子,更是不舍得离开,将视线全部集中在女孩身上。

罗雪琴望着越来越多的人群,大声道:“我就以《明天会更好》,献给这位出门在外的大叔。”

说话间,雪白的双手上下翻飞,用手语比划出同样的言语。

话一出口,就惹来四周一阵喝彩。

罗雪琴拿起手中的小棒槌,上下翻飞,飞快地敲打着一根根琴弦,熟悉的旋律立刻飘荡在空中,砸两个短鲷之后,则是轻启樱红的嘴唇,犹如天籁般的声音撒向人群。

轻轻敲响沉睡的心灵

慢慢张开你的眼睛

看看忙碌的世界是否依然孤独地转过不停

春风不解风情……

随着罗雪琴悠扬的歌声冲天而起,立刻吸引了更多的游人停下脚步,朝这边围了上来,在歌曲唱到一半的时候,小小的花坛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就算是旁边跳舞的大妈们,也愤愤撤离自家的阵地,跑到这边来凑热闹。

喇叭中高声飞扬的乐曲早已经被人给关掉了,只剩下一支冲天而起的天籁,回响在偌大的广场中。所有人都屏声静气,静静地听着这曲触动内心的天籁之音。

陆渊望着越来越大的人群圈子,摇头苦笑不已。

要是普通人的声音,当然传不了这么远,还能绕梁三日,但对于已经结成内丹的罗雪琴来说,却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要是套用武侠小说中的话来说,就算是四周是百万大军,罗雪琴也足以将声音清晰无误地送入到每一个人的耳朵中去。

等一曲唱完,安静的广场一下沉寂十来秒,然后就是排山倒海般的巴掌声和此起彼伏的闪光,至少有七八十个手机对着女孩一阵狂拍。

“好厉害啊!”

“人家当然厉害,上国家大剧院演出的最年轻的民乐大师!”

“她是谁啊!”

“连罗雪琴都不知道?央视做了专访的,听说原来也是残疾人。”

听到这话,何燕妮不禁用凌厉的眼光盯向旁边几个年轻人,“残疾”二字可是她最不爱听的。

陆渊在旁边发现罗雪琴的知名度倒不是预料中的那么高,刚才认出她的大概只有少数人,不过年轻人和中年人的比例基本一致,许多大妈都认识罗雪琴。

就在眨眼间,扬琴前面摆放的纸盒已经堆满钞票,十元面额的成为主打,不乏百元的大钞,尤其后边挤不上来的,只好将钱传递进来。

两位学生装束的女孩更是充当了临时点钞员,将盒子中的钞票整理好,然后送给旁边沦落成为路人道具的大叔。

“再来一首!”

“雪儿女神,再来一首!”

不知道谁起来的头,转眼四周就异口同声地发起整齐一致的请求。几位大妈更是麻利地将旁边的音箱器材给送了进来,七手八脚搭建起一个临时的演出现场。

见到这样的情况,罗雪琴有点儿措手不及。

大部分年轻人更是举起手机,将摄像头对准了她。几位靠得最近的女孩更是轮流上去跟她合影。

陆渊在旁边小声嘀咕:“不做死就不会死!”

嘴巴上这么说,但却双手抱着胳膊,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架势,看看她如何应付面前的火爆场面。

罗雪琴见面前的架势,知道不表演一下,大概是没人愿意让她离开。

理了一下额头的鬓发,大大方方地道:“那我就再替这位大叔给大家表演……”

还没有说完,旁边就响起了几个不同的声音:

“我心永恒!”——铁杆的沉船粉丝。

“高山流水!”——有素养的文化人

“千本樱!”——宅男代表

“最炫民族风”——广场舞的大妈

此起彼伏的声音立刻争吵起来,原本团结一致的阵营立刻分裂。

罗雪琴身后的残疾大叔也知道这位女孩大有来头,用手轻轻拍了罗雪琴的肩膀一下,用手语道:“能不能表演一次《高山流水》?”

罗雪琴见那双坚毅的眼神中露出了真切的恳求,点了点头,然后拍了一下才安放在旁边的简陋的话筒,脆生生地道:“下面我就替这位大叔弹奏一首中华名曲《高山流水》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话音一出,四周顿时安静下来。

罗雪琴静了静神,才用手中的小棒槌敲打在琴弦上,旁边担任临时音响师的两个女学生马上将话筒凑近了一点。

两根竹签开始的敲打十分缓慢凝重,一声声清越浑厚的琴声缓缓升起,犹如一座座山岳般屹立在观众心田之上。转眼琴音从凝重转为绚丽多彩,柔和明快,竹签则是犹如狂风暴雨般打击在琴弦上。

比起用手指弹奏古琴又有些不一样,勾弹抹拂的指法全然用不上,只能用更为迅捷的打击来代替十指的功能。所以到了最后,最里边的人群只见两根竹签幻化成了百十根,同时击打在不同的琴弦上,最后汇集成江海奔腾的声音,与巍巍山岳的洪亮清越之声互相呼应。

最后罗雪琴双手落下,额头已经是略见汗珠。

不过这次不等沉寂的人群送上热烈的掌声,警笛声就从后面传来过来,“大家散散,大家散散,不要阻塞交通。”

听到高音喇叭发出的搅局声,罗雪琴犹闻天籁,连忙以最快的速度将手中的敲打工具送还大叔手中。不过这次收获了更多的钞票,被巡警驱散的游人在离开的时候,许多都没有忘记留下钞票。

到最后,罗雪琴在陆渊和太皇太后的强力抢救掩护下,趁乱脱身。

等上了出租车,陆渊才从前排扭头对罗雪琴道:“你们乐团为什么不来浦江开音乐会?我看绝对是爆满的份儿!”

罗雪琴抡起小拳头,锤了他两下,道:“谁说没有,月底就是!下面两个月要走四个城市!”

累出一身大汗的太皇太后在旁边惊讶地问道:“我怎么没有听说呢?”

罗雪琴举起手机:“刚才薛丹发过来的内部消息,尽管还没有定下来,但已经是跑不了的了。”

陆渊笑着道:“你们有票房分成没有?上次你得了多少?”

何燕妮瞪了他一眼,用长辈教育后辈的口吻道:“你少买一辆车,就什么都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