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04章 自取其辱

第一〇四章 自取其辱

韩启老爷子特别强调,这个慈善计划并非是停留在纸面上的一个宣传,而是真金白银的拿出钱来做事情,不挂羊头卖狗肉。不会学某些慈善基金那样,向社会募捐,然后再扣留这些慈善款,用来经营生意。

同时承诺,不会向社会募捐任何慈善资金,同时也会将每一笔资金的用途落实在实实在在的地方,不仅在网络上公布,同时也接受大众的监督。

最后,则是公布了一份长长的名单和录像照片,后面都有各种收支明细,说明一个月前捐赠的近十亿教育款项的落实情况。

陆渊望着中央音乐学院正在修建的音乐大楼,和燕京大学正在打地基的图书大楼,笑着对罗雪琴和李天语三个女孩子道:

“我发现你们几个从来没有去工地上视察过,要不是看到录像,我都不知道人家已经开工了。”

罗雪琴笑着道:“你也会良心不安啊,逼着人家拿钱出来做好事,然后又过意不去,连忙冒充冤大头。”

陆渊指着前面议论纷纷的人群道:“听到没有,人家要的就是这个震撼效果,口碑马上就树立起来了。我还记得一个月前小家子气的成立仪式,一个记者都不请,现在一请就这么多,哪怕是当雷锋,也是有水分的。”

李天语对周紫欣小声嘀咕:“明明是想说自己是好人,何必做得这么明显?你也是和人家一样的,同样是收获名声,只是有点儿小家子气……这样行不行,你这么想当好人,我们三个马上都发一张好人卡给你好了。”

就在几个小声说话的时候,几位官员分别上去发表展望和责任。最后只见八个穿着一身鲜红的靓丽女孩各自捧着一个锦盘走上台去,呈一排站好。

只听在司仪小姐清脆的邀请声中,韩绛大小姐走到台上,宣告道:“紫天基金的运作,离不开社会,离不开大家的支持。就算是我们紫仓集团,也不可能一时间筹集到这么多资金,所以,我们韩家,将拍卖一批珠宝文物,价格将比市场价低百分之二十……”

一听到这个发言,陆渊嘴巴张得大大的,为韩大小姐的天才创意震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正大光明地搞慈善拍卖,连税都不用上,当然也不会有人追问她这些珠宝的来源了。以韩家几百年的根基,拿出一批珠宝文物出来,不会有任何人认为不可能。

陆渊简直有放声大哭一场的冲动。他在国外变卖珠宝,被人暗杀,黑吃黑,压价,什么黑暗手段都品尝过,要不是他是神仙,早就被人打成筛子,然后陈尸大西洋底了。

尤其每到一个地方,就得换一副相貌,还得施展法术作弊,才将珠宝兜售出去。韩绛这样的卖法,让他羡慕不已。

不过转眼就联想到第二个问题,若是珠宝算是奢侈品的话,对于韩家来说,也不缺少出卖途径,为什么会选择公开拍卖呢?

尤其是他拿出来的九个箱子中,有一半是黄金,这玩意儿在市场上供不应求,不像那些宝石价格都是几十万上下,好的飙升到几百万都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韩大小姐难道真的很缺钱吗?三四十亿的黄金不声不响就消失了?

就在陆渊闷头苦思的时候,台上的韩绛揭开第一位美女托盘上的锦绸缎。

在晶莹剔透的玻璃座上,摆放者一颗赤红如火的宝石,宝石个头很大,犹如一颗鸡心,通体圆润通红,发出耀眼的光芒。

“鸡血石?”

“这么大的红宝石,还真是少见!”

……

就在议论纷纷中,韩绛揭开了第二个托盘。

一颗蓝蔚蔚的宝石出现在众人面前,犹如大海般深邃的光芒四下跳动。陆渊在下面看得真真切切,这款切割成八棱钻石形状的蓝宝石,不是他箱子中的天然宝石,而是很有一些年代的。

但一下子陆渊就明白过来,韩大小姐玩的是什么把戏。

其实说穿了就是鱼目混珠,大概拿出自家的珠宝混在里面,让人猜测不出这么多的宝石究竟来自哪里。

转眼八个托盘都一起打开,除了红、蓝、绿三种最出名的宝石外,还有玛瑙、粉钻、羊脂玉、翡翠和一块玉璧。

抛开蓝宝石和一颗粉钻不是箱子中的,其余六件珠宝全部都是他送出去的。当然,这六件是精心挑选过的,无论成色、个头都是最好的,每一件至少都是几百万。

韩绛在台上俏生生地宣布:“第一批慈善义卖,将在明天举行。此次义卖共有一百二十件珠宝,除了最好的十二件采取拍卖的方式出售外,剩下的一百零八颗大小不同的宝石玛瑙,都会以低于市场的价格直接标价出售。”

然后手一抬,举起一堆纸张证书道:“任何一颗宝石翡翠,都是由香江金六福珠宝行和珠光宝器大商行联合鉴定,标明品级。并且金六福珠宝行宣布,无论任何时候,珠宝行都会以原价收回这些出售的珠宝。”

同时还宣布了明天出售的珠宝,会在两个珠宝公司的网站上展示出来,希望各界人士和珠宝爱好者尽情选购。

接下来就是由集团公司的几位负责人和国家相关单位进行记者问答。

李天语和周紫欣还不等记者会开始,就在一群保安的护送下匆忙离开了会场。才转到外面的隔间,韩绛走过来道:“晚上还有一场酒会,请诸位赏光。”

陆渊刚要拒绝,何燕妮就一脸堆笑地道:“韩小姐太客气了,难道我们还会临阵脱逃不成?”

旁边的四个年轻人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知道逃跑大计已经被太皇太后发现,就此扼杀在摇篮之中。

晚宴的时候,不时有目光朝几个靓丽女孩盯过来,但却没有人过来敬酒或者搭讪。毕竟,这样隆重的场合,能入席的都是属于金字塔尖上的人物,不能失了礼仪。而且,接下来的酒会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晚宴并没有进行多久就结束了,随后的酒会一下就热闹许多,人多了近十倍,邀请的都是社会各界名流。

转眼陆渊就看见一个熟人,直接被罗雪琴无视的江总裁,身边还有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两个帅哥走在一起,身上的颜色一黑一白,相映成趣,十分惹眼。

江建华目光一瞟,就望见陆渊身边那位正是一点儿都不给他好脸色的罗雪琴,旁边还有两个清丽绝俗的女孩子,就算是耀眼夺目的罗雪琴,也难以完全压制她们的容颜和气质。三个女孩站在一起,彼此辉映,立刻成了酒会中最靓丽的风景线。

不过煞风景的是,毫不起眼的陆渊被几个女孩子围在中间。

好像一点儿没有受昨天的抢白影响,江建华冲着陆渊举起酒杯,笑了一笑,算是打招呼,却没有走过来。

倒是何燕妮主动走上前去,道:“江总,又见面了,昨天真是不好意思。”

江建华露出一个沉稳的笑容,“何女士太客气了,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误会,不用再提了。”

跟着举手对身边的青年介绍:“这是程斌,何女士应该听说过吧?”

何燕妮点了点头:“当然听说过,远航集团的第三代当家人,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多了。”转头对陆渊道:“小陆,过来一下,这位是香江来的程斌,他是我侄子陆渊。”

陆渊走上前两步,正要开口,就见一团白光从旁边的女孩子中窜了出来,跳在他的肩膀上,嚷嚷道:“非礼了,非礼了!”

几个刚转身过来的女孩子一下笑成一团。

陆渊骂道:“笨鸟,一天到晚就胡说八道,还不给我滚远点儿,不要在这里当小丑。”

话一出口,江建华眼中就闪烁着一道寒光。

白鹦鹉跳动两下,垂着脑袋:“本宫不笨,本宫不笨!”

陆渊抬手就给它脑袋敲了一下,白鹦鹉马上嚷嚷:“又欺负人!”

才一说完,两只洁白如玉的手掌就伸了过来,一下将鹦鹉抓了个结实,脸上笑容没有收敛下去的周紫欣骂道:“你算什么人?天语,把它嘴巴捆起来,免得成天就鹦鹉学舌,讨厌死了。”

李天语从头发上扯下一根黑发,动作麻利地将它钢铁般的弯钩嘴给缠了个结实,一点都不带犹豫,看上去好似早已经绑出经验和水平了。

白鹦鹉习惯为常,嘴巴乱动两下见没法张开,也就认命,开始装死。

周紫欣将鹦鹉放在陆渊的肩膀上,道:“罚你一小时不许说话!”

李天语在旁边咯咯笑了起来:“看,现在不就一个活脱脱的座山雕?”

程斌见两个美女在一边折腾这只鹦鹉,也笑呵呵在一边观望。倒是江建华见陆渊和两个风情各异的女孩十分亲昵,目光中再次闪过一丝妒忌。

等两个女孩折腾完毕,程斌谈笑风生地道:“两位美女难道不怕被人误会是虐待宠物吗?施展出这么恶毒的手段对付这只可怜的小宝贝。”

李天语一脸怜悯:“好吧!玉儿,过来!”

鹦鹉一下跳在她的手掌上,李天语笑盈盈地说:“多亏这位帅哥替你求情……你说说看,怎么感谢人家?”

刚一扯断发丝,白鹦鹉就歪着头道:“小白脸有什么好感谢的?”

程斌一下子愣住了,脸上表情说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众人见鹦鹉摆出一脸不屑的模样,更是忍俊不住,齐齐笑出声来。

李天语望着面前这位自取其辱的家伙,低头对鹦鹉道:“你又伤人家自尊了,该如何处罚你?”

白鹦鹉可怜兮兮地叫了几声,不敢继续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