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05章 谁更有钱

第一〇五章 谁更有钱

不开口说话的白鹦鹉,依然沦落成为许多少女合影的背景。

但无论女孩们施展出百般手段,玉儿都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轻蔑地扫视过去,让众多女孩又爱又恨。

就在程斌被鹦鹉调戏得哭笑不得的时候,找到机会的江建华走到罗雪琴身边,用最为真挚的口吻道:

“罗女士,我们之间可能有点儿误会,能不能给我两分钟时间,让我将话说清楚一点儿,以后就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罗雪琴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强大气场,淡然道:“好吧,就两分钟!”

江建华腰身一挺,神采飞扬地道:“罗小姐的将来,必然不会止步于国家形象大使或者民族乐团的当家花旦,听说这两个月罗小姐拒绝了无数电视台的邀请,全心全意打造音乐传世经典,不知道罗小姐有没有兴趣与世界最顶级的公司合作,将中国古典音乐传播到全世界呢?”

罗雪琴不动声色地瞟了江建华一眼,摆出继续听下去的姿态。

江建华精神一振,知道犹如罗雪琴这样的文艺女青年,追求她们的最好法子就是打动她的内心,投其所好。光是一味炫耀有钱的话,只会招来她的鄙视,京城有钱的公子哥多了去,都没有攀折到这朵娇艳无比的牡丹花,大概就是没有走对门路。

斟酌了一下语句,江建华直接开门见山地道:“年底美国的迪斯尼公司将拍摄一部真人版的《花木兰》音乐剧,投资三亿多美元。我叔叔是迪斯尼的股东,名下也有一家制片公司。如果是我叔叔推荐罗小姐竞选花木兰的女主角,再加上罗小姐精湛的音乐造诣,我想至少有六七成把握得到这个名额。罗小姐可以考虑几天,再给我答复。”

罗雪琴突然展颜一笑,犹如鲜花怒放,美艳得不可方物。

江建华心头一下子燥热起来,好似有无数只爪子在胸口上挠挠。

就在江建华以为罗雪琴终于动心的时候,只听罗雪琴笑着道:“江总的消息和我听到的有些不太一样啊……我这边的版本是迪尼斯电影公司的CEO罗伯特·弗朗森提议拍摄《花木兰》,但一星期前被董事会否决了。不知道江总的叔叔是哪位?居然有如此逆天之力,能重起这个计划?”

江建华的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原本以为这个十分隐秘的内部消息能发挥一点儿作用,却想不到罗雪琴早知道这个事情了。

无论在国内或者国外的网络上,根本不可能找到相关消息,就算是他,也是付出了一点儿代价才打听到的。

当然,江建华却不知道,罗雪琴知道找个消息,仅仅是某位改行当小偷的无良仙人去验证虚拟系统正伪的时候,无意中看见的。

罗雪琴说完之后,就不理会被揭穿谎言的江总,转身对周紫欣道:“紫欣,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这里人太多了,真有些不太习惯。”

李天语插口道:“等下再有人过来搭讪,我们就用手语好了,脸皮再厚的美男子也该知难而退了吧!”

说到手语,马上就见一只胳膊伸了过来,飞快地打出“我也过去陪美女”的手势,正是贼头贼脑的陆渊.

李天语马上比划出一个“你去死”。

陆渊意志坚定地继续比划“是正经事情”,企图打进革命队伍的决心一百年不动摇。

两个在这里快速地动手比划,却让旁边的何燕妮看得有些忐忑不安起来,生怕两个合谋弄出什么事情来。例如,出去暴打江建华一顿,或者是给他下点儿绊子什么的。

自从去了一趟李家,听说三个孩子从小到大的各种“丰功伟绩”后,何燕妮毫不怀疑陆渊和李天语的能力。当下马上走过去,勉强露出一个笑脸,问道:“你们在打什么暗号?”

罗雪琴理了一下头发,挽着母亲的胳膊:“他们有事情,准备先回去。”

何燕妮见这么重要的酒会,可以结识许多重量级人物,一下子说走就走,非常不合适。但转眼又觉得她平日看重的社交环节,其实对女儿也不是那么重要。

光是雪儿的存款,已经足够让她在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过得舒舒服服,不需要看人的脸色行事。

与其强迫她们几个参加这些可有可无的交际活动,还不如让她们回去做喜欢的事情。

“好吧,我们要走,也该给罗小姐打个招呼吧?”何燕妮提出最后一个建议。

李天语马上取出手机,拨打了韩绛的号码,“韩小姐,我们有点儿私事先走了,就不多打扰了,多谢你的款待。”

在大厅二楼被一群中老年团团围住的韩绛,犹如抓到了救命稻草,连忙冲着手机道:“我送你们!等我一下。”随即收起电话,对四周环绕一圈的成功人士一脸歉意地道:“我去送两个朋友!”

等陆渊和何燕妮一行走出门口的时候,立刻惹来一大群人的注目,更有几个小报记者冲了上来,准备来一次临时采访。

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停在了旁边,后车门一下拉开。陆渊连忙护送三个女孩先从包围圈中挤上车去,紧跟着上去的何燕妮理了一下变形的礼服,十分感叹地对罗雪琴道:“你一出来都是这种情况吗?”

李天语连连点头:“这个就是明星的待遇,一般人是享受不到的。”

罗雪琴轻笑道:“要是这些记者知道前面开车的就是韩小姐,围过来的人更多。”

坐在驾驶座上的美女驾驶员转过头:“我可没有罗小姐的名气!”

上车才发现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的何燕妮仔细看了一遍车厢,最后问道:“鹦鹉呢?你们忘记它还在大厅中了吧?”

李天语拍了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上的陆渊肩头一下,“叫那只死鸟过来。”

陆渊探出半个脑袋,冲着外面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

转眼就见一道银光飞进车窗,轻盈地落在靠椅背上,左顾右盼,却不开口。

何燕妮有些心疼地道:“你们还将它嘴巴捆着?”白鹦鹉一听,一下子跳在她的肩膀上,用脑袋蹭了蹭她的头发,一副讨好的姿态。

罗雪琴笑骂道:“好了好了,可以说话了。再继续卖萌告状,我们可是要被太后娘娘给收拾了,到时候让你好看!”

白鹦怪声怪气地道:“多谢雪儿姐姐!我不多嘴就是了。”

前面的韩绛发动油门,跟随几个大姑娘一道中途脱逃。

上路不久,罗雪琴突然对前面开车的韩绛道:“韩小姐,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韩绛握着方向盘的手掌微微一偏,车身微微偏离了一下航道,但眨眼就纠正过来,头也不回地道:“若是我能帮上忙,一定全力以赴。”

罗雪琴心头一笑,知道眼前这个女孩还是戒备心十足,言下之意就是帮不上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不要找借口来烦我!嘴上却道:“我想请紫天基金再修几所残疾人学校,同时力所能及的帮助一下伤残人士和弱势群体。你找人初步估算一下,究竟需要多少资金?”

韩绛略微思索一下,缓缓道:“光是修学校,其实要不了多少钱。但帮助伤残人士,就可大可小,我先找残联咨询一下,最后再答复你。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可以和今天的主题结合起来,多聘期一些残疾人当护林员或者看门人,算是一举两得。”

罗雪琴从卡夹中递过一张纸条,道:“这是我瑞士银行的账号和密码,大概有七千多万欧元,就当是第一批项目基金。”

韩绛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转头一笑:“这点儿费用我随随便便都能拿得出来,你的私房钱我可不敢要。”

李天语一把就从罗雪琴手中将纸条抢了过去,哼哼道:“不要算了,先借我!”

在旁边听得有些肉痛的何燕妮开口道:“你们年轻人啊,都怕自己出面,这样好了,明天我将这钱捐献给红.十字会,设置一个专业的慈善基金。”

韩绛耸耸肩膀,点头道:“阿姨这个主意不错。”

李天语大为不满地道:“与其捐赠给那些官老爷,还不如给紫天基金呢!至少基金会手续简单,可以直接一步到位。要是给红.十字会,层层克扣挪用,至少要蒸发一部分,还是免了吧!”

陆渊笑着道:“红十字会比起一般的私募基金还是要好多了,不过紫天基金情况又有所不同,毕竟是纯粹做慈善的,不会出现钱漂没的情况!”

李天语一点儿也不羞愧地道:“这是当然,也不看看谁是紫天基金的最后隐藏大BOSS?要是有人敢贪污一分钱,姑奶奶就让他去喝免费的咖啡。”

周紫欣伸手朝她脸上羞去,“这些天谁在嚷嚷自己是样子货?谁在基金会里面天天看电视剧混日子,现在好意思说自家是大BOSS,我都替你脸红!”

李天语蒙着脸道:“大老板在前面,你这么说人家坏话,我以后怎么见人!”

何燕妮一把将纸条拿了过去,道:“我反正也没什么事,我来做这个事情吧,绝对保证将学校修建得漂漂亮亮。”

陆渊建议道:“要是阿姨来做也行,最好挂一个紫天基金的牌子,这样可以免除许多麻烦。”

韩绛开口道:“要是阿姨不介意的话,我回去发函公文,聘请阿姨为紫天基金理事,专程负责这一块。做慈善其实就是一块大肥肉,人人都想上来咬一口,得不到就会在暗地里搞各种小动作。要是比钱多,我们韩家是比不过罗小姐你们,但要是论人脉,全国各地都有一点儿。”

这话一说出来,立刻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扔在何燕妮的耳中,炸得她昏头转向,差点儿以为听错了呢。

在全世界范围内,最有实力的企业家族,韩家绝对算是翘楚之一,无论是在东南亚还是欧美,都是光环极大的家族。其他什么都不说,光是国内掌控着华夏银行近一半股份的韩启,个人资产就是几百亿。

要是算上韩家总体实力,几千亿的资金轻而易举拿得出来。

现在韩家大小姐居然说比钱比不过自家女儿,这件事情也是太过梦幻了一点儿!

无数的猜测从何燕妮的心底冒了出来,看女儿的眼光也有些变了,甚至怀疑这个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只有国外几个大家族的继承人才有资格说这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