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08章 冤大头

第一〇八章 冤大头

?等坐在车上,何燕妮望着面前三个穿着同样校服的女孩,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今天是这个打扮,我可从来没有见你们穿过这套服装啊?”

周紫欣连忙解释道:“这个可是学校的要求。”

专职司机陆渊转头道:“什么时候雪儿也转学到燕京大学了?”

李天语重重敲了他脑袋一下,大为不满地道:“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雪儿的衣服样式和我们两个的有点儿不一样。再说了,要是看不出来,你难道不会看校徽吗?”

陆渊吃了她的抢白,只好自认倒霉。说老实话,他还真没有注意到罗雪琴的校服样式和李天语的哪些不一样,口中又钻出另外一个问题,“雪儿不是基金会的,为什么也要穿校服?”

“当然是为了端庄一点!”

李天语脱口给出一个理由,马上吃罗雪琴一个白眼。

陆渊一下子就猜测出一定是李天语弄出来的,顶多是学校吩咐过两个女孩子,但李天语绝对会扯上罗雪琴这个死党。

何燕妮也点头称赞:“你们穿校服,人看起来稳重多了,更像一个大学生!”

罗雪琴小声反驳:“我们本来就是大学生。”

陆渊在前面威胁:“别指桑骂槐好不好?就我学历低,不说我也知道,会伤自尊的。”

李天语调侃:“你有自尊这个东西吗?”

这下陆渊不斗口了,专心开车。

慈善拍卖的会场依然在昨天的中国馆主大厅举行,但拍卖的方式和传统的法子大不一样,直接采用电子竞拍的方式进行。

一百二十件珠宝摆放在了一百二十根长方形的柱子上,柱子后还站着一位穿着简洁大方白色连衣裙的靓丽服务员,各种各样璀璨夺目的珠宝都摆放在一个小小的玻璃盒中,盒子前面还摆放着一款最新式的平面板,从不同角度展示珠宝的魅力,同时还介绍珠宝的名字和定价。

在八根比其他柱子高大了三四倍的圆台上,摆放着昨天展出过的八颗不同种类的宝石。八面巨大的液晶显示器,则是从天花板垂落下来,最顶上有一排不时变幻的数字。

“为什么搞得象个菜市场一样,一点儿都不高端大气上档次!”李天语瞟了几眼,就开始发表看法。

陆渊笑着道:“你想怎么样?这里一百二十件,一件一件的竞拍,拍到明天都没办法结束。”

李天语振振有词:“所有小说电视中都是你出一千万,我马上一千五百万压死你,然后镜头再给两个特写。输得人面如土灰,赢家则得意洋洋,大大地在观众面前露一把脸。现在弄成电子竞拍,谁知道谁赢了谁输了?”

陆渊正要开口,突然发现前面走来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唐装,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高人态势,旁边陪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不禁多望了两眼。

老人一见到他,目光一下阴寒起来,转眼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高人姿态,还对他微微一点头,就走了过去。

李天语用手指戳了他胳膊一下,问道:“谁啊?老头看你的眼神看上去好恶毒哦。”

陆渊笑着道:“金石斋的大老板王宁,行家中的行家。”

罗雪琴一下子垂下头去,肩膀微微**起来。

李天语更奇怪了,将脸靠在罗雪琴的身上,小声问道:“你笑什么?老实交代。”

罗雪琴强忍着笑意:“人家坑了他一本书,他玩不过人家就作弊,硬将人家价值百万的文物变成了废物。”

李天语装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冲着陆渊道:“原来你也有今天啊!我敢打赌,人家说不定这个时候正在想方设法坑你一把呢。”

陆渊笑着道:“人家大行家过来,不会为了这点小钱找我算账的,百来万的生意,王老头绝对不放在眼中。”

李天语对罗雪琴施了一个眼色,朝珠宝台瞟了过去。

罗雪琴知道她必然要玩什么花样,挽着母亲的手道:“妈,我们去那边看看。”

等不明真相的太皇太后一走,李天语就对陆渊小声道:“你说得真是一点儿都没错,王老头真没有跟你算账的心思,他是准备买宝石。”

就在这几句话的时间,李天语就看见王老头指使身边的中年人,买下了两颗标价二十多万的宝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大厅中除了最大的八颗珠宝是竞价拍卖外,其他的一百多颗小一点儿的宝石都是标价拍卖,只要有人买,旁边的显示器上马上就会现出一个“已售”的红字。

这些大大小小的宝石,最低的价格都是七八万,最高的几颗则是一百五十万左右,普通的平均价格都在四五十万。

尽管才开馆半小时,就已经出售了三分之一的宝石,大厅两侧的几个大屏幕上也同时显示出“XX号已经出售”字样。

凡是今天来参加拍卖会的,除了一部分看热闹的游客,大部分都是不差钱的主,许多人更是半个行家,当然一眼就认出展厅中摆出的珠宝,价格比起外面的珠宝店起码便宜了三分之一,质量还高出一倍,证件全部齐全。

最为重要的是,有紫仓财团背书,根本不可能出现假货。要是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物美价廉”,简直是良心大甩卖。

故此,片刻之间,珠宝拍卖会就变成了粥少僧多的局面,手快则有,手慢则无。

对于王宁这样的大行家来说,当然不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见低端的宝石争夺得厉害,就将目光瞟向了高端的部分,马上又买下来一块七十万的羊脂玉和一颗九十万的鸡血石。

抢购的心理从来都是会传染的,几乎在十分钟内,展厅中所有摆放出来的珠宝就全卖得精光,剩下的就是那八颗重头戏的竞争了。

大部分游览的观众,也将注意力转向了八个高台。

现在标价最高的是一块长方形的羊脂玉璧,价格已经窜到了一千六百五十万,而其他的几颗宝石,价格都在三四百万左右,每次五万五万的跳动。

周紫欣吃惊地望着那块乳白色的玉璧,咋舌道:“怎么这么贵?”

陆渊指了指一边站着的韩绛大小姐,笑着道:“价格低了,韩大小姐怎么有面子,当然是自己抬上去的。”

话刚说完,就见头顶大厅中突然射下一道光柱,金灿灿的阳光撒落在羊脂玉璧上,看上去气势非凡,很有戏剧效果。

一个清丽的声音琅琅道:“唐诗有云‘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就是说的这块出产自蓝田的古玉。其实道理也是十分简单,就是这种质地细腻的玉璧,能轻微吸收空气中的水蒸气,当阳光照上去的时候,就会挥发出来,形成‘玉烟’的奇观。”

几句话功夫,玉璧上果然升腾起了丝丝烟雾,和身上洁白无瑕的反光交相辉映在一起,让人感到仙气飘渺的韵味。

陆渊笑着对李天语和周紫欣道:“两位大小姐,你们两个身为内部人员,应该出来加加价吧?!”

李天语瞪眼道:“紫欣,别听他的,要是传出去,不就是砸自己的招牌吗?自己卖东西,结果自己在旁边抬价,这个可是赤果果的作弊。”

陆渊笑了一下,马上打出“两千万”的报价。

前面的大屏幕迅速出现了这个价格,立刻引起一片惊呼。

李天语撇嘴道:“原来是空口说白话,我也会!先报出价格,然后不买走人。”

陆渊笑着起来,道:“你比我出价高一元试试。”

李天语不服气地拿出手机,依照前台展示的报价法子,点击进入了页面,敲打出两千零一万的数字,结果下面马上现出一个提示,“请输入你的信用卡或银行账号”。

眼珠子左右一转,李天语将自己的银行卡账号输了进去,马上得到一个提示,“你的金额不足。”

周紫欣的脑袋凑在李天语的肩膀上,见状咯咯一笑,使劲拍打陆渊一下,道:“大土豪啊,这么有钱不怕天打雷劈吗?”

李天语揭穿真相道:“他有屁的钱,全是挂在雪儿名字上的。”

陆渊露出一个不怀好意地笑容,“要不咱们打个赌,看看是谁的钱!”

李天语直接扣上一顶大帽子,“好啊,居然还敢藏私房钱,直接没收!”

摊出手掌,摆出一副要账的模样。周紫欣也跟着支持死党,伸出一只手掌放在李天语的旁边。

陆渊丢出两个一元的硬币,拍拍腰包:“这就是全部资产,没有了。”

李天语钩钩手指头:“手机上交过来。”

陆渊马上将手机上交过去,李天语敲打几下,恨恨道:“混蛋,居然改密码了。”

就在说话间,屏幕上又跳出一个数字“两千零伍拾万”。

李天语立刻将手机换了过去,道:“再加五十万。”

陆渊收起手机,道:“你傻瓜啊,那块玉最多只值两千万,多了就是当冤大头。”

话刚说完,屏幕上的数字马上就变成了“两千五百万”。

李天语嘴巴张得大大的,喃喃道:“原来真有冤大头啊。”

大厅中一个清丽的声音响起,“三号物品和田羊脂玉璧已经达到拍卖最高上限,请买主上台接受我们紫天基金会联合中华慈善总会、红.十字会共同颁发的慈善大使证书。”

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靓丽女子走上台去,笑盈盈地面对大家。

陆渊哈哈笑道:“天语,你这下悲剧了,居然敢说何阿姨是冤大头,看雪儿怎么收拾你。”

李天语抬脚给了他一粉腿,小声道:“你们这个就是串通了作弊,我不去检举揭发你们这些伪慈善家,已经是对得起你们了。对了,你必须要给封口费,不然,哼哼……”

陆渊笑着道:“谁会相信你?你要是敢揭发,你就是吃里爬外,别忘记了你的身份!就算雪儿不收拾你,你们学校领导也会收拾你的。”

远方的人群中,江建华嘴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转头对身边的中年人道:“李市长,何女士既然能掏出几千万买珠宝,是不是该去催一催她公司的银行贷款了。”

PS:果奔中,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