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09章 一扫而光

第一〇九章 一扫而光

两千五百万,对于成为百万富翁的何夫人来说,基本是她全部身家的总和。尽管是用的女儿给的信用卡,但就这么一掷千金的购买一块巴掌大的玉璧,还是十分的肉疼。要是她能有选择的话,宁可购买其他几颗“价格便宜”的宝石。

但对于在场的大部分有钱人来说,却是有些后悔起来,其中追悔莫及的就是新近发了一笔横财的王宁老爷子,一部宋版的《史记》以一亿二千万的高价售出,到手的尽管只有八千万,但也足以让他突破卡了十多年的瓶颈,直接跃升亿万富翁的行列。

对于年过古稀的他来说,追求已经不多了,能给后代子孙留下一件价值连城的传家宝,是他为数不多的愿望之一。今天本来只是过来扫货,再赚上一笔,但看到台上展示的那块蓝田羊脂玉之后,就立刻知道这块未经雕琢的玉牌就是最好的传家宝。

白璧无瑕,刀工古拙。

至少是汉唐之物,故才如此大方简朴。只要请名匠在上面略微雕琢,就可以变成一块祈福延寿的镇宅之宝。

不过场中识货的人不少,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的五十万、五十万的加价,目的就是避免彼此争执不下,将价格给抬高了。

所有人的估价,都是三千万左右,再高就是炒作。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会突然跑出来一个愣头青,直接将价格给封顶了,尤其是对“涨停”这个设置打得措手不及,几个识货的更是追悔莫及,这个价格他们都是出得起的。

但好处还是有的,在知道人家紫仓财团设置有价格上限之后,几乎在接下来的两三分钟内,其他七件珠宝马上一路高歌,直接“涨停”。

王宁也是有所斩获,以八百五十万和七百六十万的价格,抢到了价格表上名列第三和第五的蓝、绿两颗宝石。

名列第二的一颗粉钻,则以一千三百万的价格售出。

至此,此次慈善拍卖的一百二十件珠宝,全部售完。拍卖的八件珍贵珠宝,总共以八千二百五十万的金额卖出,比起封顶总价少了五十万。

至于其他一百一十二件珠宝,卖出了六千三百二十七万。拍卖会在进行了一个钟头后,就彻底变成了展示会,成交额接近一亿五千万。

知道内情的陆渊这个时候也不得不佩服起来,作为屹立百年的大财团,有足够的资本保证这些珠宝以高价出售。韩绛将这些珠宝全部卖光,随便可以超过百亿,要是换成他来卖,顶天就是五十亿。

大概韩家大小姐接下来会在全国一线城市连续举行这样的拍卖,几个月凑够二三十亿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人家还可以每年进行一次,卖个七八年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顺道,还可以顺手洗洗黑钱什么的。

陆渊无不恶意地猜想,对于一个大型财团,手中没有黑钱才是见鬼的事情,韩家也绝对不可能例外。

四下一扫,见韩大小姐正笑盈盈地站在旁边,随口对李天语道:“李同学,还不过去拍拍你们大老板的马屁,说不定可以赚到不少奖金呢。”

李天语歪着脑袋:“为什么是我去?”

陆渊将手掌放在嘴巴上,压低声音:“你们都说我是始乱终弃了,我过去合适吗?”

李天语和周紫欣一下子笑了起来,李天语还拍拍陆渊的肩膀道:“算你识相,姐姐今天就帮你这个忙。”当下拉着周紫欣一道朝韩绛走了过去,李天语脸上露出一个虚伪的笑容,“呵呵,生意不错啊!”

这什么话啊!?

韩大小姐脸上立马摆出一个热情万分的笑容,“这是我应该做的。”

李天语小声道:“你还真虚伪!”

韩绛摆出大姐大的架势,“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两位同学过来不是和我聊天的吧?”说完,轻轻一拉李天语的胳膊,与两个学生妹并肩站在一起,冲着对面的记者摆出一个亲密无间的造型。

见有戏的记者马上就走过来采访,韩大小姐身边的两个女孩立即挡了上去。陆渊也不想跟紫欣的仇人搞好关系,当下从口袋中掏出一个U盘,递了过去,公事公办地道:

“我们三个制作了一个公益广告,请韩会长过目一下,要是合适就用,不合适就直接扔了。”

韩绛毫不意外地道:“学校交代的任务啊?”

李天语板着脸:“自己做的不行?”

韩绛轻笑一声,“别这么大的火气,要是被记者拍下来,流传出去,人家还以为我们在内斗呢!”

李天语愤愤道:“难道现在不是在内斗?”

一直在旁边没有什么表情的周紫欣“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李天语瞪了吃里爬外的周紫欣一眼,转身就走。

韩绛回头对身后一位中年人小声说了两句,中年人点了点头,回到座位,在电脑上发出几个指令。

拿着证书走到台下的何燕妮刚走到女儿身边,手机就收到一条信息,“你的付款已经退回。”

何夫人呆了一呆,把手机放在罗雪琴的面前,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罗雪琴回头一望,见韩绛冲着她笑了一下。知道内情的罗雪琴当然老不客气地道:“韩小姐大概是不好意思收我们的钱。”

一下觉得全身上下都舒畅的何燕妮呆呆地问道:“那怎么能行呢?”

罗雪琴浅浅笑道:“不就是一块玉璧么,你老人家就当是她送给你的礼物好了。”

何燕妮迟疑一下,问道:“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你们几个跟韩小姐关系怪怪的。”

罗雪琴将胳膊紧紧挽着何燕妮,道:“我们有点儿小摩擦,私人关系不是很好,只不过现在是合作关系,大家在外人面前假装是朋友而已。”

何燕妮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能给我说说吗?”

罗雪琴小声道:“事情是韩小姐一个比她小不了两岁的侄儿追求紫欣,动用了一点不太光彩的手段,结果被我们叔公发现,施法令其遭到反噬。韩家知道后,收拾了惹事的家族子弟,然后拿出一笔钱给紫欣道歉赔罪。经过协商,韩家将这些钱成立了紫天基金,我们叔公不想占便宜,就拿出同样数额加在基金会中。”

这话可是早想好的,一切源头都推在子虚乌有的苏老人家头上。至于整件事情的经过,母亲根本不可能去询问关系不好的韩家。

何燕妮一下子呆住了。

望着母亲目瞪口呆的神情,罗雪琴连忙道:“开始道歉的那笔钱不算很多,只是紫欣不要,说将这钱捐赠出来,韩家才借这个机会拿出大手笔成立了这个基金会。”

这样的八卦,可是比任何小道消息精彩了无数倍。何燕妮还是第一次听闻,简直和各种报道上的说法差距十万八千里。其他什么都不说,大概韩家拿出赔罪的那笔钱至少上亿。

正要开口,却见李天语和周紫欣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对罗雪琴嚷嚷道:“雪儿,不好了,母老虎就在那边,我们快跑。”

何燕妮顺着李天语的目光望了过去,见三四十米外站着一位二十五六的女子,留着一头秀气的短发,鼻梁上还有一副小巧的眼镜,看上去秀秀气气,倒是有些面熟。

罗雪琴跟着缩了一下脖子,闪电般地背过身去,慌慌张张地道:“母老虎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出国留学了吗?”

李天语轻轻敲了罗雪琴的额头一下,道:“我们都大四了,人家也该回来了。快闪人,不然被抓住可就死定了。”

何燕妮这才记起这个令两个女孩谈虎色变的人是谁。国庆期间在青城山下,杜梅可是对她讲述了许多关于这位女子的事情,人家可是三个孩子的外语老师兼班主任,在高中收拾得三人够呛的。

还不等开口,罗雪琴和李天语就一人伸出一只手,绑架似的扯着何燕妮朝后门躲去。

周紫欣好心提醒一句,“陆大哥,怎么不叫他?”

李天语笑嘻嘻地道:“让他去死好了,最好让母老虎狠狠收拾他一顿!”

罗雪琴也附和道:“天语,你太恶毒了吧!要是母老虎找不到他怎么办?”

望着两个丫头如此仓皇逃窜的紧张模样,何燕妮才知道世界上还真有一物降一物的说法。

不知道厄运临头的陆渊正暗中注视王宁这个老狐狸的表情,突然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陆渊?……真的是你!”

不禁全身一颤的陆渊慌忙回头一望,见一个秀秀气气的靓丽女子站在他旁边,满脸惊讶地望着他。

“吴老师!”

陆渊立即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暗中抬眼一扫,三位学生装的女孩早不见了踪影,心头只好自认倒霉!现在母老虎吴秀文来了,两只小母老虎当然是有多远跑多远了。

罗雪琴和李天语这么没有义气地将他留在这里当替死鬼,回去之后可是要找她们好生算一算账了。

“走,跟我出去,先去吃饭。”

吴秀文拿出和外表丝毫不相配的豪爽气概,拉着陆渊就走。

陆渊有些害怕地道:“老师,罗雪琴和李天语也在,我叫她们!”

施展出金蝉脱壳之策,顺道也将两个没有义气的家伙拖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