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12章 仙魔之战

第一一二章 仙魔之战

“老大,都看了,没有其他人。

马脸彪从底舱探出头来,一张长脸越发黑得厉害,手中的家伙也无力地放下。这艘不大的中型游艇油水还真不多,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仪器外,值钱的玩意儿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本来以为遇到了一只大肥羊,结果却是一个马粪外面光的穷光蛋。

船舱中战战栗栗地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清秀的面孔上满是惊骇,要不是后颈被阿强给紧紧地提着,早就瘫痪在地上了。

老大向昆,翘着二郎腿,舒适地坐在船舱中唯一的长沙发上,将冰箱中才打开的啤酒美美喝了一口,这才勾了勾手指头,对那青年道“你叫什么名字?”

“陆……陆……陆……渊。”

青年颤抖着从嘴缝中挤出了几个字。

“一个人出来干什么?”

向昆摆弄了一下面前广角摄影机,将镜头对准惊魂未定的青年,小屏幕上立刻现出了一副清晰无比的影像。

“会……会个朋友。”

青年颤抖了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被傻强在脑门上抽了一巴掌,才吓得一下说出了答案。

“不带几个小妞出来爽一把?一个人出来打什么飞机啊?”

马脸彪抬手就朝他脑门抽去,青年下意识地一低头,刚好让过这一下。

向昆在广角摄影机上按了几下,小屏幕上顿时只剩下青年头上脚下的半张脸,看来这玩意儿至少也是二三十万的高档货。

“我……没有女朋友。”

在面前这个面色阴森的海盗头子杀人般的眼神威胁下,青年吞吞吐吐地回答道,腼腆扭捏的神色更是生动无比。

“哈,这个年代居然还有纯情的小处男,要不要我介绍两个**给你认识,帮您解决这个问题?说不一定还会送你一个大红包呢!”

向老大一边大笑,一边对马脸彪丢过了一串从青年身上取下的钥匙。

马脸彪将手中的仿制冲锋枪朝背后一顺,就动手朝左侧树立的几个壁柜开起锁来。

砰!

柜门一下子打开,船舱中的三位兼职海盗立刻傻了眼。

宽大洁白的柜子中,摆满了大半柜子各种各样的枪械,从最新款式的巴雷特xm109型狙击步枪到、从劳90式火箭筒到各式榴弹,应有尽有,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小型军械博览库了。

“咔嚓”一声,向昆在呆滞了十秒之后,立刻一个腾身,抢在了青年的跟前,黑洞洞的手枪一下子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啊——”

不等青年惊叫出声,另外一把来自傻强的手枪也塞在了他的嘴巴中。

马脸彪更是一脸警惕地端起手中的冲锋枪,摆出美国大片中特种兵的典型造型,将枪口对准外面的舱门。

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这游艇的主人不简单,不是他们这几个兼职海盗所能招惹的。

什么人才会将一游艇都堆满了各种千奇百怪的杀伤性武器?

除了恐怖分子,超级杀手和特工间谍之外,向昆想不出第四种可能。

“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

向老大只觉得心底有一股冷气冒了出来,阴森森地对青年问道。

“呜呜!”

青年眼中的惊恐之色越发强烈,上下牙齿更是颤抖着,磕在口中的枪管上,发出难听刺耳的声音。

“阿彪,快出去看看我们的船!傻强,枪抽出来,不用吓唬小处男,让他开口说话。”

向昆故作镇定地道。

他们跟踪这游艇已经大半天了,光是从歪歪斜斜忽快忽慢的运行轨迹就判断出是菜鸟驾驶的,这才临时起意捞一笔外水,

“是枪!”

青年给出一个肯定和毫无用处的答复,眼睛中满是惊疑和颤抖。

“老大,大柱子还在船上,没有其他人。”

马脸彪带着几分轻松,从甲板上退了回来。飞快地走回壁柜边,抬手就朝两把手枪抓去,别在腰上,然后又拿起了一把狙击步枪,背在肩头。

“哪里来的!”

向昆重重一脚踢在青年的大腿上,凶神恶煞地问。

“我……叔叔收集珍藏的。”

青年强忍着疼痛,苦着脸回答。

“你叔叔现在在哪里?”

向昆对马脸彪和傻强施了一个脸色,两人立刻站在另外一个没有打开的壁柜前。

傻强更是抓起最下层的火箭筒,对准壁柜门口,好似青年的叔叔随时都可能从里面跑出来一样。

青年惊心胆颤地道“在家……不,在赌场中。”

向昆打开手枪的保险,一手环在青年的脖颈上,将他推在胸前,另外一只手握着手枪对着青年的太阳穴要害,这才示意两个小弟打开壁柜。

马脸彪以最快的速度拉开柜门,然后一个闪身缩了回去。

柜子中摆放着七排一模一样的短刀,每排七把。

刀身晶莹如雪,薄如蝉翼,形如新月,闪烁着一种玄异的蓝色半透明金属光泽,给人如梦似幻的感觉。好似这几排造型别致的水晶刀刃,来自地狱或者外太空,和现代文明没有任何关系。

马脸彪用手中的枪筒敲了敲短刃,转头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当!

耳边一声轻响,吓得他连忙转过头去,只见枪筒的前半截与准星一下子掉在地板上,枪管上出现一个完整的切面。

吹毛断刃?

这是什么玩意儿?

难道是激光剑吗?

三位海盗顿时呆住了,马脸彪的手指更是情不自禁地一紧,扣在扳机上。

咄咄!

火舌从断裂的枪管中喷了出来,三十发子弹全数喷射而出,打在壁柜中。跳弹横飞,船舱中的三位大海盗顿时乱成一团,俯身闪避。

就算是颇有见识胆量的向老大,都一时间吓得失去了分寸,就地一滚,躲在了一边,哪里还顾得上手中的人质?

咔嚓!

柜子乱蹦乱跳的子弹好似触动了什么机关,一声轻响,壁柜中的托板全部收了进去。四五十把短刀则是自动从中间汇聚,变成了一朵蓝光闪闪的精致花朵,缓缓绽放开来。

向昆此时也完美无瑕地表现了老大的素质,想都不想,举起手枪就朝青年招呼过去,口中更是大喝“快开枪,杀了他!”

话才说完,举起的手枪突然散裂开来,化成了几十块金属零件,好似失去重力一般,漂浮在空中。

几乎是同一时间,马脸彪和傻强手中的自带武器也是同等待遇,四下飞舞。

“一群人渣兼替死鬼!”

刚才还是全身颤抖的青年一下子站得笔直,双目寒光四射,朝船舱外望了过去。

波涛汹涌的海面突然间变得鸦雀无声,时间和空间好似凝聚了一般,一片死寂无声。

马脸彪背上的巴雷特狙击步枪一下飞在陆渊的手中,壁柜中的八颗巨大子弹自动装填在了枪膛中。

陆渊单手握住沉重的步枪,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扳机。

“砰砰”几声,船舷边停靠的渔船上,立刻裂开了七八个大洞,一条犹如幽灵般的黑影,一下子出现在了舱门口。

原本犹如青烟的雾状身躯,在刹那间实质化,变成了一个全身上下披挂着漆黑金属铠甲的女子,手中还持着一把模样古怪的漆黑宝剑。

如此真实的现实版变形金刚,顿时让船舱中三位胆大包天的海盗看得瞪起了六只大眼睛。

“哼,正宗天师府真传的聚魂炼魄术,再加上排帮的小诸天七灵神煞……果然是连压箱底儿的本事都全施展出来了,怪不得敢和我约战!不过,七煞恶鬼从来都是一阴一阳,阴煞既现,阳尸何在?”

陆渊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飘然出尘之气,淡淡说道,目光更是朝房间中的三位倒霉的海盗望了过去。

三个海盗不禁齐齐一惊,各自挪开两步,生怕背后出现一个僵尸来。

陆渊突然自言自语道“原来这三个倒霉蛋都不知道自己早死了,果然是绝杀之局。三阳一气太阴真煞……我还是大意了!”

说话间,脸上突然出现几道血红色的印迹,腿部的裤脚也一下子腐烂开来,在小腿上现出一道绿油油的伤痕。

三大海盗不禁心神俱裂,不知所措地盯着青年身上突然出现的奇异伤痕,这可是他们刚才手掌摆放的位置啊?

胆子最大的向昆颤声道“你……他娘的才是死人!老子天天在太阳下走来走去,活蹦乱跳的!”

陆渊苦笑道“要是不能和活人一样,哪里有资格叫阳尸?告诉我,你们这帮家伙到底灌了多少马尿?大概突然清醒过来连自己都奇怪吧?”

“太清门下弟子,果然高明,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不过你现在已经中了三阳煞火,只要再受我太阴之气一激,就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要怪就怪你运气差了一点儿,与我排帮为敌,也莫怪我恩将仇报,不念你手下留情的恩德。”

门口那位古代武士装束的阴煞阴森森地道,朦胧的面孔也清晰起来,变成了一张羞花闭月的俏脸面孔。尤其说话声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最开始的阴森冷寒,变成了婉转动人,摄人心魄。

陆渊清秀的面孔上呈现出一种白玉般的光泽,呵呵一笑道“我胆子小,不要吓我。三阳煞火就凭我的太清玄功是无法抵御的,但扛住二阳煞火却是没有多少问题……你在拖延时间等我伤势发作,我也在拖延时间疗伤,和你鬼扯这一阵,你已经错过了全力击杀我的时间了。”

最后一字说完,陆渊脖颈头顶上的红印一下消弭无踪,腿上的绿色伤痕也渐渐变成嫩绿色,头上的寸发,则是“轰”的一声燃烧起来,转眼就变成了一个油光水滑的小和尚。

三个海盗此时面色苍白地暗中回想他们什么时候吃过东西,越想越发现这些天来果然是颗米未进,脸色越发惨白一片。

那位英姿飒爽的阴煞眉目流转,嫣然一笑“你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不装成糟老头子了?就算你剃了光头,又用移花接木之法将头发种植在头上,躲过三阳真煞合力一击,但别忘记了,此时三尸皆在,由我主持,再给你一记你又如何抵挡?”

陆渊摸了一下头顶的光头,合什在胸,摆出一代高僧的模样,洪声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那小僧只有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了。”

声如洪钟,震得在场的三人一鬼,不,四个死鬼心神大震。

向昆更是头一栽,“咚”地一声就扑倒在地。

“咔嚓”连声,壁柜中的三十多把大小枪械飞了起来,在空中组成了一个枪阵,对准剩下的两个活死人兼海盗,只要两人敢妄动一下,就将他们轰杀成肉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