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13章 了结恩怨

第一一三章 了结恩怨

正提心吊胆不知道如何是好的马脸彪和傻强,犹如遭遇雷殛,四只泛白的眼睛立刻透出四道红光。

只有卧倒在地的向老大动也不动,鼻子中间还发出轻微的酣睡声。

咄咄!

空中的大小枪械一阵乱响,喷出几十道水箭,将马脸彪和傻强射了个浑身透凉。

两人眼中的红光一下子消散,肌肤也冒起团团热气,犹如喝醉酒了一般,跌窜两步,就倒在地板上,酣睡不醒。

陆渊得意地道:“任凭你们三个死鬼奸猾似鬼,不对,你们奸猾胜鬼,也吃了我的洗脚水……马尿黄汤灌多了,固然可以掩饰身上的尸气,但头脑也不是那么清醒了,分不清加料的啤酒是变成了符水,灌了一口就自寻死路,哦不对,是自寻生路!”

顿了一下,憋屈地道:“跟你们这些死人说话,还真是费心费力,一切都要颠倒过来说,弄得人家像圣人一样!现在,阴煞韩紫薇大小姐,你还有什么花样,尽管施展出来!我的船已经飘进了你的血海幽魂大阵之中,你总该出手了吧?”

阴煞韩紫薇苍白秀丽的面孔一下子变得透明一片,冷声道:“你早知道了?”

陆渊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淡淡道:“这么老套的法门,我要是看不出来,早就死了无数次了……再说了,阳尸身上的臭气熏天,老远都能闻到,就不知道是你功力不到呢,还是念在我替你炼魂凝魄的份上,故意手下留情?”

最后一个字出口,没有任何征兆,壁柜中的那朵刀花旋转电射而出,朝陆渊身上卷去。在刹那间就汇聚成一道天蓝色的光虹,冲天而起,一下穿过船舱顶壁,飞起十多米高下。

“啪啪啪”三声,舱中血光四溅,恶臭熏天。

沉睡中的三具活死人一下子爆炸开来,千万点黑红色的光点弥漫于整个房间,将船舱染成黑红色。

还不等黑红色的血滴掉落,就“轰”地一声燃烧起来,化为无数朵绿茵茵的鬼火,交织如梭,将整个房间化为一片绿色的火海。

就在一刹那间,阴煞也毫不犹豫地弹身飞起,犹如一阵阴风般地袭向陆渊的后背。

左手弹出五道绿油油的指甲,朝陆渊背上笼罩而去。右手的锯齿怪剑更是行云流水般地朝右边虚空连续斩出三剑。

就在陆渊腾空而起的头顶上空,也一下现出三张巨大无比的怪脸,好似三个巨大的脑袋凑在一起,齐齐张开血盆大口,朝下面喷出三股赤红色的烟雾。

就在烟雾脱口而出之际,空中更是响起万马奔腾,万鬼锁魂,鬼哭神嚎般的异响,犹如有形之物,笔直刺入陆渊的双耳之内。

尽管陆渊早有准备,运用师门太清玄功流转全身,但依然觉得耳膜好似有两根金针刺了过来,剧痛无比。

最让他心神巨震的是原本活泼跳跃的灵台方寸,也有摇摇欲坠的势头。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排帮护法邪神,纵横人间几百年的不死妖姬全力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拘魂魔音与阴阳魔煞一起上下夹击,他不死都难。

尤其下面还有血河大阵等着他,只要沾着下面任何一滴早化为浓血的海水,他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乾坤无极,抱元守一。

在心念微动之中,陆渊毫不意外地选择了阴煞意料之中的防守方式。

四十九柄蓝色锋刃陡然停止了高速飞旋的状态,而是以某种玄异难言的方式,汇聚在陆渊高举的右手之中。

亢!

一声轻响传出,四十九柄短刀汇聚成一面完美无缺的圆形晶镜。

镜中射出一道蓝蔚蔚的光华,光色微弱,似缓实急地冲天而起,迎着空中喷来的三道赤红烟雾一照。“轰”地一声,就将三股浓烟引燃起来,化为三道火龙腾空而起,径直朝三张怪脸烧了过去,熊熊火光照亮半边天。

海面血红一片,闪烁着妖异光彩。

无数大小漩涡正缓缓在海面出现,一团团细微却无比强横的吸力正从海面蜂拥而至,就算是陆渊背生双翼,也难以摆脱下方巨大的吸力。

这就是血河大阵最为厉害的地方,守株待兔,无时无刻恭候他下去泡个洗筋伐髓澡,留下三魂七魄再和你说再见。

这么大的阵仗,已经是数百年难遇一次了。

就在阴煞指甲及身之际,陆渊右手中的晶圆宝镜再次发生异变,镜面碎裂开来,化为片片指甲大小的鳞片,犹如漫天飞雪般的冉冉而下,恰如其分地紧贴在他有些消瘦的身躯上,构成了一具蓝光闪闪的铠甲。

或者更确切地说,如同穿山甲身上的鳞片一般,层层叠叠将陆渊全身护了个严实。

阴煞在空中画出的三道剑光轨迹,突然构成了三只邪异无比的怪眼,每只眼睛有橄榄球大小,齐齐一睁,射出红、白、绿三道光幕,朝陆渊盯了过去。

摄魄鬼目!

以阴煞的功力造诣,并非要双目相对才能发挥作用,只要鬼目将光幕笼罩上,三魂七魄自然离体,想不变成白痴都难。

陆渊双手齐杨,在空中挽出五雷天心正诀,全身蓝光大盛,电芒闪烁,好似一下间就成为了执掌风云雷电的雷部正神。

九道海碗粗细的电光,撕破长空,毫不留情地朝四面八方抽去,如龙走蛇,肆虐海天之上。

首当其冲的就是阴煞激扑上去的娇躯,让她不得不改进为退,有多狼狈就多狼狈地朝后急速飞退。

九天雷霆乾阳紫电!

雷霆八部秘传仙术,专门对付人间妖魔鬼怪的无上仙法。

对上并无实体的鬼体可是占尽便宜,就算阴煞能硬挡一记,也是万万不划算的事情。

霹雳连声,上空的三张怪脸和前面的三只鬼目,一下子被蓝汪汪的电芒抽中,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隆”之声,一下子烟消云散,无影无踪,所有后着变化都在乾阳紫电所化生的真火下化为乌有。

身在空中的陆渊,肩膀上缓缓生出两道寒光闪烁的天蓝色金属翅膀,犹如雷公般地展翅翱翔,丝毫不受下面的血河大阵漩涡吸力影响。

翅膀每扇动一次,就有两道海碗粗细的电芒从尖端飞射而出,击打在粘稠无比的黑血上,生出一团团赤红的火柱,冲天而起。

阴煞飞退出四五百米之外,这才悬停空中,脸上不惊反喜,咯咯娇笑道:“太清真传,果然不同凡响,不过这四十九记乾阳神雷抽下来,小弟弟想不油尽灯枯都难,是不是准备最后和我同归于尽呢?”

陆渊大声道:“我才抽了十三记,做个模样罢了,目的就是将你这个笨鬼吓跑,免得纠缠不休,让我跑不出去!哈哈,你又上当了!看我这招脚底抹油的‘扶摇九天’。”

双翅一缩,环绕全身,一个急旋,陆渊化为一道水桶粗细的蓝色光柱,就头下脚上的朝脚下最近的一根火柱飞投而去。

没有一点逍遥万里的恢弘架势,反像高兴昏了头,犹如无头苍蝇自寻死路一般。

“嗤嗤”连声,下面的血色海洋好似被撕开了一个缺口般,滔天的烈火从四面八方蔓延而去,一刹那间就将海面烧得干干净净,露出满天星斗。

星光刚一透入,原本漆黑的天空所在,则是化为一片血红色的海洋。吃闪烁不定的星光一照,血光犹如潮水般的褪去,来得快,退得更快。

阴煞全身涌出千万点血光,整个人好似血人一般,震撼莫名地道:“这不可能!”

就这一句话工夫,海天之上又恢复了碧海连天的平和景象,只有虚空中两位神魔一般的存在,隔空对峙。

陆渊身上旋绕飞舞的蓝色刀光,渐渐恢复原状,化为三四十余柄薄如蝉翼闪亮飞刀,在身前化为一圈冉冉旋转的刀轮,刀尖上各有一丝蔚蓝色的刀芒,吞吐不定,随时都欲破空飞出。

阴煞所化的血人渐渐淡去,头颈上露出原来清丽修长的脸庞,发出森寒的声音道:“你布置了多久?”

陆渊左手凌空化了一个圈,身前的刀轮随手而收,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只布置了二十一天。若不是我师妹提醒,我大有可能想不起这个地方。不过所幸我师门有几百年前的记载,所以才知道你若是魂魄归一,第一个来的就是这里。”

阴煞全身血光波动,冷冷道:“你莫以为早有布置,就能赢了我!”

陆渊笑着道:“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这里固然是韩小姐的老巢,但却非本命生根之所,所以我还特意去了一趟湘西,在排帮当年的神坛下毁了你的灵牌,让你与排帮祖师所留下的最后一道联系全部切断。”

“现在你的血海大阵已破,血誓之力已解,小姐还要继续斗下去吗?”

说完,将手朝前一指。只见海天交接的远方突然闪烁起一圈朱红的精光,虽然细若游丝,但宝光灿烂,正是收取阴煞魂魄的至宝朱环。

陆渊淡淡道:“小姐既知道我的来历,就不知道有多大把握能从我这环中世界脱身而去?何况,小姐灾劫已满,今夜又杀了三位恶贯满盈之徒,已经应了你门中‘见血方归’的誓言。何苦再缠斗不休?!”

阴煞默然不语,全身血光渐渐暗淡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