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14章 刺杀

第一一四章 刺杀

陆渊知道她心头的疑惑,连忙道:“小姐守护排帮三四百年,其间尽管多有杀伤,但却造福后人,算是积德,故此韩家一脉才数百年来不衰败。小姐现在魂魄合体,已经得证鬼仙,只要找一合适的躯体附身修炼,不出三年,就脱鬼道。”

将手一招,合围在四周的朱红光圈突然由远而近收缩过来,就在一刹那间化为一个酒杯大小的光圈,收在陆渊的手中。

陆渊对她抬手一礼道:“小姐身有我太清神光,若是能收为一体,就能能凝聚人身,成就仙业。若是为恶,则自生感应,生出三味真火,炼魂焚魄。小姐今日身上血光,就是刚才所杀三人所致。小姐如何选择,乃是小姐之事,小弟先行告辞。”

最后一个字说完,身上陡然射出一道银光,犹如长虹经天,直飞九霄之上,一闪无踪。

海天上的血影望着远去的光虹,冷笑一声,道:“临走还给老娘一个下马威?老娘怕你不成?等老娘弄清楚情况,再找你小子算账!”

陆渊是单独回到燕京的,李天语和周紫欣都在浦江陪罗雪琴排练,准备第二场音乐会。

大概除了韩家的眼线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行踪动向。就算是韩家,也仅仅知道这几天,百无聊赖的陆渊居然冒充大学生,天天逛图书馆,有空也在操场上和音乐学院的同学打打篮球,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

不过让他们郁闷万分的是,自从那位十分洋气的苏秉老爷子消失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白云观多出一套国宝级的文物,更是让白云观上上下下焦头烂额,最后只好先藏在一个隐蔽的地窖里再说。

韩宵老爷子倒是十分沉得住气,在第三天就让留意陆渊动向的所有人停止监视,好像想明白了什么,与孙女一道返回阔别七十多年的老家,还重新出钱修建了一座恢弘的韩家祠堂,并且捐建了一座上亿的图书馆。

让韩氏家族所有人跌破眼镜的是,和老爷子一道回去的,还有素来不擅交往的韩家丧门星韩骞……年过六十的韩骞和马上就百岁的韩宵两叔侄,同时出现在老家,这说明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原本分裂的韩氏集团,重新收拢为一体,影响海外的紫仓集团也将转移重心,重返大陆。

韩宵回乡祭祖之后,老爷子更宣告准备落叶归根,定居国内。这更是引起国内外所有报刊杂志和综合门户网站财经版的大肆报道,所有专家学者分析后得出的结论都十分简单:国外经济不景气,韩氏财团只好在国内谋求发展。

消息传出不久,在巴黎的一幢别墅内,一个躺在病**的青年咬牙切齿地对身边的艳丽妇人道:“妈,五叔公那边怎么说?”

艳丽妇人目光恍惚地望向窗外,徐徐道:“我再说一遍,要是你觉得活着没意思,可以继续在我背后搞你的小动作!”

青年一下子暴怒道:“反正你已经让人进行了几十次体外人工受精,你有几十个孙子可以供你随意挑选!我就是不想活了,也不会连累到你的!”

艳丽妇人凝视着他,用毫无表情的声音道:“只要你不碰紫天基金的两个丫头,我可以保你不死,至于要做什么,最好堂堂正正的做,拿出点儿韩家子弟的骨气来。”

说完,就走出门外,不再回头望上一眼。

青年一下掀开被单,露出缠满纱布的下体,发出一阵狂笑,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几个老不死的态度暧昧,分明是让他出去当替死鬼,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了。不然,他的账户上不会突然多出一千万欧元。

约翰·史蒂夫轻轻打开瞄准镜盖,将准心对准四百五十米外的目标——前方迎风微微飘扬的彩旗,立刻估算出了现在的风速,然后缓缓将准心对准了一张英挺清秀的面庞。

在操场尽头的水泥台阶上,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正聚精会神地望着手中的书册,看得津津有味,根本不知道即将发生的危机。

唯一让约翰这位世界排名在前十名之内的超级杀手想不通的,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瞄准镜中的那位名叫“陆渊”的青年,看上去和任何中国的普通学生没有两样,仅仅是多了一个有钱人的身份,为什么脑袋就值五百万欧元的天际价格?

就算是当年挑起东南亚危机的金融大亨索罗斯的黑市悬赏,也只有百万美金。

至于另外一个想不通的问题,则是附带的,雇主要求他必须使用巴雷特XM109型狙击步枪这个最先进的破甲武器,将六发HE子弹送入到这个普通青年脑袋中。

其实只要一发子弹,任何长在血肉之躯上的脑袋,都是变成一团肉末的份儿。所以,约翰准备将剩下的五发子弹送入到他的身体中,让他彻底变成一堆肉泥。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

就在约翰扣动扳机的一刹那间,突然看见坐在台阶上看书的清秀青年抬起头来,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就算是傻瓜,也知道目标发现了他这个狙击手。

约翰心头尽管有一丝没有任何由来的恐惧,但却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同时将耳朵树了起来,倾听四周的动静。

除了微风吹拂的声音和远处传来的江涛声,一切和平日没有任何两样。

一团火焰从狙击步枪的枪口喷出,就算是陆渊坐在装甲防弹车中,都无法阻挡这颗高爆子弹的狙击,没有任何幸存的机会。

砰!砰!砰!

在不到半秒的时间内,约翰就射出了弹夹中的六颗子弹,跟着双手一抓,掏出腰间的两把手枪,猛然转过身去,准备将枪口对准门口。

就在转身的一刹那间,却一下静止下来,不可思议地望着窗户外空荡荡的操场,对面尽头的青年依然姿势不变地埋头苦读。

六发足以穿透五毫米钢板的高爆穿甲弹,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消逝在空中,好似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一股难以言表的恐惧弥漫在约翰的心头。

这样的情形,在他绚丽多彩的杀手生涯中,唯独只见过一次,从此让他远离梵蒂冈这个地方,就是连罗马城都发誓不会再次踏入一步。

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宗教审判所!

中国的宗教审判所!

所以任何不合理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早应该想到这一点的,只有宗教审判所的那些“神之选民”,才有这样的能力无视现代科技,也只有生活在另外一个平行时空,行走在恶魔和天使之间的使徒,才可能拥有这么高的悬赏价格。

“咳咳!大哥,不至于吧?这么粗的子弹?居然在光天化日下动手?你专业一点儿好不好?要动手,也该选个黑灯瞎火的时候啊!你知道不知道,天朝对枪械管制十分严格的,你玩当街刺杀,是不是想尝尝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

耳边突然传来陆渊平淡的声音,尽管用词夸张,摆出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约翰却感觉到一股冷气从脚底心冒了上来,再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天生的杀手第六感觉,知道耳边发出这个声音的青年,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死,更能像捏死一只蚂蚁样捏死他这只小爬虫。尽管只听出唯一一个中文单词的意思,但却不敢露出半分听不懂的意思。

约翰不是怕死,而是害怕死了之后,被这些裁决者将灵魂丢到炼狱之中,那才是生死两难。

“Sorry!忘记你是老外了,你大概没有听懂我说什么吧?不过你居然拿这么大的子弹射我,总该说点儿什么吧?算了,你不用看你指头上的毒针戒指准备玩自杀什么的,我也不用收拾烂摊子,捐赠一千万给紫天基金,你拍拍屁股走路,就当没有发生这回事情,OK?”

这一段话,却是用带着几分英国腔的流利英语说的,根本不容约翰反驳或者拒绝。

约翰做梦都没有想到有这么好的事情,人家居然放他走路,唯一条件仅仅是拿钱买命而已。

脑袋中想到了千百种不同的可能,最后却不得不相信,他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照做。

最后猛然一咬牙,用有些嘶哑的声音道:“好!”

话一出口,这才发觉对面那青年依然坐在四百五十米外的台阶上,根本不可能听到他的言语,人家从头到尾都没有动一根指头。至于耳边传来的声音,大概是属于魔法技能之类的特殊能力。

不过,透过桌子上摆放着的那架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却丝毫无漏地望见了那青年冲着他摆出一个要钞票的手势,然后才慢吞吞的站起身来,夹着胳膊中的书本,朝林荫道上走了过去。

约翰不禁长出一口大气,脚软腿软地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这时候他情不自禁地想起在冰岛的喋血之夜,五十九位发生变异的士兵,被宗教裁判所的一位圣殿骑士无情斩杀的事实,让他这位素来藐视尘世间一切法则的冷血杀手,知道了这个繁华的世界背后,还存在另外一个更为隐蔽世界的残酷事实。

也就在一瞬间,约翰隐隐知道他的雇主究竟是谁了。

PS:新的一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