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16章 神秘古墓

第一一六章 神秘古墓

十三中学的停车场中,一排排奥迪、桑塔纳占据了大半的位置,奔驰、宝马、悍马、保时捷也有不少。

不过陆渊开着的奔驰蝙蝠车和薛丹的兰博基尼先后开了进去,立刻惹来无数人的围观。尤其是见车中走下的是两位年轻人的时候,连负责接待的老师面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

陆渊望着站在一群同学背后的两个小丫头正躲躲藏藏地不敢出来,越发也是有些感叹起来。

薛丹说得一点儿都不错,这车开过来参加家长会,真是太高端了,存心就是给学校添堵而已。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有些出乎陆渊的预料,一位年轻的女教师走出来,带着他们两个朝校长办公室走去,才让其他师生和家长消除少许疑惑。

一脸笑容的中年校长简单地问了一下他们几个问题,便让两个班主任过来介绍一下两个丫头的情况,然后就笑盈盈地让陆渊将李天云、李天霞两个丫头给接走了。

当然,两个丫头可不敢在众目睽睽下跳上那辆拉风到爆的车子,只好发个短信让陆渊将车子开出校门后再偷偷摸摸地钻上车。

但就算如此,依然有不少同学跟了过来,看到班上才来的转学生跳上大美女开的蝙蝠跑车。

两个丫头一上车就对薛丹叫了两声“薛姐姐”,然后立马变成了闷嘴葫芦。

薛丹倒是笑着道:“今后要是有人欺负你们,就打电话给我,姐去收拾他们。”

两个丫头连忙摇头。

二十多分钟后,薛丹就将车开进了国宾馆的东二楼主餐厅。

薛丹知道两个穿着中学生校服的女孩没有多少经验,专门开了一个包厢,等坐下之后,才对两个丫头道:“吃什么尽管开口,菜单在这里,不用客气,反正是陆渊请客。”

两个丫头在薛丹面前十分拘束,脸上红彤彤的,不开口也不看菜单。

陆渊摸了摸李天云的额头道:“薛丹姐可是你们雪儿姐姐的同学,你们怕什么怕?要是再不开口,我一人给你们要一碗炸酱面凑合凑合。”

李天云白了他一眼,小声道:“就知道欺负我们两个!你吃炸酱面好了。”

薛丹知道两个丫头不好意思,自作主张地替她们点了几样西餐。陆渊马上在旁边要了一份十分熟的牛排,和四双筷子,立刻让两个丫头十分鄙夷,不再朝他看过去。

倒是服务员没有半点异样表情,转眼就将陆渊要的筷子给送了上来。

吃饭的时候,陆渊笨手笨脚地切着十分熟的牛肉,飞溅了一些汁水在脸上,好像受不住三个女孩子的眼光,去了一趟洗漱间。

这一趟倒是去了足足二十多分钟,才姗姗走了回来,但情形越发狼狈了,弄得一身是水。

薛丹忍不住问了一句,“水龙头被你扭坏了?”

陆渊十分无奈地耸耸肩膀:“你还真神,居然一猜就准。”

薛丹左右望了几眼,小声嘀咕:“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是怀着什么目的来的?是不是先找个借口过来侦测地形?”

陆渊点头道:“又让你说对了,我可是存心打劫这里。”

薛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盯着他道:“等下我们开车去浦江,外天就是我们演出的时间,我可不想坐飞机过去。”

陆渊叉起早已经冷了的牛排送入口中,口齿不清地道:“怪不得你要开两部车出来,原来是早有预谋……这顿饭该是你付账才是。”

薛丹拿出一张信用卡,就将帐单结了。到了门口,也没有让陆渊送两个女孩回去,而是叫了一辆出租送她们。

二十分钟后,一银一红两辆市值千万的豪华概念车就开上了高速公路。

薛丹开着兰博基尼和陆渊的红色奔驰蝙蝠车并列在一起,大声道:“所有超速罚款算你的。看看谁先到浦江,输了的明天请客。”

陆渊在车中不动声色地问道:“你觉得真的能赢我?”

薛丹意气风发地道:“不试怎么知道?”

一踩油门,犹如一条银色闪电,就驶入宽阔的车道上。

陆渊回头望了一下灯火通明的燕京,心头冷笑一声。

他故意去国宾馆吃这顿饭,可是花费了一点儿心思。就算那位曲叔有通天的本事,谨慎小心得让人找不到任何下手的机会,但也是对普通人而言。

七天之后,他会生不如死,还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金鸡岭镇,距离洛阳一百多里,历朝以来,是出入河北的门户所在。不过自从上世纪末高速公路修建和国道改道之后,原本热闹的小镇就每况日下,成为一座缺少生机的地方。

但近一月来,这个偏僻的小镇来了不少外来人。在镇东的一块土地上,更搭建起一圈围栏,开始几天还有几辆挖土机开挖土方,但在地上刨出三四个深浅不一的大坑之后,就停止了挖掘。

然后,二三十个城里人接替了这项挖掘工作,每天拿着可笑的小锄头,小铲一层层地刨土,旁边还有几台很古怪的仪器。

当地人听在围栏边看守的武警战士说,这里是在挖掘古代遗迹。前些天还找了村上的老人询问当地的情况,但一个月下来,除了满地的沙石之外,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

“十月二十六,星期六、天气阴。三天前已经挖到了六七百年前就断流改道的河床,从四周的钻孔取样的泥土看,这里应该不存在任何大型墓葬的可能。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古井,看看能不能出现演义中出现的情况。”

郑拓合上手中的笔记本,望着帐篷中的脉冲探测仪器,上面有一丝弱小的信号,依然有节奏地缓缓跳动。

心头不禁叹了一口气,这方圆二十多公里,这里的脉冲信号最强,说明源头就在附近。但四周看不到任何有价值的建筑遗址,让他有些信心不足。

毕竟,他寻找的可是流传千年的传国玉玺,在历史上留下无数传说的和氏璧。

那块怀疑是和氏璧碎片的玉石成分已经鉴定出来了,并没有什么奇异的未知元素,成分和普通的玉石差不多,只是分子结构有些奇特,还在进一步分析中。

现在,他要做的,仅仅是碰运气,或者是大海捞针。

尤其是这根针即使捞上来了,也有可能没有多大的说服力。

要是眼前出现一座辉煌的王侯古墓,那合理性与准确性就高了无数。

倘若这块传国玉玺出现在三国孙家的古墓中,或者出现在汉朝、晋朝的墓葬中,都十分有可能。

但这里就是一个古代荒凉的河滩,究竟能挖出什么东西来?他其实并不抱多大的希望。

“郑老师!郑老师!”

一个急匆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了进来,郑拓刚刚站起身来,就见自己的学生钱亮一脸激动地冲了进来,大声道:

“老师,地下挖出了一个洞,一个人工开凿的洞,你快过去看看!”

郑拓连忙跟了出去。

走出二十多步,就来到一个七八米深的长方形大土坑中,坑中正聚集着六七个人,满脸震惊地朝东侧坑壁边望了过去。

钱亮所说的那个洞,其实只有拳头大小,透过明亮的电筒光线,恰好可以看到洞中的石壁,是一个直角的璧缝,还可以看见石工雕琢的痕迹。

郑拓一下子激动起来,连忙走了过去。

正带着一个防毒面罩的男子退开两步,一脸震惊地道:“郑老师,这是一条甬道,至少有三四十米,一直延迟到东南边。”

说话时,还拿手比出一个手势。

两个小时后,封堵甬道的外壁被清理出来,是一块长三米、宽两米、高一米多的巨大长方形石条。

而之前挖掘出的那个洞口,则是地势下陷后露出的一个缝隙。这块玄武石的长石条,最前面的部分没有任何雕琢的痕迹,仿佛是故意如此封堵洞口甬道一般。

而甬道的四壁,也是十分坚固的花岗石,并非松散的泥土。

至此,所有人都知道,沉闷的挖掘工作,终于有了巨大的突破。

经过两天日夜不停的工作,封堵路口,重约七八十吨的石条终于被搬走,狭长的甬道出现在众人眼前。

甬道先是微微朝上延伸,然后进入一间四四方方的墓室,甬道中还有三块墓门阻隔。

整个墓地开凿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中,行制在历史上十分少见。墓室的花纹壁雕,对于郑拓来说,立刻断定是是汉朝风格。

墓室中巨大的石棺,只有半截尸身,头胸根本不见踪影,但保存完好。

无论是棺外殉葬的尸骨,还是摆放在两旁的明器和陪葬品,都说明主人身份显赫,是王侯之身。

但最奇怪的是,没有任何碑铭文字。

第五天,移动开重五十多吨的巨大石棺,一个藏在下面凹槽中的腐朽盒子暴露在众人眼前。

最里层一个精心打制的金盒打开的一刹那,一片浩瀚璀璨的碧绿光华冲天而起。

受命于天,既寿且昌。

八个大字出现在众多考古学家面前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怀疑这不是名流千古的传国玉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