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17章 车祸

第一一七章 车祸

“真是过瘾!要是再来上几次,我都可以成职业赛车手了!”

薛丹拿着一瓶矿泉水猛灌几口,将身体靠在柜台上,红扑扑的俏脸上满是汗珠,修长白皙的大腿在灯光的照耀下,好似发出灿烂的光芒,让陆渊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明明知道陆渊在看自己的大腿,明明平日最讨厌这样的眼光,但此时此刻薛丹却故意将大腿伸直了一点,白了面前的家伙一眼。

这里是徐城长途汽车服务站,一口气跑了七八百公里的赛车二人组合,用了四个多小时就轻轻松松地赶到了这里。

时间是凌晨一点,服务站除了一个服务员外,空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

陆渊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听薛大小姐这么一说,不禁摇了摇头。要是这位大美女再继续疯下去,绝对会发生意外。尤其现在就是一脸的晦气,套用相术中来说,则是“印堂发黑,必有灾劫。”

固然有他在旁边,任何灾劫都可以被轻轻容易的化解。但对薛大小姐来说,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

等等,薛大小姐这面相还真有些古怪。

陆渊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眨都不眨地盯了过去,努力想看出一个究竟来。

算卦占卜,对他来说几乎是一窍不通,但大道归一,他这个蹩脚仙人的眼力之强,却不是尘世间任何一位周易大家或者玄学大师能比拟的。

心情十分舒畅的薛大小姐倒是没有计较陆渊盯过来的目光,走到桌子边坐了下来,没声好气地问道:“看够了没有?”

陆渊没有闪避,依然盯着她猛看。

薛大小姐嚷嚷道:“喂喂,适可而止啊!”

这家伙眼光中没有那种男人特有的炽热光芒,薛丹心头也是有些奇怪。伸手将手中的矿泉水瓶挡在了他眼前,薛大美女追问道:“究竟在看什么?难道看你身边的两个美女没有看够啊?!”

陆渊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地道:“我在替你看相。”

薛丹瘪嘴道:“切,说来听听。”

陆渊正色道:“你这种面相,在相书上叫亢龙有悔,说明你一生都很顺利,但最关键的是,刚极易折,你今年有次重大的劫难。若是过得去,就是龙翔九天,若是不过去,就是龙归大海。”

薛丹歪着脑袋,瞟了窗外一眼,道:“说得还真含蓄……你直接说我过不了今年不就了得了?”

陆渊摇头道:“按照道理来说,你是十有八九过不去的,但现在不一样了,你这大富大贵之相,遇到我这个清贫至极的穷人,就有所转折。最多是有惊无险,要是我猜测不错的话,你的生日就在这几天。”

听到最后一句,薛丹目光中满是惊讶,道:“你牛皮吹破了,难道我家雪儿没有告诉你,我六月份就过了生日了吗?”

陆渊十分肯定地道:“你生日就在这三天……要是我算错了,你可以将我的眼睛挖下来。等等,亢龙有悔,亢龙有悔?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

薛丹一脸鄙视地道:“说得像真的一样……通常这样泡女孩子,后果都是被人打得满头是包。”

陆渊将两只眼睛盯了过去,直视那双带着几分傲气的美眸,道:“不如我们这里打个赌好了,要是我赢了,你答应我……雪儿一个条件,要是你赢了,第六元素就算你的。”

薛丹拍了一下桌子,发出“啪”的一声巨响,“赌就赌!赌什么?”

陆渊站起身就朝外面走去,头也不回地道:“赌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这三天的事情。我写在电脑上,发成加密邮件给你,三天后再给你密码。要是我信上说得事情没有发生,就是我输了,要是发生了,则是你输了。”

薛丹笑着道:“要是你写的是‘后天我会上台表演’,岂不是我输了?”

陆渊大声道:“绝对不是已经安排好的事情,也不是模棱两可的说法,而是一件实实在在的具体事件。”

薛丹一听就不再说话了。

几分钟后,陆渊回来发了一封加密的邮件在薛丹的手机中,然后在这个服务区吃了一点儿糟糕的食物,继续上路。

薛丹刚一跨上那辆银白的兰博基尼,就发现座椅稍微有些变化,方向盘旁边的屏幕上多了几个英文提示。还不等看清楚,就听陆渊在耳边道:“卫星天气预报说前面是雷雨区,等下不继续比试赛车了,安全第一。”

陆渊说话的时候,还将安全带给她系上了。

薛丹撇嘴道:“胆小鬼!”

陆渊缩回手臂,作揖道:“就胆小这三天,等我进阶神棍大师之后,再胆大也来得及。”

薛丹鄙夷地道:“老封建,果然是当道士牛鼻子的料。”

陆渊摆出一个帅气的姿势道:“你见过这么时髦的牛鼻子吗?”

吃他这么神神秘秘的一搞,薛丹也是没有多少继续超高速上路的心思,将车子的速度降低到了每小时一百公里左右。但就算如此,一银一红两辆跑车,在高速路上还是十分显眼的存在。

才开出一百多公里,就进入了雨区。

陆渊故意又将速度降低了十公里,基本算是正常速度了。越是朝前,雨下得越大,犹如炒黄豆般的雨滴从天上“噼里啪啦”的砸落下来,打得车窗玻璃一阵乱响。

就算是胆大包天的薛丹,也在大自然的威力下屈服,将车速减至六十公里。

不过,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中,身下的座驾立刻体现出了它的价值。自动导航系统和自动雷达系统开启,将过往的车辆全部展示在屏幕上。

折腾了两三个小时,前面的雨才小了许多。

薛丹揉了揉脑袋,提了提神,开始加快一点速度,但也不敢开得太快。

陆渊在后面看得直摇头,这死丫头的印堂发黑本来就是应在车祸上,她还依然拿出车手的本色,继续加速,还真是要老命。

就算他这次帮了她,下一次她也躲不过。

嗨,只希望先过了这次最关键的厄运再说。

转眼前面就是笔直的大道,足足有三四十公里,从挡风玻璃一眼看过去,根本没有任何车辆行驶在前面,正是薛丹加速的大好路段。

不过让陆渊有些意外的是,薛丹在旁边稍微提了一下速度,见他没有跟上,又将速度降了下来,慢悠悠地朝前面行驶。

亢龙有悔,这妮子终于知道收敛了!

刚刚发出一声感叹,就见前面的左边车道上,高速飙飞着三辆小车,最前面是一辆认不出名字的白色跑车,正以每小时一百多公里的高速,狂奔过来。

白色跑车转眼就追上前面一辆重型大卡车,眨眼工夫就抢在了前面,一下驶入前方一个水塘中,“啪”地一声弹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重重砸在了车道上,顶棚着地滑行出七八米外,车身还在不停地打着转。

随后跟过来的第二辆黑色小车,则是毫不犹豫地撞上了旋转的车屁股,发出一声闷响,也跟着身不由己地飙飞旋转起来。

后面的重型卡车一见势头不对,换忙踩了下刹车,同时猛打方向盘,朝高速路边的栏杆冲了过去。

车胎磨擦路面发出刺耳的尖啸,水花飞溅。

巨大的车身一下来了一个神龙摆尾,车屁股更是扫在最后一辆高速行驶过来的黄色跑车上。

那辆大黄蜂身不由己地一下扫在中间的水泥栏杆上,飞起三四米高,径直朝薛丹驾驶的第六元素砸了过来。

薛丹在这个时候,立刻展现出十分精湛的车技,方向盘猛然朝右一撇,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朝右边的栅栏撞了过去。

“啪”的一声,大黄蜂重重砸在兰博基尼的车屁股上,急转的银色跑车一下高高翘了起来。重量只有两百多公斤的第六元素,被一吨多重的大黄蜂砸在屁股上,当然也要遵循物理定律。

不过祸不单行,就在兰博基尼竖立起来的一一刹那间。对面的重型卡车也发生了侧翻,车上几个黑乎乎的大箱子笔直地对准这个大靶子撞了过来。

乒!

乓!

啪!

三声巨响,同时撞向兰博基尼的三个箱子,几乎同时命中目标,一下将人立起来的车子撞得倒翻在地上。

薛丹更是吓得花容失色,脸色苍白。

她眼睁睁地望着一个大箱子撞在挡风玻璃上,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耳边“砰”的一声。一团鼓胀的气囊从靠椅上弹了出来,连头带脸包裹了个结实,于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但最危险的事情还没有过去。

侧翻的重型卡车犹如神龙摆尾般,翻滚着身躯,巨大的车身将高速路上的水泥栅栏一扫而光,径直朝没有半点移动力的第六元素碾压过来。

陆渊百忙中伸出手掌,朝前面的巨大车身凌空虚按,发出一道犹如山岳的无形力量,挡了挡继续翻腾的重型卡车车身。

同时猛踩油门,大力挥甩方向盘,一头朝兰博基尼横撞过去。

红色的蝙蝠车尾重重地被卡车撞了一下,同时也加速将兰博基尼撞在路边的排水沟里。

陆渊连忙回头朝重型卡车的驾驶台上望去,司机已经是头破血流,看上去伤势颇重,至于前面两辆跑车和依然在地上滑动的大黄蜂,陆渊看都不看一眼。

在雨天路滑的时候开得这么快,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