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18章 权势

第一一八章 权势

至于薛丹的安危,陆渊倒是根本没有半点儿担忧,早已经施展了一个防护法术的兰博基尼,就算是遇到天崩地裂,也可以支持几个小时。

但眼前应该是最能教育薛丹的时候,至少要吓唬一下她,让她印象更深刻一点儿。

说做就做!

咚!轰!

又是两声巨响,两个一人高的纸箱砸在了兰博基尼的车窗上,将挡风玻璃和车窗玻璃砸成了粉碎,还十分清晰地听到了一声惨叫!

好了!

下面是救人时刻。

陆渊一脚踢开蝙蝠车的车门,冲到了横架在排水沟上倒翻的兰博基尼旁边,一下子跳在了半人高的水沟中,拉开车门,将薛丹给抱了出来,嘴里大声叫道,“你没事吧?”

脸色苍白的薛丹摇了摇头,连绵不绝的雨滴落在了她的脸上,素来傲气冲天的大美女全身颤抖着,双眸却射出两道冰冷的光芒,十分怪异地盯着他。

陆渊将她放在了地上,开口道:“我过去看看,你别过来!”

两步跑上高速路,见湿淋淋的地上全是纸箱子,里面还滚出了几台一人高的大冰箱。

重型货车犹如一字长龙般横旦在路中,陆渊从驾驶室拉出昏迷过去的司机时,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要是换成其他任何神医,都无法救治已经脑溢血的司机……陆渊可不管这么多,先施展法力压制住涌过去的血液,然后将司机放在了一个大纸箱中,暂时遮挡一下大雨。

再转头朝前面的罪魁祸首跑了过去。这个时候来往的几辆货车也停了下来,走出几个人来。

不过,那辆白色的跑车驾驶座上,一个血肉模糊的青年只有进气,没有出气。就算他这个蹩脚神仙也没有法子。

第二辆黑色小车中倒是爬出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孩子,驾驶座上的男青年伤势并没有多重,最多是脑震荡什么的,胳膊断了一条。

等将这两人拉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散架的大黄蜂已经有了结果,座位上的男子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倒竖在座位上。头颈早已经折断了。

不远就是一个县城的城区,十分钟后交警赶过来时,雨慢慢停了下来。

当薛丹坐在救护车上接受医生初步检查时,亮晶晶的眼睛直直盯着陆渊,让人看得有些发毛。她身上除了一点儿小擦伤之外。几乎是安然无恙。

砸在车窗上的冰箱,要是再多五公分,就能将她砸得头破血流。s173言情小说吧

陆渊望着变形的蝙蝠车,心有余悸地道:“看来这次保险公司亏大了。”

薛丹掏出手机,手指按在了号码薄上,几次准备按下去,却又忍不住停了下来。最后,好像想明白什么一般。一下将手机递到陆渊的面前,用十分平静的声音问道:“你那封邮件的密码是什么。”

陆渊手指一滑,立刻将邮件删除了。对着旁边水沟中的第六元素道:“赌注都没了,继续赌下去也没意思了。”

薛丹展颜一笑,露出一个让陆渊心惊胆颤的凄丽笑容,“后天是我生日,只有我家里人才知道。我的档案上生日是我小时候就修改过的,我从来都是在六月份过生日。从来没有过一个真正的生日。我想,就算不用看。我也知道你那封信写的是什么……”

陆渊见医生已经走下去,开口道:“说来听听。”

薛丹亮晶晶的双眸好似闪闪发光一样。静静地道:“写的就是刚才的事情,所以你马上删除了。但你却忘记了一件事情,我留有备份,早发在其他邮箱中了。”

陆渊递过一块毛巾给她,道:“这样的事情你绝对做不出来的,所以用不着跟我套话了。顺道,我还要说一句……所谓祸不单行,这两天你最好小心一点儿。我可不想我的赌注报销后,你又发生什么意外。”

薛丹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你能不能说点儿好听的?人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陆渊叹息一口气道:“要是你不继续飙车的话,那我什么都不说了。”

薛丹一听脸色一下又有几分惨白起来,盯着外面车祸现场凝视过去。过了半天,她才平静地道:

“这点你尽可放心,我现在心头还一阵后怕,真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发泄一下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陆渊对路边的红色奔驰望了一眼,道:“要不,我载你去没有人的地方,让你安静一下?”

薛丹摇头道:“这里就很好,我想多看一下。”

陆渊笑着道:“心理压力可别太大,你后天还有演出,要是弄得像雪儿那样,演出完就昏倒,那乐队可是对你们两个有意见。”

这个时候赶过来的交警、刑警已经勘察完了现场,都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事故的原因经过,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惊天大逆转,死的两个年轻车主固然都是开几十万跑车的主儿,但比起误伤旁边两辆跑车,就是屁都不是。

如果这两位爷出了什么意外,恐怕就是一场血雨腥风。

要不是那辆价值千万的兰博基尼概念车性能优良,结构坚固,驾驶员早就被砸成肉饼了。

不过现在两个大难不死的年轻人的言行举止也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听说最先冲出来救人的还是那位从兰博基尼下跑出来的青年。

转眼陆渊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陆渊吗?我是国.安局的张楷,你的车是不是出了意外?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张队长,我没事!”

陆渊嘴巴答应,心头却是越发古怪起来……现在天还没有亮呢,为什么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就知道他出车祸了?

就算人家对他们有点儿特殊照顾,重点也应该是罗雪琴那里才对嘛。

薛丹对他笑了一笑。接过他手中的电话回答道:“我们只是路过,陆渊的车被误伤了一下,没有人受伤。要是我老头子不放心,叫他直接打我电话好了。”

说完,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膀道。“你下车的时候有没有人看见你?能不能帮我掩饰一下,说开跑车的是你,我开的是奔驰车。”

陆渊回想了一下,道:“其他的车子都比较远,又下着雨,天也黑。应该没有看清楚,等下就说你从奔驰车上跑下来的。”

四五十分钟后,两个人才在交警队做完笔录,就见一个女人冲进门来,哭天喊地地问道:“谁撞死了我儿子?人在哪里?”

一进门。就朝薛丹的头发扯去,一巴掌狠狠抽了过来。

薛丹一个不提防,脑袋就被扯得歪了过去。不过就在这一巴掌抽过来的时候,陆渊一抬手,就把将手给架住了,转头道:“干什么?”

打人的是位四十来岁的女人,倒是有几分姿色。这个时候一辆凶相,将陆渊拦住她的胳膊。立刻大声道:“给我打,狠狠地打,打死了我负责!”

跟在她后面的几个三大五粗的汉子就朝陆渊围拢过来。正在做笔录的两个警察站起来,其中一个女警察大声道:“这里是交警队!还不给我出去!”

女人冷冰冰地道:“交警队又怎么样?交警队不是没有王法?交警队一样是归我儿子他爸管!谁撞死了我儿子,我就要找谁算账!”

手掌一紧,使劲推着薛丹的脑袋朝桌子撞了下去。

不知怎么搞了,女人感觉自己的手臂突然一麻,整个手掌一下松了开来。

陆渊将薛丹推在身后。对着围过来一群人道:“几位想私设公堂,屈打成招啊?”

一个平头青年走了上来。对桌子后面的两个警察道:“王警官,彭警官。两位辛苦半天了,出去休息一下,喝口水再进来继续做笔录吧?”

女警察犹豫了一下,道:“你们最好也出去,事情闹大了,大家都不好。”

平头青年笑呵呵地道:“这个我知道,这个我知道。”

两个警察走了出去,陆渊小声对薛丹道:“也不知道我是乌鸦嘴呢,还是你是扫把星!还不打电话搬救兵。”

对面的女人甩了个脸色,五六个大汉就朝陆渊按了过来。

陆渊大声道:“躲后面!”

双手一轮,就和四五个大汉乒乒乓乓地打成一团,一时间,不大的房间鸡飞狗跳。陆渊更是将桌子推翻在地,竖立档在一个角落,让薛丹躲在里面。自己拿着一把椅子,和六名大汉对峙起来。

一时间,几个大汉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陆渊尤自有时间扭过头去看薛丹,半天了都没有声音,这位娇娇女是不是惊吓过度,变傻了什么的?

不看还好,一看却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躲在桌子后的薛丹,十分镇静地拿起手机,用摄像头记录着房间中一举一动。

陆渊哭笑不得地道:“姑奶奶,你能不能先打电话找领导啊?你以为是热点访谈做采访啊!”

薛丹甩了一下凌乱的头发道:“领导出马也是需要证据的,现场直播正好赶上六点的晨间新闻。”

陆渊用手中的椅子架住砸过来的圆凳,大声央求道:“姑奶奶,不要吓唬我好不好?你上新闻,这边要是给我们两个安上一个袭警的罪名直接击毙,就什么都晚了。”

薛丹脸色露出一丝冰寒的笑容,“晚不了!三四分钟的时间,睡得再死的领导也该出马了!既然没有人跟我讲道理,我也不用讲了。”

ps:上架啦,求首定和月票!

这本书巨火写得很认真,但不知道为何成绩一直不怎么好,如果订阅再扑街,那么巨火将会怀疑自己能不能继续吃码字这行饭!请大家给予巨火足够的信心,互相转告,支持《仙赏》,正版订阅!

一切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