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19章 威慑

第一一九章 威慑(求订阅)

“给我住手!”

门口响起一声巨吼,打成一团的审讯室里迅速安静下来,所有人停下手里的动作,扭头朝门外望去。

一位脸色铁青的警官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三名警员。

“廖局长,你来得正好,他们两个居然在交警队动手打人!”中年女人上前一步,用手指着陆渊和薛丹,恶人先告状地道。

“给我出去!谁让你们进来了?!”

双眼快要冒出火的警官板着脸道。

中年女人倒是没有多少害怕,上前一步,昂着头冷冰冰地道:“他们撞死了我儿子,我身为受害者家属,难道进来找这两个杀人凶手理论不行吗?廖局长,难道你拿了他们什么好处,不要想仗着有几个臭钱就能一手遮天了?”

廖局长理都不理县长夫人王艳梅的血口喷人,将手一摆,示意后面跟过来的三位交警走上前,“把他们统统赶出去!”

说话间,目光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薛丹手中正在录像的手机。那位看上去有几分眼熟的美女依然举手在拍摄,心中知道眼前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廖远航作为交管局的局长,刚刚赶到现场,主持高速路的疏通排险抢救工作。这起两死四伤的事故,真正棘手的不是横躺在高速路的重型卡车和洒落一地的电冰箱,而是两个死者的身份,一个是杜县长的独苗,另外一个是庄市长的干儿子。

两个衙内出车祸死了,倒不是难办的事情,而困难的是,他们很可能吸了毒,生存下来的两个年轻人都明显能看到吸毒的症状。所以,他在勘察现场的时候,都做好了捂盖子的打算。

至于对面两个被误伤的,开的更是上千万的超级跑车,也撞得够呛。但最大的幸运是,两个年轻人都完好无缺,最多只是受点儿惊吓。对于这些富豪子弟,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了,他也不用夹在中间两头受气。

要是这两位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不过当他在高速路接到省交警总队乔政委打来的电话时,第一句话就差点儿吓得他把手机给丢了,“你是怎么做事的?让无关人员在你交警队中殴打车祸受害者!给你十分钟,马上处理好这个问题!不然你马上给我走人!”

然后“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廖远航再三确认了一下电话号码,发现没有任何错误,心头冷汗都出来了。居然是省总队的乔政委打过来的,而且说得这么不客气。

这程序不对啊!

能当上交管局长,脑袋自然灵光。第一时间廖远航就想到了高高在上的省总队的政委为什么比他还先知道这个事情?当然是有人通风报信,他都搭不上话的人物,能在这么早的时候追问这事情,自然是让他回去救人。

谁打的电话不言而明,就是刚才送到交警队做笔录的两个年轻人,人家能开上千万的跑车,而且一开就是两辆,自然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乔政委这样的人物出头。

何况,无论人家是富二代也好,官二代也罢,人家在这事故中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而不是肇事者。

匆匆忙忙马上开车赶回去,路上一打听,就知道冲进交警队打人的,正是县长夫人,雅丽服装集团的董事长王艳梅。

对于这位贪婪无厌的女人他当然知道,尤其她的服装集团也是敲诈了一位大人物才有今天规模的,现在在她的地盘上,大概不仅仅是为了给儿子讨个公道,大大的敲诈一笔才是根本目的。

廖远航不相信在这半小时内,不知道做笔录的当事人的身份,光是人家开着跑车就很说明问题了。

一赶到交警队,见笔录间果然闹成一团糟,廖远航立即毫不犹豫地吩咐赶人。

王艳梅冷笑一声,“你敢!在东宁县内还不是你说了算!”

廖远航心头暗自叹了一口气,这个又贪又蠢的女人还真不知道她招惹了什么人!尤其七八个大汉都打不过一个年轻人,躲在里面的女孩也没有多少害怕,还在录像,要是他不处理的话,头上的乌纱帽马上就掉下来了。

“把她铐起来!”

廖远航连多说一句话的心肠都没有了。

王艳梅伸出双手,冷冷道:“你有本事就铐上我,我看看谁有胆量将我这手铐取下来。”

旁边的那个平头青年连忙一扯王艳梅,“王阿姨,我们先出去,不要妨碍廖局长审讯犯人。”

王艳梅瞪了司机小徐一眼,对着廖远航道:“廖远航,你有本事就铐上我,看看有没有本事将我们家老杜一起给铐上。”

能在第一时间让省总队政委发话的,还真有本事将你家一屁股烂账的老杜给铐起来。

周远航挥挥手,示意身边的交警铐人。

王艳梅冷笑一声,对司机小徐道:“打电话告诉我们家老杜,就说他儿子被人撞死了,老婆也被黑警察给抓起来了。”

小徐对王艳梅身后的几个大汉施了一个眼色,让他们先离开这里,闹事可以,但不要被人抓到借口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王艳梅戴上手铐后,就“哇”地一声坐在地上开始撒泼卖横,一把鼻子一把眼泪的大闹起来。

不过才刚嚎了两声,门口又走进来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一进门就黑着一张脸道:“哭什么哭!丢人还嫌丢得不够吗?”

王艳梅见老公过来了,心头大定,不过却越发哭得厉害了。

杜县长的脸色黑得越发难看,偷偷瞟了一眼站在墙角的女孩子,果然就是前些天在电视上见过的那位钢琴家。

要不是封锁现场的交警嘴快,说出这个女孩子在国庆央视节目中表演过钢琴,那他怎么死的都不清楚。尽管他现在都不清楚这个女孩子是谁,但却知道这个女孩子可是不折不扣的太.子党,还是最厉害的那种。

她面前的的青年十有八九就是传说中的中南海保镖了,一个对付七八个老婆公司的保安都完整无缺。

这个隐秘的事情,还是前几天在省上开会,他的靠山上司无意说漏了嘴说出来的,他才找出电视录像认清了这个女孩子的相貌。听现场的交警一说,就马上匆匆赶了过来。

现在他老婆居然过来找人家麻烦,不是自寻死路吗?

尤其麻烦的是,女孩子在进行现场拍摄!他当然不可能过去将女孩的手机抢过来,那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亡羊补牢,撇清自己。

其他什么都不说,就是眼前的事情一个处理不当,人家录像在那里,直接将他一橹到底都有可能,更何况他身上不干净的事情太多了,随便一查就完蛋。没有任何人会为了这点破事,跟权势滔天的太.子党对抗,任何人都是会把他丢出去当弃子,平息女孩子的怒火!

儿子差点儿撞死人家,现在老婆又过来找她的麻烦!

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的!更何况是娇生惯养的太.子公主!

想也不想,立刻重重一个耳光,抽在了嚎啕耍泼的老婆身上,冷冰冰地道:“给我闭嘴,这里可是国家执法机关,还轮不到你在这里胡搅蛮缠!”

被抽的王艳梅一下子被打懵了,但一想起儿子刚刚死,他们夫妇间的最后一根联系纽带已经消失,老公变脸相向,目的当然是准备离婚了,他外面还有两个私生子,一直对这个亲生儿子十分不满,现在人已经死了,更是称他心了。

一瞬间,哭声立刻高了八度。

杜县长也不理她,转身对廖远航道:“廖局长,我媳妇虽然听到儿子的噩耗,一时间情难自禁,但也不能作为妨碍公务、胡搅蛮缠的理由。这里是执法机关,一切听你指挥,我就不多说了,免得让两位小同学误会,认为我是不明白事理。”

说完,马上就退出了房间。

廖远航见对面的陆渊已经将桌子放下来,让那个女孩子走了出来,连忙道:“两位同学,还是换间屋子说话。小张,我们出去后将门锁上,拘留她二十四小时。”

薛丹放下手机,面无表情地道:“我们的笔录已经做完了,是不是应该可以离开了?”

廖远航心头的悲伤逆流成河,这个靓丽的女孩子分明是准备秋后算账,他是躺着也中枪啊。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秉公执法了。

想了一想,对两人敬了一个礼,廖远航道:“多谢两位配合,我们交警大队对刚才的事情十分抱歉。因为局里的人大部分都调到了出事地点,维持交通秩序,以至于局里警力不足,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会依法对这几位死者家属进行处理。”

走出房间,陆渊和薛丹见那几位进门打人的大汉,都被铐了起来。杜县长站在院子中,正监督交警抓人。

见女孩一出来,杜县长马上走了过去,一脸歉意地道:“真是抱歉……”

眼前可是正牌太.子党,他无论如何都要低声下气的。

陆渊挥挥手,摆出警惕的架势,冷冰冰地道:“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们律师。我们现在需要休息。”当下拉着薛丹,就朝大门走去。

一辆越野车立刻开了过来,探出一张脸来,“小丹,你可是吓死我了!听说你遇到车祸了,我可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刚才梁阿姨可是连打了几个电话给我,说你遇到了几个不讲理的,让我一定要赶快找到你,就算抢也要给你抢出来。”

PS:谢谢风花雪月、77白熊、书友090919203120531大大的打赏!巨火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