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23章 女侠传说

第一二三章 女侠传说

第二次音乐会很成功,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突发事件。

当然了,这次没有进行全国转播,毕竟,所有的音乐会都是属于阳春白雪,针对的都是理解内涵的喜好者。

音乐会结束之后,就是庆功晚宴。

上次因为罗雪琴昏迷缺席,这次无论如何也无法躲过去了。晚宴上,一身盛装的罗雪琴、薛丹和瑞典女孩弗丽嘉成为了场中最耀眼的明星。

无论是爱乐乐团,还是民族乐团,其实很多都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师生,知道三位女孩都是属于非富即贵的存在。

无论是薛丹的身份,还是弗丽嘉手上的那把小提琴,或者是罗雪琴从海外继承的亿万资产,其实都是半公开的秘密。

反正罗雪琴一贯低调,更不喜欢和其他外人接触,在基本的敬酒礼仪结束后。罗雪琴就被薛丹扯到了一个角落的席位上,任凭弗丽嘉被一群男士狂轰滥炸。

薛丹指着座位上一位雍容富态的中年女子介绍道:“雪儿,这是我妈,一直想见见你,不过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薛母笑着起身道:“其实我在音乐学院见过你两次,不过你都忙着学习,我就没有打扰你。不过现在我可是要好生感谢你,要不是因为你的存在,压得我家丫头喘不过气来,她也没有今天的成就。这段日子你和我丫头成了好朋友,我更是十分欣慰。这一杯酒,我先干为敬。”

当下端起一杯香槟,十分豪气地喝了下去。

罗雪琴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薛丹在一边笑盈盈地道:“雪儿。别上我妈的当,她可是女酒仙。现在又拿你来打击我,你可以装成听不见。”

薛母旁边的一位老人也站起身,对罗雪琴道:“罗同学的古琴洞箫,是我一生中听过最好的演奏。可堪称之为神技,让我得益良多。”

说完,也自饮一杯,就不说话了。

薛丹没事找事道:“雪儿,这位龙大师可是数一数二的风水玄学大师,在东南亚和港台地区很有名气的。你既然被他老人家法眼看中。不如就请他老人家指点一下。”

龙大师笑呵呵地道:“老朽在罗同学面前可不敢自称什么玄学大师,看相指点更是万万不敢。”

薛丹见这个神棍居然不装神弄鬼了,想起陆渊那天的表现,越发想看看这位老牌神棍遇到陆渊那位新晋大师碰在一起有什么结果?

是火星撞地球呢还是一上来就玩什么闭口禅?

目光朝人群中转了几转,大为奇怪地问道:“雪儿。你的几个朋友呢?怎么一下就消失了?是不是又中途开溜了?”

罗雪琴一脸歉意地道:“大概他们在外面,等下我准备趁这一两天空闲,去趟我妈的老家,大概要下星期一晚上才坐飞机回学校,你记着帮我请一两天假。”

薛丹还没有开口,薛母就插口道:“这两天你们最好什么地方都别去,浦江军港有次慰问演出,规格很高。你们两个都是有资格参加演出的。有什么事情最好缓上一缓,在这里等候演出通知。”

薛丹的眼睛一下就瞪了起来,薛母知道她要说什么。正色道:“小丹,这个名额可是靠你自己本事挣来的,和我没有半点儿关系。我都帮你拒绝了一次,但依然给你齐阿姨给否决了,认为你不去才是搞特殊化。”

跟着又对罗雪琴道:“其次这次演出,对你竞选国家形象大使。也是有一定帮助的。你也要好好准备一下,选两首歌曲。将你的歌喉展示给大家。其实说老实话,这个形象大使的评选基本没有多大意义。你可是比其他女孩子优胜了许多,现在展现一下实力让大家无话可说而已。”

罗雪琴心头不禁苦笑连连,母亲最热衷的事情,就是看着自己一飞冲天,对评选形象大使特别上心。要不是看见自己各方面的助力都很大,早就通过各种关系去走后门塞包袱了。

仅仅是因为自己不想这么做,所以母亲也就不敢轻易妄动,免得惹来负面影响。现在薛丹的母亲都这么说了,十有八九是还陆渊一个人情,只是给了自己。

想了一想,罗雪琴道:“多谢周阿姨,那我去打个电话,告诉我母亲一下。”

走到一边,将这个消息通知了在门外车子中等候的老妈,就立刻听到何燕妮连连应和的声音,“我一个人回去,你的事情要紧。”

陪坐在何燕妮身边的李天语不依道:“阿姨,我和陆渊陪你去……就让紫欣在这里陪雪儿吧。”

罗雪琴也是觉得十分合适,在电话中回话道:“妈,天语说得对。你不让我陪你回去可以,但他们两个必须和你一起回去,关键时候他们可是很有用的。”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因为三个女孩子分道扬镳,所以李天语也改变开车上路的打算,而是径直坐飞机在第二天飞到了闽州。

何燕妮也不见外,在罗雪琴的父亲罗晋开车接回去后,没有让他们住宾馆,直接让陆渊和李天语住进了家中。

罗家的住所在城郊海滨的一处高档小区,只不过有些年代了,环境十分优雅。一到地方就发现成了电灯泡的两个年轻人,当然不好参与人家的家务事,只好找个借口溜出去打发时间。

两人也没有走远,就在小区外的沙滩散步。

走到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陆渊笑呵呵地对李天语道:“你这几天看上去状态蛮不错的,是不是将我给你的剑丸融汇为一体了?趁着现在没人,考校一下你的本事。”

李天语穿着一件朴素的白色衬衫,下身是一条蓝色的裙子,一头长发束成一条清清爽爽的马尾。两节碧绿色的丝带,随着发丝一起飘扬,看上去更像一个眉飞色舞的运动员。

听陆渊这么一说,李天语跃跃欲试地道:“要是其他人过来看见怎么办?”

话一出口,脸色不禁微微红了一红。这话说得好像和这混蛋在偷.情一样。

陆渊倒是没有听出她的语病,笑着道:“只是考校你的剑法,就算被人看见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把剑丸稍微控制一下,变成普通软剑就好了。”

李天语长长舒了一口气,手掌中很快现出一颗银色的金属珠子。微微朝下一抖,只听“仓”的一声轻响,金属珠子一下就抖了个笔直,变成一把银光四射的三尺青锋。

薄如蝉翼的剑刃也好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化为了一指厚的金属坚钢。剑脊上还镂刻着玄异的花纹。

李天语剑尖一抖,射出一团剑花,朝陆渊当胸射来。

陆渊手中也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龙泉古剑,一架一缠,就和李天语斗在一起。

越来越黑的海滩上,只听一片“叮叮当当”的金铁交击声,两条身影龙腾虎跃,光华四射。

转眼椰子树边不声不响过来了两条人影。

跟着只听“啪”的一声。走来的那对情侣中,女孩的饮料掉在了地上。

男孩子也是嘴巴张得老大,最后才发出一声惊呼。“老婆,快出来看上帝!”

听到旁边的声音,李天语一下停住势头,一个空心跟斗翻立在沙滩上,“唰”的一声摆出一个收剑势,很有女侠范。

对面更是异口同声地响起了两声尖叫。“哇,太帅气了。”

陆渊收起宝剑。冲着那对小情侣笑了一笑,转头就走。

“女侠。请留步!”

黑暗中的两条黑影大步跑了过来,一边嚷嚷道:“请收下我们的膝盖吧!”

李天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得意地道:“追上姐姐再说!”说完加快脚步,转眼就进入了树林中。

等那对看上去不到二十的小情侣上气不接下气跑过去的时候,只见刚才那两条人影已经在二百米外,走进了小区中。

小情侣见追不上了,四下张望,十分兴奋地道:“是不是在拍摄电影啊?刚才那几下简直酷毙了。”

女孩子推了男孩一下,道:“亏你还一直吹嘘是国家二级运动员,结果连人都追不上,好意思说出去吗?”

男孩呆呆道:“你刚才注意到没有,那位女侠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斗,还刺出了好几下,都是借力弹起来在空中的……我是不是眼花了?”

女孩打了他一巴掌,道:“我们一家一家找过去就是了,听声音总该认出来的。”

浑然不知道突然多了两个疯狂粉丝的陆渊和李天语,回到罗家,就见屋子中多了一对中年夫妇。

一见两个走了进来,这对中年夫妇脸色既有些惊讶,也有些奇怪,更带着一点失望。

何燕妮笑着道:“他们是雪儿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陪我过来玩两天的。雪儿有演出,来不了,等她们放假了,我再领她去拜访两位吧。”

夫妇二人见主人有客人,也就不多留了,笑着道:“你有事,我们就先走了。”

等客人告退之后,罗晋让两人坐在沙发上,迟疑了一下,对何燕妮道:“我昨天问了一下,你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是银行专门针对我们的行为,而不是银根紧缩的问题,我们的贷款明年三月份才到期,现在就来催,针对性十分明显。”

李天语插口道:“多半就是冲着雪儿来的。阿姨,是不是送原料的要求结账,卖出去的东西暂时拿不到钱?”

陆渊笑着道:“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用得着排出这么大的阵仗吗?”

李天语撇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紫欣的情况。雪儿这个样子,没有人想打她主意才是怪事一件。不如我们打个赌好了,要是真是针对雪儿来的,你去踢爆人家的小弟弟好了!”

陆渊差点儿没将喝在嘴中的茶水给喷出来,勉强咽下后哭着脸道:“你能不能有点儿淑女的样子?”

李天语昂着头道:“紫欣可是十成十的淑女,一样认为让韩凯那混蛋变成太监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我说出来就不是淑女了?”

何燕妮和罗晋两人听李天语这么一爆料,立刻石化当场。但转眼就涌起了不可遏抑的惊讶和欢喜,不过最后却越发担忧起来,根本顾不及担心眼前的事情了。

何燕妮忧心忡忡地道:“是你们叫人动的手吗?”

这个事情,罗雪琴可是用只言片语轻轻带过,她从来没有想到居然走到这一步了。

陆渊见两人惊讶的样子,连忙将所有事情都推脱在苏老先生头上,“不是,是韩凯的叔公打的,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他们理亏,苏爷爷放下话来,要是不给一个交代的话,就会亲自动手收拾他,没有人能救他。”

李天语也在一边连连点头:“阿姨,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说的是雪儿的问题。明天我们就将贷款还了,让那些人无话可说。”

罗晋叹了一口气,道:“我听其他人说,银行催款,主要是何阿姨在慈善拍卖会上买了一块几千万的玉石,影响有点儿大,所以不仅银行催还贷款,工商部门也要过来查账。”

ps:小火弱弱地求一下订阅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