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24章 脑补的真相

第一二四章 脑补的真相

说到玉石,何燕妮就又担心起来,道:“韩小姐送我这么贵重一块玉石,不如改天我退回去吧。”

李天语嘴巴一张,直接道:“她送什么?这玉石本来就是……苏爷爷拿出来作慈善的,只是让她变卖而已。”

说到这里,连忙闭口,吐吐舌头改口道:“阿姨和叔叔可千万别说出去啊,要是让苏爷爷知道了,我……和雪儿就悲惨了。”

闹了半天,何燕妮才弄明白韩大小姐说陆渊他们有钱究竟是怎么回事情了。商场上从来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韩家收拾自家子弟,在这几十亿的利益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怪不得女儿要让自己出钱去买这玉,而韩小姐却一分钱也不敢要,原因就是这些珠宝全是自己这边的人拿出来的。

尤其是不追求任何利益的慈善。

人家有钱到了已经不追求名声的地步。

这下彻底了解女儿背后真正实力的何燕妮,终于放下了所有担心。

接下来陆渊一了解,倒是让陆渊和李天语有些郁闷了。罗家的这个银行贷款,其实和所有企业一样,三千六百五十万的贷款,只有一千五百万用在了工厂投资建设上,其余的两千多万被挪用在了其他方面,其中九百万还借人了。

第二天一大早,何燕妮就坐在工商银行西城分行的行长办公室,跟在她身边的是一身女式西装,戴着一副大墨镜的李天语,派头看上去比何燕妮还要强几分。

至于陆渊。则是开着小车在楼下等候。

一见何女士进门,工行行长就苦着脸道:“我们可是打了多年交道的老交情……”

还不等说完,何燕妮就直接开门见山地道:“我不是过来要求延期的,而是提前归还贷款的。请行长安排一下,我们马上还款。”

李天语拿出从韩大小姐和薛大小姐那里学来得派头。大咧咧地道:“最好快一点儿啊,我们还要去其他两家银行。”

行长一愣,马上堆起一副职业性的笑容,道:“好的,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办理。请到下面办理转账手续吧。”

李天语冷哼一声,摆出西太后的架势朝下面走去。

行长望着这傲气冲天的女孩子。小声对何燕妮问道:“何夫人,请问这位是……?”

何燕妮淡淡道:“我侄女,你这几天催得紧,我只好动用我侄女的私房钱来还这几笔贷款了。”

行长嘴巴中一阵苦涩,李市长让他催还贷款。通知刚一传达过去,人家马上就过来还钱。他总不能说不办理手续吧?

不过何燕妮来得这么快,还真要通知李市长一下,眼前必须拖延一下。

正在考虑的时候,只听那个傲气冲天的女孩道:“阿姨,下次差钱,不用找银行,我让紫天基金直接给你无息贷款。免得成天还要跟银行的官僚打交道,烦都烦死了。”

何燕妮心头好笑,当然知道李天语是故意说给银行行长听的。当下轻轻咳嗽两声,小声道:“你不是说紫天基金是做慈善的吗?怎么也能贷款?”

李天语解释道:“我们做慈善,秉承的理念就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有一个版块就是专门用来发放无息贷款给发展良好的企业扩大生产。现在尽管没有推出来,只是不想跟银行抢生意,影响不好。”

行长等她们办理还款手续的时候。才趁机查了一下这个紫天基金的情况,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不是存心破坏规矩吗。哪里有这样全透明公开所有信息资料的慈善基金会?

等中午江建华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罗家的所有贷款已经全部还完。尤其还惹来了两个银行一点小小的怨言。

提前四个月还贷款,银行也是要损失三分之一的利息,尤其是对于一家收入稳定,前景不错的合资企业来说,其实已经是得罪了客户。

至于原本打着的如意算盘,等罗家一时间还不出贷款的时候,自己再当好人,无论是借款还是出面担保,让何燕妮领自己一个人情。那时候,自然而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接触罗雪琴了。

但现在人家这么快就将钱给还了,还摆出不差钱的架势,倒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刚皱起眉头,手机上传来一个慌慌张张的声音,“江总,不好了,公司的保险箱被盗了!”

江建华脸色一变,道:“丢了些什么东西?”

“就是五十多万的现金给丢了,账本、财务报表倒在垃圾桶找到了。”

电话那头连忙回答道。

江建华立刻松了一口大气,道:“立刻报警!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公司养这么多保安,难道是吃素的?”

不过,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同一时刻。一个白白净净的中年人,走进了警察局,对值班的警员道:“警察同志,我叫杨帆,是来自首的。”

警察见眼前这个明显是成功商人打扮的中年人一脸惊慌,马上开始做笔录,问他为什么要来自首。

杨帆也不多说,直接将警察带到门口,指着路边的一辆奔驰车六百道:“这是我昨天晚上偷的车子,本来只想弄到外省改头换面,将车卖了。不过后备箱中东西太多,我不敢拿。考虑了一晚上,最后决定过来自首。”

敢偷这样豪车的,当然是惯偷了。尤其杨帆看上去也不像小偷,警察就马上让他示范一下。

随着杨大贼的熟悉麻利的动作,和采用的一款复制车钥匙磁卡信息的扫描仪器。

警察很快就相信车子是他偷的,身份也是偷车贼。不过看见后备箱一皮箱的美元,足足有三四百万,尤其还有一把手枪。就让大家知道这大贼为什么要来自首了。

有钱有枪,基本可是说明是黑白两道通吃,沾染上了,就是人头落地,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再仔细一询问。才知道这位叫杨帆的大贼,是专业跟踪了几天,才下的手,但见了东西却给吓坏了,最后决定投案。

通过车牌,很快找到了失主。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副总座驾,但副总只承认了丢失的美元是自家的,却没有承认手枪和自己有关系。

不过,凡是有几分眼力的,都知道这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究竟是谁。也就搁浅不了了之了。

但离奇的是,关押在特别监控室的偷车贼,第二天一早就死了,当天尸首就火化了。

这件小事,并没有惊动多少人,好像江海湖泊中丢进了一颗小石子,泡都没有冒起一个就沉淀下去了。

只不过某位死而复生的偷车大贼,在飞机上被某位牙尖嘴利的家伙取笑了大半天。“你这套老土的栽赃嫁祸方式。早就过时了!人家真正的大贼,就算是害怕,也是丢下车子跑人。哪里会跑去自首的?”

陆渊冷笑道:“你懂什么?这个只是起因来源,没有这个来源,杨帆同学的弟弟杨军同学,就没有上京告状的合理动机。”

李天语依然鄙夷道:“你栽赃了一段子虚乌有的录像,有屁的用途?直接剪辑就可以了。”

陆渊老神在在地道:“我这里可是有所有的海外账户和小账本,江公子不死也得脱层皮。他老爹都保不了他,更有可能一并遭殃。”

李天语撇嘴道:“你还不如直接暴扁他一顿好了。”

陆渊笑着道:“这个事情我们可得撇清关系。让相关部门自己找上门去。不然对你们影响很大。”

李天语不同意这个说法,“怕什么。我看雪儿才不想抛头露面,去竞争什么国家形象大使的名头呢。”

陆渊这才想起罗雪琴好像从来没有对这个事情发表过任何意见和看法,一切都是范晓燕和太后娘娘在忙活。

李天语又继续道:“要是雪儿不想要这个职位,你怎么办?”

陆渊歪着头想了一下,道:“要是雪儿不想,我们首先要挑选一个合适的人选代替雪儿。”

李天语马上出来一个主意道:“当然是让薛丹去当,谁也竞争不过她。”

陆渊白了她一眼,摇头道:“就是没有人能竞争过她,所以她最不合适。”

李天语看着陆渊的眼神有些古怪,有些心慌地道:“要是你敢让我和紫欣代替雪儿的话,我就让你死得很难看。”

陆渊胸有成竹地道:“其实,最好的人选是韩绛大小姐……她在国外留学多年,人也漂亮,根底也扎实,手腕更是圆滑,背后势力更强大得很,比起雪儿强盛了无数,也可以让所有网络上的谣言不攻自破,顺道,也可以气气韩小姐,让她背上点潜规则的骂名。”

李天语一下有了兴趣,道:“听说雪儿都是内定好了,你怎么改变人家的想法?”

陆渊竖起一根指头,平静地道:“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可以彻底改变那些大人物的想法。”

李天语觉得自己一下变笨了,昂头道:“什么理由?”

陆渊一字一顿地道:“国家安全!只有这个理由,才可以让大人物改变主意。”

李天语大为不解地道:“你又准备玩什么花样?不要忘记了某人刚才吃力不讨好演出了一场悲剧,泡都不冒一个。”

陆渊神神秘秘地道:“要是苏秉老先生弄来最新战斗机的所有图纸和工艺,甚至还带回来一个半成品,你觉得怎么样?”

李天语还是听不懂,抬眼盯着他。

陆渊只好叹息一口气,有气无力地道:“要是苏老先生提出这个建议,让雪儿不担任这个职位,就一定可行。”

李天语突然将嘴巴凑在了他耳朵边,小声道:“你不是说和氏璧已经挖出来了么?怎么不见任何报道?”

陆渊长长吸了一口大气,没声好气地说:“当然是要找到合理证据,才能确定下来……光是专家磋商判定,我看就要折腾好几个月。你想现在就出现结论,怕是做梦吧!”

李天语打了他一下,“还不是你的问题,你直接伪造一个庞大的地宫来收藏这国宝,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谁敢说它是假的?”

陆渊举手投降道:“要是你或者我是历史学家,我们说不定还有可能伪造出一个合理的墓葬。可惜我们不是,只好弄得糊里糊涂,只要东西是真的,自然会有各种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家找到合理的说法,替我们脑补出正确的结论。”

ps:谢谢“77白熊”大大的打赏!呜呜呜,成绩不佳,小火诚挚地求订阅、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