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25章 砸场子

第一二五章 砸场子

回到燕京,下了飞机,几个年轻人都不想回学校。于是三个女孩子说说笑笑,硬扯着陆渊一起去逛大街。

天气渐渐转凉,三个女孩子都穿着样式差不多的衣服,上身是颜色款式不同的超长t恤衫,下身是一条紧实的牛仔裤,都长着一张清丽秀气的面庞。并肩走在一起,看上去倒像三胞胎。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翡翠宫的门前。

望着灯火璀璨的店铺,罗雪琴突然叹了一口气,道:“陆渊,我们还是进去把手镯取回来,不用继续忽悠人家了……你总不会想让人家真正动手吧?”

陆渊摆摆手,笑着道:“明天让你的律师去取回来好,给这么高的律师费,不折腾他们几下,可真是良心难安。”

“好久没有去看电影了,你们谁请我去看电影?”

李天语见前面的影楼前贴着一张大大的海报,就将脑袋放在罗雪琴的肩膀上扮可怜模样,软声细语地央求道。

周紫欣出了一个主意,“谁兜里的钞票多,谁请客。”

这一致得到了三个女孩赞同的意见,转眼就出现了毛病。四个人口袋中的钞票,加起来还不够买两张最便宜的电影票。

于是,陆渊就立刻被李天语指责在作弊,存心不想请客。

陆渊叹了一口气道:“你们都是拿黑卡的有钱人,是不是想炫耀一下?想看电影的自己去买票,想看真实版恐怖片的跟我走。”

说话间,顺手拿着三个女孩子手中的零钱,在路摊上买了可怜巴巴的七串烤羊肉。

“真不要脸。和美女上街,居然不带钱,还要美女请客,就不知道哪个女孩瞎了眼睛,会看上你!”

李天语笑盈盈地指责陆渊的不是。目光却朝罗雪琴瞟了过去。

陆渊接过羊肉串,给女孩一人发了一串,自己却拿着四串开始看热闹。

这样的举动,连卖羊肉串的小姑娘都看不过去了,直拿眼瞟过来。

素来安静的周紫欣也表示了抗议,“喂。我们可是女孩子,钱也是我们给的,凭什么你一个人吃的比我们三个的总和还要多?”

陆渊恶心地在每串羊肉上都咬了一口,毫不害臊地道:“注意卡里路啊……你们现在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品牌人物,在飞机上你们已经吃得够多了。还抢了我和阿姨的两份,现在我抢你们的,可是为你们好。身材要紧,口腹之欲的罪过,就由我来帮你们承担了。”

“臭不要脸!”

“恶心!”

“果然是个混球!”

三个女孩子同时骂了他一句,更是惹来其他路人频频注目。

吃完羊肉串,三个女孩子越发觉得食欲大涨,于是就勒令陆渊再去买二十串过来。对于保持身材这个令绝大多数女孩谈虎色变的话题根本不放在心上。

陆渊目光一转,神神秘秘地道:“三位小姐是想看恐怖片呢,还是想吃东西?”

李天语轻轻用脚尖踢了他一下。“有冲突吗?不过你又准备玩什么花样?你这个样子我总觉得有些心头发毛,是不是谁又要倒霉了?”

陆渊目光越发深邃冰寒,嘴角却泛起一丝冷酷的笑意,“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李天语转头问罗雪琴道:“你知道他要干什么吗?”

罗雪琴一把推开她凑过来的油嘴,皱眉道:“我怎么知道啊……”

周紫欣在一边笑呵呵地道:“你们两个注意影响啊。要想看《冰雪奇缘》就去电影院,不要自己就在街上开演了。”

李天语和罗雪琴对望一眼。就一人一边架着开大招嘲讽的周校花,上下其手。

不过三个打闹中的女孩子转眼就停了下来。见陆渊在一边好似发呆的样子,目光却越发冰寒。一股无形的杀气从身畔弥漫出来。让三个女孩子一下心生寒意,再也没有打闹说笑的心思。

见三个女孩子异样的眼光,陆渊才收敛身上的杀气,稍微恢复了一点平日的模样,沉吟一下,开口道:“我们去国宾馆吃点儿东西,周同学请客,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还请周同学帮忙打下掩护。”

周紫欣点了点头,也不追问。

见气氛有些怪异沉闷,陆渊耸耸肩膀道:“大家自然一点儿好不好?我们又不是去砸场子。”

李天语已经从罗雪琴的口中知道了一点零星消息,冲口而出:“你不是准备等某位女鬼回来了再动手吗?”

陆渊摇头道:“我和雪儿讨论了一下,认为这个事情必须是我们自己来做,假手他人总有些小家子气。玩阴谋总比玩阳谋档次低,既然人家以为躲在那里就有恃无恐,我们就堂堂正正的杀上门去。三位美女自然一点,别摆出要吃人的样子。”

罗雪琴推了陆渊一下,道:“你才是最不自然的一个,还好意思说我们。”

陆渊长吁了一口大气,点头道:“你说的对,是我太在意了一点。”

李天语有些奇怪地问道:“为什么刚才在飞机上还好好的,现在却一下子就准备动手了?”

陆渊眼中神光再次一闪,冷冷道:“因为人家还不死心,准备破釜沉舟最后一搏。不过具体原因我还不清楚,得我们亲自过去才知道。”

这次陆渊去国宾馆,倒没有去上次和薛丹一同去的那幢大楼,而是选择了档次最低的,面对普通市民营业的主大厅。

不过才刚进去,就被人认出了罗雪琴,纷纷拿眼朝三个女孩子盯了过来。对于所有人来说,近距离的面对这位声名鹊起的大美女兼大才女,才发现比起电视中见到的影像还要漂亮一些,尤其那种淡雅如仙的气质更是让人不敢逼视。

尤其是罗雪琴身边的两个女孩子也逊色不了多少,并没有在罗雪琴的绝世容颜下沦落成为路人甲乙,而是各有特色。

因为知道陆渊是上门砸场子的,三个女孩子也没有了吃东西的兴致,见五楼有个音乐咖啡厅,就选择在那里喝咖啡。

才一上楼,就遇到一个熟人,作为罗雪琴最亲密的死党兼室友黄婷婷,这会儿正愁眉苦脸地坐在音乐台旁,身边放着一把小提琴,眼睛却不时瞟向缠着两张创可贴的左手。

李天语轻手轻脚地走了上去,伸手一下蒙着她的眼睛,将脑袋凑在了她耳朵边,粗声粗气地道:“打劫,只要真钞不要假钞。”

黄婷婷被吓了一大跳,猛然打了一个冷战,然后才反手狠狠朝后打了一下。

罗雪琴也走了过去,“怎么坐台下了?中场休息啊?”

黄婷婷扭头一看,不禁大喜,但转眼又郁闷起来,晃动了一下左手的两个指头,苦着脸道:“刚才吃蛋糕,不小心给划伤了,现在只好休息了。”

李天语小声问道:“你不是在爱乐乐团实习吗,怎么又跑到这里来挣外快了?”

罗雪琴轻轻抽了李天语一下,解释道:“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一般人能进来挣外快呢?人家婷婷的实习地点就包括这里。”

说话间,就见三个身穿演出服装的女孩走了上台,尽管没有见过,但也知道是学院的同学。见台上摆着三张椅子和一台钢琴,就伸手拿起黄婷婷身边的小提琴,开口道:“今天的咖啡你请客,天语,要最贵的,敲诈婷婷一次。”

黄婷婷瘪嘴道:“最多一人一杯拿铁,多了不要想!”

罗雪琴走了上去,对两个拿着小提琴的女孩道:“我暂时顶替婷婷可以么?”

两个女孩一人拥抱她一下,连连点头道:“当然可以,不过你可别太过分,我们配合不上搞砸了可全要怪你。”

“对,不然我们就去找院长告状,说你擅自提高档次。”

罗雪琴苦笑着道:“我这么可怕吗?”

脸上有两个小雀斑的年长女孩毫不犹豫地道:“当然可怕,天雷滚滚,还搞百合,简直不要人活了。”

罗雪琴知道是她们的那个搞怪视频惹的祸,尽管有些另类和小众,但点击量也是过亿了。

不过她上台顶替婷婷,其实还有一个用意,就是制造不在场的证据。

咖啡音乐厅人倒不是很多,只坐满了六七成。

罗雪琴上台之后,李天语就扯着黄婷婷坐在了落地窗边,抬手叫来了服务员:“要杯两杯冰镇奶茶,一杯黑豆咖啡,再给那位男同学一杯最便宜的可乐。”

黄婷婷扑哧笑了一声,道:“小气鬼!”

尽管罗雪琴在台上没有“太过分”,但清越的小提琴声还是带动身边的三位同事,将一曲《蓝色多瑙河》演奏得十分完美,水平一下提高了许多。

第二首《月光曲》则更是轻柔似水,银光泻地,立刻引起了听众的注目。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转眼就到了换班时间,新加入的四个女孩子立刻满满的坐了一大桌,都是音乐学院的学生,比起外界更了解罗雪琴的情况。转眼大家就改变口径,异口同声谴责了罗雪琴这个大款剥削黄婷婷的不义行径,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打土豪运动。

本来还有两位顾客想请罗雪琴继续表演,但刚一开口,几个女孩子就说明了情况,只好悻悻离开了。

罗雪琴也拿出土豪的架势,要了许多贵得离谱的点心果盘,在桌子上讨论起那部雷死人不偿命的《天雷八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