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26章 梦幻成真

第一二六章 梦幻成真

几乎在同一时间,坐在国宾馆东十二楼房间看书的曲叔,突然觉得眼前有异样。

一抬头,就见面前的不远的沙发上,坐着三个年轻人,正中的年轻男子更是举起手中的咖啡杯,笑呵呵地道:“翻《梅花神算》啊?还没有确定动手的时辰吧,要不要咨询一下行家?”

左边那位最为红火的女孩美艳的秀脸好似带着一片严霜,用冰寒的声音道:“太岁催命神坛,本是堪舆道的邪门歪道,不过看你这么纯熟,大概不是用了一次两次,想从《梅花神算》找出我的凶时厄时,还真是用心良苦。”

看上去只有五十来岁的曲叔眼神一变,但转眼恢复镇定,用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道:“你们……究竟是谁,想干什么?”

手指不动声色的按上了手腕上,门外可是有六位他高价聘请的美国黑水公司的保镖,报警器一响,在十秒内就可以破门而入。

陆渊端着咖啡笑了一笑,道:“我想,你不会不认识我们三个是谁吧?”

话一说完,就见房门一下打开,冲进三个身穿西装,体型彪悍的美国大汉,左耳上带着一个耳机。

一进门,就四处张望,然后好似根本没有看见房间中的四个大活人般,同时朝紧闭的卧室冲了过去。

左右两人各自贴着房门,中间的黑人大汉一脚踹开了房门。

陆渊望着对面老奸巨猾的曲叔脸色终于剧变,这才抬手打了一个响指,三个大汉的动作瞬间凝滞下来,好似时空也一下静止了般。

“抱歉。忘记告诉你老人家,现在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都是你幻想的。你既然是堪舆道的行家,也算是当今少有道行的人物,应该知道眼前是怎么一回事情吧?”

陆渊的语音一下犹如从遥远的天际响起。

四周的景象立刻模糊起来。三个保安的人影恍恍惚惚,就连四周的墙壁也变得透明模糊。

陆渊咳嗽一声,道:“抱歉啊,我们道行不足,无法维持我们三人进入你的‘黄粱梦’中。只好节约法力,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消失。免得对你大脑刺激过大,变成白痴,所以只好简单一点。”

话音一落,四周的摆设事物也开始模糊起来,只剩下面对面的两张沙发

。厚厚的地毯也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曲叔心头越发低沉下去,暗中用指甲在掌心掐了一下,还真疼!

这究竟是不是做梦?

曲叔大有怀疑,在药物和其他器械的配合下,弄出这样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无论陆渊说的是真是假,都说明了一件事情,就是自家还是落在了这小子的手心中。那第一个问题就是。他是如何暴露的?

陆渊好似他肚子中的蛔虫般,一脸平静地道:“我既然找上门来了,也不怕你说出去或者你动用你最后的保命手段来反击。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两个问题:一。为什么要对我们三个设坛下咒?二、你认识这个人吗?”

最后一句话,手中多了一个老道士的头像。

曲叔哈哈一笑,道:“这么神奇的法术,我还是第一次亲身遇到,看来我真是老了。不过你问的两个问题,我一点儿都不明白?你让老朽怎么回答?”

陆渊手指一抖。老道士的照片突然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曲叔的模样。跟着照片渐渐变形,成为了一个有着他头像的小纸人。

陆渊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道:“我前几天从一位大行家那里学来了一套扎纸人的法子,听说是三坛摄魄,七煞夺命。不过毕竟初学乍练,大概效果不是很理想。但你既然不开口,我也不强迫你,正好试试这个法子……”

拍了一下手中的纸人,陆渊道:“在你这个大行家面前玩这套,当然是班门弄斧,不过无论是太岁追魂,还是七煞夺命,不外乎是气机感应。法力浅薄的,则需要被施术者的鲜血发肤和生辰八字,法力高的,只是需要一点儿气机感应。”

转头对身边另外一个女孩子道:“天语,先扎他一针,取点儿血过来,我们也来扎纸人玩儿!”

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孩站起身来,翻开手掌,掌心中多了一根两尺长的金针,针身上龙鳞片片,颤抖舞动。

女孩就那么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脸色浮现出一丝冷酷的笑容,轻言细语地道:“乖,不痛的,反正是在做梦!”

抬手一招,曲叔就觉自身一下动弹不得,对面那个小魔女歪着头,自言自语道:“扎哪里好呢?我们不要虐待老人家,这根针也太长太粗了一点儿,说出去可是对姑奶奶名声不好。”

拿起金针,朝着针尖吹了一口气,就见金灿灿的金针一下子变得只有牛毛粗细,看上去比起普通的缝衣针长不了多少。

东张西望了几眼,最后道:“听说扎脚板心最难受了,不过脚太臭了,只好勉为其难地扎手指了。天啊,想不到姑奶奶居然也有今天,也要当一次渣滓洞的特务,迫害一下老人家了。”

手一杨,金针就飞快地刺入了曲叔的左手食指尖上,一道刻骨铭心的疼痛,一下透入曲叔的四肢百骸,忍不住放声大叫一声

李天语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般,飞快地一缩手,抽出金针,转头对陆渊道:“可以了吧?要是不够继续扎第二下。”

陆渊点头道:“只要一下就可以了。”

李天语走到陆渊的身边,递过金针,小声道:“为什么我觉得现在我们是在拍西方恐怖片,玩的是什么梦境梦魔的招数?”

声音虽小,却让曲叔听得明明白白。

陆渊也不回答,取过她手中的金针。朝手中的纸人一抹,眉心上立刻现出一根红线,然后抬手一拍,纸人就化成了三个。当下顺手递了一个给李天语,“你最有天赋了。就让曲老先生摆几个造型看看,要是不行我们再想其他法子。”

跟着又提醒道:“别玩高难度的动作,要出人命的!”

李天语瘪嘴道:“那玩下一字马这个简单的动作可以不?”

陆渊皱眉道:“人家是老人家,玩一字马绝对是要丢半条命的。”

李天语歪着脑袋道:“要是你的小人不是那么灵验不就屁事都没有了?何况,老人家是在做梦,表演一下高难度动作又有什么问题?”

陆渊无可奈何地道:“我们又不是吃这行饭的。难保会出意外,梦境必然影响现实,高难度的动作记忆太深刻,必然影响现实,玩脱了照样会出人命。人家可是国宾。你是不是想引起两国争端?”

李天语委委屈屈地道:“那就学一下《高手在民间》那个节目中的老爷爷了,玩一下‘苏秦背剑’意思一下。”

当下接过陆渊手中的纸人,李天语将纸人的胳膊朝后一翻,用左上右下的姿势,将两个大拇指反扣在一起。

就在同一时间,曲叔只觉自己的双手也依照这个姿势,一下反扣在背后,尽管十分难受。但依然可以忍受。

李天语一下跳了起来,道:“看来你这个东方版本的梦魔还是有点儿道行,这下成了。”

陆渊点了点头。道:“他这么喜欢扎纸人,我们也每天扎一次。好了,咖啡也快喝完了,我们走人。”

曲叔只觉眼前的三条人影模糊起来,心头一阵恍惚,突然一下清醒过来。

努力地睁大眼睛。曲叔不由愣住了,《梅花神数》掉在了地毯上。两只胳膊却酸痛得厉害。回过头一看,自己的胳膊果然如同梦境中那般反负在背上扣在了一起。

使劲一用力。也没有放下来,连忙大步走到门口,使劲踢了两下门。

转眼两个硕壮的美国大汉走了进来,见曲叔满头大汗地用一个古怪的姿势站在门口,不明所以地望着老人家,还只当是老人家锻炼瑜伽太极出了问题

“快看看我左手食指有没有针孔,快帮我放下胳膊!”

曲叔气急败坏地叫喊道,不过心头却依然有些疑惑,生怕这是另外一个幻境。不过只要等到明日正午阳气最重的时候,就算他们有什么厉害的法术,他都可以反击。

梦幻总归是梦幻,永远不可能成真。

“喂!你们两个睡够没有?”

陆渊耳边突然响起了黄婷婷的声音,连忙睁开眼睛,朝对面的罗雪琴点了点头。

刚才用“南柯一梦”的仙法进入曲叔的梦境,其实只有他和李天语过去了,而罗雪琴则是一个虚影,这样才不在面前的几个同学面前露出什么马脚。

“叫这么大声干什么?”

李天语揉了揉眼睛还口道。

黄婷婷嘀咕道:“你们两个一个发呆,一个睡觉,真不知道你们昨天究竟干了什么坏事。快掏钱结账。”

李天语神志不清地乖乖出去刷卡付账,其他几个音乐学院的同学见她掏出一张漆黑的卡片,眼神也是变了一变,带着几分羡慕和惊讶。

黄婷婷笑着道:“你们几个别羡慕,人家掌握在百亿资金的审核,才是真正不现山不露水的大富婆。”

李天语切了一声道:“富婆狗屁,自己还倒掏腰包。钱又不是从我们这里出,我们最多是在玩大富翁,看看数据而已。”

黄婷婷撇嘴道:“要不我们两个来换位置好了?”

陆渊在旁边笑着道:“换位置有什么好的?还不如讨好人家多给琴房买点儿好乐器,也当一次蛀虫。”

黄婷婷叹了一口气道:“那些采购乐器的,一定有好处和回扣的,你们这两个审计员,大概只有等人家过来孝敬你们了。”

李天语重重打了她一下,道:“说得我现在已经腐败了一样。”

黄婷婷道:“要我说你不腐败也可以,你先预支一些乐器给我们练手,不然的话,等新琴房修好,我已经毕业走人了,多不化算啊!这点儿发言权你总该有的吧?周美女也跟着帮腔几句,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李天语狠狠道:“你请姑奶奶吃一顿,我就腐败给你提前购买乐器!”

ps:谢谢金沐灿尘、77白熊大大的月票!小火继续求订阅、推荐票、月票和打赏!拜谢!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